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16 第二百一十六章
?    雷聲轟鳴,震得整個城堡微微晃動。

    昏暗的燭光在墻壁上印出斑駁的黃色光影, 黑塔宣布完游戲規則, 十七個玩家站在長桌的四周, 誰也沒有吭聲。過了許久, 一個白人女性開口道:“只有十二把椅子,但我們有十七個人。”

    不錯, 桌子中央共有十七個小玩偶, 黑塔也說了, 城堡里有十六個玩家和一個黑塔怪物。然而只有十二張椅子。

    安德烈道:“椅子上有貼名字, 黑塔已經給我們分好了組。”

    所有人立刻走到跟前, 看向椅子。

    昏黃的燭光下,這一張張古樸的椅子后背上,用利器刻下了一個個歪曲的名字。每個人的名字都是英文名,黑塔也非常人道地幫玩家隱藏自己的身份。唐陌看了一圈,看到最后一張椅子上的名字時, 他雙目一縮。

    唯一的黑人女性冷笑道:“用英文名字有什么必要嗎,反正都會暴|露,有哪些人是互相認識的。”

    只見這十二張椅子中, 赫然有四張椅子, 上面刻的不只是一個人的名字。有三張椅子刻了兩個人的名字,還有一張椅子上竟然用英文刻了三個名字——

    傅聞奪, 唐陌……和白若遙。

    娃娃臉青年驚喜地眨眨眼:“哇, 唐唐, 傅少校, 我居然和你們分到一組了哦。”

    唐陌的心沉了下去,他再看向旁邊的椅子。上面寫的是“慕回雪、安德烈”,還有兩張椅子,屬于兩個外國男人,和一對外國男女。

    很明顯,黑塔將“這九個人各自是認識的”,這個信息透露給了所有玩家。

    其實很好理解,在這個游戲里一共有十七名玩家,游戲規則第七條:“每個白天的最后一分鐘,所有人可行駛投票權,投出一個認為是怪物的對象。被投票的對象將受限制,所有異能和道具均不可使用。”

    假若十七個人,每個人都有平等的投票權,那唐陌、慕回雪等人是互相認識的。他們一旦合作,直接用多數票投出其他玩家,對其他玩家不公平。所以黑塔采取了這樣的措施,直接將他們組隊,強行減少他們的票數。

    其他玩家用打量的眼神盯著這四張椅子的主人,這九人神色平靜,完全沒有關系被拆穿的窘迫和緊張。

    轟!

    又是一道震耳的響雷劈下,這一刻,古堡里的蠟燭也全部晃動。燭影幢幢,唐陌警惕地掃視四周,忽然,一道詭異的齒輪轉動聲響了起來。眾人全部握住自己的武器,看向發聲處。

    只見長桌正中央,十七個小玩偶中,一個小玩偶仿佛被人掰動了齒輪,咔嗒咔嗒地在桌子上向前走了起來。所有玩家都冷冷地盯著這只小木偶,它一邊晃晃悠悠地滑動,一邊用詭異空靈的聲音說道:“斯蒂芬·特斯拉夫看著我,拔出了他的匕首。”

    聲音落下,小木偶驟然停下腳步,對準了一個金發外國人。這外國人臉色一變,將手里的匕首收回袖子。

    房間里突然又響起咔嗒咔嗒的聲音,眾人抬起頭,看向這只小木偶的身后。只見第二只小木偶搖晃著向前行進,咔嗒一聲,停在黑人女性面前:“莉娜·喬科魯看著我,生氣地想殺了我。”

    到這個時候,玩家還能不懂發生了什么事?

    一只又一只小木偶搖搖擺擺地移動到每個玩家的面前,喊出每個玩家的名字。想要偽裝自己的姓名,或者和隊友互換姓名都不可能,十七個木偶,說出了每個人的名字,也幾乎暴|露了一部分人的國籍。

    然而國籍相同并不代表就一定認識,唐陌驚訝地看到一只小木偶跑到一個外國女性面前,對著她喊道“夏·李”。

    這是一個華夏玩家?!

    被喊出名字的金短發外國女人冷冷地掃了唐陌幾人一眼,默不吭聲。

    所有木偶全部到位后,它們齊齊停頓一秒,接著異口同聲地唱起了一首童謠。

    “十七小木偶,遇到大洪水。被水沖走沒法救,還剩十六個。”

    “十六小木偶,人人互防備。大火燒死成黑炭,還剩十五個。”

    ……

    “一個小木偶,七天嚇斷魂。無人問津被嚇死,一個都不剩。”

    “啦啦啦,啦啦啦……”

    “噓,諾亞來啦!諾亞來啦!”

    “諾亞吃掉小木偶,木偶都死啦。”

    詭譎的歌聲戛然而止,唐陌面前的小木偶突然開口道:“諾亞的晚餐桌上,只有十二個客人。”

    傅聞奪的小木偶說道:“椅子前有一張白票,坐著椅子寫名字。”

    練余箏的小木偶說道:“每個客人可以投一次票,不許多投票。”

    外國老頭的木偶說道:“十二張椅子,十二張票,誰也不準多。”

    “投票結果要保密,大家都不知道。”

    “咦,還有一個紅票,那是什么。”

    眾人立即看向桌面,當小木偶依次說完這些話后,十二張白色的票浮現在桌面上,很快,又出現了十二張的紅色的票。

    安德烈的小木偶說道:“我知道,我知道。那是搶六,那是搶六。”

    “白票無窮盡,紅票只一回。”

    “每人只有一張票,只有一張票。”

    “白票每天投,紅票投一次。你覺得,誰是壞怪物?”

    忽然,第十一個小木偶的聲音變得尖銳起來:“寫上他,寫上他!寫他你就嬴,寫他你就嬴!”

    “寫錯怎么辦?寫錯怎么辦?”

    第十三個小木偶怪異地笑了一聲。

    第十四個小木偶用天真的聲音說道:“寫錯搶不到六,搶不到六,沒線索。”

    第十五個小木偶圍著紅票和白票跑了兩圈。

    第十六個小木偶:“寫上他的名字,備注你的隊友。”

    第十七個小木偶興奮地唱道:“搶六啦,搶六啦!”

    最后一聲搶六,宛若指甲劃在玻璃上的聲音,尖銳刺耳,令玩家皺起眉毛。說完這一切,木偶們全部停住不再說話。它們如同整齊劃一的士兵,齊刷刷地扭過身,咔嗒咔嗒地跑回長桌中央,再一起立正轉身,用詭異的木頭眼珠盯著每個玩家。

    另一邊,只聽嗡的一聲,城堡的墻壁上,那只巨大的時鐘轟隆隆地晃動起來。它的秒針以普通秒針六倍的速度飛速運轉,10秒鐘就走了一分鐘。

    窗外射來明亮的陽光,安德烈正好站在窗邊,他看向外面,回頭道:“沒有太陽,但是很明顯,現在是白天。”

    十七個人依次看了對方一眼,也不知是誰先拉開椅子,坐了上去。很快,一個接一個的,玩家們紛紛坐到自己的椅子上。被分到同一把椅子的玩家,選擇一人坐上去。

    安德烈讓慕回雪坐了上去,白若遙看著這把椅子,嘻嘻笑著。正在這時,唐陌淡淡道:“你坐。”

    白若遙身體一頓,轉過頭:“唐唐,我沒聽錯吧,你讓我坐?”

    唐陌點頭道:“你坐。”

    坐上這把椅子的玩家,很明顯擁有主動投票權。白若遙壓根沒想過能從唐陌和傅聞奪手里,搶到這個投票權。黑塔的這個游戲在暴|露了玩家互相認識的事實外,還導致了另一件事:同一張椅子的玩家,只有一個人擁有投票權。

    無論投票前玩家們商量得有多好,能投票的只有坐著椅子的那個人。舉個例子,唐陌、傅聞奪、白若遙三人商量好,這次投票投出慕回雪。白若遙事前答應得好好的,到最后反水,投唐陌一票,那唐陌和傅聞奪也沒法阻止。

    原本以為輪不到自己,現在居然主動送上門。白若遙突然起了逆反心思:“不坐,唐唐,我坐多不好意思,你坐嘛。”

    傅聞奪垂下眼睛:“坐不坐。”

    白若遙:“……”

    考慮了一下自己和這兩個人單打獨斗的勝率,白若遙聳聳肩,笑瞇瞇地坐了下來。

    不坐白不坐,反正是好事。

    白若遙入座后,十二張椅子上全有了人。

    一個中年男人看了所有人一眼,低聲道:“黑塔說那只怪物很會偽裝,所以我想,即使我們問很多東西,比如只有人類知道的事情,那只怪物肯定也能說出來。”

    沒有人反駁他。

    中年男人道:“那現在,我想先說一件事。目前在這里的十七個玩家,幾乎所有人的名字在過去的半年時間內,都被黑塔全球通報過。你們是誰,我知道。我是誰,其實你們也知道。”

    一道嘲諷的笑聲響起:“當然知道,你們俄羅斯區被強制攻塔了。”

    中年男人臉色一沉,一掌拍向桌子。長桌猛地顫抖了一下,一個深深的手印烙進桌面。偏偏嘲諷他的白人男性一點都不緊張,看著那個手印,他笑道:“蠻力嗎,所以通關五層那么慢?”

    “好了,不要吵了。我想大家根本沒想過合作吧。”

    眾人轉首看向那個黑人女性,只見她坐在椅子上,冷冷地說道:“不用廢話了,這才第一個日夜。想要在這個時候就抓住那個怪物,明顯不現實。有搶六模式在,我們不可能合作。所有人都組成一隊,一起攻略六層也不現實,因為誰都不知道怪物在哪。那么有件事,希望大家能做到。”

    唐陌:“什么事?”

    黑人女性看了唐陌一眼:“所有人白天說的話,請務必在這張桌子上,講給所有人聽。”

    部分玩家不悅地擰緊眉頭,大多數玩家反而露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白若遙意味深長地笑道:“怪物肯定在這十七個人里,想要抓住它很難,但不能讓其他人先抓到。晚上我們都要進房間,不能出來。白天的話,只要十七個人都是一起行動,至少所有人的言行都是透明的,不存在私底下找到線索的行為?哇哦,這是對自己的實力有多不自信呀,嘻嘻,覺得只要分開,別人就一定能找到你找不到的線索?”

    黑人女性瞇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白若遙還準備再挑釁,傅聞奪一把按住椅背:“我們同意這個提議。”

    白若遙撇撇嘴,不再說話。

    “我也同意。”

    “我同意。”

    十七個玩家中,有十五個人都同意。

    還有兩人不同意,黑人女性問道:“不同意,是因為你們兩中,有一個是黑塔怪物嗎?”

    那兩人瞪了這黑人女性一眼,嘲諷了一句“垃圾”,接著道:“同意。”

    兩個小時很快過去,這兩個小時里,所有人都圍在長桌旁,觀察身邊的玩家。第一個白天,大家說話都很少,從來不暴|露任何秘密。在這無聲的凝視中,他們將其他人的信息牢牢記在心底,等到兩個小時的白天過去,只剩下最后一分鐘。

    “叮咚!第一天投票時間,請玩家在白票上寫下自己想要投出的玩家名字。”

    白人老頭第一次開了口:“我提議,所有人都寫自己的名字。第一天沒人能找到怪物,寫別人的名字沒有任何意義。”

    聽了這話,其余玩家看向這老頭,露出深思的神情。老頭一臉淡然,低頭寫下了一個名字。他仿佛真的寫的是自己的名字,然后將白票倒扣在桌面上。

    所有人一起開始寫名字。

    唐陌低頭一看,白若遙理直氣壯地在白紙上寫下一個名字——

    『喬治·安索尼』

    這是那個白人老頭的名字。

    寫完名字,眾人拉開椅子,回二樓。

    唐陌和傅聞奪走在人群的最后,當十七個人全部走上樓梯后,唐陌回頭看向長桌。只見十二張白票全部被倒扣了放在桌上,燭光搖晃中,那十七個小木偶靜靜地站在桌子中央。唐陌忽然看到一只小木偶輕輕動了一下,他心中一緊,再細看。

    并沒有任何動靜。

    黑夜降臨,十二組玩家各自進了自己的房間。

    唐陌、傅聞奪和白若遙進了寫著自己名字的房門,里面共有三張床。

    房間的門后寫著:“請找到自己的床。”

    唐陌走到自己的床前,床頭上寫著:“請躺下來,拉上被子,安靜地睡覺。”他轉首與傅聞奪互視一眼,兩人輕輕點頭。

    白若遙夸張的聲音響起,他抱怨道:“怎么會有三張床,不該是我們一起睡嗎。”

    嘴上這么說,白若遙的身體十分誠實地按照黑塔的要求,乖乖地爬上床,拉上被子。

    唐陌進了被子后,發現他并沒有被黑塔強制睡著。然而當他們進入房間后,房間外一片死寂,以他們三人目前的聽力,竟然聽不到一絲聲音,仿佛被什么東西隔絕了聲音。

    唐陌:“黑塔說,每天晚上隨機三個玩家可以離開房間,而且離開房間時,即使是同房間的玩家,也不可能發現。”唐陌并不懷疑黑塔的游戲規則,甚至他猜測,黑塔不會讓同房間的玩家與擁有出門資的玩家交流。他道:“所以今天晚上,我們三個人里,或許有人擁有離開房間的資。”

    有資,并不代表必須離開。但是……

    “這是唯一與其他玩家單獨接觸的機會。”傅聞奪道。

    白若遙嘻嘻一笑:“也有可能是與怪物單獨接觸的機會哦。”

    唐陌:“如果我們三個人里有誰有資出去,白天的時候就告訴其他兩人,我們一起商量對策。”

    唐陌和傅聞奪本就是隊友,當然不會隱瞞對方。他這話是對白若遙說的。

    白若遙仿佛沒聽見,他笑著說道:“我給你們唱首歌吧。好久沒嘗試過和別人睡在同一個屋子里的感覺了,沒想到我睡的居然是唐唐和傅少校,我可真幸運。誒,唐唐,你喜歡聽什么?”

    唐陌沒搭理他。

    白若遙又道:“傅少校,你喜歡聽什么。”

    兩人都不理他,白若遙也不氣餒,自說自話地道:“那我就唱咯。”

    一首走調難聽的曲子突然在房間里響起。

    唐陌面無表情地轉過頭,看向傅聞奪的方向。傅聞奪也靜靜地看著他。

    房間里,白若遙刺耳的歌聲不斷回蕩,唐陌和傅聞奪互相看著對方。良久,唐陌平靜的聲音響起:“好了,不用唱了,我們確定是你,不是怪物。”這么難聽的聲音,這么欠扁的態度,不是白若遙還能是誰。

    白若遙的歌聲戛然而止,片刻后,他委屈道:“唐唐,原來你就這么想我?”說著,似乎是覺得不服氣,娃娃臉青年又唱起了第二首歌:“我明明是真心為你們唱搖籃曲的。”

    唐陌冷笑一聲。

    至此,唐陌已經明確了三個人的身份。

    他,白若遙和傅聞奪。

    三個人都不是怪物偽裝的。

    有些話不用說,當他看到傅聞奪的那一眼他就知道,這個人就是維克多,絕不是怪物。他相信,傅聞奪也是如此。

    兩個小時很快過去,一夜無眠。

    陽光從窗外撒入室內,三人以最快的速度拉開被子,下床。當唐陌拉開房門的那一刻,慕回雪和安德烈正好從他的房門前走過,兩人臉色微變,行色匆匆。

    唐陌心里一沉,也走出門。他一邊走,一邊問道:“怎么了。”

    慕回雪停下腳步,看向他和傅聞奪,還看了眼慢吞吞走在最后的白若遙。她正準備開口解釋,但她嘴才張開,又閉上。她直接抬起手,指向前方。唐陌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視線在觸及對方的那一刻,猛地僵住。

    只見在二層走廊的拐角的樓梯處,一個黑人女性靠著樓梯扶手躺下,睜大眼,死死地盯著前方。

    她渾身上下衣服都濕透了,仿佛溺死一般,皮膚蒼白,口鼻中有一些白色的蕈樣泡沫。她的身下,淺色的木地板被水染成深色。住在最靠近樓梯房間的白人老頭是第一個發現尸體的,他蹲下身體,檢查了一下,轉首看向其余十五個玩家。

    蒼白的頭發下,老人神色平靜地說道:“死了,溺死的。”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