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25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
    恐怖的五倍重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 忽然壓在唐陌和傅聞奪的肩膀上。他們好像被一座沉重的大山直接壓倒, 唐陌單膝跪地, 雙手撐在地上才保證自己沒被這樣的重力壓到趴倒在地。他咬緊牙齒轉首一看。

    院子的門口,一個皮膚蒼白的少年目光冰冷地盯著他。他的雙手按在地面, 沒有做出任何多余的動作, 他手下的泥土在微微顫動。

    阮望舒。

    唐陌的腦海里立刻浮現出這個名字。

    看到唐陌和傅聞奪狼狽的模樣, 齊衡怒笑道:“我看你這次怎么跑!”話音落下, 齊衡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他竟沒有沖唐陌等人而來,而是一刀劃向阮望舒的手背。鮮血頓時汩汩流出, 齊衡舔了舔刀刃上的鮮血,這才沖上來。

    整個院子里, 唐陌、傅聞奪、練余箏, 三人都被重力死死壓著。齊衡卻仿佛不受影響, 他一腳蹬地, 身如閃電,直直竄向唐陌。

    “上次不算,這次老子要了你的命!”

    在重力的壓迫下,唐陌向后翻滾,躲過這一擊。齊衡扭頭再沖上來。

    齊衡不受重力壓制, 速度極快,出招狠辣果斷,招式密集如雨點。唐陌一次次艱難地避讓開他的攻擊,不斷躲讓,很快被逼到了墻角。另一邊, 練余箏想借機跑向阮望舒,傅聞奪卻不讓她如愿,出手將她攔住。

    這女人的格斗技巧好得驚人。她與傅聞奪同時被重力壓迫的情況下,竟然打得不分上下。但練余箏還是差了一籌。傅聞奪一腿掃向練余箏的下盤,練余箏雙手撐地跳躍躲開。她下意識地彎腰躲避傅聞奪接下來的拳頭,誰料傅聞奪竟沒有出拳,而是右手一揮,漆黑的尖銳利器立即出現在他的手臂下。

    練余箏臉色一沉,趕忙向后一躍,黑色利器卻已經劃破她的臉頰,露出一絲白骨。鮮血很快染紅了她整張臉。

    阮望舒瞇起眼睛,陰冷地看著傅聞奪右手變化的黑色利器。他冷笑一聲,更加用力地按住地面。重力頓時又加重了一倍。整整六倍的重力令傅聞奪整個人往下一沉,鞋子嵌入地面一厘米。

    齊衡看到唐陌被重力壓得身形不穩,腰背彎曲。他大笑一聲,拔刀而來。就在他的小刀快要刺穿唐陌的手臂時,只見唐陌忽然站直了身體,動作迅速地往旁邊一讓。齊衡的刀只劃破唐陌的袖子。

    齊衡一驚,以為剛才是意外,他再攻上來。然而三秒后,他便發現不對:“頭!他不受你的異能影響了!”

    阮望舒立即看向唐陌,他還沒看清楚,只聽練余箏也咬牙切齒地道:“傅聞奪也不受影響。”說著,她在六倍重力的壓迫下艱難地躲過傅聞奪的攻擊,狼狽地倒在地上。

    少年病態一般蒼白的臉上露出錯愕的神情,下一秒,阮望舒毫不猶豫地松開按著地面的雙手,沖了上來。

    重力的壓迫在這一刻突然消失。

    阮望舒和練余箏聯起手來,從左右兩個方向,默契地攻向傅聞奪。齊衡單獨與唐陌對決。五人在院子里打得你來我往,沉重的撞擊聲不斷響起。傅小弟早就找了個地方躲起來,悄悄地觀察一切。

    傅聞奪漸漸占據了上風。

    練余箏的格斗技巧強得驚人,可她畢竟沒有實戰經驗,面對傅聞奪還是有所不及。阮望舒似乎也有傷,四肢的動作很不協調。原本按照他們的計劃,是阮望舒用重力壓制異能限制住唐陌和傅聞奪的動作,練余箏和齊衡動手抓住、甚至殺了他們。可誰能想到,這兩個人居然不受重力控制。

    阮望舒一邊攻擊,一邊用冰冷的目光掃視著唐陌和傅聞奪。

    不是異能,五個月前傅聞奪沒辦法抵抗他的異能,現在也不可能可以。這個唐陌的異能是橡膠繩,和解除重力沒有關系。是什么東西能讓兩個玩家同時抵御重力的壓迫,不受重力影響……

    “道具!是一樣道具。找到那樣道具。”阮望舒快速地下達命令。

    齊衡和練余箏動作微頓,他們再次攻擊的時候,開始注意起唐陌和傅聞奪身上古怪的地方。很快,練余箏發現:“傅聞奪的鞋底在發光。”

    齊衡低頭一看:“這小子的鞋子也一樣。”

    竟然是鞋子!

    阮望舒立刻明白唐陌和傅聞奪的鞋子有古怪,這雙鞋一定可以抵抗重力作用。這種鞋功能逆天,作為一個黑塔道具,肯定有一定的使用限制,比如每天只能使用一個小時。如果他們撐過鞋子的使用時間,重力再次對這兩個人起作用,應該就能擊敗對方。但他們不能冒險。

    一個傅聞奪已經足夠可怕,再加上一個深不可測、可以令黑塔出現bug的唐陌。

    阮望舒的大腦迅速運轉,眨眼間他已經拿定主意,決定先行撤退。然而他剛準備開口讓隊友逃跑,便看見唐陌收起粉色小陽傘,躍至半空中,從上向下刺向齊衡。齊衡側身避開,唐陌的小陽傘還沒落下。阮望舒心里涌現出一個念頭,他以極快的速度一手按地。

    砰!

    恐怖的重力再次降臨,唐陌猝不及防地被這股力量壓著砸向地面。

    這一切太過突然,齊衡都沒反應過來。阮望舒的雙眼卻慢慢變亮。他的嘴角一點點地勾起,還沒完全變聲的聲音清亮悅耳,他低低一笑:“所以,是這樣嗎……”

    唐陌的雙腳一接觸到地面,壓在肩頭的可怕重力再次消失。

    唐陌抿起嘴唇,他抬起頭,第一次與這個天選組織的首領四目相對。

    在見到對方前,傅聞奪曾經和他說過,天選組織的首領只有十四歲,是個初中生。但正是這個身高只有一米六的初中生,在這一刻給了唐陌極大的心理壓力。那冰冷成熟的眼神令唐陌心中一緊,他知道對方肯定已經發現了鞋子的使用限制。

    道具:神奇的鞋子

    擁有者:傅聞奪、唐陌

    ……

    功能:穿著這雙神奇的鞋子,可以忽視重力,隨意在任何平面上行走。例如天花板、水面等。

    鐵鞋匠的鞋子令唐陌和傅聞奪可以忽視重力,不受任何重力影響,但前提是他們要站在某個平面上。大地是平面,水面是平面,空氣中卻沒有平面。如果阮望舒找準他們每一次雙腳離地的瞬間使用異能,局勢就會瞬間逆轉。

    唐陌從不把希望放在敵人的失誤上,他認定阮望舒已經發現了這一點。他扭頭看向傅聞奪:“走!”

    喝阮望舒的血可以在一定時間內抵抗他的重力效果。五個月前傅聞奪就是靠這個手段,和阮望舒和齊衡打了個平手。但是這一次對方是有備而來,唐陌和傅聞奪卻是被偷襲的一方。唐陌不愿冒險,決定先行離開。阮望舒卻不讓他們如愿。

    “把他們擊飛到空中!”

    命令下達,練余箏和齊衡根本不管原因,齊齊向傅聞奪和唐陌動手。他們不斷攻擊兩人的雙腿,逼得他們必須跳躍到半空中。阮望舒的反應速度快極了,哪怕唐陌只有半秒中雙腳離地,他都會立刻使用異能。

    唐陌再一次摔在地上,他單手撐地,冷冷地看向那個少年。

    嗖!

    唐陌撇下齊衡,頭也不回地直直沖阮望舒而來。阮望舒面不改色,側身躲開唐陌的攻擊,誰料下一秒,一股炙熱的火焰砸向了他的臉龐。阮望舒睜大雙眼,艱難地避開這道突擊,頭發被火苗燒焦幾縷。他驚道:“你的異能不是橡膠繩?!”

    唐陌不回答他的話,再次攻了上來。

    齊衡惱怒道:“你的對手是我!”說著他也沖過來。

    一時間,三人纏斗成一團。

    有了唐陌擾亂阮望舒的注意力,他不再頻繁地使用重力異能。局勢再次變化,唐陌層出不窮的異能打得阮望舒和齊衡一個措手不及,兩人聯起手都沒擋住唐陌的攻擊。這種無法防備的異能攻勢太過兇猛,上一秒他們剛躲過一道火焰,下一秒就出現一場大風。再加上阮望舒身上有傷,動作遲緩,唐陌很快占據了上風。

    另一邊,傅聞奪也漸漸壓制住了練余箏。練余箏的身上出現了無數血口,傅聞奪卻只受了點輕傷。

    再過十分鐘,唐陌和傅聞奪就不能使用神奇的鞋子。但這十分鐘,天選組織的三人也很難熬。五人幾乎在同一時間做出決定:先行離開。

    唐陌與傅聞奪對視一眼,確定了對方的想法。他們不動聲色地繼續攻擊天選三人。雙方都在找機會結束這場危險的戰斗。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唐陌一腳踹向齊衡的胸口,借力跑到院子門口。

    傅聞奪擊飛練余箏后,腳下一蹬,抓住了躲在房子里的傅聞聲的領子。

    齊衡怒急地還想再追,阮望舒出手攔住他。

    五人間頓時僵滯住。

    正在此時,夕陽緩緩垂落,只露了半個圓形的落日留在地平線上。陽光傾灑在北京城中央的黑色巨塔上,漆黑的塔身反射出淡淡的光輝。這座塔離五人只有不足一公里的距離,傅聞聲第一個發現異常,他錯愕道:“那是什么?”

    唐陌立即轉首看向黑塔。眾人齊齊扭頭看去。

    只見在巨型黑塔的頂端,靠近頂點的位置,一個白色的小亮點忽然閃爍起來。它閃爍的頻率極快,幾秒內已經閃爍了上千次,以唐陌的動態視力都無法看清它到底躍動了多少次。這熟悉的一幕令唐陌心中驚怔,在場的其他幾人也面露驚色。

    第一個白點閃爍結束后,是第二個。

    這一次,白點閃爍的速度慢了許多,它閃爍結束,唐陌在心中數到:八314下。

    然后是第三個白點。

    十天前黑塔更新,一共三個白點。第一個白點閃爍近萬下,第二個白點閃爍300多下。第三個白點只閃爍兩下,還沒完全亮起就變暗。唐陌定定地看著黑塔,等待第三個白點的亮起。這一次,第三個白點完完整整地亮了兩下。沒有變暗,也沒有虛化,每隔一秒閃爍一次,一共閃爍兩下。

    唐陌在一瞬間便明白:第三個白點,代表黑塔三層。

    按照唐陌之前的推測,每一個白點意味著黑塔的某一層。全球目前一共有兩個人通過黑塔三層。俄羅斯的玩家是第一個通關的,他是第二個。

    但是黑塔沒有要更新,為什么現在突然閃爍白點?

    唐陌心中涌起一陣不詳的預感,他眼也不眨地盯著黑塔。只見在第三個白點閃爍了兩下之后,黑塔竟然還沒有停住!第四個白點緩緩亮起,它定格在第三個白點的下方,輕輕閃爍。

    唐陌雙目睜大,驚愕地看著這個白點。

    下一刻,一陣響亮悅耳的音樂聲響起,黑塔放射出五顏六色的光芒。

    “嘀嘀嘀,睡美人親吻你。

    嘀嘀嘀,狼外婆想吃你。

    嘀嘀嘀,紅桃王后羨慕你。

    嘀嘀嘀,馬戲團需要你。”

    之前白色的亮點并沒有吸引所有人類的注意,全球發現白色亮點異常的玩家不足百人。然而當黑塔唱起歌時,全球所有玩家全部調轉視線,看向那座一向沉默的黑塔。

    全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數以萬計的黑塔閃爍著彩色光芒,愉悅地齊聲唱到——

    “三個三個偷渡客,死在馬路上。

    兩個兩個預備役,被人吃下肚。

    一個一個正式玩家,攻塔不努力。

    只有你,只有你。

    嘀嘀嘀,黑塔喜歡你,黑塔喜歡你。”

    清脆的童聲不斷重復“黑塔喜歡你”,重復了整整四遍,聲音戛然而止,光輝也驟然停止。接著,一道響亮的聲音傳遍全球——

    “叮咚!華夏3區玩家慕回……”

    黑塔的聲音突然停住。

    空氣仿佛停滯,一切再沒了聲響。黑塔的通知來得突然,童謠也唱得突然,可它結束得更是突然。它剛剛說完半句,就不再多說。唐陌捏緊手指,等待黑塔的下文。過了一分鐘,黑塔機械般的聲音響起——

    “叮咚!201八年3月27日,數據錯誤,黑塔4.0版本更新停止。”

    作者有話要說:  最近精神狀態是真的不大好,想請假一下,明天中午再更新。

    今天本來設了10點半的鬧鐘,沒想到12點才醒,更新晚了,對不起。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