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7.第二十七章
    “叮咚!黑塔第七層主線任務:將稻文從黑塔世界滅絕!”  唐陌沒時間去悲傷和害怕。

    神棍和小趙消失得很徹底,沒留下任何衣服財物, 他沒必要幫著收拾什么東西。

    唐陌將門關上, 離開了圖書館。

    市中心的那座黑塔下,還圍聚了七八個人。他們有的六神無主地癱坐在地上, 不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什么和自己在一起吶喊游|行的同伴在短短幾分鐘內全部消失不見;還有兩個精英打扮的中年男人在拆白墻。

    白色塑料墻是武|警三天前搭起來的,將黑塔圍在里面,不讓普通市民接近。

    現在武|警消失了, 在白墻里做研究的科學家也消失了。這兩個男人將白墻拆出了一個大洞, 走近了黑塔。唐陌沒有跟過去看, 他遠遠地看了一眼,繼續往前走。

    那么多科學家研究了半年, 都沒研究出任何頭緒。他并不覺得自己能搞清楚這座黑塔到底是什么。

    唐陌要面對的第一個問題是沒有車。

    現在是8點15分, 八點整的時候神棍和小趙消失了。和他們一樣,這個城市的大多數人都消失了。沒有司機, 公交車和地鐵都不能回家。此外很多人消失的時候還在開車,現在這些車歪七倒八地撞在一起, 將路堵了大半。

    唐陌走了半公里看到一輛倒在地上的小黃車。

    他拿出手機掃了一下二維碼。

    “果然沒法用了嗎……”

    唐陌擰緊了眉頭,蹲下來觀察小黃車的鎖鑰結構。看了兩分鐘,他從地上拿起一塊石頭,開始砰砰砰地砸鎖。

    巨大的反震力讓唐陌的手腕有些生疼,但他的力氣比之前大了很多, 就這么砸了兩下, 鋼鐵的鎖扣就被砸斷了。

    唐陌若有所思地看了眼那塊被自己砸斷的鐵鎖, 騎上小黃車回家。

    四十分鐘后,他進了小區,將小黃車停在樓下。

    寂靜的小區里,四圍無人,只有風吹樹葉的沙沙聲輕輕響起。唐陌回家后簡單地收拾了一點衣物。唐陌的父母都是獨生子女,祖輩也都在他小時候就過世了,大學的時候父母車禍去世,之后他和親戚的聯系就少了。

    唐陌比較要好的幾個朋友大學畢業后都沒留在蘇州,一個去了北京,一個在上海。

    神棍的女兒也在上海,他正好可以去找一找自己的好友。

    昨天傍晚唐陌就被困在圖書館了,回到家后他先填飽肚子,接著再收拾了幾件衣服塞到行李箱里。東西收拾好了,卻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

    他沒有車。

    從蘇州到上海,坐高鐵只要半個小時,開車的話是一個小時。

    高鐵現在肯定無法運營了,唐陌不大敢想象現在鐵路上的情況。如果和街道上一樣,司機突然消失,無數汽車相繼車禍。那在鐵路上,無人控制的火車恐怕也都撞成了一團。

    他需要一輛車。

    唐陌走上樓,敲了敲房東的門。過了三分鐘,門里沒有任何反應,他拿起從家里帶出來的鐵板手,用力地砸穿了門鎖。

    一進門就聞到了極重的煤氣味。

    唐陌雙目一凜,趕緊跑去廚房把煤氣灶關上,開窗通風。

    廚房的桌案上還放著切好的蔬菜,顯然在消失前,這個房子的主人正準備燒頓美味的早餐。唐陌一年前離開學校租下了這個房子,房東是一對人非常好的老夫妻,就住在樓上。老夫妻退休在家一直沒事干,有時候會邀請唐陌上樓吃飯。

    唐陌沒有車,以前也經常向房東借車。

    他輕車熟路地從電視機柜下的抽屜里拿出了車鑰匙,四處檢查了一下,發現房子里真的沒有人后,開門離開。

    上海離蘇州太近,開車也不會耗費太多油,但唐陌上了車后才發現,房東的車是真的沒什么油了,指針逼近紅線。按這個油量估算,最多開到一半,他就得拋錨在半路上。

    只能先去加油了。

    唐陌將鑰匙插進鎖孔里,向右掰動。就在他剛剛將車啟動的那一刻,一股尖銳的疼痛忽然侵上心頭。好像是被一只大手用力地按壓心臟,唐陌的臉色在一瞬間變得慘白,心臟撲通撲通地跳動,全身血液流速快到極致。

    他的體溫以無法想象的速度急速攀升。

    一分鐘內就到了40度!

    然而40度的高溫并沒有燒壞唐陌的腦子,他的意識無比清醒,明確地感受到一根鋒利的尖刀在自己的心臟上割肉。體溫還在攀升,心臟的劇痛也逐漸增加。

    唐陌一拳砸在了副駕駛座上,可是這無法緩解疼痛。

    劇烈的疼痛令他的意識也漸漸模糊。

    十個小時后,當唐陌醒來時,天色已經一片漆黑。在昏迷的時候,他的衣服被汗水一次次地打濕,接著自然風干,然后又被汗水浸濕。這樣往返重復了不知道多少次,他的心跳才恢復正常,那股沒由來的疼痛也消失不見。

    唐陌的臉色還有點難看,但是他的雙眼卻無比銳利,目光明亮。

    他摸了摸胸口,那顆心臟已經恢復了正常跳動。再檢查了一下身體的其他部位,沒有任何異常。

    然后他伸出手,從空中抓出了一本書。

    他完完全全是從空氣里抓出了這本書,但唐陌的臉上沒有任何驚訝。這是一本筆記本模樣的書,黃褐色的硬板牛皮紙封面,打開書,里面是一片空白。唐陌認真地盯著空白的紙張,在他的注視下,一行行的字在白紙上顯現出來。

    【異能:吃干抹凈不給錢】

    【擁有者:唐陌】

    【類型:特殊型】

    【功能:收集異能】

    【備注: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夢想,吃干抹凈不給錢!別看唐陌長得人模人樣,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也老想干這種事了。唐陌七歲偷吃鄰居家小孩的巧克力,沒給錢;十歲抄了同桌作業,沒給錢;十五歲偷看了人生中第一部小黃|片(括弧鈣片),還是沒給錢!

    你看,他就想著吃干抹凈不給錢!】

    唐陌:“……”

    你神經病啊!!!

    唐陌差點想一巴掌把這本書糊到墻上。

    萬幸他忍了下來。

    這是他的異能。

    當唐陌醒過來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擁有了異能。他的異能不是風火雷電,也不是天生神力,就是一本書,還是一本讓人很想一巴掌扇死它的書。

    唐陌不停地翻看這本書,可惜除了第一頁上顯示的幾樣信息,這本書上沒有其他任何字。他看了半個小時也沒看出什么頭緒,看久了,書上反而又出現了另外一行字。

    【備注:你還以為唐陌會給錢?朋友,他正在想去加油站加油要不要給錢!】

    唐陌:“……”

    “砰——”

    一本書被扔出了車窗。

    過了一分鐘,清瘦俊秀的年輕人從車上走了下來,面無表情地把這本書撿了回去。

    書就放在副駕駛座上,唐陌沒再去看它。他把車開到了最近的加油站。加油站里一片死寂,沒有人影。幾根加油管隨便地落在地上,味道刺鼻的柴油流了一地,估計工作人員正在加油就突然消失了。

    唐陌下車前停頓了一下,將放在后座的錢包拿了出去。

    這個加油站里顯然一個人都沒有,他還是喊了一聲:“有人嗎?”

    沒得到回應,唐陌直接走到一臺加油機前。這加油機上已經插了一張卡,是工作人員常用的卡。加油站的每個工作人員都擁有一張額度很高的卡,他們會直接從這張卡上劃出油費,給司機加油。

    唐陌自己沒車,也沒辦私人油卡,現在只能直接用工作人員的卡加油。

    安靜空曠的加油站里,高瘦的黑發年輕人很快把油加滿。漆黑的夜晚總讓人覺得緊張,這里本來是蘇州園區很繁華的地段,但是現在一個人沒有,只有唐陌站在明亮的燈光下,給自己的車加油。

    周圍的黑暗里好像隱藏了什么東西,一道道更加尖銳的風聲呼嘯而過。

    唐陌把加油管放了回去,要走前他臉色變了變,似乎想到了什么東西,又從錢包里拿出了兩張百元大鈔,用石頭壓著放在加油站的地上。

    正當他起身準備返回車上時,忽然,一個冰冷的東西抵在了他的后腰上,唐陌維持著彎腰的姿勢沒再動。

    “別動!把你的錢包拿出來,快點!”

    黑塔已經提示眾人完成了支線任務二,并沒有出現新的支線任務。他們只有一個主線任務,那就是活下去。人在沒有水的情況下,能活七天;沒有食物,撐不過三十天。如果大鼴鼠不再插手,唐陌感覺以他目前的身體素質,即使沒有水,也至少能撐一個月,就怕黑塔的這個生存任務沒有止境。

    唐陌試探性地問:“鼴鼠叔叔,我們怎么才能離開這里?“

    大鼴鼠發出一道古怪的笑聲:“你們想出去?你們怎么出去,你們玩的是弱智模式,唯一要做的就是活下去。還想出去?”

    眾人對鼴鼠的話十分不滿,但不敢反駁。

    黑漆漆的洞穴里,巨型鼴鼠刨土的聲音嘎吱嘎吱,機械又刺耳。

    李彬手里還拿著小女孩用異能變化出來的手電筒,他神色古怪地看著這只手電筒,嘀咕道:“有點慎得慌……”

    唐陌看他:“你不想要?能給我看看嗎?”他對這種純粹由異能變幻出來的東西,十分感興趣。

    李彬想都沒想,趕忙把手電筒塞到唐陌手中:“拿走吧,我不要這東西。”

    手電筒快速地被塞進唐陌手中,他剛張了嘴還沒說話,突然神色一頓,眼中滑過一抹奇異的色彩。

    洛風城道:“我也想看看。”說著就伸手準備去接。

    唐陌愣了一會兒,竟然沒把手電筒遞過去。洛風城正覺奇怪,突然,一道歡快明亮的歌聲響起,聲音愉悅,高亮尖細的童聲讓洞穴里的五個人類和一個大鼴鼠全部停住手頭的動作,大鼴鼠更是不敢置信地瞪直了小眼睛。

    “這怎么可能!”

    歌聲唱完,一道熟悉的聲音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

    “叮咚!華夏1區偷渡客傅聞奪成功通關黑塔一層!”

    大鼴鼠猛地抬頭,又說了一遍:“這怎么可能!”

    唐陌緊緊抓住了手中的手電筒,雙目聚縮。黑塔廣播完這句話,唐陌忽然覺得眼前有些模糊。他的視線里,大鼴鼠驚駭不已地雙爪抱頭,身形漸漸變淡。他再看向身旁的李彬、黎文、洛風城和林巧,這四人的身影也慢慢消散。

    當視線徹底化為黑暗后,下一秒,唐陌睜開雙眼。明媚燦爛的陽光刺得他眼前一片白亮,唐陌仿佛即將溺死的人,大口大口地呼吸著新鮮空氣,努力適應這強烈的光線。等唐陌再看清楚眼前的情景,他神色一變,猛打方向盤,車子擦著路牙而過,整個人差點被撞出車外。

    車子駛過了二十多米,唐陌煞了車,將車停在路邊。

    他的心臟還在撲通直跳,剛才在地下洞穴經歷過的每一件事都如在眼前。他很快冷靜下來,四處一看,發現自己在原來的那輛車里。那場所謂的攻塔游戲開始前,唐陌和黎文正在開車。現在他回來了……

    “黎文呢?”

    唐陌又把車開回去找了一下,沒找到黎文。

    實在找不到也沒有辦法,唐陌停靠在路邊,低頭看著掌心里的手電筒。

    這個手電筒是李彬之前送給唐陌的。李彬因為手電筒的主人是小女孩,小女孩死在他們眼前,他覺得心里膈應,所以迫不及待地把手電筒送給了唐陌。他永遠想不到,當唐陌拿到手電筒后,他發現自己得到了一個異能。

    唐陌抬起手,從空氣里抽出了一本書,翻開到第三頁。

    【異能:畫個圈圈詛咒你】

    【擁有者:李彬(正式玩家)】

    【類型:特殊型】

    【功能:對特定對象進行因果律攻擊,使作用對象倒霉】

    【等級:一級】

    【限制:每天只能詛咒一個對象,無法控制被詛咒對象所受到的負面影響】

    【備注:唐陌連個手電筒的錢都不給,簡直湊不要臉!】

    唐陌:“……”

    手指將書頁捏得咯吱作響,深呼吸了兩口,唐陌繼續往下看。

    【唐陌版使用說明:每天僅限使用一次,奏效幾率30%。吃飯噎著、喝水嗆著也算倒霉,這個辣雞異能和唐陌有點匹配。】

    ……這要不是自己的異能,唐陌恨不得把這本書挫骨揚灰!

    唐陌大概有點猜到了,他如果想獲得別人的異能,第一種方式是像面對錢三坤那樣,直接殺了對方,那樣一定可以獲得異能。第二種方式,是要在對方那里做出“吃干抹凈不給錢”的舉動。比如李彬將手電筒送給了唐陌,唐陌沒給他錢,這就算是一種“吃干抹凈不給錢”。

    但只要拿個手電筒就算是吃干抹凈不給錢了,獲取別人異能的方式……這么簡單?

    唐陌思索片刻,隱約覺得事情沒這么簡單,可能還會有其他限制。他準備把書闔上,忽然,一行淺色的字出現在了備注后方,他低頭一看。

    【備注:畫個圈圈詛咒你(使用者:李彬),已奏效】

    “已奏效?”什么時候奏效的?對誰奏效了?

    這行字顏色極淺,也沒有異能書熟悉的賤兮兮的風格。唐陌看了半天,沒看出任何頭緒,他奇怪地將手插進口袋里,突然碰到了一個圓滑堅硬的東西。他拿出來一看。

    “火雞蛋?”

    大鼴鼠給的火雞蛋有成年男人的拳頭大小,唐陌拿到后敲了兩下就放進口袋里,沒想到正好被帶出了游戲。

    這是一顆非常普通的白蛋,除了個頭比普通雞蛋大一些,其他別無二致。大鼴鼠說人類不可能孵化出火雞,給這顆蛋只是讓唐陌隨便吃吃,但唐陌嘗試著將火雞蛋朝著車子的方向盤用力一磕。

    咚!

    一道沉悶的聲響,唐陌定睛一看。

    “……”

    火雞蛋沒裂,方向盤居然被砸出了一道小縫!

    這特么能吃?這特么得銅牙鐵齒才能吃吧!

    唐陌并不知道,此時此刻,黑塔一層,地下城的鼴鼠洞穴。

    大鼴鼠雙爪抱頭,嘴里一直嘀咕著“現在怎么可能有人攻下第一層”。它念了半天,最后自我安慰一樣地說“反正不是從我這兒攻略的”。這么說了以后,大鼴鼠一下子輕松許多,它陰險地嘿嘿一笑,用爪子開始刨地。

    “今天吃到了那么美味的火雞,真是太賺了。那個人類才不知道馬賽克的火柴有多么珍貴,什么時候那些人類能再來一次,再給我帶來一根馬賽克的火柴啊……”大鼴鼠刨出了一個巨坑,露出了成千上百的白蛋。它剛才就是從這里拿了一顆非常普通的白蛋,送給了唐陌。大鼴鼠得意地笑著,繼續用爪子往白蛋的深處刨,一邊自言自語:“我的寶貝蛋蛋才不給你,要拿籠子鎖好,要天天抱著它睡覺,傻子才給……你……啊啊啊啊!!!我的蛋呢!!!”

    只見白蛋堆里,一個小小的鐵籠子不知什么時候開了鎖,里面空無一物。

    黑塔一層,火雞巢穴。

    一只老虎大小的巨型火雞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身下鮮血流了一地。它還在咕咕地叫著,鋒銳的雞爪上沾著人類的血跡,但它已經站不起來了,只要再來一擊,就必然死亡。

    不過它很幸運,那個重創它的人類也沒了再站起來的力量。

    火雞咬牙切齒:“咕咕……偷渡客……咕咕,吃了你咕……”

    一身黑衣的男人被火雞扯斷了一條腿,鮮血流了滿身。他的左臂被火雞啄成了血窟窿,右臂上赫然沒有了手,從手腕的部分憑空長出了一個漆黑色的巨大鐵錐,泛著黑紫色的金屬光澤。

    男人咳出一口血,右臂一甩,那支恐怖而又暴力的鐵錐消失,變成傷痕累累的右手。他兩手并用,爬到了火雞的巢窩中,伸手拿起了那顆被火雞寶貝地藏在草堆中心的白色火雞蛋。

    火雞怒吼:“你把我的蛋放下!!!”

    “剛才打架的時候你一直避免碰到這顆蛋,”男人抹干唇邊咳出的血,神色平靜,做了結論:“它是個寶物。”

    火雞怒不可揭地撲閃翅膀,但它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它第一次后悔,為什么剛看到這個偷渡客就動了把他吃了的欲|望。如果它沒有想吃這個偷渡客,躲在背后偷襲,兩者就不會打起來,不打起來,它也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誰知道這個偷渡客居然這么強,居然從它這里硬生生通關了黑塔第一層!

    通關第一層不要緊,要緊的是它的蛋!它最寶貝的蛋!!!

    “把它還給我!!!”

    火雞用盡全身力氣,竟然真的站了起來,跌跌撞撞地奔向人類。但就在它快要啄到這個人類、搶回他手里的火雞蛋時,黑塔提示通關的聲音響起。男人的身影突然消失,火雞撲了個空,摔倒在地。

    “咕咕咕咕……我的蛋……咕咕咕……蛋咕……”

    全華夏的玩家都在同一時刻離開了黑塔一層。

    傅聞奪從火雞巢穴里艱難逃生,他斷了一條腿,被火雞扯下,留在了巢穴里。離開黑塔一層,他躺在一個荒棄的建筑工地里,周圍空無一人。滋滋的聲音在他斷了的右腿處響起,仔細一看,他的腿竟然在一點點地長肉。

    雖然速度很慢,但是斷了的部分真的在重新長回來。

    諸如此類的情況實在不少。整個華夏,所有玩家都被拉進了黑塔一層,進行攻塔游戲。像唐陌那樣因為有馬賽克的火柴而沒有和大鼴鼠發生暴力沖突的玩家也有,但是極少;更多的是像傅聞奪這樣,直接與黑塔里的生物打了一個來回。

    有人死在了黑塔一層,有人重見天日。

    逃出來的人大多從里面得到了寶物,即使他們身上都是傷,他們也高興地不能自已,死死抱著自己千辛萬苦得到的寶貝。

    當右腿上的肌肉長到膝蓋位置后,傅聞奪睜開雙眼,從口袋里拿出那顆白色火雞蛋。

    他定定地看著,夕陽慢慢垂下,陽光照在這顆火雞蛋上,突然綻放出金色的光芒,在白色蛋殼上顯現出一行行小字。

    【道具:陌陌】

    【擁有者:傅聞奪】

    【品質:稀有】

    【等級:二級(可升級)】

    【攻擊力:一般】

    【功能:存檔當前游戲進度】

    【限制:每七天只可使用一次,且可存檔時間為1個小時】

    【備注:作為新時代的華夏人,陌陌是什么,你自己心里沒點B數嗎?】

    傅聞奪:“……”

    同一時刻,唐陌正在仔細研究這顆堅硬無比的奇怪火雞蛋,時不時地敲兩下,興趣來了還拿異能書砸了兩次。

    沒研究出一個所以然,唐陌沒時間浪費,暫時放棄研究火雞蛋,自己開車駛往上海靜安區。他將火雞蛋放在車擋窗后,一束陽光穿透窗戶照射過來,金色的小字一點點地從火雞蛋上浮現。

    唐陌立刻停了車,觀察火雞蛋的變化。

    【道具:#$%2(損壞)】

    【擁有者:唐陌】

    【品質:稀有】

    【等級:#¥(可升級)】

    【攻擊力:一般】

    【功$#:存檔游戲#%^$#】

    【限制:#$#%$!#】

    【備注:作為$$%#$!#】

    唐陌:“???”

    這是個什么玩意兒?!

    唐陌曲起中指,在火雞蛋上敲了幾下。當他敲到第三下時,突然,一道低沉的男聲從火雞蛋里響起。

    “……陌陌?”

    唐陌倏地愣住。

    這火雞蛋難道也是個生物,還這么智能,知道他叫唐陌?

    不過直接叫陌陌好像有點太過親昵了吧……

    沉吟片刻,唐陌輕輕嗯了一聲:“嗯。”他想了一下:“你是火雞還是火雞蛋?”

    火雞蛋里頭的聲音突然停住。

    下一刻,一道冷厲的聲音響起:“你是誰?”

    現在是“白天”,惡魔消失,天使可以隨便走動。已經在這個奇怪的地方待了幾個小時,唐陌和神棍都不再那么緊張忐忑。兩人拿著防爆棍走到那個被燒毀的書架旁,唐陌蹲下來仔細看了看被燒成灰燼的書架。

    圖書館三樓一共有二十三個書架,這一次被燒的是從服務臺往前數第九個書架。

    這是I類書架,上面放的大多是地理方面的書籍,包涵了國內外的旅游書、地理學書,還有一些宗教學的書籍,現在它們全部被燒成了灰燼。木頭書架被燒成了木炭,黑黝黝地躺在地上,那些書卻堆成了黑灰小山。唐陌伸出手,摸了摸這些黑灰。

    “不燙。”

    神棍看向他:“不燙?”

    唐陌點頭:“嗯,雖然按照童聲的說法,距離這個書架被燒毀已經過去了一整夜,不燙也是有可能的。但對于我們自己的時間流速來說,才過去半個小時。且不說半個小時內是怎么把這么大一個書架和上面一萬多本書燒得干干凈凈的,就說這些余灰竟然不燙……人類的常識已經無法解釋了。”

    神棍理所當然地說:“這是惡魔燒的,當然無法用科學解釋了。”

    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本就超出理論科學的范疇,再多發生幾件也是虱子多了不怕癢。

    神棍很明顯更關心找書的問題,他害怕地吞了口口水:“剛才小女孩說的話,是不是想告訴我們,她丟掉的書是天使知道的?唐陌,你有什么知道的書嗎?”頓了頓,神棍又補充道:“我知道的書太多了,我在你們圖書館看了快一年書了,哪本書我都看了一眼。”

    唐陌倒是不怎么急:“三樓的進書項目一直是由我負責的,我知道的肯定比你更多。”

    神棍看他這樣,頭上滑下豆大的汗珠:“那可怎么辦?這都第二天了。”

    唐陌沒回答神棍的話,他繞著這堆黑灰走了一圈。神棍嘴里不停地念叨著,他把小女孩出現時說過的話大致回憶了一番,卻沒找到任何決定性的證據,他急道:“唐陌,這可怎么辦啊!”

    “別急。”唐陌蹲在書架灰燼前,抬起頭看向神棍。窗外的“陽光”照射在他的臉上,他微微一笑,道:“現在更重要的是……惡魔為什么要燒毀這個書架?”

    神棍一下子愣住。

    二十三個書架,按常理來說,惡魔燒對書的概率是二十三分之三。前提是天使沒有提前找到書。

    神棍想了想,解釋道:“那個童聲說惡魔記不得自己把書藏在哪個書架里了,所以他應該是隨便亂燒的吧。”

    唐陌隨意道:“或許吧。”

    神棍雙手插進頭發里:“我們還是趕緊找書吧,再找不到,真的會完蛋的吧。我最近看的書都在這個書架和……”頓了頓,神棍臉色有點難看,“和這個被燒毀的書架里。唐陌,你呢?”

    唐陌站起身:“我看的書太多了,每天我都要整理一下你們亂放的書。”

    神棍神色凝重。他一會兒看看旁邊書架上的書,一邊看看地上的灰燼。他好像一個真的神經病,口中嘀咕個不停,重復的都是小女孩說過的話。

    其實換做其他正常人遇到這樣的情況,見識了這么多鬼神一樣的事情,被逼成神經病也是有可能的。

    唐陌將手伸進灰燼里,捧了一堆灰出來。他轉首看了來回踱步的神棍一眼,過了片刻,忽然想起來:“我最近倒是有整理過幾個書架。大概是三天前,主任讓我整理了一下H類書架。”

    神棍的腳步一下子停住,他看向唐陌:“三天前?時間這么近,說不定就是這里了!”

    可是兩人走到H類書架面前,又傻了眼。

    “H類書架上有一萬兩千多本書。”唐陌大概說了個數字。

    神棍冷靜地問道:“什么樣算是找到書?如果我們把H類書架上的書全部取出來,只要取出其中正確的那一本,會不會就算是找到書了?”

    這倒是游戲規則沒有介紹的。游戲只說天使白天可以得到一個提示,惡魔晚上可以燒書。如果直接找出正確的那一本書交給馬賽克,想必是肯定可以完成任務的。但如果僅僅是把正確的書從書架里取出來,會不會也算作是成功?

    唐陌也沒想到這個方案,他道:“一萬多本書,如果我們抓緊時間,兩個小時內或許可以把這些書全部從書架里取出來一次。”

    說干就干。

    神棍神色激動地快速取書,唐陌也老老實實地取書。他們分為兩路,在書架的兩側各自完成任務。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然而當夜晚降臨的時候,唐陌剛剛取出一本清代歷史書籍,他再想去碰下一本書,卻發現怎么也無法將這本書從書架里取出來。

    眼前是一片黑暗,神棍驚恐地說:“我拿不出書了。”

    唐陌抿住嘴唇:“我也拿不出。”

    兩人摸著書架,一路走回了服務臺,將那盞唯一可以打開的臺燈點亮。

    幽暗昏黃的光線里,唐陌和神棍靠著桌子坐在地上,目不轉睛地看著不遠處H類書架的方向。他們此刻根本看不見黑暗里的任何東西,但他們知道,兩個小時內,有一個書架將會被燒毀。那時候火光沖天,他們能清晰地看見圖書館里的一切。

    在這樣緊張壓抑的時候,時間過得極其緩慢,度秒如年。

    神棍的雙眼里布滿了血絲,他好像三天沒有睡過覺的流浪漢,嘴唇干裂,頭發上都是雪花般的頭皮屑。唯獨那雙手洗得十分干凈,指甲也修剪得很好,仿佛是為了保住主人最后的尊嚴。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