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83.第八十三章
    十五天前南京蘇果超市。

    昏暗腥臭的超市內,一只殘暴兇狠的巨型火雞慢慢停住已經舉起來的雞翅膀,用細小的眼睛死死盯著這個站在自己面前的矮小人類。這是一個瘦弱的中年婦女,她的身上全是血,整個人跪在濃稠的血泊里,目光呆滯地看著地面,大口大口地喘氣。

    在她的身旁是一個剛剛死了的年輕男人。他死不瞑目,手里拿著一把鋒利的長刀,臨死時雙眼都盯著中年婦女的方向。他的胸口是四五個黑漆漆的槍口,那把殺了他的槍就落在他與中年婦女中間。

    仔細一看這年輕男人和中年婦女長得竟然有幾分像。

    中年婦女身體顫抖。許久后她痛苦地捂住臉絕望地吼道:“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只有我一個人了。你就算排隊是有頭尾順序只有我一個人,他們全部死了。不是我殺的他們他們該死……不,是我殺的。他們死了……都死了!我一個人,我贏了,我排好隊了。我活著的我現在活著的……你給我吃蟲子!”

    婦女已經有些瘋狂說話顛三倒四。她忽然抬起頭雙目通紅看向那只巨大的火雞。

    五個小時前,他們七個人被拉進了這個游戲,這只巨大的火雞要求他們排隊。七個人,怎么排隊。他們一開始沒有注意到母雞可以只回答一個正確答案的陷阱,浪費了好幾次提問機會。他們實力太弱,一個小時的老鷹抓小雞游戲誰也無法活下去,只能殺人。

    只要有人死,這只恐怖的火雞就會停手,直接開啟下一輪的排隊。

    ……她不想死,她一點都不想死。所以哪怕殺死親弟弟,她也不想死!

    超市里昏暗無光,只有一縷光線從大門的方向射進來,勉強照出一條明亮的直線通道。當中年婦女瘋狂地喊出這段話時,大火雞的雙眼已經從鮮紅色變為正常的黑色。它定定地看著眼前這個害怕、又似乎異常興奮的人類,慢慢的,它笑了起來。

    中年婦女身體僵住,傻傻地抬起頭看著這只火雞。

    大火雞陰險地笑著,笑到最后,它諷刺的笑聲在超市里回蕩。它走到最里側的一個貨架里,伸出爪子,輕松地提起一個血肉模糊的紅色肉塊。接著它走到另一邊的收銀臺,將一個被撕開肚子的男人尸體提了出來。然后是一個女初中生,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

    最后,它將中年婦女的弟弟拎了起來,如同丟豬肉,直接砸在了婦女的面前。

    鮮血濺到了婦女的臉上,她癡傻地看著大火雞,仿佛不明白它現在在做什么。大火雞嘿嘿地笑了一聲,用充滿慈愛的目光看著婦女,笑道:“我的孩子,恭喜你,活到了最后。之前幾輪媽媽忘了說了,你們都是兄弟姐妹,就算你的哥哥們不在了,你也不能忘了他們呀。所以……排隊吧。媽媽把哥哥們的身體帶過來了,你可以隨便地排隊了咕。”

    話音落下,大火雞拎起年輕男人的尸體,重重地扔在中年婦女的身上。弟弟睜大的雙眼讓中年婦女驚恐地轉身往后爬,她抬起頭,大火雞一腳踩在她弟弟的尸體上,溫柔地笑道:“咕咕,你覺得,他排在第幾位呢?他們的身體都隨你擺動,你又排在第幾位呢……我的孩子?”

    惡劣的笑聲越笑越響,大火雞吞了口口水,目光貪婪地看著中年婦女。

    大火雞到底是忘了說,還是故意在只剩下一個人的時候說出真相,早已不得而知。

    中年婦女的眼睛里倒映著一只兇狠可怖的大火雞,它嘲弄地看著眼前的人類,臉上是充滿惡意的笑容。婦女傻傻地看著它,過了許久,她低下頭看向自己的弟弟。她又看到那些被大火雞撕裂、被玩家殘殺當作祭品的人,她張了張嘴。

    “啊啊啊啊……”

    大火雞的笑聲更加響亮。

    十五天后,蘇果超市。

    當蕭季同說出長發女的真實身份,唐陌便徹底明白了他那樣提問的意思。

    寧寧是偷渡客,她排在最后一位,很有可能暗示著排隊順序是按照“正式玩家、預備役和偷渡客”的順序進行排列的。但是這不能否認順序可能是“沒有通關黑塔的玩家、通關黑塔一層的玩家,以及通關黑塔二層的玩家”。

    寧寧是黑塔二層玩家,她的身份無法排除這種可能性。于是蕭季同問“小喬是第幾位”。

    “小喬如果是第三位,那非常簡單地證實了,九成可能性,排隊順序是每個玩家的攻塔層數。現在小喬是第二位,那同樣也證明了,九成可能性,排隊順序是玩家的身份。”蕭季同微笑道,“小喬是個很特殊的角色。全場最多兩個正式玩家,他只要排在前兩位,就證明玩家身份為排隊順序的推論。而且他也是全場唯一一個只通關黑塔一層的玩家。”

    傅聞奪觀察敏銳,一眼便發現了大火雞對寧寧的殺氣,并且快速地想出老鷹抓小雞的問題。蕭季同也十分聰明,他明白傅聞奪的意思后反手又補充了一手,給了玩家極大的優勢。

    每個黑塔游戲都有游戲攻略。無論是現實副本還是其他副本,黑塔一定給了玩家勝利的希望。按照黑塔的一貫套路,排隊順序肯定是有一定規則的,不可能是毫無章法的亂排。

    正式玩家、預備役、偷渡客。

    這是一個非常符合黑塔風格的排隊順序。

    黑塔厭惡偷渡客,怪物們也最想吃偷渡客。于是將偷渡客排在最后,讓變身老鷹的大火雞能夠順理成章地吃掉他們。

    在短發女生的細心照料下,涂了礦泉水后,昏迷的長發女高中生終于醒了過來。礦泉水道具效果不錯,醒來后長發小姑娘的傷勢慢慢好轉,也漸漸地能說話了。

    唐陌仔細思考著之前得到的所有線索,再結合傅聞奪和蕭季同的推測,他做出結論:“那么我們正確的排隊順序就是,我、這位小朋友,蕭先生和這兩個小姑娘,傅……唐吉,還有這位寧寧小姐。”

    蕭季同點頭:“是。小喬肯定排在第二位,寧寧也肯定排在最后一位。中間就是我和這兩位小姑娘了。”

    唐陌:“正式玩家和偷渡客的順序沒有太大疑義,現在比較重要的就是你們三個人的順序。你們都是預備役。”

    “我曾經是預備役,但我現在已經通關了攻塔游戲變成正式玩家。八成可能性,我排在第三位。”蕭季同道。

    唐陌也非常認可這個看法,但是另一個更重要的問題擺在了他們眼前:“那她們應該是什么順序?”

    眾人的目光對準坐在旁邊的兩個女高中生。

    長發女生還沒有完全恢復,她靠在同伴的懷里輕輕地喘氣。短發女生將唐陌等人剛才的話都聽進耳中,如今她也知道,自己和同伴的位置順序是至關重要的。她絞盡腦汁地回憶了許久,努力將自己知道的信息全部說出來:“我和媛媛是同一個高中的同學,但是不同班。地球上線當天我們在上第一節課,突然所有人都消失了,我們學校只剩下我們兩,從那以后我們就在一起了……”

    兩個小姑娘的游戲經歷和大多數預備役相似。她們沒有異能,不傻但也不算聰明,每次都小心翼翼地規避副本,避免參與游戲。她們最幸運的是生活在南京,南京的預備役組織盡可能地搜索了全城的副本入口位置,并無私地將這些情報公布出來。兩個小姑娘由此安安穩穩地活了四個月,中途有參與過一些游戲,但都有驚無險。

    她們這樣的玩家占據了幸存玩家的大多數。兩個人并沒有任何特色,實力等各方面都相似,硬是要分出一個前后排名根本不可能。

    蕭季同沉思片刻:“我們才排過一次隊,這個次數很少。即使下一次錯了,也不是大事,只要能夠度過老鷹抓小雞游戲。這一次,你排第四位。”他指著短發女生,再看向長發女生:“你排第五位。”

    傅聞奪淡淡道:“什么依據?”

    眾人轉頭看向傅聞奪。

    蕭季同笑道:“直覺。唐吉先生,我之前就說過,我玩任何游戲都相信直覺。就像老警察破案很多時候并不需要太多線索,他們看到殺人犯就會有一種感覺這就是殺人犯。地球上線后我玩過很多游戲了,非常多,我的經驗告訴我,直覺有時候比理性思考更重要。而且,”頓了頓,他繼續說道:“這才是第二次排隊。即使錯了這一次,我們還有下一次機會。”

    傅聞奪沒再開口,事實上,唐陌也是這么認為的。

    唐陌,小喬,蕭季同,短發女生,長發女生,傅聞奪,寧寧。

    這個順序成為了七個玩家默認的正確排序。即使有錯誤,應該是兩個小姑娘的位置顛倒了。至少八成可能性,他們沒有找錯排序方式,也沒排錯順序。

    那么接下來就是等待排隊了。

    這一個小時的時間里,長發女生的傷勢漸漸恢復。不可能像之前那么健康,但她能站起來、能再逃跑。下一次她將站在第五位,大火雞不會再拿她當第一個目標,她應該會輕松很多。

    短發女生厚著臉皮又向蕭季同借了一下礦泉水道具,她將剩下來的小半瓶水倒在同伴的傷口上,這些傷口復原的速度更快。想來即使排隊錯誤開啟老鷹抓小雞游戲,長發女生也不會沒有逃跑之力。

    唐陌看著那個臉色蒼白的小姑娘,他想起了一件事。“它不想殺她。”

    傅聞奪聽到唐陌的話,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他道:“老鷹抓小雞游戲的規則,它要抓的是最后一只小雞。所以,或許它也只能殺那只小雞。”

    唐陌看了眼遠處正在和隊友商量事情的蕭季同,他轉頭看向傅聞奪:“它該殺的對象是寧寧,在此之前,它卻沒有刻意去攻擊寧寧。它盡可能地攻擊所有玩家,明明只需要再輕輕揮動一下爪子,那個女生就會死。但它沒有這么做。兩個可能,第一,它只能殺寧寧,不能殺寧寧以外的人。第二……它想傷害更多玩家。不致死,卻重傷。”

    這就是大火雞的恐怖之處。

    一個小時的老鷹抓小雞游戲,玩家幾乎無法對大火雞做反擊,只能一味防備,可大火雞卻能輕松地抓弄小雞,將玩家們逐個打傷。它不會殺死他們,只會將他們打成重傷。這樣一來下一次游戲時,這些玩家更難逃脫。

    甚至有可能撐不到下一次游戲,直接重傷身亡。

    盡管有八成可能性這次的排隊順序沒有錯,唐陌和傅聞奪還是做好萬全的準備。傅聞奪將手槍再次上滿子彈。經過上次的教訓后,唐陌知道小陽傘并不能在大火雞的身上造成任何傷口,但他還是選擇了這個武器,至少可以當作盾牌。

    準備好一切后,七個玩家聚集在一起,等待第二輪的排隊。

    “南京是個很好的城市,至少在地球上線后,大多數實力一般的玩家可以在這里很好地生存下去。”

    唐陌轉過頭看向蕭季同。

    蕭季同正看著遠處晃晃悠悠走來的大火雞。

    蕭季同這話并沒有錯,南京這個城市很安全,但它也同樣極度危險。唐陌沉默片刻準備開口,但他還沒說話,一道低沉的男聲在他的身旁響起:“三個月內,每個玩家必須攻塔一次。”

    蕭季同唇邊的笑容一滯,很快他繼續笑道:“是。前提是,玩家不用被迫攻塔。”

    南京是一個很好的城市,前提是玩家不用被迫攻塔。

    過多的保護反而是慢性自殺。

    南京強大的玩家庇護普通玩家,告訴他們每個游戲副本的入口,約束偷渡客不敢隨便殺人。但這同時也給予了其他玩家一個太過溫暖的搖籃。在這個搖籃里,沒有毅力的玩家不會成長,只會茍且度日。

    或許黑塔就是擔心這樣的情況出現,才會增加規則,要求每個玩家三個月內必須攻塔。

    大火雞越走越近。唐陌的余光掃到地上的血液,他忽然開口:“死在這的玩家至少有一百人了吧。”

    蕭季同:“有記錄,大概一百五十人。”

    一百五十人,沒有一個人找出正確的排隊方式。這個數字讓唐陌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可他一時間也想不出任何疑點。這不像馬里奧副本,馬里奧副本里死了6000多個人,6000個人說明這個游戲絕對有問題,玩家不可能按照正常流程走到終點。

    唐陌還在思考,大火雞已經走近。

    “轟隆隆”

    大火雞抱著一只黑色的甲殼型巨蟲走到七個玩家面前,它用力一扔,將這巨大的蟲子扔在了地上。蟲子還想逃跑,大火雞一腳踩在它的殼上,腳下一個用力,蟲子嘶嚎一聲,黑色的外殼被大火雞踩裂。

    誰也不知道大火雞是從哪兒找到這么一只巨型甲殼蟲的,它踩著大蟲子,陰冷貪婪的目光從所有玩家的臉上一掃而過。大火雞拍拍手,和善地笑道:“我的孩子們,你們想好怎么排隊了嗎咕?”

    短發女生憎恨地瞪著大火雞,咬牙切齒道:“想好了。”

    女生肯定決絕的態度令大火雞多看了她一眼,大火雞撓了撓頭:“好吧咕咕,那就開始排隊吧。媽媽已經迫不及待地想給你們喂蟲子吃了。你們有沒有感覺餓了呢?”

    唐陌本想讓大家直接排隊,現在大火雞的每一句話都是在嘲笑玩家,并不會給出任何有用的線索。但他還沒開口,突然覺得肚子里一陣饑餓。唐陌錯愕地睜大眼,仔細感受了一下,他快速看向傅聞奪。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

    傅聞奪點點頭,低聲道:“是。”

    不僅是他們,當大火雞說完這句話后,蕭季同和其他玩家都感受到了一陣久違的饑餓。這種感覺實在太奇怪,唐陌昨天才吃過東西,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哪怕三天三夜不吃東西也不會感到饑餓。

    唐陌立即想道:“我們的身體素質下降了,饑餓感也一樣回來了。”

    傅聞奪:“不是回來了,是更加饑餓。我今天早上吃了一片壓縮餅干。”

    唐陌心中一驚。

    大火雞聽到他們的話,咕咕地笑了一聲,它的腳在黑蟲的殼上用力地扭動著,故意說道:“媽媽就知道你們都餓了。快來排好隊吃飯了,我可愛的孩子們。”

    饑餓感對唐陌來說十分陌生,他一時間覺得有點奇怪,但適應后就好。這種程度的饑餓感不至于讓他們無法行動,就怕這種饑餓感會加倍提升。

    唐陌不再廢話,大火雞話還沒說完,他就大步上前,站在了最前方。

    大火雞一愣。

    唐陌面無表情地看了它一眼,轉身道:“抓緊時間。”

    傅聞奪明白他的意思,蕭季同在感受到久違的饑餓感后也猜到了一件可怕的事。他推了推小男孩,金發男孩趕忙跑上去站在唐陌的身后。接著是蕭季同、短發女生……

    當唐陌站到大火雞的面前后,大火雞就瞇起眼睛,一邊陰險地笑著,一邊用目光盯著每一個走過來排隊的玩家。它并沒有表現出太多異常,但它這種毫無異常的表現也是一種異常。這似乎在證實玩家們現在的排隊順序很有可能是正確的。

    當長發女生顫顫抖抖地站到第五個位置后,傅聞奪走上去,站在第六位。最后是寧寧。

    七個人全部站定。

    唐陌抬起頭,看向大火雞。

    大火雞的視線從寧寧的身上收回,它低著頭顱,俯視唐陌。它黑色的影子籠罩在唐陌身上,幾乎將他大半個人照了進來。一人一雞就這么靜靜地看著對方,唐陌的手按在小陽傘上隨時準備反擊。

    寂靜的超市里沒有一點聲響,大火雞沒有像上一次一樣直接發怒。

    唐陌聽到自己的心臟聲,撲通撲通,心臟在胸膛里快速地跳動著。

    站得這么近他才發現,這只火雞真是高得驚人,無比強壯。它仿佛一座大山擋在每個玩家的面前,當它雙眼變紅、變身老鷹后,它恐怖的速度和強大的力量,再加上堅硬異常的身體,無一不是最可怕的利器。

    不僅僅是唐陌,在他的身后,小男孩咬著牙齒,生氣地看著大火雞。他的手指在口袋里攪動著,期盼著這一次排隊順序正確,游戲結束。

    蕭季同表面看上去鎮定,眼睛卻沒有從大火雞的身上挪開過,他也在緊張地等待答案。

    傅聞奪神色淡定,漆黑的雙眼靜靜地凝視著大火雞,隨時準備攻擊。

    暗淡的光線下,大火雞就這么定定地盯著唐陌,唐陌也冷靜地盯著它。

    忽然,大火雞揚起小小的雞嘴,它古怪地笑了起來。笑容很快咧到嘴角,一雙小眼睛在剎那間變成血紅色。大火雞突然一翅膀扇向唐陌,唐陌哪怕早有準備,還是心中驚住。

    錯了!

    唐陌撐開小陽傘擋住大火雞的這一擊,同時整個人被這剛猛的力道扇得往后倒退三步。

    一道清脆的童聲響起

    “叮咚!玩家排隊錯誤,大火雞精神分裂,開啟支線游戲老鷹抓小雞。游戲時間為一個小時。嘀聲響起后……”

    唐陌雙目睜大,他大聲喊道:“跑!!!”

    下一秒,七個玩家順著不同方向拼命逃跑。其中跑的最快的是寧寧。

    老鷹抓小雞游戲,老鷹必須抓最后一只小雞。上一輪游戲寧寧吃足了虧,這次蕭季同三人在旁邊仔細商量了許久,將許多保命的道具都給了寧寧,讓她能夠更好地存活下來。

    寧寧知道大火雞的目標是自己,她以最快的速度跑上了超市二樓,那里小喬已經用剩下來的道具給大火雞布下了一系列陷阱。沒有了藍色水滴,他們最厲害的道具不復存在。其他道具無法給大火雞致命的威脅,但是至少能幫寧寧一把,讓她不至于那么艱難地逃生。

    雖然大火雞的最終目標是寧寧,其他玩家也不敢大意。

    長發小姑娘在黑塔提示音出現后便忍不住地哭了出來。她的傷口才剛剛愈合,身體虛弱無比。她不敢奢求別人能幫自己一把,她只能用自己最大的力量逃跑,祈求大火雞不要注意到她。

    或許因為排位的問題,這一次大火雞果真沒有再去先攻擊長發女生,而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第二位的金發男孩。唐陌身手矯健,擋住大火雞的攻擊后就轉身逃跑,小男孩反而成了第一個。大火雞雙眼一亮,一爪子拍向小男孩。

    蕭季同站在他的身后,他從后面摟住金發男孩的腰,一個用力將他扛到自己的背上。大火雞的一爪子落下來,蕭季同護著小男孩,手臂被大火雞剜去一塊肉。蕭季同悶哼一聲,背著男孩就跑。

    等大火雞想再去追人時,唐陌已經和傅聞奪匯合,兩人跑到黑暗中消失不見。它想去追蕭季同,可是它才走了兩步,似乎想起之前自己被無數道具折騰的慘狀,它停住腳步。

    最后,它的目光還是對準了兩個最弱的小姑娘。

    “咕咕……”這笑聲怪異詭譎,大火雞腳下一蹬,沖向那個還沒完全藏起來的短發女生。

    短發小姑娘原本站在第四位,她跑得沒那么快。當她發現大火雞居然在追自己時,她害怕地臉色慘白,竭盡全力地往前跑,即將跑到小男孩布置陷阱的地方。然而這時大火雞已經追了上來。如同對付她的同伴一樣,大火雞揮舞翅膀,輕而易舉地將短發女生扇到墻上。

    女生的身體重重地撞在墻上,她痛苦地悶哼一聲。

    一道清脆的骨頭碎裂聲傳來,短發女生倒在地上,重重地吐了口血。她的額頭上,鮮紅的血流淌下來。短發女生撐著手臂想要站起來再逃跑,但不知怎的,她捂著肚子倒在了地上。她的身體開始顫抖起來,她無法說話,只能不斷地抽搐。

    短發女生的傷勢看上去沒有長發女生之前那么慘,可是她口中的血卻不斷地流淌出來。她掙扎著想要跑,大火雞已經再次攻了上來。

    大火雞陰險地笑了一聲,噔噔噔地跑向短發女生,想要再攻擊。它跑到一半,短發女生又吐了一口血。大火雞的動作突然,它仿佛察覺到了什么,眼中露出驚駭的神色。

    “咕咕咕咕!”

    唐陌躲在黑暗里看到這一幕,他先是愣住,接著立即明白:“她要死了?!”

    很多人的傷看上去不重,皮膚表面沒有什么痕跡,但卻比渾身是傷的人要嚴重許多。人類撞擊到后腦很容易死亡,某個地方的血管破裂也可能致死。短發女生只是被火雞輕輕地一揮,摔在了墻上。她的同伴被火雞打傷成那樣都沒有致死,誰也沒想到只是這么簡單的一擊,短發女生竟然已經瀕死。

    傅聞奪冷靜地盯著短發女生,觀察她渾身抽搐的反應和不斷吐血的表現。他做下結論:“她快死了。應該是肋骨斷裂刺穿內臟,甚至可能是刺穿心臟。這個副本里玩家的身體素質下降,這個傷對于你我不致命,能恢復,但她最多再撐五分鐘。”

    這個結果是所有人都預料不及的,連大火雞都沒有防備。

    大火雞錯愕地站在原地,看著那不斷抽搐的女生。顯然它也發現,這個玩家居然就快死了。

    另一邊,黑暗中。蕭季同拉著小喬藏在一邊,他也發現了這個情況。他眉頭一皺,小喬驚道:“不救她她就真的死了……隊長,我帶了一瓶香蕉酒,要救她嗎?”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唐陌和傅聞奪這邊。

    唐陌的手按在蚯蚓的眼淚上,他沒有動作,神色平靜地看著不遠處奄奄一息的短發女生。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女生的呼吸越來越輕,她閉著眼睛,已經無法再動。

    金發男孩看著這一幕,他想起一件事:“只要有玩家死亡,立即結束游戲……”

    蕭季同低聲道:“救她!”

    下一刻,兩道身影從暗處竄了出來,直奔大火雞和短發女生。蕭季同和小喬的速度比唐陌、傅聞奪快上幾秒,唐陌還沒完全下定決心,他們便已經沖了出來。見到他們站出來,唐陌目光一冷,道:“上?”

    傅聞奪早已拔出手槍:“上!”

    兩人如同黑色的閃電,嗖的一下便竄出貨架,奔向大火雞。大火雞發現四個玩家居然沖了出來也是一愣,但它也知道只要這個女生死了,它就無法再攻擊玩家。大火雞的眼中閃過一絲兇光,它扭頭看向后方。

    那里是超市的扶手樓梯,寧寧已經藏在二樓隨時等待它上去。

    大火雞的雙腳砰砰砰地砸著地面,它怒吼一聲,沖向前方。它揮舞起爪子,拍向那個沖向他的男人。傅聞奪并沒想到大火雞在樓梯口轉了個彎,居然沒有上樓,而是沖向了他。

    砰!

    一顆子彈擦著大火雞的頭顱而過,割斷了它的幾根雞毛。大火雞狠狠一腳蹬地,地板碎裂。唐陌見狀驚訝不已,他不再跑向短發女生,而是扭頭跑向傅聞奪。

    幾乎是用盡了全部的力氣,大火雞速度極快,跑到傅聞奪的面前,尖利的爪子對準他的臉龐就是一爪劈下。唐陌剛好跑到,他沒時間猶豫,大聲喊出咒語。他站在傅聞奪的身后一把撐開小陽傘,擋住了這一擊。

    恐怖的沖擊力將唐陌擊飛,傅聞奪拉住他的手,兩個人竟然一起倒退了七八步才穩住身形。

    大火雞這一次的力量遠比它上一次的力量強大。仿佛是知道短發女生即將死亡,它沒有時間浪費。這一擊沒成功,它完全不給唐陌和傅聞奪喘氣的機會,尖銳地嘶叫一聲,再次沖上前。

    這速度實在太快,傅聞奪拉著唐陌的手,用小陽傘擋住了大火雞的第二次攻擊。這一次小陽傘擋住攻擊時,傅聞奪準確又快的一槍同時射了出去。大火雞被逼向旁躲避,它貼著超市的扶手樓梯,狠狠地盯著眼前的兩個玩家。

    最后,它還是看向傅聞奪。

    “咕咕!”

    下一秒,大火雞又沖了上去。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