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34 第二百三十四章
?    唐陌和傅聞奪認出了噴嚏精, 兩人雙眼一瞇, 毫不猶豫地伸手抓向小矮人。但是噴嚏精卻以極快的速度嗖的溜走。他拋棄了自己的大木棒,轉身就跑。小矮人力氣不大,速度卻快極了, 幾下便消失在荒廢的城市里,不見蹤影。

    下一刻, 整座城市突然響起歌聲, 仿佛有數百個兒童在齊聲唱歌, 歌聲響徹山谷。

    “魔鏡魔鏡,她的皮膚像雪一樣白。”

    “魔鏡魔鏡,她的嘴唇像血一樣紅。”

    “魔鏡魔鏡, 她的頭發像烏木窗一樣黑。”

    ……

    “魔鏡魔鏡,到底誰才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

    這歌聲一會兒從西邊響起, 一會兒從東邊響起。問出最后一個問題, 歌聲戛然而止, 七雙眼睛從街道兩旁的灌木叢中探出來。一道粗重的男聲說道:“才不是那個壞女人。”

    第二道聲音略顯尖細一點:“是誰都不會是那個壞女人。”

    第三道聲音慢慢吞吞:“那個該死的女人,她怎么還不死掉。”

    第四道聲音:“蠢貨, 誰能殺得死她。”

    第五道聲音:“這些人類不是帶著毒蘋果回來了么。”

    第六道聲音似乎看見了什么東西, 忽然拔高:“啊啊啊, 混蛋,我看到那兩個混蛋玩家了!是他們, 害得我丟掉了地底人王國海關長官的工作, 就是他們!”

    第七道聲音就熟悉多了, 是怪奇馬戲團的噴嚏精:“該死的糊涂蛋, 你居然也和他們有仇?殺了他們,不能讓他們吵醒那個壞女人,就讓她睡一輩子吧!”

    在第一道聲音響起時,唐陌六人已經握緊武器,隨時準備攻擊。這些小矮人行蹤詭譎,聲音從各個方向傳來。傅聞奪仔細辨認,當第六個小矮人說話時,他已經找到了一個方向。當最后一個小矮人說完話,傅聞奪、唐陌、白若遙、安德烈齊齊沖了出去。

    尖叫聲刺破天空:“啊啊啊啊他們發現我們了,殺了他們!”

    “殺了他們!!!”

    傅聞聲拉著陳姍姍躲到一家餐廳里,他從背包里拿出一把手|槍。這個十二歲的男孩將身體藏在餐廳的桌子后,保護著身后沒法進化身體的短發女生。他握著槍,每一槍下去都射準一個小矮人,小矮人被他的子彈逼得暴|露身形。

    當小矮人動作慢下來時,唐陌幾人的攻擊便立刻跟上。

    漆黑的三棱錐形利器一刀劈下,劈斷一棵粗壯的樹,嚇得小矮人瞌睡蟲瞬間清醒,再也不打瞌睡。唐陌的小陽傘尖銳無比,他一把撐開傘,用堅硬的傘面將兩個小矮人推到白若遙跟前。銀色的刀光一山,兩個小矮人摸著自己的頭發,驚恐道:“不許剃掉我的頭發,我就剩這一點點遮禿的頭發啦!”

    安德烈則是一拳一個小朋友。

    七個小矮人每個都弱得驚人,但是他們的速度和他們的實力成反比。他們非常弱,根本不是唐陌六人的對手,光比體能,可能陳姍姍都能勝過他們。

    但他們的速度快極了。

    唐陌四人互視一眼,安德烈一拳砸向街邊的巨型廣告牌,將這廣告牌砸倒在地,擋住四個小矮人的去路。

    白若遙堵住一條路,唐陌和傅聞奪各堵住一個出口。七個小矮人被堵得死,最聰明的小矮人萬事通眼珠子一轉:“我去找那個臭女人來,你們等著。”

    其他小矮人頓時不樂意了:“你分明就是想跑!”

    萬事通無比陰險,哪怕目的被拆穿了,他臉不紅心不跳,甚至還能理直氣壯地說道:“能逃一個是一個,我才不要和你們一起死。”可是他話剛說完,一根橡膠繩便緊緊纏住了他的胳膊。萬事通錯愕地看向對方。

    只見一根細細的橡膠繩從唐陌的掌心射出,死死地捆住了小矮人的手臂。任憑萬事通怎么掙扎,他都無法解開這根繩子。

    安德烈走上前,串糖葫蘆一樣,把七個小矮人依次綁到了一起。

    這七人仿佛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都是矮小干癟的瘦侏儒。被捆到一起后,他們開始互相埋怨。

    “都怪你,我就說不能管這些壞人類,他們可厲害了。”

    “我怎么知道他們這么厲害,以前的人類也沒這么強啊。“

    “他們當然厲害。就是他們,就是這兩個混蛋,害得我丟掉了馬戲團的工作。他們連尊敬的雷亞閣下都敢得罪!”

    唐陌看著說話的小矮人,端詳片刻,他認出來:這竟然是地底人海關的那個侏儒長官?!

    “我認識那個大塊頭,他可討厭了,那次在香蕉酒館里,就是他偷走了我私藏的一瓶香蕉酒!”

    一個穿著綠衣服的小矮人憤怒地瞪著安德烈,安德烈回憶片刻,用英語對綠衣服的小矮人說道:“難道是去年我曾經進入過的一個單人副本游戲,讓我從香蕉酒館里偷走一瓶酒?這都快一年了。”

    小矮人惱怒地叫道:“一年了你還沒賠我香蕉酒錢!”

    安德烈:“……”

    唐陌六人每個都是經歷過無數黑塔游戲的高級玩家,他們的名字在黑塔世界十分響亮。同樣,因為參加過太多黑塔游戲,他們也很很多黑塔BOSS結了仇。

    七個小矮人都被繩子捆了起來,六人聚集在一起,開始討論怎么處置這七個家伙。

    唐陌:“他們是七個小矮人,以他們的實力,這座黑塔肯定不是他們守護的。真正的守塔者是白雪公主。利用他們,能找到白雪公主,甚至威脅她。”

    傅聞奪難得和唐陌持相反意見,他指著其中一個小矮人,聲音平靜:“他剛才說,他非常想殺了白雪公主。這是黑塔世界,不是童話故事。白雪公主是個危險的黑塔BOSS,她和小矮人的關系明顯也不好。”

    白若遙:“那怎么辦,難道要放了他們?放了他們,說不定他們會回去給白雪公主通風報信哦。”

    唐陌看向他:“你不是說白雪公主沉睡了嗎?”

    白若遙露出一個神秘兮兮的笑容,他拿出自己的背包,拉開拉鏈,給唐陌看。

    唐陌看了一眼:“干什么。”

    白若遙:“嘻嘻,唐唐,你就沒發現少了什么東西嗎?”

    少了東西?

    唐陌再仔細看這只背包。

    幾秒后,他睜大雙眼,驚道:“蘋果呢?”

    白若遙笑瞇瞇道:“好像在進入這座城市后,蘋果就自動從我的背包里消失了。啊,難道說它被它的主人發現了,自動回到白雪公主身邊去了?那該不會,現在白雪公主已經醒來了吧。”

    眾人:“……”

    唐陌現在就想抬起腳,把這個混蛋娃娃臉青年踹進長江!

    這么重要的信息,你特么現在才說?

    似乎聽到了唐陌心中的話,白若遙有點委屈:“我也是剛剛才發現的。”

    然而他的話根本沒人信,這是狼來了的故事。被耍多了,大家對白若遙的話連個標點符號都不信。

    六人還沒討論出一個頭緒,小矮人先叫嚷起來了。

    “啊啊啊啊她醒了?”

    “混蛋混蛋混蛋,那個臭蟲女人居然真的醒了!”

    “我不要給她倒洗腳水,我不要給她洗襪子,她快點去死啊啊啊啊。”

    陳姍姍抓住重點,她冷靜地問道:“你們說的丑女人是白雪公主?你們也希望她死?”

    七個小矮人一起點頭,如同搗蒜,動作整齊劃一,竟有種特殊的喜感。

    “那當然,誰想遇見那個臭女人。她除了一張臉,一無是處!”

    陳姍姍:“既然這樣,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們誰知道,該怎么殺了白雪公主?”

    陳姍姍話剛說完,清脆的童聲立刻響起——

    “叮咚!觸發單人挑戰合作游戲‘白雪公主和毒蘋果’。”

    “在茂密的黑塔森林中,住著一位美麗善良的公主。她擁有雪一樣的皮膚,血一樣的嘴唇,和烏木般的黑發。森林里的所有動物都喜歡極了她,小鳥愿意為她唱歌……”

    話剛說完,城市里,突然傳來烏鴉嘎嘎的叫聲。

    “花朵愿意為她綻放。“

    道路兩側,剛剛還含苞待放的花叢驟然枯萎。

    “七個小矮人心甘情愿成為她的仆人。”

    蘿卜丁似的小矮人們:“我呸!”

    黑塔繼續說道:“白雪公主是森林里最受歡迎的女人。作為地底人王國最美麗的姑娘,她每天遭受無數的人生攻擊。如果美麗是種罪,那她已然罪孽深重。美麗的東西總是要在高|潮時戛然而止,才會更加動人。馬戲團團長如是說。”

    “叮咚!游戲規則——”

    “第一,能殺死白雪公主的只有毒蘋果。”

    “第二,每日的白天,玩家們擁有一次向白雪公主投毒的機會,投毒方式自選,投毒人員自選。投毒時,該玩家可自動變幻成自己想要的模樣。注意:每天只有一個玩家可以變換模樣。”

    “第三,玩家一共有三次機會,三個日夜來尋找殺死白雪公主的機會。”

    “第四,白天是玩家投毒的時間,夜晚是白雪公主出門獵殺玩家的時間。”

    “…全世界都在嫉妒我的美貌!白雪公主發出吶喊的聲音。”

    黑塔宣布完所有規則后,一棵棵碧綠的大樹猝不及防地拔地而起。巨大的樹木神奇地從水泥地中鉆了出來,有的樹長在了道路上,有的樹則長在兩棟大樓間,將這兩棟樓擠得向兩邊傾斜。

    樹木草叢,花朵鳥鳴。

    三秒后,一片寂靜的森林出現在眾人面前。誰能想到這座森林在幾秒前,還是一座人類城市?

    這森林還殘留城市的遺跡,只不過樹木太多,整個奉節縣都被它們遮蔽成了原始森林。而在這群樹環繞間,一座巍峨巨大的黑塔懸浮在半空中。

    這時,一道美妙的歌聲從遠處傳來。

    甜美的歌聲如同夜鶯最動聽的歌唱,哪怕是唐陌六人,都被這完美的歌聲打動,一時間失了神。然而就在下一刻,歌聲戛然而止,對方嘿嘿一笑:“瞧我發現了什么,一只受傷的兔子!好的,今晚就吃麻辣兔頭吧。”

    眾人:“……”

    這特么絕對不是白雪公主!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