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94.第九十四章
    一道凌厲的破風聲, 年輕女人驚駭地向一側讓開,可動作還是慢了半拍。粉色小陽傘從她的臉頰上擦過, 她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痛, 捂著臉尖叫起來。這是她第一次撫摸唐陌臉龐時摸的位置, 紅色的血液從她的臉上滲出。

    “我的臉,我的臉!”

    唐陌向后收回小陽傘, 一旁的中年男人趁機趕緊甩出小刀。嘩啦啦, 鎖鏈綁著小刀刺向唐陌, 唐陌后仰避開。中年男人鎖鏈一甩,調頭捆住年輕女人的手臂, 將年輕女人拽回自己身邊。

    與此同時, 唐陌伸出手,伸向那二十一個飄浮在空中的光團。

    見狀,年輕女人雙目睜大。她的右臉被鮮血染紅, 原本漂亮的臉蛋現在看上去十分恐怖。她憎恨地盯著唐陌,中年男人拉著她想要逃跑,但她卻扭過頭怒吼道:“給我殺了他們!”

    中年男人有一瞬間的猶豫, 但下一刻他便沖了上去。

    銀色小刀在空中揮舞,不斷攻向唐陌。唐陌靈巧地避開小刀, 但中年男人的小刀和鎖鏈仿佛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十分靈活,速度比唐陌還快。鎖鏈在空中舞動成了一道道銀色蛇影, 密集地攻向唐陌。唐陌被他牽制住手腳。

    這時, 只見年輕女人怒喝一聲, 手掌一翻,掌心里出現一只紅色的小飛鏢。當這只小飛鏢出現時,原本站在后方沒有動彈的傅聞奪眉頭一皺。下一刻,年輕女人的手指滑在小飛鏢上,用力地射了出去。

    飛鏢的刀刃割破了女人的手,紅色的血液瞬間浸染了小飛鏢。飛鏢直直地射向唐陌。唐陌一邊應付中年男人的小刀,一邊側開身子躲過小飛鏢。但這小飛鏢飛到他身旁的時候竟然停住了。唐陌大感不妙,只見一道充滿血腥的紅色光芒在小飛鏢上亮起。

    正在此時,一把黑色利器從唐陌的身后劈來,用力地劈在小飛鏢上,將它遠遠震開。

    小飛鏢被擊飛到空中,突然爆炸成無數紅色的粉末。傅聞奪一只手拉住唐陌的腰,毫不猶豫地摟著他倒退十米,躲過紅色粉末落下的范圍。兩人還沒來得及反應,中年男人和年輕女人從左右兩側夾擊過來。

    “殺了他!!!”

    一時間,四人戰成一團。

    這些奇異的紅色粉末爆炸之后并沒有落在地上,而是飄浮在空氣里。當中年男人和年輕女人動作時,粉末隨著他們飛舞,圍在他們身邊。

    傅聞奪道:“屏住呼吸!”

    唐陌:“好!”

    寂靜的街道上,砰砰砰的金屬撞擊聲不斷響起。

    這兩個玩家的身體素質遠超普通的正式玩家、偷渡客,至少是黑塔一層、甚至是黑塔二層水準。他們下手果斷,原本想要逃跑,那撤退時就頭也不回。現在年輕女人發布號令要殺了唐陌和傅聞奪,他們下手也十分狠辣,每一擊都刺向唐陌和傅聞奪的要害。

    但是這兩人再厲害,最多也就是南京組玩家的中上游水平,不及寧寧,更不及柴榮。只是這種紅色粉末實在太詭異,唐陌和傅聞奪不敢輕舉妄動。

    長時間的屏息令唐陌的速度有所下降,他的動作漸漸變慢。抓住一個機會,年輕女人趁勢攻了上去。她右手一晃,一只紅色小飛鏢又出現在她的手中。她身體前傾,嗖的一聲,將飛鏢投擲出去。

    唐陌身體后仰,勉強躲開這一擊。但小飛鏢懸浮在他的臉前。

    唐陌心中一驚。

    砰!

    紅色小飛鏢在唐陌的眼前炸開,粉末瘋狂地落向他的臉龐。電光石火間,一道黑色的影子擋在唐陌的臉前。紅色粉末落在這黑色的利器上,給了唐陌喘息的機會。他一手撐地,向后翻躍,趕緊脫身。同時啪嗒一聲打開小陽傘,將自己和傅聞奪罩了進去。

    紅色粉末落在小陽傘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宛若炸|藥爆開。

    唐陌低頭看向傅聞奪的手:“怎么樣?”

    漆黑的三棱錐形利器上只有一層淡淡的白色光澤,傅聞奪聲音平靜:“沒事。”

    年輕女人見這小飛鏢炸到傅聞奪的手上都沒讓他受傷,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她扭頭對自己的同伴道:“跑!”

    唐陌和傅聞奪哪兒能讓他們跑了。

    小飛鏢的粉末在剛才的戰斗中已經耗盡,這兩人很明顯也再沒有多余的小飛鏢。唐陌啪嗒一下收起陽傘,圓滑的傘尖刺向年輕女人。砰!傘尖刺穿了這女人的肩膀,將她牢牢釘在梧桐樹干上。

    另一邊,傅聞奪一腳踹在梧桐樹上,封鎖住中年男人逃跑的路線。

    粗壯的梧桐樹下,一男一女恐懼地看著眼前的兩個玩家。年輕女人一半臉完好無損,另一半臉全是血污。她睜大美麗的眼睛,害怕地盯著唐陌,眼珠子不斷轉動,嘴唇動了動,還是沒有說話。

    她的身旁,中年男人吞了口口水,從口袋里掏出七八塊木頭徽章:“兩位大哥,都給你們,這是我們所有的徽章,都給你們。求求你們饒我們一條命吧!我們一開始真的沒想搶你們的徽章,都是誤會……”

    傅聞奪接過中年男人手中的徽章,看了一眼。他挑了挑一邊的眉毛:“一個i,三個s,三個r。”頓了頓,傅聞奪的目光停在其中一張沾滿血液的木頭徽章上,他淡淡道:“有血。”

    兔頭人身體里沒有血,殺死它,徽章上不會濺到血。只有殺死玩家獲取徽章,才會有血。

    唐陌冷冷地盯著眼前的兩個玩家。

    年輕女人再也不敢囂張了。她漂亮的臉龐低了下來,不敢說話。中年男人苦苦哀求,見唐陌和傅聞奪不肯松口,他一咬牙,掏出數樣稀奇古怪的道具。

    傅聞奪收下這些道具,還是沒開口。中年男人臉上的表情越加深沉,就在他咬牙切齒地想要再說些什么的時候,傅聞奪轉首看向唐陌:“時間差不多了,到和他們集合的時間了。”

    唐陌點點頭:“走吧。”

    全身上下所有的道具再加上剛剛獲得的徽章,換來了自己兩人的命。

    中年男人眼神怨恨地盯著唐陌和傅聞奪。唐陌抽出貫穿女人肩膀的小陽傘。女人發出一道悶哼聲,唐陌將小陽傘別在腰間。就在他轉身要和傅聞奪離開時,只見那一直低頭不語的年輕女人忽然抬起頭,右手高舉,大聲道:“我殺了你!!!”

    一團白色的光球從不遠處飛來,飛到這女人的掌中。她握著這光球猛地砸向唐陌,誰知唐陌竟然早有準備。一根碩大的火柴突然出現在空中,擋在白色光團上。白色光團和巨型火柴相撞,發出劇烈爆炸。

    唐陌下意識地用手臂擋住自己的臉和胸口,年輕女人則沒這么好運。這光團直接在她的臉前炸開,將她的臉炸得血肉模糊。但她畢竟是強大的玩家,這樣都沒有死。然而下一秒,她驚恐地睜大眼。

    一根巨型火柴從天而降,毫不猶豫地劈在了她的腦袋上。一道清脆的咔嚓聲,年輕女人徹底斷了氣。

    一旁的中年男人見狀,不假思索地轉身就跑。他才剛跑出去一步,一把黑色利器從后向前刺穿了他的胸口。傅聞奪抽出武器。中年男人和女人的尸體砰的一聲摔在地上,兩枚木頭徽章落在了他們的身旁。

    唐陌輕輕地喘著氣。他收起大火柴,彎腰想要撿起這兩枚徽章。他的手碰到這兩枚徽章、想要把它們拿起來,可是他的手不停地顫抖,無法握住這兩枚徽章。

    傅聞奪把徽章撿了起來。他轉首看向唐陌,視線下移,看向他的手臂。

    只見唐陌的手臂上綻開了兩道巨大的血口,露出里面森森的白骨。鮮血已經止住,但傷口還沒有愈合。剛才的爆炸令年輕女人差點當場死亡,唐陌手臂上的肉也被炸開。

    唐陌看到傅聞奪撿起徽章,問道:“上面是什么字母?”

    傅聞奪沉默了片刻,抬眸看向唐陌。

    唐陌奇怪地看他:“怎么了?”

    傅聞奪定定地看了他許久,最后搖首:“沒什么。是s和p。”

    唐陌沒想太多。他垂著兩條幾乎廢了的手臂,冷靜地分析道:“剛才他們給的徽章里有一枚i,目前我們已經湊夠了一個人的surprise徽章,只差一個i徽章,就可以再湊足一套。我本來以為i徽章是這個游戲的難點所在,殺死兔頭人或玩家無法得到。沒想到還是可以得到的。”頓了頓,唐陌又想到:“他們兩個人很有可能是偷渡客。他們的徽章十有八九是靠殺玩家得到的。我們殺的都是兔頭人,所以可能沒得到i徽章。難道說,只要殺玩家才能……”聲音戛然而止。

    唐陌錯愕地低頭,看向自己的手臂。

    一陣清涼的感覺從手臂上襲來。在唐陌說話時,傅聞奪拿著一個小礦泉水瓶,將冰冷的礦泉水澆在唐陌的手臂上。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愈合,不過十秒,唐陌雙臂上那可怖的傷口便消失不見。

    傅聞奪收起礦泉水。

    唐陌靜靜地看著他,嘴唇動了動又閉上。

    ……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和傅聞奪待在一起,唐陌經常會感覺到這種莫名其妙的感覺。說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覺,就是很奇怪。唐陌不是個善談的人,但玩游戲的時候,他有很多話要說,不會找不到話題。但和傅聞奪一起玩游戲,或者只要和這個人相處,他老是不知道該說什么。感覺說什么都不對,最后只能閉嘴。

    沉默了半天,唐陌問道:“這是蕭季同的農夫山泉礦泉水?”

    傅聞奪搖頭:“從傅聞聲那兒拿的。這個東西在南京組和攻略組好像很常見。”

    唐陌想起另一件事:“你殺了他?”年輕女人是被唐陌殺死的,他十分確定對方已經死透了。他走到中年男人的身旁查看對方的尸體,他發現傅聞奪是一刀刺穿這人的心臟,根本沒給他一個反應的機會,動作果斷。

    傅聞奪:“你不想我殺了他?”

    這兩個玩家中,中年男人早就想離開,是這女人一直想殺唐陌,才沒有走。之后也是年輕女人動手偷襲,中年男人并沒有參與。

    唐陌:“女人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你說她為什么那么想殺我?”

    傅聞奪勾起唇角:“大概是你弄傷了她的臉,她很恨你,所以想殺你。”

    “她是強大的玩家,那個傷口不深,只要過幾天肯定會復原。”

    傅聞奪:“但你還是弄傷了她的臉。”

    唐陌無話可說。他是真的搞不懂女人。

    年輕女人對唐陌的恨意完全沒有掩飾。所以唐陌根本沒打算饒他們一命。他轉身離開的時候是這兩個玩家最放松警惕的時候,唐陌打算在那個時候動手,會更穩妥。他也猜到這兩人可能也會偷襲,只是他做好了一切準備,卻沒想到……

    “她居然還有這種攻擊方式。”

    唐陌沒想到,這女人還能把白色光團召喚過來,用它攻擊唐陌。在那個最大的白色光團爆炸后,其余二十個光團也消失不見。

    唐陌站在中年男人的尸體旁:“我不是不想殺了他。”

    傅聞奪聽出了唐陌這句話別有深意。他低首看著唐陌,只見這個年輕人抬起頭看他,目光沉著,神色平靜。唐陌道:“下一次,如果有這種事……能把人頭讓給我嗎?”

    傅聞奪心中一頓。他面色不變,大腦卻快速的運轉起來。

    ……他要殺人?不是,他是想要讓這個人死在他的手中。

    傅聞奪正準備開口詢問,這時,唐陌伸出手,從空氣中取出一本薄薄的書。看到這一幕,傅聞奪雙目一縮,接著勾起嘴角。他沒開口,靜靜地等待唐陌自己把事情說出來。

    唐陌一邊翻書,一邊郁悶道:“我們是隊友。你的異能雖然不知道具體是什么,但是我能稍微觀察一點出來。了解隊友的異能,對于合作通關游戲也很重要。至于我的異能……你或許已經猜到了。”唐陌語氣肯定。

    剛才那年輕女人大聲喊出唐陌有很多個異能時,傅聞奪的表情里并沒有驚訝,他看向唐陌的眼神里,更多的是隊友間的一種調侃。

    這個人早就猜到自己擁有不止一種異能。

    當然,唐陌也沒有故意瞞著傅聞奪的意思,他本來就想告訴對方自己的異能。

    “我的異能具體是什么,我其實也不是特別清楚。不過剛才我殺了那個女人,你只要看一看這本書的最后一頁,大概就能明白我的異能是……”

    聲音突然頓住。

    傅聞奪正湊過來想要看看異能書的最后一頁,唐陌砰的一聲把書闔上。

    傅聞奪愣了片刻:“怎么了?”

    唐陌:“……”

    過了半晌,唐陌打開異能書,自己再偷偷地看了一眼。看清楚上面的字后,他嘴角一抽,再次用力地將書闔上,然后看向傅聞奪。

    唐陌面無表情道:“不用看這本賤……不用看這本書了。我的異能其實很簡單,我告訴你就行。”

    傅聞奪意味深長地看了唐陌一眼,低聲笑道:“好。”

    只見異能書的最后一頁,赫然寫著——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