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90 第一百九十章
?    “姍姍姐!”

    傅聞聲緊張地喊出聲, 陳姍姍回過頭遞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自己轉身走向第六個子。

    短發女生一步步地走到子里, 神色平靜, 有著不符合年齡的沉穩。她冷靜地看著對方, 慕回雪朝她笑著揮揮手, 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誰都不明白, 慕回雪為什么會選擇陳姍姍當作對手。她的點數是5, 陳姍姍是2。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小姑娘看上去很弱, 可她的點數是2。哪怕輸的概率只有萬分之一,一旦輸了,自己的幸運骰子就會變成2。慕回雪應該選擇一個點數同樣是5的玩家, 這樣無論勝負,兩人都不會吃虧。

    “難道她對自己的實力這么自信?”

    眾人紛紛想到。

    陳姍姍看上去鎮定,腦中卻閃過無數念頭。

    慕回雪選她是必勝的, 別人不清楚,她非常明白。但慕回雪選這一組的任意一個玩家, 都不可能輸。實力的差距猶如天塹, 既然選誰都一樣, 那慕回雪為什么選擇了她?

    超智思維不斷地思考,可陳姍姍依舊想不通。

    這件事完全沒有邏輯可言。

    只能隨機應變。

    陳姍姍正思考著慕回雪的意圖,只聽一道含笑的女聲響起:“你的體能增長得好像不怎么多?”

    陳姍姍一愣, 抬頭看向對方。

    慕回雪壓低聲音, 用只有兩人能聽到的音量笑道:“吃了那個巧克力冰淇淋, 所有玩家的體能都有一定程度的提升。我粗略地把每個人的體能分出一個數量級, 以你的體能為1,那么別人大概提升了1-2個體能值。只有你,并沒有一點提升。”

    陳姍姍心中大驚。她在圣誕老人的副本里根本沒有動過一次手,之前被人邀請挑戰她也直接投降。慕回雪是怎么看出來的?

    “呼吸、走路,每一分每一秒,人的肌肉力量和五感官能都沒歇著。”頓了頓,慕回雪扯開嘴角,“看一個人的體能并不一定需要他去戰斗,就算是走路也能看出一點門道。誒小朋友,你今年多大了?看上去你比那個小男孩大一點。”

    陳姍姍默了默。

    這不能怪她沒思考到,這種身體力量方面的事她確實了解甚少。

    “15。”

    慕回雪:“很小啊。”

    陳姍姍:“開始決斗嗎?”說著,她從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骰子,走向圣誕襪子。小姑娘將骰子放到襪子里后故意走到子的角落里,離那雙襪子遠遠的。

    慕回雪需要把骰子放進襪子,兩人才可以開始決斗。慕回雪的實力強到剛剛把骰子放進襪子,就能在眨眼間秒殺她,不給她投降的機會。陳姍姍做足準備,杜絕一切意外。

    慕回雪走到襪子前,轉了轉小巧的幸運骰子,眼中閃過一道亮光,將骰子扔了進去。

    “我認……”

    “我認輸。”

    一道干脆利落的女聲打斷了陳姍姍的話,小姑娘錯愕地看向對方。

    穿著黑色緊身衣的高挑女人將手伸進襪子里,拿出了陳姍姍剛剛放進去的骰子。她一副懶洋洋的模樣,走到第六個子的中間,準備繼續自己的游戲。慕回雪抬起頭,發現陳姍姍還沒離開子。她挑挑眉:“不走?我可要繼續游戲了。”

    陳姍姍定定地看了她幾秒,轉身走回起點。

    傅聞聲小聲驚呼:“姍姍姐,她到底想干什么……”

    陳姍姍把食指抵在唇前,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她看著第六個子里,那個凝練如刀的黑衣女性輕巧地跳過六個子,回到起點。這一路上她遇到了兩次突發危機。幸運點數變成2,霉運瞬間傾軋過來。可她毫不動容,仍舊是那副云淡風輕的樣子,卻并不放松警惕,傾盡全力。

    看到慕回雪又跳到第七個子,陳姍姍小聲對傅聞聲說道:“她想看我能不能守住這個骰子,或許她也很好奇,我的身體素質無法提升,我是怎么活到現在的,我的異能是什么,能幫我走到哪一。”

    另一側,唐陌看到慕回雪把骰子讓給陳姍姍后,思索片刻,明白了她的意圖。

    游戲開始前慕回雪說過,她來找傅聞奪,希望傅聞奪殺了她。

    這句話不在撒謊,她說得非常認真。她是真的想死。

    把骰子讓給陳姍姍或許會帶給她更多危險,可慕回雪并不害怕。

    在白若遙無限作死的行為下,是一顆無比怕死的心。在慕回雪謹慎小心的外表下,是真正想要死亡的決心。

    連死都不怕的人,其實是最恐怖的。

    唐陌收回視線,走到子前。他的點數是1,如果貿然開始游戲,肯定會遇到比點數為2的慕回雪更恐怖的懲罰。唐陌不打算冒險。他拋出骰子,小小的骰子在空中劃出一道拋物線,穩穩落在了第六個子里。

    圣誕老人驚訝地“咦”了一聲,抬頭看向唐陌。

    唐陌淡淡道:“可以直接去第六個子嗎?”

    圣誕老人懊惱道:“還可以這樣?唔……好吧,我好像確實沒說不可以這樣。孩子你真聰明,居然抓住了圣誕老人的漏洞。看來下次我得把這條規則加到游戲規則里了。”

    毫無疑問,唐陌選擇的是那個年輕女人。

    后者面色難看,雙眼通紅地瞪著唐陌,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然而懷璧其罪,這個女人的實力放在十九個玩家里或許算是中流,放在這一組里,遠不是唐陌三人的對手。她掙扎著與唐陌交手幾下,在小陽傘即將抵上她的喉嚨前,她趕緊認輸。

    唐陌拿過她的骰子,回到原位。

    另一邊,陳姍姍拿著骰子,走到起點。傅聞聲緊張地看著她的背影,瘦弱的小姑娘腰背挺直,沉默地走到最前方。她看了眼手里的骰子,將它拋進第一個子,然后輕松地走進去、再走出來。

    接著是第二個子。

    陳姍姍的身體素質無法提升,那是和其他玩家相比。比起地球上線前,她肯定強大了許多,只是她的提升都是正常人類訓練可以達到的程度。以她的實力,在每個房間大小的子里跳躍、并不能留下第二個腳印,已經是極限,一旦遇到危險,她極難逃脫,且肯定游戲失敗。

    傅聞聲想勸她見好就收,千萬別冒險通關游戲。

    誰料陳姍姍一連跳了三個子,一直沒遇到危險。

    傅小弟摸摸腦袋:“5點數的幸運骰子居然這么有用?”

    慕回雪雙手抱臂站在一旁,幽黑的雙眼凝視在陳姍姍身上,若有所思。

    陳姍姍再把骰子扔進了第四個子,她略微吃力地跳過四個子再跳回來。就在所有人以為她準備條第五個子時,她突然收起骰子,對圣誕老人道:“我放棄,換下一個人吧。”

    眾人驚訝地看著她。

    慕回雪也愣了一下,眼睜睜看著這個小姑娘走回傅聞聲的身邊。

    傅聞聲:“姍姍姐,你怎么不繼續了?”

    陳姍姍:“下一次應該會有危險,觸發懲罰。”

    “你怎么知道?”

    陳姍姍看著一個玩家在她之后,開始擲骰子、玩游戲。看了一會兒后她轉首解釋道:“小聲,你覺得這個游戲的懲罰機制是完全隨機的嗎?一共九個子,最后兩個子目前沒人去過,前七個子里,每個子的懲罰難度是一樣的嗎?”

    傅聞聲凝神思考道:“懲罰是不是隨機我并不清楚,但是這七個子的懲罰難度是不一樣的。前面有個男玩家連續經歷了玻璃糖球和巧克力豆的懲罰。玻璃糖球是第二個子,它的懲罰就像植物大戰僵尸,不停地吐出糖球砸人。巧克力豆那個更可怕,整個子都被巧克力豆占據。如果不在兩秒內離開子肯定會被巧克力豆的海洋淹沒,再也逃不出去。”

    陳姍姍:“所以子的懲罰難度是不一樣的,依據每個人的骰子點數,遇到危險的概率也是不一樣的。在我之前,一共有十六個玩家開始過游戲。”

    “十六個?”傅聞聲沒想到陳姍姍居然連其他兩組的玩家的游戲過程,都記在心里。

    陳姍姍:“嗯。我大概地算了一下他們遇到懲罰的次數,是哪一輪遇到懲罰的,以及他們的幸運點數是多少。我的幸運點數是5,正常來說我在走到第五前應該會碰到兩次懲罰。但是慕回雪在我前面玩了游戲,她觸發的懲罰次數有些多。”說著,小姑娘看了眼坐在第九個子里的圣誕老人,“是他,在操控這個游戲。”

    “他非常想殺死在場的所有玩家,但是在黑塔的監視下,他不能這么做。甚至他還得控制懲罰的次數和頻率,保證游戲的公平性。慕回雪很強,所以即使她的幸運點數是5,她也遇到了過多的懲罰。我很弱,稍微給我一點甜頭沒有關系,只要在第五個子里給我懲罰,我就會全軍覆沒。”

    傅聞聲驚道:“居然都是圣誕老人在控制?”

    陳姍姍:“這也只是我的猜測。持有同樣點數的幸運骰子,實力強大的玩家會遇到更多的懲罰,實力弱的玩家遇到的更少。我只觀察了十六個人,樣本太少,這個推測并不準確。不過還好,這證明出一個百分百的事實……”

    傅聞聲:“什么事實?”

    陳姍姍認真地看著小朋友:“小聲,我們倆是不可能通關這個游戲的。”

    傅聞聲:“……”

    這特么一點也不好!!!

    另一邊,唐陌還沒想到陳姍姍這一層。他們這一組現在輪到寧崢進行游戲。

    寧崢的點數是1,他站到起點前,毫不猶豫地學習唐陌,將骰子扔進了第六。清秀高瘦的青年站到子里,視線在組內另外三個玩家的身上一一掃過。年輕女人是最不擔心的,因為她的點數是1。寧崢直接把骰子扔進第六,顯然是想開啟斗大舞臺,和別人換骰子,選誰都不會選她。

    唐陌冷冷地看著寧崢,看著寧崢把目光對準白若遙,開口道:“我選他。”

    白若遙攤攤手,嬉皮笑臉地走上去。

    他們各自將骰子放進襪子,準備決斗。就在這時,唐陌笑了一聲,吸引兩人的注意。

    唐陌看著白若遙:“你準備把骰子讓給他了?”

    白若遙看著唐陌,慢慢地劃開嘴角:“唐唐,你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懂?”

    唐陌:“我說,你打算這一輪故意放水,把骰子讓給寧崢。”

    “唐唐,你冤枉我,我干嘛要讓骰子。”娃娃臉青年故作捧心狀,傷心地說道:“我在你心里居然這么大公無私。我要讓也該把骰子讓給你,我和你什么關系嘛。”

    唐陌:“你和我什么關系,我不知道。但是很顯然,你們的關系不是很簡單。”頓了頓,唐陌轉首看向寧崢,說出四個字:“……你還不上?”

    寧崢刷的黑了臉。

    唐陌笑了:“你們什么時候勾搭到一起的,參觀糖果屋的時候……還是更早?”

    白若遙瞇起眼睛看著唐陌,過了片刻,他大笑起來。

    “嘻嘻,你猜?猜中,我把6點的骰子讓給你。”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