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36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碩大的狼頭, 尖銳的利牙。

    一只巨大的狼人穿著黑色長裙,將手里的書本重重地砸在矮個子的小女孩身上。穿著紅衣的小女孩扎著兩只馬尾辮, 見狀,她立刻伸手探向身后, 突兀地從空氣里拔出一根巨型火柴。當書本砸下來時, 馬賽克舉起火柴還擊。

    劇烈的碰撞聲后, 小女孩被這本書砸得倒飛出去, 狼人重重地喘著粗氣, 連身體都沒晃動一下。

    狼人卻暴怒道:“你還敢還手!”

    抱著大火柴的小女孩吞了口口水, 那張遮擋在濃濃馬賽克下方的臉明明讓人看不清楚, 可唐陌和白若遙都知道,這個女孩肯定在瑟瑟發抖。當狼人再次卷起書又打過來,馬賽克尖叫一聲“啊啊啊殺人啦”, 下一秒, 她慫慫地扔了火柴, 在院子里逃跑起來。

    一個在前面撒丫子跑, 一個在后面舉著書追。

    巨大的火柴在地上滾了幾圈, 滾到唐陌和白若遙的腳下。

    白若遙瞇起眼睛, 嘻嘻地笑了一聲, 說是在笑, 眼神卻無比冰冷。他認出了這根火柴。他意味深長地看了唐陌一眼,彎下腰準備撿起火柴。在他的手碰到火柴的一剎那,一道虛弱的聲音顫抖道:“別……別動它!”

    白若遙動作一頓,他抬起頭, 看向院子的角落。

    一男一女蜷縮著身體,害怕地躲在角落里,驚恐地看著院子里的小女孩和狼人。他們臉上灰撲撲的,身上有血有泥,看上去狼狽極了,好像幾天幾夜沒睡過覺。

    說話的是那個男人,他哆哆嗦嗦地對白若遙解釋道:“不能碰它!別看這個狼人正追著小女孩打,好像沒注意到你們。但只要有人敢拿這根火柴,狼人和小女孩會立刻和解,過來先殺了他。別拿火柴!”

    唐陌雙手插在口袋里,淡定地看著院子里的馬賽克和狼人,仿佛沒聽到男人的話。

    白若遙的腰已經彎了一半,手也已經快碰到大火柴。那男人以為聽了他說的話,白若遙會就此收手。誰料娃娃臉青年輕輕地“哦”了一聲,說了一句“原來是這樣呀”,接著再次伸手。

    “別拿啊!為了湊全玩家開副本,我們已經在這里熬了六天了!!!”

    男人急壞了,女人也急得連連阻止。

    白若遙的手一把按在大火柴上,這對男女急得眼睛都紅了,然而很快,他們驚道:“誒?狼人和小女孩怎么沒過來殺了你?”

    白若遙:“嘻嘻,因為我可愛呀。”

    唐陌冷冷地掃了他一眼,再看了看那只根本沒有碰到大火柴的手。

    等白若遙站直身體,那對男女才發現自己被這個愛笑的娃娃臉青年騙了。這人壓根就沒拿火柴!從他們的角度看過來,白若遙好像真的握住了大火柴。實際上他的手距離大火柴還有一厘米,完全就是在逗他們玩。

    兩人臉色不斷變化,看向白若遙的眼神里沒有一點好感。

    正在此時,狼人終于追到的小女孩。她一把將這個偷懶不愛看書的壞女孩扛到了肩膀上,馬賽克用雙手不斷地錘她的肩膀,每一拳砸下去,都發出沉悶的撞擊聲,聽上去痛極了。然而狼人連眼皮都不眨一下,將馬賽克扛回院子中央后,用力地摔在地上。

    她將一旁的桌椅扯到馬賽克面前,按著馬賽克坐了上去。

    這時,一道清脆的童聲在北大校園里響起——

    “叮咚!現實副本‘萬般皆下品’正式開啟,請四位家庭教師進入‘馬賽克的學堂’。”

    一道無形的藍色光門忽然出現在唐陌和白若遙的面前。另一邊,角落里,同樣的門出現在那對男女面前。這兩人激動地趕忙從地上爬起來,伸手拉開門,直接跑了進去。看到他們的舉動,唐陌學著他們,拉開無形的門,走進門內。順便,把門關上。

    “喂喂,唐唐,我還沒進來呢。”

    白若遙趁著唐陌還沒把門完全關上,快速地鉆了進來。

    四個人終于走進了院子里,站在一起。當他們徹底進來后,狼人突然扭轉頭,看向他們。仿佛剛剛才發現他們,幽綠的獸瞳在四人身上一一掃過,掃到白若遙的時候,狼人鼻子動了動,臉上露出一個奇怪的笑容。再看到唐陌,狼人先是一愣,接著鼻子再次動了動。

    下一秒,她看向天空:“這玩意兒也能當馬賽克的家庭教師?”

    “叮咚!檢測到玩家唐陌擁有‘馬賽克的鄙視’,觸發‘我最不喜歡的老師’效果。玩家唐陌優先級為四。”

    “叮咚!檢測到玩家白若遙擁有‘睿智的人類’,觸發‘家長最喜歡的老師’效果。玩家白若遙優先級為一。”

    這句話落下,在場的四人全部愣住。

    那對男女錯愕地看向唐陌和白若遙,眼睛里全是忌憚和打量。

    白若遙笑容燦爛,他笑瞇瞇地看向唐陌。唐陌卻早已黑了臉。

    ……神特么“馬賽克的鄙視”!

    半年過去!這個東西到現在都還沒有消失嗎!!!

    唐陌的臉色不斷變換,狼人卻已經沒有了耐心。巨大恐怖的狼人詭異地笑了一聲,抬步走向四個玩家。她每一腳踏下去,地面都微微一顫。年輕男女緊張地握住武器,唐陌和白若遙也不動聲色地抓住了自己的小陽傘、□□。

    狼人走到四人面前,聲音粗獷:“我是媽媽。”

    四人都戒備地盯著她。

    身后的馬賽克乖巧喊道:“媽媽。”

    狼人再次道:“我是媽媽。”

    四人仍舊盯著她。

    過了半分鐘,狼人:“……我說,我是媽媽!”

    唐陌目光一縮,他放開小陽傘,試探性地道:“媽媽?”

    聽了他這話,年輕男女也趕緊跟著說:“媽媽!”

    白若遙臉上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就他一直沒喊媽媽。年輕男女憤怒地瞪著他,用眼神示意他趕緊喊媽媽。直到狼人冷哼一聲,似乎要動手,娃娃臉青年才用肉麻至極的語氣,粘粘糊糊地喊道:“媽媽~”

    狼人這才滿意下來。

    狼人雙手叉腰,淡定道:“你們也看到了,我這個該死的女兒,整天就知道偷懶。她前兩天放火燒了精靈大草原,我把她打了一頓,賠了一大筆錢才了結這件事。今天我把你們找過來,就是為了讓她再也不許偷懶!”

    說完,也不等唐陌四人開口,狼人扭頭道:“該死的馬賽克,你給我滾過來!”

    馬賽克:“媽媽,是你讓我坐在這里的。”

    狼人怒吼:“讓你滾過來就滾過來。”

    馬賽克沒有說話,死死地盯著自己的媽媽。雖然誰都看不到她的臉,但是唐陌完全想象得出來,這個殺人放火的好女孩,此刻應該正在對自己的媽媽進行無聲的鄙視。她仿佛不認識唐陌,郁悶地一步步從桌椅那兒挪了過來。等她走到狼人身旁,狼人一把把她拽過來。

    “今天,你們給我好好看著她。我要去參加一個朋友的葬禮,要是我她回來的時候發現她又在偷懶……”狼人一腳跺地,頓時,地板裂開,裂痕好似蛛網一般,向四面八方散去。狼人舔了舔鋒利的牙齒,陰險地笑道:“嘿嘿,那我就吃了你們!”

    說著,狼人拎著馬賽克的領子,把她又扔回了椅子上。馬賽克正要動,狼人:“你還敢走?!”

    馬賽克委屈巴巴地趴在桌子上,不敢再動彈。

    這模樣哪有當初在圖書館里威脅唐陌時的狠勁,哪有火燒精靈大草原、害得所有黑塔怪物撒腿就跑的兇悍!

    所有人都在思考狼人剛才說的話,唯獨唐陌看到這一幕,大腦快速運轉起來。

    除了他,誰都不知道這個小女孩有多么暴力恐怖。馬賽克的實力并不算弱,應該和大火雞不相上下。可是面對媽媽,她連一句話都不敢說,連表達鄙視也不敢除去臉上的馬賽克。如果狼人真的要吃了他們,他們絕對沒有反擊之力。

    ……白若遙是被狼人吃了?

    唐陌悄悄地轉過頭,觀察身旁的娃娃臉青年。

    白若遙察覺到唐陌的視線,歪頭一笑:突然發現我很可愛?

    唐陌撇開視線。

    是的,在進入北大的現實副本前唐陌使用“凡人終死”異能,看到了……一個黑球。

    白若遙被籠罩在無邊無際的死氣里,連根頭發絲都看不見。本來唐陌以為他的死氣這么重,是因為他自己作死,在門口撿起大火柴。可是白若遙還沒作到那個地步,他沒撿大火柴。在這個一碰必死的死亡關卡過去后,白若遙身上的死氣沒有減少,反而更多了。

    唐陌一天只能使用三次“凡人終死”異能,對象也只能是同一個人。今天他已經看了白若遙兩次,還剩下一次機會。白若遙還不知道他擁有了“凡人終死”,按照唐陌的推測,剛才白若遙說“你不會死”,不是在說謊,他應該也是用異能看到唐陌身上的死氣很少。

    白若遙擁有這么強烈的死氣,而他卻沒有。

    唐陌忽然意識到:等等,難道說這個副本是要……

    “好了,我也快走了。你們快點安排好,哪兩個人教語文,哪兩個人教數學。”狼人不耐煩地看這四個人,看了一圈,她指著白若遙:“誒,就你,你教語文好了。”她明明沒給人選擇的機會,又道:“你自己找個人,和你一起教語文。”

    年輕男女猛地愣住,錯愕道:“這就是優先級?!”

    沒錯,這就是黑塔剛才給出的優先級。

    白若遙,優先級為一。

    白若遙唇邊的笑容越加燦爛。

    年輕男女的嘴角抽搐起來。他們盡可能地向后站了站,不想讓這個愛耍人的瘋子看到自己。不過兩人心里都覺得對方不會選擇自己。狼人的說法很明顯是在分隊。這個神經病一看就和那個小白臉認識,肯定會選擇他當隊友。

    兩人放心大膽地等著白若遙做決定,然后只聽白若遙道:“呀,選你好不好?”

    年輕女人驚駭地瞪大眼。

    狼人一巴掌把她拍了過去,拍到白若遙身邊。她沒耐心地說道:“選個隊友還這么麻煩,你們這幾個人類吃飽了撐得嗎,浪費我時間。給我看好這個該死的馬賽克,我要去參加葬禮了。如果回來的時候看到她在偷懶……”聲音拉長,狼人的視線慢慢地對準唐陌:“我就從你開始吃起!”

    唐陌目光一動,臉色卻沒怎么變。

    很快,狼人一腳腳踏在地上,轟隆隆地走出了北大校門。

    院子里,一臉馬賽克的小姑娘用腦袋磕著桌子,悶頭不說話。微涼的風吹過,四個玩家面面相覷。過了幾分鐘,馬賽克悶悶不樂的聲音響起:“你們還站在那兒干什么。”

    年輕男女比較警惕,不敢輕易動作。白若遙張了嘴,準備搞點事。不過他沒有想到,一向謹慎的唐陌面對馬賽克竟然先開了口。不過很快他便明白:唐陌都有巨型火柴了,肯定和這個小姑娘認識。

    然而唐陌說的是:“怎么開始游戲?”

    一句話單刀直入。

    馬賽克頓時:“……”

    小姑娘委屈地假哭起來:“你都不安慰安慰我!我想放火,我想去玩,我不要在這里!”

    唐陌冷漠極了:“我們已經分好隊了,主線游戲是什么。”

    馬賽克:“……”

    這年頭還給不給黑塔bss當影后的機會了!

    唐陌可能給狼媽媽面子(畢竟打不過),卻完全沒給馬賽克面子。既然唐陌不想再陪她演戲下去,馬賽克也不再廢話。她站起來,一腳踩在地上。轟隆隆,一道道藍色的光芒拔地而起。只見寬敞的院子里,一張網格地圖突兀地升起。

    這是一張5x5、一共25個格子的藍色光芒網格地圖。25個格子將空間分為25塊,馬賽克站在最中央的格子。格子的四個角落上漂浮著八個字。左側的四個字分別是“語文”、“語文”,右側的四個字是“數學”、“數學”。

    馬賽克沒精打采道:“你們站進去。”

    在場的四個玩家顯然都肯定至少通關黑塔一層,四人不需要馬賽克解釋,直接站到了該站的格子里。唐陌選擇的是右上角的數學格子,白若遙選擇了左上角的語文格子。兩人相對而站,白若遙嘻嘻一笑,唐陌再看向馬賽克:“然后呢?”

    馬賽克心情糟糕極了。

    這四個玩家怎么沒有一點關愛兒童的精神!就想著趕緊開始游戲,然后剝削她!

    心里很生氣,馬賽克卻只能老老實實地坐下來,又趴在桌子上,不想說話。

    年輕男女十分著急,想讓馬賽克再開口說清楚游戲規則。不過他們還沒開口,只見馬賽克將臉埋在手臂里,在她徹底把頭埋下去的那一刻,黑塔洪亮的聲音響起——

    “叮咚!觸發主線任務‘萬般皆下品,馬賽克賽高’。”

    “游戲規則——”

    “第一,馬賽克必須坐在中央的格子里,不可移動。”

    “第二,每輪游戲開始前,玩家必須站回符合自己教師身份的格子里。”

    “第三,每隔十分鐘,格子地圖上會出現20個物品。這些物品是馬賽克收藏的寶貝,每個格子里出現一個,馬賽克和玩家站的格子不會出現物品。“

    “第四,馬賽克被包裹在光膜里,物品被包裹在藍色光膜里。物品出現時,光膜(包括馬賽克的光膜)是否開啟完全隨機。光膜有兩種狀態,第一種開燈,第二種關燈。”

    “第五,玩家一旦進入有光膜的格子,則改變該格子同一豎列、同一橫列的所有光膜狀態。原本開燈的光膜立刻關燈,原本關燈的光膜立刻開燈。”

    “第六,玩家按照優先級順序進行走動。優先級為一的玩家第一個走動,優先級為四的玩家最后一個走動。每次走動只可以行走一格,可選擇進入前后左右的任意一格。”

    “第七,每輪游戲開始前宣布本輪玩家各自可走的步數。”

    “第八,所有步數走完時,如果玩家所在的那一格物品的光膜是亮著的,則該物品可以遞交給馬賽克。如果馬賽克的光膜是關燈的,則物品無法遞交給馬賽克。”

    “第九,每輪游戲開始前,相同科目的玩家有五分鐘自由時間,討論教書內容。該對話不被其他人聽見。”

    “第十,每輪游戲至少有一個格子里放著書。”

    游戲規則說完,寬敞藍□□格地圖上,一個個圓形光膜慢慢浮現,它們漂浮在空氣中。其中最大的那個光膜在地圖的正中央,它將埋頭不說話的紅衣小姑娘包裹進去。除此以外,其他20個光膜里空空無一物,很顯然游戲沒有開始,里面的物品還沒有出現。

    因為唐陌的簡單明了,這次現實副本的游戲規則介紹得很快。唐陌凝眉沉思,慢慢琢磨清楚了這個游戲的規則。一旁,年輕男女想了半天,終于搞清楚了游戲內容。唐陌抬起頭,發現白若遙朝自己眨了眨眼,臉上在笑,眼神卻滿是惡意。

    和以往都不同,到這個時候,黑塔才慢悠悠地說出了最后一句話——

    “……生存還是蘿莉?”

    “這是一個問題。”

    “‘萬般皆下品,馬賽克賽高’,第一輪游戲,正式開始!”

    作者有話要說:  馬賽克:唐陌他和我什么關系,他都不給我面子的!嚶嚶嚶!

    糖糖:呵呵,馬賽克的鄙視,了解一下。

    馬賽克:tt還有比我更沒面子的黑塔bss嗎!

    已經涼了的火雞表妹:……我已涼了,請不要帶我出場。

    -------------------

    最近有點忙,稍微調整一下。這章字數比以前多了點,但還不夠粗長。我盡量明天更新也多一點。

    給你們么么啾,早點睡喲=3=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