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42.第四十二章
    白色墻壁緩緩升起。

    墻壁的另一端, 傅聞奪獨自一人站在某個格子里,他的三個隊友站在他身邊的格子里。當墻壁升起后, 他定睛看向對面。只見那個穿著淺色外套的俊秀年輕人竟然又站在他的正對面,兩人一起注視著對方。

    傅聞奪勾起唇角,朝那人笑了一下。

    對方面色不變。他和傅聞奪一樣, 獨自一人站在一個格子里, 兩個同伴站在另一個格子里。

    匹諾曹從墻上跳了下來,饒有興致地瞬移到唐陌的身邊, 好奇道:“你們這次出的牌真的是王后牌?”

    唐陌想了想:“我說謊的話鼻子會變長嗎?”

    匹諾曹嘿嘿一笑:“當然不會。只有聰明的匹諾曹才會有長鼻子……好好好, 我一點都不聰明。”長鼻子縮回去后,匹諾曹郁悶地摸摸鼻子, 再看向唐陌:“你說謊不會鼻子變長, 但是我聽的出來。你們人類的謊話就像臭水溝里的寶石, 一眼就看出來了。”

    唐陌淡淡道:“寶石掉進臭水溝, 并不可能一眼就看到。”

    匹諾曹煩躁道:“反正你就說, 你這次出的牌是不是王后牌!”

    兩張牌已經出完了,唐陌這一側的卡牌蓋在地上,對面的卡牌也蓋在地上。這個時候哪怕告訴給匹諾曹,也不會影響結果。但唐陌卻道:“黑塔規則第五條, 匹諾曹也不知道雙方卡牌的內容。如果我告訴你這個答案,黑塔會怎么解決這件與游戲規則相悖的事情?”

    匹諾曹一下子愣住。

    唐陌:“我這次出的牌是……”

    “我不聽我不聽!”匹諾曹趕忙捂住耳朵。他快速地跑回空白區域,嚇得連瞬移都忘了。跑回去后, 他立刻拍拍手, 兩張卡牌轟隆隆地滑行到空白區域的中央。匹諾曹大聲地對唐陌說:“你休想告訴我卡牌的內容, 我不聽我不聽!”

    唐陌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轉開視線,與對面的黑衣男人對上。

    對方也在看他,顯然還在欣賞他剛才和匹諾曹的友愛“互動”。

    唐陌面無表情地沖對方點點頭,目光卻第一次這么仔細地掃視這個男人,從頭到腳,看了個遍。他從這人的第一根頭發絲看起,一直看到他的腳,再回到這人的臉上。

    唐陌這么明目張膽地打量別人,尋常人恐怕都會覺得不自在,偏偏黑衣男人一點反應沒有,反而任憑唐陌隨便看,順便還反過來看他。

    經過剛才差點違反黑塔規則的驚魂事件后,匹諾曹受到了驚嚇,不敢多說一個字的廢話,走調的原創兒歌也不敢唱了。他拍了拍兩張牌就站到一旁:“好了好了,你們的牌已經出好了,趕緊開始吧。”

    “叮咚!第二局,玩家出牌。”

    耀眼的白光在卡牌上閃爍,刺得每個玩家都睜不開眼。在這刺眼的白光中,只有匹諾曹一只木偶將眼睛睜得大大的,好奇極了地看著兩張卡牌。

    “咔嚓——”

    “啊!”匹諾曹驚呼一聲。

    卡牌碎裂的聲音在白色世界里十分明顯,每個玩家都屏住了呼吸,緊張地等待看清真相,看看碎裂的卡牌到底是哪一張。終于,白光漸漸消散,唐陌低首看向地上的兩張牌。

    一張牌碎裂成了粉末,咔嚓一聲,消失在了空氣里。

    唐陌這一側,中年男人顫抖著喊道:“贏了!這次贏了!”

    對面的年輕女人臉色變白,但她似乎早就想到這個結果,稍微定了定心,大步走到空白區域里。她看向匹諾曹:“游戲規則里說,卡牌不一樣會觸發決斗場,代表兩張卡牌的玩家會進行決斗,輸了的人進入下一個游戲,贏了的人留下來。”頓了頓,她繼續道:“現在我的卡牌消失了,但我要是贏了……我也會留下來,對吧。”

    匹諾曹摸著鼻子:“那當然。誰嬴誰留下。”

    中年男人僵住了身體,他吼道:“你什么意思,誰說你肯定會嬴。”

    一道銀色的光芒從唐陌這一側的卡牌上射出,指向了中年男人的眉心。

    年輕女人握緊手指,她從背包里掏出一把槍:“原來就是你嗎,那就來吧。”

    中年男人突然不敢動了,剛才出牌獲勝的喜悅一下子消散。他膽怯地看向唐陌,唐陌卻理都不理他,直直地盯著對面的黑衣男人。后者竟然也很有閑情逸致地一直看著他,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匯,沒有說話,卻似乎在無聲地交流著什么。

    中年男人這一次代表的是王后牌。

    唐陌在五分鐘前用武力鎮壓全隊,逼著兩個人選擇了王后牌。黑塔洗牌過后,唐陌變成了奴隸牌,趙文斌是騎士牌,中年男人成了王后牌。中年男人害怕極了,要是對面出奴隸牌,他的牌就被淘汰了。而且無論出什么牌,只要對面不出國王牌,兩張牌就不會抵消,就會觸發決斗場效果。

    他非常想說既然你這么厲害,那你去打決斗場啊,為什么要讓我們去送死。

    但他根本不敢對唐陌說出這句話,甚至被逼著和趙文斌一起,站在了王后格子里。他唯一慶幸的是,對面出場的不是那個看上去就很恐怖的黑衣男人,是一個年輕的女人。

    “女人,只是個女人而已……”中年男人自我安慰著,走上決斗場。

    年輕女人早就拿出了手|槍,中年男人早有防備。然而這次她并沒有像女高中生一樣,拿槍做偷襲。她用右手舉起槍,與視線平齊,左手抬起,食指與中指分開。她將手擋在自己的臉前,左手的食指與中指形成一個夾角,露出她的右眼。

    中年男人警惕地看著她。

    唐陌也鎖緊眉頭,看著這女人的動作。

    下一秒,只聽她輕輕地念了一句:“checkmate。”

    “砰——”

    一發子彈突然從槍口里射出。

    中年男人雖然是預備役,身體素質卻也有提升。他反應極快地往一旁避讓,躲開了這發子彈。他拿出小刀,怒吼一聲,沖向這女人。然而短短一瞬間,中年男人沒有看到,那顆已經飛出去的子彈在空中轉了個彎,從后方射穿了他的頭顱。

    從他的后腦射入、眉心射出,血花四濺。

    中年男人睜大了眼睛,至死都不明白,這個女人明明沒開第二槍,這顆子彈是從哪兒來的。他龐大的身軀轟隆一聲砸在了地上,血液從眉心的彈孔里流出,很快流了一地。

    匹諾曹嘻嘻地笑著,看熱鬧的眼神藏也藏不住。

    一個巨大的黑洞在中年男人的尸體下出現,幾秒鐘后,這具尸體就被吸了進去。

    這是八個玩家中,第一個明確死亡的玩家。趙文斌往后倒跌了一步,似乎是被同伴的死嚇到了。

    是異能。

    唐陌目光平靜地看著這一幕,看著年輕女人轉身回到自己的隊伍里。

    見識到了這么有趣的一幕,匹諾曹開心極了。他哼著走調的歌曲,一蹦一跳地走到兩支隊伍的中間。

    決斗過后,王后牌滑行回了唐陌這一側。唐陌這一隊擁有三張牌,卻只剩下了兩個人。

    “是騎士牌。”唐陌遠遠地看著那個黑衣男人。

    黑衣男人聽了這話,抬起頭看他,淡定地反問:“為什么?”

    “從我故意說出那句‘下一局出王后牌’開始,你就有點動搖了。在此之前,你們占據了優勢,只要把我們的騎士牌除去,之后再出奴隸牌,就不可能輸。”唐陌面無表情地說著,“出大臣牌和騎士牌都是一樣的,你的選擇是國王牌、奴隸牌和其他牌。無論你選哪一個,我只有三分之一的幾率,不被你的牌克制。”

    不是我們,是我。

    這場游戲到現在,只是唐陌和這個黑衣男人的博弈。

    黑衣男人定定地看著他:“我唯一沒想到的是,你這么快就掌控了出牌權。如果早知道你能在一局內看出出牌權的重要性,并且果斷地搶奪,這一局我會出國王牌。”

    如果唐陌沒有強力鎮壓自己的兩個隊友,那么這一局按照他們的分析,他們會出王后牌。首先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出奴隸牌。哪怕唐陌說了那句話,他們也不會出奴隸牌。所以黑衣男人只要出國王牌,他就可以高枕無憂地克制對手。至少是打個平手。

    但唐陌說了那句話,就會讓他的兩個隊友擔心自己出王后牌會不會被克制,不敢輕易出王后牌。沒有這唐陌,這兩個人八成可能性會選擇騎士牌。

    唐陌只擁有一票,他無法說服隊友,就無法決定出牌的內容。

    然而他用武力奪走了出牌權。

    黑衣男人微微一笑:“為什么是騎士牌,不是大臣牌。”

    黑衣男人不會出國王牌和奴隸牌,但他有大臣牌和騎士牌兩種選擇。所以,為什么是騎士牌。

    唐陌看著他,久久沒有回答。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按著那個火雞蛋上。他輕輕地敲了兩下,但到第三下時,他停住了手。他抬頭遠遠看著黑衣男人,語氣平靜,但仔細聽,聲音里似乎還有一絲無奈。“你以為我們會出騎士牌。如果你出大臣牌,就會觸發決斗場效果,必然有一個人會被強行拉入攻塔游戲。如果出騎士牌,兩張牌同時作廢,但不會觸發決斗場效果,不會有人被拉入危險的攻塔游戲。”

    頓了頓,唐陌道:“也算認識這么久了,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你會是那個身份,但是……傅先生,你看上去不像個冷血的人。在兩種選擇都可以的情況下,你不至于硬要逼一個人進入攻塔游戲。”

    傅聞奪笑了:“但你也可以選擇出騎士牌,這樣那個男人也不會進攻塔游戲。”

    “從他一個人考慮,這樣確實是最好的,不會有人進攻塔游戲。”唐陌淡淡道,“但是我們一共有三個人。再少一張騎士牌,我就被逼到絕路了,一步都不能錯。他是一個人,我們是兩個人。”唐陌指了指身旁的趙文斌。

    趙文斌被唐陌提到,有點受寵若驚地看向他。

    唐陌看都沒看他一眼,一直看著對面的傅聞奪:“而且哪怕只有我一個人,傅先生,我沒那么偉大,他和我之間,我選擇能讓我更容易活下去的方式。”

    傅聞奪笑了一聲。

    匹諾曹看了他們兩人一眼,摸摸鼻子:“哎呀,原來你們兩個人類居然認識呀。是朋友嗎?朋友的話,那可最好玩了。匹諾曹的誠實卡牌游戲最歡迎朋友來玩,每個玩過這個游戲的朋友,都會得到最美麗的友誼的果實,據說感情會更好喲。”

    唐陌忽然抬步上前,走到空白區域里。

    “傅先生,現在開始行使‘王后牌’的特權,向你提問。”

    一道耀眼的光芒從匹諾曹手里的金色星星中閃爍起來,它將光芒的一端連接向唐陌,另一端延伸到了傅聞奪的面前。它停在兩人的手邊,唐陌一把抓住這團光,傅聞奪慢慢斂去笑容,走上前,抓住這團光,一步步走到唐陌面前。

    “叮咚!觸發‘回家跪搓衣板’效果,王后牌擁有全場唯一一次的提問權。提示:提問內容不可與卡牌有關,被提問者只可回答是與不是。說謊即為游戲失敗。”

    走近后,唐陌發現這個男人居然比自己稍微高一點。

    他仰起頭,看著對方,神情淡定,一字一句地問:“傅先生,你是不是覺得國王的金幣比陌陌重要?”

    傅聞奪沉默地看著唐陌,良久,他問:“這個陌陌,是哪個陌陌?”

    唐陌這才想起來半個月前自己被因果律改名,當了三天的陌陌。他咳嗽一聲:“火雞蛋。”

    傅聞奪問出剛才那個問題的時候,并沒有半點調戲的意思,他十分嚴肅地問出了那個問題。當唐陌確認問題后,他也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陷入了沉思。他之所以詢問清楚,是因為一旦被黑塔判定為說謊,就會游戲失敗。

    唐陌明白,當傅聞奪問出這個問題時,他心里的天平就已經在左右搖擺了。

    國王的金幣,一次棄權黑塔游戲的機會。

    陌陌,游戲存檔器,可存儲一個小時的游戲進度,七天使用一次。

    如果在這次誠實卡牌游戲里,唐陌游戲失敗,被強行拉去通關黑塔第二層,那他能不能活下來沒有人能知道。或許他一死,陌陌就無法再使用,傅聞奪會少了這么一個稀有的存檔器道具。

    所以唐陌問他,國王的金幣和陌陌,你覺得哪個更重要。

    他必須清楚傅聞奪的態度,這對他接下來的策略至關重要。

    傅聞奪思索了許久,遲遲沒有回答。唐陌很有耐心地等待著他的答案。

    三分鐘后,傅聞奪說出了那個答案:“不是。”

    國王的金幣比陌陌重要?

    不是。

    一個是一次性的棄權機會,一個是永久可以使用的存檔器。

    兩相對比,還是后者更重要。

    唐陌得到答案,心里稍稍松了口氣。

    這時,傅聞奪低沉的聲音響起,帶了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但是唐陌,陌陌更重要,并不意味我就會為了陌陌放棄這枚國王的金幣。”

    唐陌抬起頭看他。

    傅聞奪神色平靜,說出了一個事實:“這場游戲我贏了,獲得國王的金幣,你被拉入攻塔游戲。但你不會死。如果真到那個時候……”他勾起唇角,“唐陌,你會使用它的。”

    唐陌雙目一縮。

    他知道了!

    他知道我擁有一枚國王的金幣!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