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89.第八十九章
    傅聞聲跑出大門、又跑回來的事被南京組的成員看在眼里大家以為他是見到親人太過激動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柴榮拍了拍小朋友的肩膀,道:“以后咱們就不拿那個傅聞奪的事情開你玩笑了。小聲,你的哥哥來了恭喜你找到了自己的親人。”頓了頓柴榮繼續說道:“誒哪個是你哥哥,給我介紹一下?”

    旁邊的南京組成員見狀紛紛笑開。有幾個成員剛從副本里出來,看了一會兒后就走開,忙自己的事。只有一個高瘦的年輕女人跟在柴榮的身后,與傅聞聲一起走到傅聞奪面前。

    唐陌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傳說中的南京組隊長,柴榮。

    這是個又高又壯的年輕男人,長得并不算好看,相貌一般笑容憨厚。如蕭季同所說,當柴榮的雙腳踏在地上時地面微微顫動迸發著一股強大而又沉重的力量。有的人的強大內斂不外放比如傅聞奪他的強大更隱在深處無法探知深淺。柴榮則不同。他的異能是強化力量型的。和怪奇馬戲團副本里那個能變身棕熊的光頭男相似一力降十會。

    唐陌定定地看著這個年輕的隊長忽然他察覺到一股視線低頭一看。只見傅聞聲正以一種非常復雜的眼神看著唐陌。

    才十二歲大的男孩臉上看不出太多表情。見到傅聞奪已經足夠讓他驚訝,見到唐陌這件事則是完全超出了傅聞聲的想象。他根本沒想過,自己這輩子還會再碰到唐陌,而且他還和自己超級恐怖的堂哥站在一起。一時間他竟然想不出來,到底是該先驚訝傅聞奪找到他了,還是該驚訝唐陌怎么會在這里。

    想了想,傅聞聲眼珠子一轉,道:“隊長,不是我的親哥哥,是堂哥。他就是我的堂哥。”傅聞聲伸手指著傅聞奪。一邊說著,他一邊努力地給傅聞奪使眼色。

    傅聞奪挑起一眉,很快對柴榮道:“我是傅聞先。”

    柴榮沒想太多,笑道:“哈哈,我是南京組的隊長柴榮。難得小聲找到了親人,你們兩個別管我們,趕緊說說話吧。”

    柴榮把小朋友推了過去,傅聞聲有點不情愿地走到傅聞奪的身邊,乖乖站好。見狀柴榮笑了一句“小聲見到親人居然這么乖”,接著和那個年輕女人轉身離開。臨走時,柴榮沒表現出一絲異常,倒是他身邊的女人多看了傅聞奪幾眼,又看了眼唐陌。

    傅聞聲親口承認這是他的哥哥,柴榮就放心了。

    有蕭季同擔保,事情已經穩了九成。現在看到自己的隊員找到親人,柴榮很替傅聞聲開心。

    等到他們走開,唐陌的視線從柴榮的背影上挪開,低頭看向傅聞聲。傅聞聲正眼巴巴地看著自己的哥哥。發現唐陌在看自己,他悄悄地瞄了唐陌一眼,接著快速地轉開視線,小心翼翼地望著傅聞聲。

    等了半天沒等到傅聞奪的話,小朋友小聲道:“大哥,你怎么在這?我以為你在外面出任務……”

    傅聞奪看著自家堂弟,淡淡道:“隔了太遠不好被你大卸八塊。”

    傅聞聲:“……”

    看著小朋友一臉被噎著的表情,唐陌忽然有點猜到小時候傅聞奪到底是怎么欺負這個弟弟的了。

    在這里不好說話,三人很快到了傅聞聲休息的屋子。屋子不大,只有簡單的床鋪家具。地球上線后玩家對生活質量要求不高,也不需要太多的睡眠,有個落腳的地方就好。

    傅聞聲一進屋子就老老實實地站在旁邊。

    很多事情不需要說明,三個人都能猜到。傅聞聲是南京組的成員,他在南京四個月,早已和隊友們參與過很多副本,他不可能瞞住自己的名字。他的名字非常不常見,恰巧的是傅聞奪的名字也不常見,很容易讓人聯想他們之間的關系。

    傅聞奪的身份在華夏有些尷尬。雖然所有人都知道拉全體玩家下水不是他的意愿,就算沒有他,早晚也會有一個玩家開啟攻塔游戲,導致所有人被黑塔拉進游戲。但大家還是對他有點情緒。傅聞聲說自己不認識傅聞奪、甚至極力撇清和他的關系,是為了自保。

    當傅聞奪站在他的面前時,他也猜到傅聞奪可能隱藏了身份。所以剛才柴榮讓他介紹傅聞奪,他只是說了這是自己的堂哥,沒說傅聞奪的名字。

    聰明的人可能從傅聞聲之前的表現中察覺出一絲異常,但大多數人不會多想。

    唐陌想到:“剛才那個女人是誰?和你的隊長站在一起的。”

    傅聞聲:“她是我們南京組的成員,叫徐蓉。蓉姐非常厲害的。”

    “她似乎有點發現了我們的身份。”唐陌語氣肯定。

    傅聞聲一驚。他聯想到自己突然見到傅聞奪后并不算完美的演技,小聲道:“……有可能,蓉姐很聰明,不過她應該沒猜出大哥到底是誰,只是有點懷疑。”

    有了話題后,房間里的氣氛終于緩和許多。小朋友還是非常緊張,一直偷偷地看傅聞奪。傅聞奪倒是很淡定。讓傅聞聲膽戰心驚地看了半天后,傅聞奪淡定道:“地球上線后,你怎么樣?”

    傅聞聲吞了口口水,把自己過去四個月經歷的事大致說了一遍。

    南京并不是一開始就這么和平。四個月前黑塔剛剛宣布游戲開始,數以萬計的人消失,幸存的玩家一陣恐慌。那個時候的南京和上海一樣,每個人謹慎地提防所有陌生人,同時去尋找自己幸存的朋友、親人。

    “外公外婆他們全部都不在了。那天早上我聽到聲音立刻下樓去看,家里的人都不在了。我不敢出去,就在別墅里待了幾天,后來……”聲音停住,傅聞聲的聲音不自覺地小了下去:“后來我就被大哥你帶進攻塔游戲了……”

    柴榮是在地球上線兩周后突然崛起的。不過多久他就創立了南京組,漸漸又多了南京攻略組。傅聞聲加入南京組是一個月后的事情,他年齡比較小,聰明聽話,經常和柴榮幾人組隊參與游戲,很快就在南京組里混熟了。

    “我有想過去找你,但是你在哪兒我不知道。蕭隊猜測華夏1區是北京,可北京太遠了,我一個人不好去,我就待在這兒了。大哥,你這次找到我……是因為他嗎?”傅聞聲看向唐陌,也沒用唐陌回答,他自己就道:“是那次寶石走廊?”

    小朋友還是和之前一樣聰明,唐陌笑了:“你也知道你的名字很容易讓人產生聯想?”

    傅聞聲:“……我那次已經很努力地想讓你和那個神經病打消這個念頭。”

    唐陌沒有否認。

    如果唐陌不認識傅聞奪,他也不會認為傅聞聲和傅聞奪有什么關系。華夏這么大,這個名字是有點罕見,卻不是沒有。

    小朋友的事情介紹完了,接下來輪到唐陌和傅聞奪。

    傅聞奪的經歷全華夏玩家都知道,他直接道:“我去上海找一些東西,他是我現在的隊友,唐陌。現在我們打算去北京。”話音落下,傅聞奪沒再多說,他低頭看著自己的弟弟。

    當聽到傅聞奪說要去北京時,小朋友的眼睛微微睜大,但很快他就平靜下來。

    華夏1區是北京,但上個月,傅聞奪是在華夏2區通關黑塔二層的。蕭季同猜測華夏2區是上海。原本傅聞聲聽說自家堂哥現在在上海他還有點激動,兩人距離拉近,見面的幾率更大。但是當他切實地看到傅聞奪后他就明白:傅聞奪能從北京去上海,又從上海跑到南京,他就有辦法回北京。

    北京才是傅聞奪的大本營,他一定會回去。

    傅聞奪沒有說話,靜靜地等待傅聞聲的答案。

    唐陌看了這兄弟二人一眼,走出房間,將空間留給傅聞奪和傅聞聲。

    走,還是不走?

    這是傅聞奪拋給傅聞聲的問題。

    來南京之前傅聞奪就知道,假使傅聞聲在南京是獨身一人,他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和傅聞奪走。但他要是有自己的隊伍,他不一定會離開同伴。而且這個隊伍還是強大的南京組。南京組安全穩定,在這里傅聞聲也似乎過得很好,和傅聞奪走對他而言并不重要。

    唐陌站在門外,抬頭看著蔚藍的天空。他思考了一下自己是直接去練槍,還是在這里等等小朋友的答案。這時他忽然想起傅聞聲乖巧害怕的模樣,又想起他之前說的要把傅聞奪剁成肉醬……

    “傅聞奪該不會打弟弟吧?”

    說完唐陌自己都笑了。在安逸的南京城待久了,他的心情也平靜了許多。

    唐陌正在等待屋子里兩個人的結果,突然,他目光一縮,大步走到走廊的盡頭,抬頭看著天空中一道淺淺的白色五角星光芒。幾乎是同時,一道響亮的炮聲從西方傳來,這聲音震得房屋一動。大門啪嗒一聲被打開,傅聞奪走出房門,很快看到唐陌,走上來。

    傅聞聲跟了過來,一看到天上的白色五角星,他驚道:“出事了?”

    下一刻,南京組的基地里,十幾個玩家從房子里竄了出來,齊齊看向西邊的天空。柴榮大步跑出工廠,他看到那顆發光的五角星,雙眼瞪直:“蕭季同?!”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