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21.第二十一章
    在響亮歡快的背景音下,刺眼的白光漸漸消散, 眾人終于看清眼前的場景。

    寬闊的白色世界里, 正中央放置著一個小小的圓形舞臺,舞臺四周鑲了一圈廉價的五彩小燈泡, 身高兩米的巨型馬里奧便站在這小舞臺上, 燈泡閃爍, 他得意地擺著比大拇指的經典造型,十分滑稽。

    舞臺上方, 在空氣中懸浮了一個LED燈牌, 燈牌顯示著一個紅色數字“6456”。

    以舞臺為圓心, 白光退去, 周圍的事物慢慢顯現。

    唐陌雙目一縮。

    整個白色世界里,鋪了一張巨大的大富翁游戲地圖!

    馬里奧的舞臺在地圖中央,一百五十個邊長一米的正方形各自首尾連接, 將舞臺包圍住。正方形格子豎向連成一個個細長的長方形, 蜿蜒曲折,從八人腳底下起始,向前蔓延,饒了九個彎,最終通向馬里奧所在的小舞臺。

    唐陌的腳下, 是一個鮮紅色的正方形格子。這個格子和其他格子與眾不同。

    其他格子的邊緣都閃爍著白色光芒, 唯獨八人腳底下的這個格子被紅色充斥。唐陌曾經見過這個顏色, 和血一樣的紅色, 在格子中央寫著一個英文——

    START

    “Everybody, wele to Mario’s Monopoly Game!”

    渾厚的男聲嚇了眾人一跳,抬頭看去,那馬里奧不知何時已經不再擺造型,他站在小舞臺上,雙手叉腰,道:“我親愛的孩子們,歡迎來到馬里奧的大富翁游戲,我是你們童年最好的朋友,馬里奧!”

    唐陌小時候經常玩《超級馬里奧》,這個愛吃蘑菇的管道工曾經風靡全球,為任天堂創造過歷史,他確實很熟悉馬里奧。但無論是唐陌還是另外七人,看著這個巨型馬里奧,誰都沒辦法輕松下來,各個警惕地盯著他。

    馬里奧仿佛全未察覺,他感動道:“哦,看你們的眼神,不要哭,孩子,我是你們最愛的馬里奧叔叔,這是一個多么值得歡慶的時刻。孩子們的喜歡,讓馬里奧叔叔感動得每天晚上都在下水道里偷偷抹眼淚。你們如此喜歡馬里奧,所以我決定,為你們開展這一場大富翁游戲!孩子們,這個游戲是為所有喜歡馬里奧的人類而開啟的!”

    這番鬼話唐陌沒有聽多少。他看似在盯著馬里奧,實際上一直在注意周圍的七個人還有地上的大富翁格子。

    既然都進入游戲了,事已至此,他不會把注意力過多地放在報復那七個拖自己進游戲的人上,他更需要關注的是如何通關游戲。

    如今最危險的是這個奇怪的游戲。

    一個年輕男人站出來,哆哆嗦嗦地說:“這……這是個什么游戲?”

    “好問題,可愛的孩子。”馬里奧右手向左上劃,比了個大拇指動作,“這是一個獎勵游戲。每個聽話懂事的好孩子,都可以從馬里奧叔叔手里得到豐厚的獎品。孩子們,快來玩游戲吧,來到馬里奧叔叔身邊,這些獎品全部都是你們的。”

    馬里奧側身一讓,忽然,他的身后出現了一個小金山。無數金銀珠寶堆在了小舞臺上,形成一個小山堆。馬里奧再站了回去,這些禮物消失不見。

    “臥槽,那么多金子?”

    “還有鉆石,好多鉆石!”

    馬里奧露出一抹和善的笑容:“孩子們,這些都是你們的。”

    唐陌冷聲道:“游戲規則是什么?”

    “看到這些格子了嗎?可愛的馬里奧叔叔要和你們玩一場大富翁游戲。只有最快抵達舞臺的孩子,才能得到所有獎勵。你們玩過大富翁游戲嗎,孩子們?”

    一個年輕女人猶豫了一會兒,站出來道:“我玩過。大富翁游戲有好多種,不過都是擲骰子,根據擲出來的點數往前前進相應的格子數。格子里面有可能是獎勵,有可能是懲罰,還有可能往回倒退?是這樣的吧。”

    “沒錯,是這樣的,我玩過。”有人附和。

    馬里奧笑道:“我的孩子們真聰明!”

    這次黑塔游戲的人物是大家熟悉的馬里奧,而且這么長時間了,他一直很和善地和大家交談,眾人對他漸漸不再那么防備,也敢站出來發言說話。

    唐陌依舊看著馬里奧,沒有表態。

    “在馬里奧的大富翁游戲里,有一顆神奇的骰子。”馬里奧伸出雙手,啪啪一拍。一顆巨大的骰子從天而降,轟然一聲落在了玩家們的眼前,“這顆骰子,叫幸運骰子。每個孩子按次序投擲它,擲出什么點數,就前進多少格。誰先走到這里,誰就是最后的幸運兒,可以獲得馬里奧叔叔給你準備的所有獎品。”

    就這么簡單?

    唐陌皺了眉正準備開口,一道蒼老洪亮的聲音在他之前響起:“這些格子有危險嗎?”

    唐陌轉頭看去,是那個假裝腳扭了的老頭。

    馬里奧高興地說:“幸運的孩子怎么會有危險?”

    唐陌直接換了個說法:“這些格子里都有什么?”

    大富翁游戲,玩家每走進一個格子,基本都會遇到獎勵或者懲罰。普通的大富翁游戲,獎勵大多是得到金幣或者再往前走幾步的特|權,懲罰大多是失去金幣,甚至回到起點,重頭再來。

    馬里奧:“一百五十個格子里,放了許多馬里奧叔叔送給孩子們的小禮物。幸運的孩子可以得到這些禮物,我將它們稱為獎勵格。但是有好孩子就有壞孩子,有的時候孩子們也會做出讓馬里奧叔叔傷心的事,所以還有一些格子里,放著的是懲罰壞孩子的道具,這些是懲罰格。”

    聽到懲罰,大家的心都提了起來。

    這只長相可愛的巨型馬里奧,用黑漆漆的眼睛看向所有人,嘴角慢慢勾起,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對于更聽話的好孩子,馬里奧叔叔給了他們更加好的獎勵。只要進入這些格子,可以得到你們想象不到的東西,比如一個異能、比如一次游戲存檔的機會,那些格子我稱為國王格。”

    唐陌呼吸一滯。

    異能?

    游戲存檔?

    在這個大富翁游戲里,居然可以得到這種東西。

    其他七人也全部驚呆,他們雙眼放光,難以克制自己炙熱的目光。

    唐陌立刻冷靜下來。有獎勵,就會有懲罰。這么好的獎勵,對應的懲罰將會是……

    “還有一些格子,馬里奧叔叔稱它們為犯人格。做了大壞事的壞孩子,都是不可饒恕的壞人。他們不再喜歡馬里奧,他們喜歡上了那只長相古怪的憤怒小鳥,喜歡那些莫名其妙會碰碰消失的彩色糖果!”馬里奧的表情瞬間變得無比猙獰,他還在笑,看向眾人的眼前卻透露著仇恨和嫌棄,“馬里奧叔叔陪伴了你們多少歲月,那只惡心的小鳥,它有什么好的,你們為什么喜歡上了它!說!”

    轟!

    馬里奧一腳跺在舞臺上,這一腳下去,仿若地震降臨,白色世界劇烈震動。

    “哦,我可愛的孩子們,我剛才說到哪兒了?”馬里奧的臉色倏地變換,地震的余波還沒消停,他就又換上了那副和藹可親的臉,“馬里奧叔叔知道,你們都是好孩子,好孩子是不會遇到那些惡心的犯人格的,只有壞孩子才會擲到它。馬里奧叔叔特意給貪玩的孩子準備了一個有趣的格子,它叫自由跳轉格。”

    地震逐漸平息,但唐陌的臉色卻很難看。

    這個巨型馬里奧的實力出乎他的想象,能造成這樣的動靜,他似乎比大鼴鼠還強。

    馬里奧仿佛沒感受到其他人對他恐懼忌憚的眼光,他自顧自地說道:“當有人走進自由跳轉格,可以隨意選擇向哪個格子里進行跳躍。有兩種選擇,第一種,往前跳躍,最高可跳躍30個格子;第二種,往后跳躍,可以回到身后任意一個沒有去過的格子里。孩子們最喜歡自由跳轉格了,這么有趣的格子,你們一定會特別喜歡它。”

    “還有最后一種格子,那是馬里奧叔叔給你們準備的最大驚喜,它叫通關格。是的,你們沒有聽錯。只要誰幸運地踩到了這個格子,他就可以直接通關!”馬里奧揮舞雙手,興奮地說著。

    過了片刻,他低下頭,看向八人:“那么孩子們,游戲即將開始了,你們準備好了嗎?”

    “叮咚!大型多人副本游戲‘馬里奧的大富翁游戲’正式開始。游戲規則——”

    “第一,只許按照骰子的點數或自由跳轉格的規則,前進或后退相應格數。”

    “第二,國王格占總格數的5%,獎品為黑塔默許,可帶出副本。”

    “第三,犯人格占總格數的5%,為因果律必死懲罰。”

    “第四,自由跳轉格占總格數的20%。”

    “第五,獎勵格和懲罰格各占總格數的20%。”

    “第六,踩中唯一通關格的玩家,可直接通關。”

    “第六,其余為空白格。”

    “第七,游戲內死亡即游戲外死亡。”

    “可愛的管道工叔叔最喜歡聽話懂事的孩子了,但是對于壞孩子,他從不手軟。”

    清脆的童聲在每個人的耳邊響起,眾人臉色變幻。

    馬里奧站在小舞臺上,面露微笑,看著臺下的八個人類。

    原本那年輕女人主動將巨型骰子拿了起來,抱在懷里。一聽馬里奧說要開始游戲了,她心里一驚,看向旁邊的年輕男人:“林……林邦成,我不想擲這個骰子,你……你先來吧。”

    “為什么是我啊,”年輕男人臉色一變,“你一開始干什么要拿這個骰子。”

    女人一聽這話,趕忙把骰子扔到地上。

    一個禿頂的中年男人猶豫地說:“總得有個次序吧。這樣,我提議,我們這個游戲一共是八個人,按照觸發游戲的順序,反著來擲骰子。最后一個觸發游戲的,第一個擲骰子。怎么樣?”

    眾人刷刷看向唐陌,只有那個老頭面露怒容。

    唐陌淡定地抬眸看向他們:“我先來也沒有問題。你們似乎是互相不認識的,我現在比較想知道,剛才在外面,為什么你們齊心協力地要把我拉進這個游戲?”

    聽到唐陌說愿意第一個擲骰子,大家都松了口氣。

    一個有啤酒肚的中年男人說:“小兄弟,也是對不住你,你不知道這個游戲有多惡心。我們碰到這個花壇的那一刻,就突然被黑塔告知,觸發到了一個什么大型副本游戲。但這個副本是八人游戲,要八個人組隊才可以進入。黑塔告訴我們,如果沒有找全人,我們就無法離開花壇周圍十米的區域,要永遠被困在那兒。而且對方一定要在游戲時間內觸碰到花壇,也就是那什么早上六點到下午六點。我都等了一天了,才湊齊八個人。”

    唐陌若有所思地點點頭:“所以你是第七個?”他看向老頭。

    “我是被他們這群騙子騙進來的!”老頭冷哼一聲:“憑什么要從后往前擲骰子?是你們這些人把我們騙進游戲的,明明就該第一個觸發游戲的人先去擲骰子!是她害了所有人,把我們都坑進這個游戲!”

    一個中年婦女頓時臉色煞白:“我……我這又不想的,我只是想坐在花壇邊上休息一下,誰知道會變成這樣。我……我不要第一個去,從后往前來!”

    七個人開始爭吵起來。

    “要不是你觸發了游戲,我們其他人會被坑進來?我看就該從你開始。”

    “你明明是因為你是第五個人,所以才不想從后往前擲骰子吧。你剛才和我們一起坑那個老頭和那個小伙子的時候很干脆嘛,現在裝什么逼!”

    “你……!”

    “不許吵架!”馬里奧渾厚洪亮的聲音驟然響起,壓過了所有人的聲音。“聽話的孩子從不吵架,難道你們都是不聽話的孩子,嗯?!”

    想起馬里奧剛才驚天動地的一腳,所有人心中打顫,不敢說話。

    一直不起眼的唐陌這時候突然高聲道:“該開始游戲了。可愛的馬里奧叔叔,我們八個人要玩游戲,骰子卻只有一個,肯定得有一個先后次序。剛才進入游戲的時候,我聽到黑塔依次報出了我們八個人的名字,不如就按那個順序開始游戲,可以嗎?”

    唐陌反應太快,一下子就說了大段的話,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

    過了十秒,有人回過神,憤怒地瞪著唐陌:“你他媽是什么意思……”

    “哦,我聰明的孩子,你說得有道理,是馬里奧叔叔沒考慮好。那就按黑塔報名字的順序開始吧。我看看……第一個是李貞?李貞,孩子,你在哪里,快來擲骰子吧!”

    中年婦女臉色鐵青,她肩膀顫抖,沒有往前走。

    馬里奧又問了一遍:“李貞呢,我的孩子,你在哪里?”

    中年婦女抖著往前走了一步。

    突然,馬里奧聲音冰冷:“我的孩子,你難道不想玩這個有趣的游戲嗎?”

    溫度驟降,一股逼人的寒意刺骨而來。那中年婦女嚇得差點跌坐在地,趕忙跑上前,抱起了那個骰子:“我玩,我玩!我現在就玩!”

    馬里奧的視線好似刀子,逼得那婦女想也沒想,下意識地就把手里的骰子擲了出去。就在她拋出去的一瞬間,馬里奧好像是忘了,又好像是故意的,發出一道奇怪的笑聲,低低地說:“哦,我的孩子們,忘了告訴你們了,第一名的孩子可以得到馬里奧叔叔給你們的獎勵。但最后一名的孩子實在太不會玩游戲了,馬里奧叔叔要把他留在這里,好好教他怎么玩游戲。”

    唐陌心中一驚,看向巨大的馬里奧。

    馬里奧的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黑洞一般的雙眼里卻沾染不上任何笑意。

    咚!

    “5……我是5!”

    那婦女哆哆嗦嗦地說出了骰子正面的數字,小心翼翼地邁出步子。一走出“START”格子,她就瘋狂地往前跑,好像后面有什么東西在追她似的,一口氣跑到了第五格。

    她站在第五格上,格子邊緣的白色光芒變換成了黃色,婦女提心吊膽地等了一會兒,沒發生任何事。

    馬里奧笑道:“這是一個空白格,恭喜你,我可愛的孩子。”

    中年婦女癱軟在了地上。

    第二個擲骰子的是禿頂中年男人。他板著臉,拿起骰子,將骰子擺到“5”的一面,口中念念有詞:“5……5……5!”

    骰子落地,正面是6。

    禿頂男人吞了口口水,緊張地走到了第六格上。在他踩到格子上的那一刻,忽然,格子的邊緣由白光變成了紅色光芒。唐陌仔細盯著那格子邊緣的光線,這時,空中響起了熟悉的《超級馬里奧》的游戲音樂。

    這個變故讓禿頂男人嚇得踉蹌一步,差點踩到中年婦女的第五格里。

    “叮咚!觸發獎勵格,獲得馬里奧的紅色神奇蘑菇一顆。食用紅色神奇蘑菇,可補充體力,僅在副本內起效,不可帶出游戲。”

    一顆圓圓的彩色大蘑菇從空中出現,吧唧一下,落在了禿頂男人的懷里。

    男人剛才還嚇得瑟瑟發抖,突然得到獎勵,他呆在原地,過了一分鐘,才欣喜若狂地捧起大蘑菇,三下兩下就吃光了。明明是沒熟的生蘑菇,但當男人咬開蘑菇肉時,濃郁的香味傳出。很多人都情不自禁地吞了口口水,盯著那個男人。

    十分鐘后,七個人全部擲完骰子。

    老頭和年輕女人幸運地擲到了六點,和禿頂男人一樣,獲得了神奇蘑菇。

    啤酒肚男人和第一位的婦女一樣,踩在了第五格上。

    年輕男人和另一個從沒說過話的中年男人擲到了四點。他們害怕地踩上去,幸運的是,第四格和第五格一樣,是個空白格,他們都松了口氣。

    最后輪到唐陌。

    唐陌從來都覺得自己運氣很差。地球上線后,他一共參加了三個游戲。幫馬賽克找書、第一層攻塔游戲、馬里奧的大富翁游戲,每一個,他都是被別人強行拉進游戲的。

    對于絕大多數華夏玩家來說,他們恐怕只被傅聞奪坑過一次,被迫參加攻塔游戲。

    但對唐陌來說,他的人生……充滿了杯具。三個游戲,沒一個是自愿進入的。正式玩家都擁有異能,別人是噴火、種毒花,他就拿到了一本書,那本書還特別賤,每天不損唐陌兩句它就渾身難受。

    綜上所述,唐陌的運氣似乎真不怎么好。

    他目光復雜地看著手里的骰子,很快擲出。

    咚!

    骰子正面落在了“3”點上。

    第三格還沒有人去過,唐陌一投出這個點數,其他七人紛紛好奇地看他。站在第四格的兩個人面露喜色:馬里奧說過他會把最后一名的玩家留在這里,現在有唐陌在,他們暫時不是最后一名了。

    唐陌面無表情地走向第三個格子,當他站到第三格時,忽然,白色格子變換,變成了紅色。游戲音樂響起,唐陌擰緊眉毛,右手不動聲色地按在了自己左手手腕的大火柴花紋上,警惕地看著四周。

    “叮咚!觸發一級懲罰格,懲罰內容:在三分鐘內,說出自己曾經做過的一件壞事。”

    唐陌:“……”

    倒霉也不用倒霉到這種地步吧!

    而且這算是個什么懲罰,看不起人嗎?!

    心中無語至極,唐陌表面上卻沒什么反應,腦子快速運轉。

    一級懲罰格,或許以后還會有二級、三級懲罰格。這個懲罰要求不痛不癢,其他懲罰格也會這么簡單?

    在思考這些的同時,唐陌張了口,語氣平靜地說:“初中的時候我曾經在班上最喜歡欺負人、也經常欺負我的混混同學的凳子上涂滿了五零二膠,上課的時候他不知情地站起來回答問題,褲子被粘在凳子上,露出了內褲。老師至今都不知道是我干的。”頓了頓,唐陌臉色不變地看向舞臺中央的馬里奧:“畢竟我是個好孩子。”

    馬里奧贊同地說:“不錯,懲惡揚善,你真是個好孩子!”

    其他七人:“……”

    與此同時,浦東新區的某個小區外。

    兩個年輕男人和一個年輕女人走進了小區,很快,他們便在小區中央的花園里發現了那六具死相奇怪的尸體。扎著馬尾辮的年輕女人蹲下來,仔細查看了每個人的傷口。最后她回到第一具尸體旁,摘下手套,將手放在了中年男人胸口的致命傷傷口上。

    她的手按上去,一道白色的光便從她的掌心亮起。年輕女人閉上眼,眉頭鎖起,似乎在感受著什么。

    過了三分鐘,年輕女人抬頭說:“是被那個人殺的。”她指向旁邊躺著的一具尸體。接著她又站起身,走到其他五具尸體旁邊,依次用手按在他們的傷口上。最后得出結論:“這六個人是自相殘殺死的。”

    穿著黑色羽絨服的年輕男子皺了眉:“符合二號副本的特點。這附近已經出現了三個這樣的拋尸點,附近應該存在二號副本的某個入口。現在不是游戲時間,二號副本安全,我們要抓緊時間,找出周圍有可能的二號副本的入口地點。現在以這個小區為中心,方圓五百米內都劃為二號副本入口的潛在隱藏區,分頭去找,十二點在這個小區花園匯合。”

    三人互視一眼,點點頭,分頭行動。

    另一邊,馬里奧的大富翁游戲里,第一輪的擲骰子結束,八人又投擲了三輪。

    經過四輪的投擲骰子,所有人都往前前進了十幾步。

    從第二輪往后,唐陌的運氣似乎有所好轉,他一連前進了十七格,目前站在第二十格上。在第二次到第四次的擲骰子中,他踩中了一個獎勵格和兩個空白格,有驚無險站在八人中的第二位。

    在獎勵格里,他獲得了一朵“無敵警|察花”。和《超級馬里奧》里的道具一模一樣,有著奇怪的蘑菇和花。吃了這朵花,唐陌將獲得五分鐘的無敵時間。可惜的是這朵花必須在拿到手的第一時間就吃掉,不可帶在身上。

    唐陌吃下花后,身上閃爍著一層淡淡的金光,遠遠看去,竟然有點像尊佛像。

    他也確實和其他人格格不入。他是最后一個被坑進游戲的,不像前幾個觸發副本的,他們在花壇邊守了一兩天,哪怕是陌生人,也稍微熟悉一點了。而且唐陌游戲開始前還坑了他們一把,讓自己最后一個投擲骰子。

    擲骰子的先后順序,看似不重要,因為骰子點數是隨機的,不因為你是第幾個擲骰子的人而改變。但在第一輪中,順序其實是最重要。

    擲骰子這種東西,并不完全依靠運氣。

    擲骰子的角度、力氣,能極大程度的影響擲出來的結果。玩飛行棋的時候,有的人經常能擲出6點,一下子前進一大步。不一定僅僅是運氣好,有時也是因為他掌握了擲骰子的技巧。

    除此以外,最后一個擲骰子的人,如果踩到了自由跳轉格,那么有前面人的參考,可以更好地選擇要跳轉的格子。

    唐陌也有這個想法,所以才想要最后一個擲骰子,讓前面的七個人給自己探路,確定每個格子的內容。可惜的是,后來他親自上手才發現,這個骰子太古怪了。它又大又重,人類根本無法控制它拋出去的點數,每個人拋出去后,骰子在地上自由旋轉。四輪擲骰子,唐陌每次都在嘗試擲出某個固定點數,卻從沒成功過。

    應該是游戲本身就扼殺了玩家控制骰子點數的可能性。

    目前的游戲情況,排在第一位的玩家站在第22格上,其次是唐陌的20格,最后位的玩家站在14格上。

    四輪中,有三個玩家踩到了自由跳轉格。他們還是聰明的,沒有選擇盲目地往前躍進,而是跳到了有玩家踩過的、已知的獎勵格和空白格里,或者選擇不跳轉,待在原地。

    整整四輪擲骰子結束,最后一個拿著骰子的是唐陌。

    20格是獎勵格,唐陌吃了花,接下來又輪到中年婦女擲骰子。

    骰子在空中飛起,飛到了中年婦女的手中。

    唐陌吃了花,一直低著頭,看著手中殘留的無敵警|察花的根莖。花身已經被他吃掉了,只剩下這根細細長長的綠色根莖。這個獎勵看似比神奇蘑菇好(之后有其他玩家踩到其他蘑菇獎勵,目前已知紅色蘑菇可補充體力,綠色蘑菇可在十分鐘內增強玩家的力氣,紫色蘑菇可給予玩家一把鋒利的武器,僅存在十分鐘),但無敵警|察花拿到手后,必須立刻吃掉,且存在時間為十分鐘。

    八個人走到了二十格左右的位置,也已經觸發了其他懲罰格。

    有兩個懲罰格和唐陌碰到的第三格一樣,不痛不癢,隨便就過去了。但是有一個懲罰格,當年輕女人踩進去后,突然冒出了一顆巨大的黑色蘑菇。年輕女人嚇得尖叫,她拔出隨身帶著的水果刀,和黑色蘑菇搏斗了三分鐘,終于殺死了這只蘑菇,同時手臂上被咬出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口子。

    這個懲罰格,是三級懲罰格。

    和唐陌想象的一樣,懲罰格也分等級,等級越高,懲罰的難度越大。

    那么……最高的懲罰格是幾級,會遇到什么樣的危險?

    唐陌看著手里的根莖,目光漸漸緊縮。

    無敵警|察花不該這么雞肋。五分鐘的無敵時間,看似強大,如果以無敵狀態碰到那只黑色蘑菇、或者其他什么恐怖的懲罰格怪物,這就是神器。但八個人依次擲骰子,下一輪再輪到唐陌擲骰子,至少需要十分鐘。

    無敵時間是五分鐘,走去下一格要等十分鐘。

    唐陌的這五分鐘完全浪費在原地,沒有前進一步,也不可能遇到任何危險。

    那么……這朵花存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這個獎勵有什么意義?

    唐陌捏緊了綠色根莖,大腦快速思考,卻怎么也想不出答案。

    這時,中年婦女打算拋出骰子,馬里奧卻突然說話了:“哦,孩子們,剛才我忘記說了。年紀大了就是記性不好,馬里奧叔叔今年已經三十六歲了,在游戲世界里可是個老人家。這樣重要的事,我竟然忘了說出口。”

    中年婦女茫然地抬起頭,看著馬里奧,手里捧著沒拋出去的骰子。

    唐陌隱約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的東西,他心中涌起一陣奇怪的不安感。

    不對,肯定不對……

    有哪里不對!

    馬里奧揚起大大的嘴巴,黑黝黝的眼睛沒有情感地看著站在格子里的每個玩家,說是在笑,聲音里卻帶著某種根本沒有掩飾的幸災樂禍:“從第五輪擲骰子開始,站在同一格的玩家將觸發‘誰要與你同甘共苦’效果。以第19格舉例,如果你……”馬里奧指向中年婦女,“你現在投到了2點,那你就會從17格走到19格。接著,這里成為你的格子。那么在你之后,只要有誰踩進這個格子,19格就會觸發‘誰要與你同甘共苦’效果。”

    馬里奧嘴邊的笑容越來越大,那股子激動和興奮的幸災樂禍也越來越明顯。

    “效果觸發,無論格子原本是什么,會立刻變成七級懲罰格。只有當格子上只剩下一個玩家時,七級懲罰格才會變回原本的格子。不管是以什么方式,只要格子上只剩下一個玩家,或者沒有玩家,它就會變回原狀哦。”馬里奧又補充道,“哦對,你現在走到19格沒關系。雖然上面一個有一個孩子了,但他才走到第四輪。‘誰要與你同甘共苦’效果只作用在五輪以后的玩家身上。”

    唐陌緩慢地睜大了眼睛,渾身寒毛豎起。

    那七人一開始還沒明白馬里奧的意思,過了幾分鐘,他們一個個明白過來。

    中年婦女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身體發抖:“不,不……你這是要我們互相殘殺,你是要我們殺人!”

    唐陌在這一刻,終于明白了無敵警|察花的作用。

    如果有人踩到了無敵警|察花,那他在接下來的五分鐘,會變得無敵。在他之后踩進來的那個人卻不再擁有無敵警|察花,因為在他踩進來的那一刻,這個格子就從獎勵格變成了七級懲罰格。

    三級懲罰格是那只危險的黑色蘑菇。

    七級懲罰格會是什么?

    所有人都驚慌得不知所措,唐陌深吸一口氣,壓住心中翻涌上來的不安,抬起頭。他的目光突然掃過馬里奧頭上的巨大LED燈牌,他腦中靈光一閃,問道:“那個燈牌上的數字,有什么特殊含義嗎?”

    白色世界里,馬里奧站在舞臺上,抬頭看了眼自個兒頭頂的“6456”四個數字。

    馬里奧詭異地笑了一聲,回答道:“啊,你問這個呀。可愛的孩子,你的好奇心真重。這是陪我玩過‘馬里奧的大富翁游戲’的孩子的總人數呀。真可惜,他們都是不幸運又不聽話的壞孩子,全部沒能走到這里,獲得我的獎品。第6464個孩子,你會是個幸運的好孩子嗎?”

    這是“馬里奧的大富翁游戲”。

    這個游戲到現在,才真正開始。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