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81.第八十一章
    沉重的腳步聲從遠處傳來。

    昏暗的超市內,沒有電,電燈全部熄滅。一束白色的亮光從大門的方向照進超市內部。那腳步聲越來越近,砰砰砰地砸在地上。一只龐大的火雞突然出現在亮光處,它的背上背著一只被扒了皮的大蟲子。

    細小的眼睛在超市里快速地一掃,大火雞發現了唐陌等人。它的嘴邊露出一個奇怪的笑容,它高興地跑過來:“我的孩子們,你們終于排好隊了嗎?”大火雞貪婪的目光在每個玩家的臉上劃過,它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卻又要表現出自己對孩子的關愛。

    這種又慈愛又貪婪的眼神讓大火雞顯得有些搞笑,它道:“咕咕,都餓了吧。媽媽給你們帶來了好吃的蟲子!”

    “砰——”

    巨大的蟲子被它扔在地上,砸在玩家們的面前。這只蟲子還沒有死,它被火雞生生剝了皮,血肉模糊的蟲軀在地上拼命地扭動。大火雞一腳才踩住它的頭,尖細的雞爪嵌進蟲子的肉里,蟲子發出痛苦的尖叫。

    這一幕看得兩個小姑娘完全熬不住,兩個人都背過身干嘔起來。金發碧眼的小男孩也臉色蒼白,長發女人寧寧伸出手擋在他的面前不讓他再看。

    唐陌和傅聞奪從遠處走來。

    蕭季同的目光在這只凄慘的蟲子身上掃了一眼,他抬起頭道:“媽媽,我們已經知道該怎么排隊了。”

    大火雞驚喜道:“那趕緊排好隊,讓媽媽給你們喂蟲子吃。”

    超市里沒有人再說話。排隊的順序在玩家解散前就已經商量清楚:第一次排隊,他們準備按照進入副本的順序來排。兩個小姑娘是第一批進副本的,短發女孩是第一個,她顫抖著走到最前排。接著是蕭季同三人,他們一個個地走過去站好,排成一排。

    短發女站在大火雞的面前,她難受得想要嘔吐。唐陌是第六個,他走過去,很快,傅聞奪跟在他的身后站了過去。

    七個玩家全部排好了隊,唐陌抬著頭,看向大火雞。他的目光死死凝視在大火雞的臉上,想從那尖細的雞嘴和細小的眼睛里察覺出一絲端倪。每一個玩家走上去時,唐陌都沒有錯過大火雞的任何一個表情。同樣,傅聞奪也是如此,他仔細觀察著大火雞的變化。

    半個小時前,唐陌和傅聞奪回到肉類食品區。唐陌找到蕭季同,開門見山道:“有兩種可能,第一,大火雞也不知道正確的順序,只有黑塔知道。當我們站對順序,黑塔會給出提示。第二,大火雞知道正確的順序。所以在排隊的時候,我們要觀察它的表情,或許能從它的表情變化中看出一絲信息。”

    蕭季同聽了這話,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目光幽深地看著唐陌。這時,旁邊的短發女高中生道:“啊,蕭隊剛才也這么說的。大火雞有可能暴|露信息,所以蕭隊讓我們一個個地上去排隊,不要一起排隊。”

    唐陌看向蕭季同,蕭季同對他回以一個笑容,默認了這件事。

    排隊的事情就這么定下了。

    一共七個玩家,也就是七個位置。如果大火雞沒有防備,當某個玩家站到屬于他的位置時,它可能會表現出一些特別的情緒。

    唐陌的視線沒有從大火雞的身上挪開過,但很可惜,大火雞從頭到尾一直用饑餓的目光盯著玩家,沒有太多其他情緒。傅聞奪站在唐陌的身后,他湊上前低聲道:“確實沒有變化。”

    傅聞奪接受過特殊訓練,偵察能力非常強。在七個玩家里,他是最有可能發現大火雞異常的人。

    唐陌聲音平靜:“很有可能我們七個人里,沒有一個人站到了屬于自己的位置上。也可能是它真的不知道真正的順序。”

    傅聞奪:“也或許它對玩家站到正確的位置上,并不在意。”

    兩人快速地交換意見。那邊,大火雞看到傅聞奪站好后,它古怪地咕咕叫了一聲,低下了頭。大火雞的正前方是短發女高中生,她害怕地拉住身后同伴的手,盯著面前奇怪的大火雞。

    下一秒,一道尖銳的笑聲響起:“我讓你們排好隊,你們……為什么不排隊?”

    玩家們瞬間沉了臉色,握住自己的武器。兩個站在前面的女高中生害怕地轉身就跑,大火雞卻突然抬起頭。唐陌見狀一驚,他看到大火雞的兩只眼睛突然變成了血紅色。它興奮難耐地看著那兩個往后逃跑的女高中生的背影,一腳蹬地,兇猛地竄了上去。

    這時清脆的童聲響起——

    “叮咚!玩家排隊錯誤,大火雞精神分裂,開啟支線游戲‘老鷹抓小雞’。游戲時間為一個小時。嘀聲響起后,開始倒計時——”

    “嘀!3599、3598、3597……”

    蕭季同大聲道:“跑!”

    他這句話落下,七個玩家早已轉身逃跑。蕭季同三人跑向了三個不同的方向,那兩個小姑娘也按照他之前的叮囑,分散兩頭逃跑。大火雞只有一個,分散著跑能夠盡可能地保證玩家的生命安全。但蕭季同顯然低估了變身后的大火雞的實力。

    兩個小姑娘在大火雞笑出第一聲的時候就開始跑了,可她們才跑出十米遠,膽小一點的長發小姑娘就被大火雞追到了。巨大的雞爪從后方襲來,狠狠地拍在女生的背后。鋒利的爪子眨眼間便將女高中生的衣服撕爛,后背劃出三道深可見骨的血口。

    “啊!”

    這女生被大火雞一爪子拍到墻上,兩塊肉被它摳下來落在地上。她大口大口地吐血,大火雞看著她的傷口更加興奮,激動地發出一道高亢的“咕咕”聲。下一秒,它再次轉身,追向下一個人。

    唐陌和傅聞奪并沒有分頭跑,見到這番情景,唐陌意識到一件恐怖的事情,轉首看向傅聞奪。

    兩人對視一眼,齊齊點頭,他們用最快的速度沖向超市二樓的電動樓梯。

    大火雞快要追上第二個女高中生。短發女生驚恐地不斷向前跑,她比自己的同伴稍微冷靜一點,她逃跑的時候不停地往后扔刀子(這是她準備的武器),想要借此延緩大火雞的速度。可大火雞實在比她快太多,三秒鐘便追上了她,一巴掌拍下。

    正在此時,一道歡快的音樂聲在超市里響了起來。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賣報的小行家……”

    大火雞的動作有一瞬間的停滯,它低下頭看向自己的腳下。只見在它的腳底赫然踩著一張泛黃的報紙,它碩大的雞腳踩在上面,報紙上散發出淡淡的白色光芒。忽然,報紙破碎,大火雞血紅的眼睛立即向頭上看去,只見無數份磚頭似的厚報紙從天而降,眨眼間便將大火雞埋在了報紙堆里,報紙海洋一連推倒三個貨架。

    短發女生趕忙逃跑。

    這時,黑塔用愉悅的聲音繼續報數:“3539、3538……”

    已經過去一分鐘。

    唐陌看到無數份報紙將大火雞埋住,他和傅聞奪腳步迅速地上了超市二樓。兩人直接跑向之前找到的一個員工辦公室,將門反鎖,藏了進去。

    一分鐘的時間足夠七個玩家分頭逃跑。唐陌喘了喘氣,快速道:“剛才那是道具。”

    傅聞奪:“一次性道具。那些報紙砸下來之前,大火雞踩到的報紙消失了。”

    唐陌點點頭:“但總算是拖延了時間。那個女生是故意往那里走的,她知道小男孩布下的陷阱的位置。如果大火雞沒踩到那個道具掉進陷阱,她也會和她的同伴一樣受重傷。”聲音停住,唐陌看向傅聞奪:“……你覺得它有多厲害?”

    傅聞奪沉默了。

    唐陌和傅聞奪一起參加了很多場游戲,無論是匹諾曹還是鐵鞋匠,傅聞奪都沒太大反應。但是這一次有些不同。傅聞奪冷靜道:“沒有變身老鷹的大火雞非常弱,比它的表姐還要弱很多。如果沒有雷擊懲罰,我們沒有異能也可以隨時可以殺了它。但是它變身老鷹以后……很強。它剛才的速度不比匹諾曹的瞬間移動速度慢,而且力量更大。”

    唐陌回憶著剛才看到的情況,他道:“老鷹狀態的它或許不比鐵鞋匠弱。最重要的是現在我們被封鎖了異能,身體素質也有所下降。我感覺我的速度和力量只有以前的二分之一。你呢?”

    “差不多。”

    唐陌和傅聞奪聯起手來,不一定打不過鐵鞋匠。再加上蕭季同、寧寧等人,還有他們的道具,他們的勝算很大。但他們現在沒有異能,身體力量也被這個副本限制了。唐陌和傅聞奪合作,最多保住命,根本不可能擊殺大火雞。

    黑塔的倒計時聲音還在一下下地響起。

    大火雞被埋在報紙山里已經有兩分鐘,寂靜的超市里沒有任何聲音,七個玩家全部找到藏身的地方,躲著不出現。又過了一分鐘,一道沉悶的聲音從超市一層傳來。唐陌和傅聞奪警惕地走到門旁,兩人將耳朵貼在門板上。

    仿佛有什么東西在一下下地敲擊重物,它用力地將這些砸在自己身上的報紙推開。

    忽然,“咕咕!你們在哪里,我要吃了你們,吃了你們!”

    轟隆隆的巨響,報紙山被大火雞一把推開。它憤怒至極地吼叫著,瘋狂地在超市里尋找起來。這座超市非常大,但大火雞的速度卻更快。它身形如閃電,龐大卻不笨重,兇狠地在超市一層狂奔。

    當它跑到超市面包房時,它往前跑出兩米,忽然停住。

    大火雞停在貨架旁沒有動彈。兩秒后,它發出一道低沉的嘿嘿笑聲。它突然扭頭,看向漆黑的面包房。一秒后,一道怒吼聲響起:“fucking turkey!”一個小小的身影從面包房里傳出,緊接著,金發小男孩奮力地跑出面包房,他的身后跟著那只陰險的大火雞。

    小男孩的身體素質本身就不如成年人,又被限制異能,他才跑了兩步,就被大火雞追上,一爪子割向他的喉嚨。但就在這一瞬間,一道銀色的光芒從遠處一閃而過,大火雞腦袋后仰躲過了這一刀,砰的一聲,飛刀刺入墻壁。

    超市一層的學習用品區,一個黑衣女人神色冰冷地站在貨架間,冷冷地盯著大火雞。

    一人一雞就這么互相看著對方。下一秒,兩者一起動作,沖向對方。

    砰砰砰的撞擊聲不斷地在超市一層響起,很快這聲音就到了二層。寧寧揮舞一把細長的銀色唐刀,擋住大火雞的一爪,但她整個人被大火雞強大的力道震飛出去,砸在墻上。

    大火雞身上沒有任何傷痕,寧寧的身上卻全是血。她靠著墻面重重喘氣,大火雞根本不給她休息的機會,用力地一爪蹬地,再次沖了過來。寧寧趕忙往旁邊翻滾,躲開這一擊,大火雞嘿嘿地笑了一聲,竟是早有準備,龐大的翅膀扇向她的腦袋。

    寧寧睜大眼睛,閃躲不及,將長刀擋在自己面前打算硬抗。正在這時,大火雞突然停住動作,向后倒退一步。聲音比子彈要慢,一道刺耳的槍聲在超市里響起,子彈射穿墻面。這子彈射得太準,恰好逼迫大火雞不得不停手。大火雞扭過頭,紅色眼睛兇狠地盯向超市深處的一個小屋。

    下一刻,兩道身影破開大門,從屋子里飛奔而出。

    唐陌和傅聞奪從兩個方向,夾攻向大火雞。寧寧先是愣了一瞬,很快她回過神,揮舞長刀也加入了攻擊大火雞的隊伍。

    三人的速度都極快,寧寧的速度竟然是最快的,她身手矯健,如同魚兒,靈活地攻擊大火雞。傅聞奪是主要的攻擊力量,他不斷用槍封住大火雞的走位,大火雞惱怒地伸出爪子拍向傅聞奪,唐陌念出咒語,一把粉色小陽傘從傅聞奪的身后出現,啪嗒打開,擋在了他的面前。

    大火雞的爪子拍在小陽傘上,唐陌被震得向后倒跌,傅聞奪一把抓住他的手,將他抓了回來。

    兩人默契地看著對方,一個眼神便明白了互相的意思。

    這時寧寧高聲道:“去一樓,小喬準備好了!”

    唐陌刷的一聲收起小陽傘,用力刺向大火雞。傅聞奪繞到他的身后,從另一個方向攻擊上去。他一腳踩在大火雞的翅膀上,大火雞一邊避開唐陌的小陽傘,一邊揮舞翅膀要將傅聞奪趕下去。

    傅聞奪:“唐陌!”

    唐陌:“好!”

    傅聞奪手指一動,一把漆黑的匕首出現在他的手中。他反手拿著匕首,刀刃對準大火雞的翅膀,全力劃了下去。與此同時,唐陌一把撐開小陽傘,大火雞在傅聞奪的匕首出現時便驚駭地看向他,竭盡全力地避開這把匕首。但傅聞奪速度太快,它還是沒躲得過。

    看似普通的黑色匕首劃上大火雞的翅膀,剛才連唐陌的小陽傘都沒能在它的身上造成任何傷痕,這把匕首卻輕而易舉地劃破了大火雞的翅膀,它發出痛苦憤怒的吼聲。

    “咕咕咕咕!!!”

    這時,唐陌已經將傘完全打開,抵在大火雞的面前。他看向傅聞奪,傅聞奪看向他。傅聞奪伸出手,與唐陌一起抓住了小陽傘的傘柄。兩人怒喝一聲,一起用力,將大火雞狠狠地推下了超市二層。

    轟隆一聲,大火雞從二樓的樓梯落下,砸在一層。

    唐陌、傅聞奪和寧寧單手撐著樓梯,跳下二樓。

    遠處的冷凍食品區,一個金發小男孩揮著手:“這里,這里!”

    唐陌三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沖上去,攻向那只漸漸回過神的大火雞。

    被傅聞奪的匕首劃破翅膀后,大火雞顯得更加謹慎。它不再大意,每時每刻都注意傅聞奪的匕首,不給他攻擊自己的機會。三個人與大火雞纏斗在一起,一起逼迫大火雞的位置,將它逼向小男孩的方向。

    大火雞也察覺到不對,意識到再這樣下去對它不利,它忽然扭頭,看向寧寧。血紅色的小眼睛緊緊地盯著寧寧,寧寧心中一緊,不再和唐陌、傅聞奪一起攻擊大火雞,轉身逃跑。

    但大火雞怎能讓她跑了:“咕咕!”

    大火雞纏上了寧寧,唐陌和傅聞奪在后面追,寧寧在后面跑。

    唐陌:“往該跑的地方跑!”

    “好!”寧寧點點頭,轉頭跑向金發小男孩。以她的速度,在她跑過去前肯定會被大火雞追上。金發男孩很快發現了這個問題,他的臉上表情變幻,忽然他低頭從地上拿起一塊紅色的玉石,高喊:“隊長,快來救命啊!”

    小男孩舉著石頭跑向寧寧和大火雞,在大火雞即將追上寧寧的前一秒,小男孩將紅色石頭用力地扔向它,砸在了它的身上。

    石頭落在大火雞身上的那一刻,大火雞動作一頓,它被石頭砸到的地方變成了石頭。它的胸口有一片巴掌大的地方全部成了石頭,但很快,這些石頭漸漸恢復原狀。

    小男孩凄厲地喊道:“隊長!!!”

    “嗖——”

    唐陌看到一個黑色的人影從地上滑了過來,他的手里捧著一個黑漆漆的東西。仔細一看,這竟然是個風箏盤輪。蕭季同連滾帶爬地從二樓滾到一樓,在大火雞胸口的石頭完全恢復正常的前一秒,他終于跑到了小男孩剛剛站的位置,向前拋出這個風箏盤輪。

    簌簌的聲音下,一根纖細的風箏繩從盤輪上飛出,捆住了大火雞被傅聞奪劃傷的那只翅膀。大火雞有一瞬間的錯愕,它不明白這根繩子是想做什么,而下一秒,當它被這根繩子捆著往前拖走時,它終于明白了這群玩家的意圖。

    “咕咕咕咕!!!”大火雞怒急地吼著,可它已經進入了蕭季同三人布下的連環陷阱。

    觸發了第一個機關后,如同倒下的多米諾牌,一個個機關不不停觸發。唐陌眼睜睜地看到這只可憐的大火雞接二連三地被各種道具折磨。一會是千刀萬剮,它皮糙肉厚,一點傷沒有;一會是烈火炙烤,如同大鼴鼠說的一樣,普通的火根本燒不了火雞,它毫發無傷。

    黑塔還在愉快地倒數計時,唐陌也看著大火雞被一個個陷阱折騰得咕咕直叫。什么道具都無法傷害到這只大火雞,它仿佛銅墻鐵壁。雖然憤怒地咕咕叫著,臉上卻沒什么害怕的意思。直到它被一只紅色的小木偶推到了超市正中央,一滴藍色的透明水滴從它的頭頂緩緩落下。

    大火雞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驚恐的表情。它看著這滴水滴,不斷地咕咕叫著。

    “咕咕咕咕!!!”

    唐陌和傅聞奪驚訝地向前走一步,蕭季同和寧寧、小喬也驚喜期待地看著。這滴水滴即將落到大火雞的身上,只差兩厘米、一厘米,一道清亮的童聲響了起來——

    “叮咚!玩家喬治·愛德華觸發‘喪心病狂弒母之徒’效果,獲得懲罰天打五雷轟。”

    水滴在觸碰到大火雞的前一秒轟然蒸發,金發男孩上一秒臉上還是狂喜,下一秒他的臉色如同打翻的調色盤,各種情緒迸發到最后,變成一句恨極了的國際怒罵:“fuck you!”

    轟!

    銀色閃電從天而降,劈在了小男孩的腦袋上,他被劈得向后倒去。

    大火雞獲得自由,怒吼一聲再沖向所有玩家。它伸出爪子,狠狠地劃向站在眾人最后方的寧寧。這一次它來勢洶洶,速度竟然比之前更快了一倍,大家還沒來得及反應。它一爪子實打實地將寧寧拍飛出去。寧寧吐出一口血,大火雞正要再上,一道充滿遺憾的聲音響起——

    “……1、0。”

    “叮咚!支線游戲‘老鷹抓小雞’結束。”

    聲音落下,大火雞的動作僵在原地。它的眼睛慢慢地變回黑色,它僵硬地走到綠蟲子身旁,翅膀搭攏下來,趴在地上,竟然睡了過去。

    等待了一會兒,確定大火雞不再動彈,所有玩家齊齊松了口氣。唐陌收起小陽傘,用傘尖撐著地面,抹去自己唇邊流下的血跡。

    一個小時的逃亡和廝殺,寧寧和那個最開始被大火雞攻擊的女生是受傷最重的。唐陌受了點小傷,傅聞奪也沒什么大礙。

    大火雞睡了,那兩個躲在暗處的女生終于敢出來了。

    短發女生背著自己的同伴,哭泣著從黑暗里跑出來。她背上的同伴此時早已昏了過去。她渾身是血,后背上的傷口裂開,露出里面紅色的內臟。

    “救救她,救救媛媛。我求求你們,救救她吧……”

    蕭季同走上去,看了一下傷勢后,從口袋里拿出一瓶礦泉水澆在女生的傷口上。礦泉水澆上去后,她傷口上的血漸漸止住,蕭季同道:“她本身身體素質并不夠高,現在又被限制了身體能力。她的命暫時保住了,一個小時后傷口應該會愈合,但是再被重傷一次就很難再救了。”

    七個人各自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傷勢情況,處理好自己的傷口。

    唐陌的手背上有一道裂口,那是大火雞的爪子割破的。因為身體素質下降,愈合能力變弱,這道傷口并沒有完全愈合,肉向兩邊翻開,露出里面的血管和白色骨頭。

    蚯蚓的眼淚還剩下兩次使用機會,這個道具可以生活骨,這點小傷唐陌不打算浪費蚯蚓的眼淚。

    一道低沉的男聲響起:“那是道具?”

    蕭季同轉頭看到傅聞奪:“你說這個?”他晃了晃手中的農夫山泉礦泉水,瓶子里的水只剩下一半,他道:“嗯,是道具,可以治療一些小傷。你要嗎?”

    傅聞奪:“謝謝。”

    傅聞奪將這瓶礦泉水拿回來,他走到唐陌身邊:“要嗎?”

    唐陌也沒客氣,伸出手。

    傅聞奪將礦泉水倒在唐陌的手上,再倒了一些在自己手臂的傷口上。礦泉水一澆上去,他們的傷口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了。這愈合的速度實在太快,比寧寧的速度都要快上一截。蕭季同看著這一幕瞇起眼睛。

    片刻后,他笑道:“黑塔二層?”

    唐陌抬頭看他。他知道蕭季同的意思,唐陌沒有反駁,反問道:“你們呢?”

    蕭季同:“黑塔二層,黑塔二層。”他指了自己和寧寧,最后指向小男孩:“小喬過兩天和其他隊友去闖二層,現在是一層。我現在很感謝我們參加的是一個現實副本,現實副本的難度隨玩家實力的改變不大,否則……不知道我們會遇到什么樣的游戲。”

    短發女生想道:“我……我和媛媛還沒有通關黑塔。會不會,這個排隊的順序和我們通關黑塔的層數有關?”

    這個提議給了蕭季同一個思路,他正準備開口,一道哈欠聲在他們身后響了起來。

    眾人警惕地看向后方。綠色的大蟲子居然還沒死,努力地蠕動身體往門口的方向逃。大火雞懶洋洋地睜開眼睛,一翅膀拍在蟲子的身體上。它罵了一句:“蠢貨,還想跑咕?”它抬起頭,看向玩家。

    尖叫聲響起。

    “啊啊啊!是誰!是誰把我可愛的孩子們打成了這樣咕咕!”

    沒有人理會大火雞的惺惺作態。它拙劣的演技簡直像在嘲諷在場的玩家,它擦了擦眼角根本不存在的眼淚,難過地說:“我的孩子,你還好嗎。哎呀,你這是死了嗎?”它走到昏迷不醒的小姑娘身旁。

    短發女生氣憤地擋在自己的朋友身前。大火雞沖她古怪地笑了一下。短發女生不敢說話,只能用狠狠地瞪著大火雞。

    大火雞抬起翅膀,虛情假意地抹了抹眼淚,它正準備再說些“充滿母愛”的關切話語,一道低沉磁性的男聲直接打斷它的話,淡淡道:“第二輪提問可以開始了。第一個問題,老鷹抓小雞這個游戲有什么特別含義?”

    大火雞擦眼淚的動作一僵,它轉過頭,看向傅聞奪。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