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85 第一百八十五章
?    沒有給玩家一點反應時間, 黑塔的提示打了唐陌四人一個措手不及。這個房間里, 唐陌和傅聞聲是合作關系,但他們裝作不認識,四人都互相提防對方。

    當黑塔給出游戲提示后,他們并沒有立即交流, 而是各自思索。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那一身黑衣的年輕女人先開口道:“剛才黑塔說的規則,你們都有想法嗎?”

    寧崢冷冷地盯著那女人,沒有開口。

    唐陌沉默地搖頭。

    傅聞聲緊隨唐陌,毫不猶豫地說:“不知道。”

    很明顯,房間里的三人都沒有合作的意向, 年輕女人挑了挑眉。不過她沒勉強, 而是透過窗戶看著外面的四間商鋪。

    五分鐘后, 一道微弱到幾不可查的震動聲在房間外響起。唐陌心中一頓,四人立刻走到窗邊。只見在糖果屋和四間商鋪之間的馬路上,突然出現了四扇光門。這四扇光門恰好正對店鋪的大門, 明亮的紅色光芒在門框處閃耀。

    唐陌忽然想到什么,他立即轉身跑到糖果屋的另一邊, 從另一側的窗戶向外看去。

    果不其然, 這里也有四扇光門!

    “八家店鋪, 八扇光門……每道光門都和一家商鋪一一對應。”傅聞聲驚訝道。

    突如其來的八扇光門令玩家們摸不著頭腦,然而很快黑塔就給了答案。

    震動聲越來越響, 光門上的紅光也越加閃耀。當這震動和光亮達到一個頂點時, 一切戛然而止。忽然, 只見一道淺色的光芒身影從一扇門中突然邁出腳,走出了門。

    那是一個被紅色光芒遮蓋住的人影,完全看不出長相穿著,只依稀能分辨出來似乎是個成年男人。他手里拿著一袋錢幣,一邊搓著雙手,一邊穿過光門,走進糖果屋右側的禮品店。

    唐陌的腦海中瞬間出現一個詞。

    “虛擬顧客?!”

    四人齊齊驚訝出聲。

    這個紅色光人只是個開始。

    緊接著,一個又一個紅色光人從八扇門中魚貫而出。他們從哪扇門出來,并不意味他們會走近正對那扇門的商鋪。同時,他們也不一定只進入一家商鋪。從第一家商鋪出來后,可能會進第二家、第三家商鋪,也可能直接返回光門,消失不見。

    數不勝數的虛擬顧客在八家商鋪中進進出出,整條商業街熱鬧得仿若過節。唐陌也一下子懵了,他的眼睛飛速地掃著左邊的四家商鋪。可看了左邊的,就看不了右邊的。

    這些顧客腳步很快,走進走出,買好東西,再一個個返回光門,將大地踩得砰砰震響。

    五分鐘后,所有顧客走進光門,全部消失。如果不是那腳步震動大地的震感還沒完全消散,唐陌都不敢確定剛才是否有出現紅色光人。他很快回過神,看向房間內的其他兩人。

    寧崢雖然極力掩藏自己的錯愕,但他故作鎮定的模樣反而暴|露了他也一頭霧水的事實。那個叫莫雪的黑衣女人則皺了眉頭,她看了看左右兩側的八家店鋪,轉首對房間里的三個玩家說道:“那八扇門沒有消失。”

    眾人立即再次查看。

    唐陌:“人全部消失了,但門還在。所以說……他們還會再回來?”

    寧崢:“什么時候回來,回來的還是剛才那批人?”

    下一秒,一道清脆的童聲響起——

    “叮咚!請預備顧客做好準備,五分鐘后,第二批虛擬客人即將抵達。”

    唐陌閉上眼睛深呼吸,將劇烈跳動的心臟安撫下來。傅小弟察覺到他的異常,擔心地看他。唐陌朝他投去一個放心的眼神,傅聞聲移開視線,再裝作和唐陌不熟。

    唐陌冷靜地看著寧崢和年輕女人,默了默,說道:“剛才我數了一遍,一共出現了一百個紅色光人,和黑塔說的一百位虛擬顧客數量一致。”

    房間里的四人都不是普通玩家,也做了和唐陌一致的事。

    寧崢藏著不肯透露自己發現的信息,但年輕女人大方許多,她直接道:“我記住了其中六十七個人。這個小朋友,這么吃驚地看我做什么。”她笑道,“雖然那些光人都沒有臉、沒有衣服,但他們的身高體形還是有差別的,仔細看,能看出一些差異,辨別出他們。”

    唐陌也驚訝地看了年輕女人一眼,不過她只盯著傅聞聲看了,似乎沒注意到唐陌。

    能在這么短時間內記住六十多個長得幾乎一致的光人,這個女人的實力恐怕比他想象得還要強大。

    女人說出自己的信息后,又掃視了在場眾人一圈,再次問道:“這次,大家有線索了嗎?”

    寧崢戒備地盯著她,又沒吭聲。

    傅聞聲以為唐陌也會拒絕,便開口道:“沒……”

    “如果我說有,會怎么樣?”

    年輕女人嘴邊的笑容停住,她轉首看向唐陌,眼神中難掩驚訝,似乎沒想到唐陌會這么說。她明亮黝黑的雙眼靜靜地凝視著唐陌,唐陌也安靜地看著她。兩人就這么對視了片刻,那女人微微一笑:“好巧,我也有線索。所以……唐陌,要合作嗎。”

    傅聞聲萬萬沒想到,在一場他和唐哥分到一個隊伍(房間)的游戲里,唐哥居然沒選他合作,反而……反而選了一個女人合作!

    這女人和唐哥到底什么關系!

    這是哪來的小妖精!

    唐陌和黑衣女人走到墻角,悄悄地商量信息。寧崢瞇起眼睛盯著他們,傅聞聲很想跑過去,可他權衡再三,還是決定繼續隱瞞自己和唐陌的關系。正在小朋友開始懷疑人生的時候,唐陌抬眼給他使了個顏色。傅聞聲愣住,接著反應過來。

    唐哥這么做肯定有原因,他選擇相信唐哥。

    唐陌和年輕女人低聲說了許多話,寧崢和傅聞聲都沒聽見。當他們走回去時,女人在寧崢身旁停步,笑問:“寧崢,想不想加入我們的隊伍,一起合作?”

    寧崢遲疑片刻,抬頭淡淡道:“不用。”

    年輕女人聳聳肩,她又走到傅聞聲身邊,微微俯身:“我很久沒見過小孩子了,一起過關吧。”

    傅聞聲沒明白她這句話的意思,等他反應過來后,錯愕地抬頭看向唐陌。

    唐陌開口:“要開始了。”

    嗡!

    地面再次抖動起來,屋子兩側,紅色光門閃爍出耀眼的光芒。好像真的有顧客從門里出來逛街買東西一樣,嘈雜的說話聲流入每個玩家耳中。一群長相模糊的紅色光人陸續進入店鋪,購買自己想要的東西。

    他們的速度竟然比第一輪更快了。

    如同一片片紅色的落葉,嘩啦啦地從玩家眼前翻滾而過,令人眼花繚亂。傅聞聲瞪大眼睛看著,他想學年輕女人盡可能地多辨認出幾個光人,可他才分辨出二十個人就感到頭腦爆炸,雙眼干澀。

    光人們轟隆隆地成批出現,又轟隆隆地成批消失。

    唐陌的眼中充滿了血絲,在最后一個光人抱著禮品盒消失在光門里后,他閉上眼睛緩了許久才緩過神。唐陌看向年輕女人,對方朝他點點頭。兩人悄聲交流一番,唐陌低聲道:“果然是這樣嗎……”

    寧崢握緊手指。

    黑衣女人:“第三遍再確認一下好了。”

    唐陌:“嗯。”

    這次黑衣女人再走到寧崢的身邊,沒有停住腳步。但是她走過去后,又回過頭:“你還是不想合作嗎?”

    寧崢沉默許久,轉首看了眼唐陌。

    以目前的局勢,寧崢如果想合作,就意味他暫時放下了之前和唐陌結下的梁子。換做白若遙,他或許能腆著臉合作,出了這扇門扭頭就把唐陌賣了。但寧崢做不到,他承了人情,就不好向唐陌報仇。他并不想因為這個沒有生命危險的簡單游戲就和唐陌握手言和,他想做的事情還有很多。

    寧崢聲音平靜:“不用。”

    年輕女人:“真不用?”

    寧崢警覺起來:“你想說什么?”

    女人笑了:“沒什么。只不過圣誕老人是黑塔世界最強大的幾個BOSS之一,在他的游戲里還是小心點為好。”

    寧崢正準備開口,忽然大地輕輕震動了一下。

    唐陌:“來了。”

    四人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湊到窗邊。唐陌和傅聞聲一邊,年輕女人和寧崢一邊,他們各自從一扇窗戶向外看去。這一次,虛擬顧客出現的速度更快,他們進入商店、買東西的速度也更快。仿佛被人按下了加速鍵,紅色的光芒重疊在一起,連辨別出有多少人都十分困難。

    傅聞聲很快就看得兩眼干澀,好不容易熬過了這五分鐘,只聽黑塔冷冰冰地說道——

    “一分鐘后,請所有預備顧客選擇進入正確的店鋪。”

    “請注意,進入正確的店鋪是轉為正式顧客的唯一途徑。”

    傅聞聲懵逼道:“如果沒法轉正呢?”

    仿佛聽到了他的話,黑塔十分人性地回答:“游戲失敗,玩家立刻離開圣誕老人的奇趣商業街。”

    ——原來還是不會死?

    這句話在四人的腦海里同時響起。

    在黑塔這句話落下的時候,糖果屋的棉花糖大門上,忽然出現了兩道紅色的光點。光點隱去,出現在眾人眼前的是兩個麥芽糖做成的小轉盤。上面一個轉盤平均分成兩塊,左邊寫著“左”,右邊寫著“右”。下面那個轉盤則分成四塊,用糖汁在每一塊上分別勾畫出一個Q版棒棒糖、巧克力、蛋糕和禮品盒圖案。

    轉動轉盤,可以讓指針指向任意小塊。

    傅聞聲:“這兩個轉盤是要我們選擇八個商鋪里的任意一個,進入商店。”

    第一個轉盤將八家商鋪分成兩隊,第二個轉盤則直接要玩家選擇具體的店鋪。時間緊迫,傅聞聲緊張地看向唐陌。他心里有個答案,但他不敢確定。年輕女人早就說過要幫傅聞聲通關,所以唐陌理所當然地走上去,拉著小朋友的手,幫他轉動了兩個轉盤。

    他轉完后,轉盤扭轉回原位。棉花糖房門上閃過一道亮光,一行字浮現在門上——

    “請所有預備顧客選擇好自己要去的商鋪。選擇完畢,大門打開。”

    接下來輪到唐陌和年輕女人。

    兩人明明是合作關系,卻沒有交流,而是各自擋住視線,轉動了轉盤。

    最后只剩下寧崢。

    寧崢站在原地靜靜地看著棉花糖房門和門旁的三個人。他抬步走到門旁,鎮定地伸出手,摸上了第一個轉盤。就在他準備轉動轉盤時,一道女聲響起:“左邊的糖果屋。”

    唐陌驚訝地看向年輕女人。

    寧崢也十分詫異,他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這女人。過了許久,他幽幽道:“我們認識嗎?”

    黑衣女人笑道:“不認識,不過我聽說過你的名字。時間排行榜上的華夏玩家不多,你很厲害。”

    寧崢:“那你為什么要幫我?”

    “你是回歸者。”

    唐陌一驚,他意識到一件事。

    寧崢搶他前面:“你也是回歸者?!”

    “我有說我是回歸者?”黑衣女人挑起一眉,笑道:“你是因為身為回歸者,才對地球幸存者有這么大敵意?或許沒有必要。我們都是人類,何必分得那么清。而且……或許我并沒有幫到你吧。”

    寧崢瞇起眼睛,他冷冷地拋下一句“我猜的也是左邊的糖果屋”,接著快速地轉動轉盤。

    當他選擇完畢后,棉花糖大門散發出一陣誘人的甜香。在這濃郁的香味中,黑塔冰冷的聲音響起:“一分鐘時間到。十九位預備顧客成功轉正,十二位預備顧客游戲失敗。圣誕老人認為只有不誠實的壞孩子才不知道他開的是一家糖果店,還是全地底人王國最好的糖果店。壞孩子一定會得到應有的懲罰,圣誕老人的馴鹿笑瞇瞇地伸出了它們的蹄子。”

    話音落下,大門吱呀一聲打開。

    “啊啊啊啊!!!”

    大門打開的同時,十幾道刺耳的慘叫聲在眾人耳邊響起。等唐陌看清眼前的情景,只見十一頭肌肉發達的馴鹿伸出了蹄子,用力地踹在十一個玩家的屁股上。這些玩家痛苦地哀嚎一聲,被馴鹿踹進光門,消失在商業街上。

    唐陌四人立刻轉過頭,終于看清了自己身處的地方。

    這是一條狹長寬闊的街道,街道頂頭是一道五彩斑斕的霓虹燈大門,上面是一行彩燈大字——

    『圣誕老人的奇趣商業街』

    街道中央,八扇紅色光門漸漸消失在空氣里,隨著它們一起消失的是七家假商店。剛才從房間里看,唐陌并沒意識到圣誕老人的糖果屋如此巨大。它仿佛一座宮殿矗立的路邊,一根碩大的棒棒糖懸掛在店招牌上。而在路中央,是八間小小的糖果屋。

    和圣誕老人的糖果屋比,這八間糖果屋小得仿佛玩具。

    可剛才所有玩家就被送到了這些糖果屋里。他們以為自己是單獨進行游戲,實際上他們是同時進行著同一場游戲。他們看到的是同樣的紅色光人,最后有十二個人沒選到正確的商店,還有十九人進入了下一場游戲。

    唐陌在人群中找了一下,發現了陳姍姍和傅聞奪。

    傅聞聲十分聰明地沒看傅聞奪一眼,徑直地跑向陳姍姍。兩個小朋友匯合后,其他玩家詫異地多看了他們一眼,沒把他們當回事。傅聞奪找到唐陌,邁步走向他。走到唐陌身邊時,他發現了寧崢和一個存在感極強的黑衣女人。

    傅聞奪腳步一頓,目光在寧崢身上劃過,最后落在那黑衣女人身上。

    當眾人離開糖果屋后,被限制的異能、道具全部得到釋放,一種不可忽視的壓迫感瞬間從頭頂壓下。唐陌站到傅聞奪身邊,同樣審視這個黑衣女人。

    人群中,大多數玩家都在觀察傅聞奪、唐陌和寧崢這三個知名玩家,只有白若遙瞪大了雙眼看著那黑衣女人。慢慢的,他的嘴角越劃越大,他嘻嘻地笑了一聲,笑聲越來越大,引來周圍人的側目,可他依舊旁若無人地放聲大笑。

    傅聞奪盯著黑衣女人看了半晌,聲音低沉:“怎么稱呼?”

    黑衣女人沒回答,而是說出一個名字:“傅聞奪?”接著她看向街上的所有人,看到白若遙時她視線一停。她笑道:“唐陌,傅聞奪,寧崢……這個游戲真是讓人驚喜。唐陌,我發現那個人在用很有趣的眼神看你,你們認識?”

    唐陌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去。白若遙朝他揮了揮手,做出口型“唐唐”。

    唐陌冷冷道:“不認識。”

    黑衣女人道:“不如我們打個賭,你要是猜出我是誰,我就告訴你他的身份。正好我也有點討厭他。我討厭的人不多,死之前碰到一個比較討厭的也是難得。他和你們的關系看上去不怎么好,膈應他一下挺不錯的。不過你要是猜不出,我要你最重要的道具。”

    唐陌:“你確定要打賭?”

    黑衣女人:“是。你不想打這個賭?也行,我從不勉強人……”

    “不,我和你打這個賭。”

    黑衣女人的聲音戛然而止,她饒有興趣地看著唐陌。她從沒以這么認真的眼神凝視唐陌,或者說在傅聞奪出現前,唐陌本以為這個女人對他和寧崢是有興趣的,而她也從沒掩飾過那種興趣。但是傅聞奪出現后,一團熾熱好戰的火焰瞬間在這女人的眼中點燃,根本無法掩藏的戰意在她眼中熊熊燃燒。

    但是他們并不認識。

    如今,她用同樣認真的眼神看著唐陌。

    黑衣女人笑道:“你不用再考慮考慮?我能分辨出你給我的道具是不是你最重要的。”

    “第一批虛擬顧客出現,在什么情況都不清楚的情況下能直接辨認出六十七個紅色光人。第二批、第三批的顧客狂潮里,能非常輕松地觀察并記住進入四個商鋪的光人特征,一點都不吃力。”

    不遠處,傅小弟正從陳姍姍口中得知這個游戲真正的通關方式。小朋友驚呼:“要記住一百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光人進入的每一個商鋪?全部記住?!”

    陳姍姍糾正道:“他們并沒有長得一模一樣,有分別。有小孩、有大人。”

    “那也太強了吧,一百個誒,那么短時間,他們還長得那么……那么雌雄莫辨。”傅小弟找到一個合適的形容詞。

    陳姍姍發現唐陌二人和黑衣女人的對峙,她一邊觀察那邊的情況,一邊說道:“第二次、第三次就不用了。只需要觀察其中每個小孩去的商鋪。圣誕老人喜歡誠實的孩子,孩子們也最喜歡圣誕老人。第一次顧客狂潮里,只要發現所有小孩都去了糖果屋,就能推測出一個模糊的目標。接下來只需要檢驗自己猜測的答案,就可以通關。”

    她說得非常輕松,但是所有玩家中,恐怕只有她有資這么說。憑借擁有超智思維的大腦,陳姍姍在第一次顧客狂潮就知道了答案,甚至不需要再做檢查,因為她的大腦能夠同時駕馭住這樣的計算和運轉。連唐陌和黑衣女人都是到第二次才確定答案。

    陳姍姍問道:“小聲,那個女人是誰,她剛才和你們是一個房間的?”

    傅聞聲點點頭:“她叫莫雪,是個挺奇怪的人。姍姍姐你剛才也說,正常來說這個游戲兩個人合作才最好通關。你不知道,唐哥竟然沒選擇和我合作,反而和那個女人合作。這女人也很古怪,好像是廣東人,還幫那個寧崢通關了游戲。寧崢也沒領她的情。”

    陳姍姍雙目睜大,扭頭便道:“等等,你說她是廣東人?”

    傅聞聲摸摸腦袋:“對,她在房間里說了句粵語,好像是粵語。”

    陳姍姍錯愕地看著不遠處的黑衣女人:“她難道是……”

    與此同時,唐陌定定地看著這女人,語氣平靜地說出了那三個字。

    “慕回雪。”

    慕回雪瞳孔一縮,接著勾起唇角。她的手摸在腰間的鞭子上,下一秒,她突然拔鞭,猛地甩向傅聞奪。傅聞奪側身避開這一鞭,同時伸出手抓住了鞭尾。但他的手剛剛碰到鞭子,長鞭變成了一團灼熱的火焰。

    傅聞奪眉頭一蹙,將鞭子扔開。

    鞭子回到慕回雪的手中,又變回原樣。

    慕回雪沒給他反應的時間,她低喝一聲,一鞭子抽向地面,借力躍到空中。靈活的鞭子在地上砸出一道裂縫,以肉眼難以企及的速度刺向傅聞奪。唐陌想也沒想,快速念出咒語,打開小陽傘擋在傅聞奪面前。但他剛剛舉起傘,一股從腳底竄上來的寒意令他立刻意識到這把傘很可能被那根鞭子洞穿!

    傅聞奪將他的傘推到一旁,右手一甩變成黑色利器,擋住了長鞭。

    兩者相撞,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聲。

    慕回雪興奮起來,她看著傅聞奪變為武器的右手:“這是你的異能?再來!”

    誰也不知道這女人干什么突然發瘋,但誰都看得出來,這女人和傅聞奪之間的戰斗絕不是普通玩家可以參與的。其他玩家見到這一幕紛紛避開,唯有白若遙雙眼一亮。傅聞奪和慕回雪并不是單打獨斗,唐陌也出手阻擋。白若遙找到一個機會,抓住了唐陌露出的破綻。

    “嘻嘻,讓我發現了,唐唐。”

    兩道銀色光芒閃過,鋒利尖銳的蝴蝶|刀如死神鐮刀,破風而至。唐陌在應對慕回雪的同時還要小心白若遙的偷襲,他臉色一沉,正要艱難擋住。誰料紅色鞭子在空中轉了個方向,嗖嗖兩聲纏住了白若遙的手腕,將他的雙手牢牢捆住。

    白若遙一驚,娃娃臉上第一次失去笑容。

    慕回雪一拽鞭子,將這娃娃臉青年拉到身邊,笑著踢了他的腿彎一腳。

    “圈內最讓人討厭排行榜第一名的幸運遙,今天你似乎不是很幸運哦,我是不是第一個抓到你的人?”

    白若遙手腕一動,便要掙開鞭子。傅聞奪直接拿出道具,用因果律繩子捆住了他。

    白若遙:“……”

    媽的,這三個人剛剛不是還在打架嗎!

    唐陌瞥了他一眼:“你是不是在心里罵我。”

    白若遙:“……”

    慕回雪:“這么多年沒人抓住過你,滑不溜秋的幸運遙,這外號弄得我很想抓住你。所以演場戲把你掉上鉤,效果好像不錯。我似乎還有演戲的天賦。”

    白若遙試了試,沒法掙開傅聞奪的道具。他竟然也不著急,又嬉笑起來:“慕回雪,我們好像不熟吧。”

    慕回雪:“不熟不代表你不惹人討厭呀。”

    白若遙很想反駁這句話,但他發現自己竟無言以對。

    ……他好像確實被很多很多很多人討厭。

    慕回雪只是想抓住白若遙,但是如白若遙所說,他們并沒有什么深仇大恨。所以她轉首看向唐陌:“打算怎么辦?”

    打算怎么辦?

    唐陌眼也不眨:“殺了。”

    白若遙:“……”

    片刻后,娃娃臉青年委屈地擠眉弄眼:“唐唐,你怎么舍得,我們可是好朋友呀。你可別一時沖動做出后悔的事,你多考慮一下,比如找人商量商量?”

    唐陌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看向傅聞奪,商量了一下:“你說呢?”

    傅聞奪毫不猶豫:“殺了。”

    白若遙:“……”很快,他不滿道:“喂喂,這么草率你真的會后悔的哦,唐唐。”

    慕回雪笑道:“看來你今天是幸運不起來了。”

    白若遙的目光在這三人的身上掃過,他抬起頭,看向不遠處冷眼旁邊這一切的寧崢。他勾起嘴角正打算開口,卻聽一道熟悉的《圣誕歌》從商業街的盡頭響起。歡快愉悅的歌聲越來越近,響徹整條商業街。乘坐雪橇的圣誕老人一邊駕駛馴鹿,一邊豪邁地大笑道:“哈哈哈哈,Merry Christmas!”

    圣誕老人很快駛到糖果屋的門口,他看著門外的十九個玩家,笑道:“我親愛的孩子們,今天就是你們來參觀我的糖果屋嗎?來到這里的孩子都是誠實善良的好孩子,你們可不許打架哦。”

    剛說完,黑塔機械般的提示聲在眾人耳邊響起——

    “叮咚!圣誕老人的奇趣商業街中,禁止使用異能、道具,禁止一切暴力行為。”

    唐陌:“……”

    傅聞奪:“……”

    慕回雪:“……”

    剎那間,剛剛才回到身體里的異能再次被壓制下去。

    捆在白若遙手腕上的道具繩嗖嗖嗖地鉆回傅聞奪的口袋里,娃娃臉青年先愣了一下,接著他揚起嘴角,歪著頭笑道:“嘻嘻嘻嘻,唐唐,我一開始就和你說了,我的外號叫幸運遙哦。”

    ……你特么怕不是黑塔的私生子吧!!!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