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45 存在即合理(完)
?    將三份檔案隨便地扔在地上, 白若遙雙手插在口袋里, 笑瞇瞇地離開這家公司。

    然而就在他走出辦公室的一剎那, 大火熊熊燒起。

    辦公室所有的東西全部被燒成灰燼, 整棟樓都燒毀了。附近的玩家立即使用異能撲火,一個娃娃臉青年毫無愧色地離開走出這棟大樓,仿佛這場火和他從沒關系。

    又有幾個玩家發現起火,急忙跑來救火。

    人群中,只有這個高瘦的身影逆行著, 離開著火的大樓。

    大火被撲滅,白若遙轉過頭, 看向漆黑的樓房以及那輪從樓房后方若隱若現的月亮。

    他再轉過身,沒有回頭, 揮了揮手。

    黑夜中,濃云隨風而散, 一輪明月高照于空。天空之下,這片廣袤的土地上,有人攜著疲憊的身軀,趕往一個曾經被稱為家的地方,想尋回地球上線前那些普通簡單的日子;有人還沒從噩夢結束的喜悅中醒悟, 他們靠在街頭, 望著那輪月亮。

    就像四個月前,當黑塔宣布回歸地球的那一刻,站在廣州塔的頂端,那個黑發女回歸者看到了久違的月光。她下意識地遮住了眼睛, 竟覺得這月色比陽光還要刺眼,刺得她竟然不知為何,流出了眼淚。

    當她在每十分鐘就得參加一個新的黑塔游戲,幾乎無法得到休息的日子里,她利用這一個個的十分鐘,從緬甸一路趕回廣州。

    當她被極少見面的母親懇求,無論如何一定要找到妹妹,并保護她時,她看著瀕死的母親,做出了約定。

    殺死時間排行榜第一名,毫不猶豫地復活那個女孩。

    對方的眼中是陌生和驚訝,情緒萬千,唯獨沒有喜悅。

    最后當那個女孩在一次游戲里偷偷地想要殺了自己,從背后捅出那把刀時,她竟然只是說了一句:“你太弱了。”

    慕回雪用手握住了那把刀,這刀還是她送給女孩的,是一把精良道具。普通的刀根本無法刺破她的皮膚,只有道具能夠讓她流血。

    血染紅了刀刃,慕回雪低頭看著眼前的女孩,松開被割開的手,笑著問道:“不是說要一起回去看月亮的嗎。”

    女孩害怕地顫抖道:“對、對不起……”然而話音剛落,刀再次向前捅去。

    身體的反應大于一切,她親手殺了自己的妹妹。

    兄弟舉戈,母子相殘,回歸者的世界里,一切都顯得無比自然。

    一切終究結束,無論是仇恨還是淚水,都會被埋藏在新世界的到來中。

    廣州高速收費站旁的加油站里,唐陌用油桶裝了一些汽油,遞給傅聞奪。傅聞奪靠在車門旁,接過油桶后,打開車子的加油口,將油倒了進去。汽油的芬香味很快彌漫在空氣里。

    唐陌在加油站里翻找了一會兒,找到一本地圖本。從廣州到蘇州,開車得花半天,這還是不清理沿途高速路上擁堵的車輛的情況下。

    是的,唐陌和傅聞奪決定回蘇州,或者說回北京。

    本來唐陌二人想帶陳姍姍、傅聞聲一起走,前者卻決定和洛風城一起回上海,回到自己的家鄉,后者則是想先去南京。傅小弟的外祖家就住在南京,母親那邊的親戚都在那。他還是想回去找找,說不定能再找到一些親人。

    車子在高速路上緩緩行駛,唐陌坐在副駕駛上,轉首看向窗外。他按下車窗,只見東邊的天空漸漸蒙亮,天空的最上層還是深邃的藍色,下層與大地連接的地方卻已經泛起了一絲淺淺的白色。

    風穿過窗戶,將唐陌的頭發吹著向后。

    唐陌:“你會抽煙?”他以前沒怎么見過傅聞奪抽煙。唐陌將車上的煙拿了起來。這輛廢棄的車上放了一些原主人的雜物,大多數東西傅聞奪都收起來放在了后備箱里,只有半盒煙沒放。

    傅聞奪看了一眼:“很少。你不會?”

    唐陌搖搖頭:“初中叛逆的時候嘗過一次,太嗆了。”雖然這么說,唐陌卻拿出一根煙,點了起來。他的手指間閃起一道火花,煙很快被點燃。剛抽了一口,他就皺起眉頭,扔到窗外。

    “部隊里不讓抽,地球上線后我才試了一次。”傅聞奪轉了個彎,道:“不過以后應該也不會抽了。”

    唐陌沒說話,把煙放了回去。

    傅聞奪沒說,他第一次抽煙,是地球上線后的第一天。他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國家某機密辦公室,發現里面空無一人。不僅如此,整個辦公樓內,只有一個年輕的士兵顫抖著跌坐在地上,所有人都消失了。

    突如其來的世界末日,給了傅聞奪極大的壓力。

    唐陌當時非常冷靜地回家,決定去找自己的好友,確定朋友的安危。傅聞奪想的卻是:真的完了。他的身上肩負著整個國家的擔子,他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所以那時他沉默地站在原地,過了一會兒,走到那唯一僅存的年輕士兵身旁,從某軍官朋友的抽屜里熟練地拿出了對方藏起來的煙,遞了一根給對方。

    苦澀干燥的菸味纏在鼻間,傅聞奪稍微咳嗽了一聲。

    知道的真相越多,看到的事實越多,所承受的壓力也就越大。

    所以傅聞奪急切地找尋一切資料,想知道黑塔的真相,甚至不惜危險跨越半個華夏,到上海找線索。這才碰上了唐陌。

    不過這些已經過去。

    傅聞奪:“我累了。”

    唐陌轉頭看他,沒明白他的意思。

    累?

    對現在的他們來說,三天三夜不睡覺,也沒什么。

    傅聞奪一腳踩了剎車,解開安全帶:“你開車吧,唐陌。”

    唐陌:“……”

    唐陌覺得莫名其妙,但還是下車換了個位置,自己開車。等他開了一會兒,聽到了一陣平穩的呼吸聲。他悄悄地看了一眼,只見傅聞奪坐在副駕駛上,不知何時閉眼睡著了。他睡得并不死,雙手微微抱胸,但是神色很平靜。

    唐陌的心微微一動,他放慢了車子的速度,同時將車窗拉上。

    傅聞奪是真的累了,也終于可以休息了。

    第二天早晨,兩人回到蘇州。

    這是傅聞奪第一次來到唐陌的家,他并沒有隨意走動,而是站在門口換了鞋。唐陌自己換完鞋都覺得好笑:“太久沒回來,地上都是灰。”結果一回頭看見某個男人正好換了鞋,他一愣,接著道:“你動作真快。”

    在唐陌的帶領下,兩人打掃起了房子。

    蘇州的人非常少,兩人仔細觀察了一下,這個小區里除了唐陌和傅聞奪,只有兩個人了。

    空蕩蕩的城市里,一切顯得荒涼又陌生。

    唐陌擦完了一扇窗戶才想起來自己可以用異能啊,但隨即又想到……他還真沒有可以用來打掃房子的異能。“過幾天我們去北京,還要打掃你家?”

    傅家的房子可比唐陌家大了好幾倍,這真要打掃起來,還挺費時間。

    “我們以后是住北京還是蘇州?”

    “都可以。”

    反正住哪兒都一樣,不過這牽扯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傅聞奪:“你以后做什么?”

    唐陌愣住:“啊?”

    傅聞奪解釋道:“職業。”

    唐陌:“……”

    他竟然無言以對。

    被問倒許久,唐陌默默道:“……圖書管理員?”

    傅聞奪笑了。

    唐陌:“……”

    書籍是人類進步的階梯!別說以前,現在,哪怕是未來,圖書管理員也是個鐵飯碗!

    傅聞奪:“還是長住蘇州多點吧。”

    唐陌:“為什么?”

    傅聞奪想了想:“就業競爭壓力小?”

    唐陌:“……”

    沒被狼外婆剝皮吃了,沒被圣誕老人碾死,沒被紅桃王后做成花肥,沒被馬戲團團長捉回去當寵物。

    全世界最強大的正式玩家唐陌萬萬沒想到,自己要面對的,是一個嶄新的、需要重新競爭就業的世界。

    “你覺得還會有公務員考試么?我蠻擅長考試的。”

    傅聞奪看著青年認真的模樣,沒忍住低頭輕吻了一下。

    “未來,只會更好。”

    “嗯。”

    人類的存在,即為合理。

    當唐陌在面對黑塔,說出這句話時,他就已經看到了那屬于人類最光明的未來。黑暗曾經籠罩在這片大地上,可屬于人性最閃光的從不是漆黑,而是最燦爛的光輝。

    -【番外完】-

    作者有話要說:兩篇番外全部完結啦~卡得要死,終于結束了。

    謝謝所有看到這里的小天使們,給你們一個大大的么么啾。我是覺得曾經有力量創建出一個美好的世界,現在這些更加強大的人類,只會做得更好。比起黑暗,人類本性更多的是善良吧。

    最后,新文預計一個月內開,下篇文《你師父我人傻錢多》不入v,是個輕松的咸蛋戀愛文,練練感情戲~

    文已經發布在專欄里啦,有興趣的妹子可以收藏。

    最后,咱們下篇文見,mua~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