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7.第十七章
    唐陌的大腦快速運轉,幾乎是一瞬間他便明白了,這個和自己對話的并不是火雞蛋,更不是一只火雞,他可能是黑塔里的某種生物,更可能……

    “你是人類?”

    男聲沉默片刻:“嗯,我是人類。你也是人類?”

    唐陌:“是。”

    兩人都沒再說話。

    車子停靠在路邊,刺眼的夕陽照射入車內,將白蛋照射得通體金黃。上面的文字時不時地浮現,唐陌能看到的只有幾個字和一群亂碼,他現在更關注的是對面說話的這個人。

    他思索了一會兒,決定在向對方提問前,先表現出自己的誠意。他開始描述自己的狀況:“現在我手里拿著一顆白色的蛋,你的聲音就從里面傳出來。你是被困在蛋里面的人,還是其他什么情況?”

    男人的聲音堅穩平靜:“我沒有被困在蛋里,我手里也拿著一顆蛋,你的聲音也是從里面傳出來。”頓了頓,他補充道:“這是一顆火雞蛋。”

    唐陌心思一動:“你應該是華夏人,那你剛剛也從黑塔一層里出來?我這顆蛋是從一個黑塔怪物的手里得到的,是一顆火雞蛋。”

    “我也是,從黑塔生物手里得到的一顆白色火雞蛋。”

    兩人這下徹底明白了,他們手里的這顆火雞蛋類似于手機,可以讓他們與一個素未謀面的陌生人通話聯系。

    既然如此,唐陌現在想知道,這顆火雞蛋可以聯系多遠的距離。

    “你在哪兒?”

    “你在哪個城市?”

    異口同聲的話語讓雙方都愣住。

    對方先反應過來:“我在北京。”

    北京?

    北京離上海有一千公里的距離。這么遠,火雞蛋也可以直接聯系,難道真的是手機的作用?

    唐陌道:“我在上海。”

    唐陌低頭看著手里的這顆火雞蛋,隱約有了一個想法。他手里的這顆蛋不知道為什么似乎是損壞狀態。唐陌并不覺得剛才自己的那一番亂敲能夠把火雞蛋敲壞,要知道真正被敲裂的不是火雞蛋,而是他的方向盤。黑塔里的東西,不至于那么脆弱。

    火雞蛋被他敲壞的可能性不到兩成,它原本就損壞的可能性在八成以上。

    由于火雞蛋損壞,唐陌并不知道這顆蛋到底有什么作用。火雞蛋上的文字只有三行字沒有亂碼,其中一行——

    【品質:稀有】

    這是一個稀有道具。

    如果黑塔真的只是在玩一場游戲,那么它給玩家發放道具也很合情理。稀有道具在任何游戲里都是非常珍貴的,唐陌不知道自己這顆損壞的火雞蛋能不能再發揮作用,但他或許可以從這個北京玩家的口中得知火雞蛋的真正用處。

    一個稀有道具不可能只是起到通話作用,地球上線前人類科技已經可以做到全球視頻通話,沒道理神秘如黑塔也只能做到這點。既然兩顆都是火雞蛋,長相相似,還可以通話,那十有八|九,它們的作用也一樣。

    唐陌整理了一下語言:“我在玩黑塔一層的攻塔游戲時,黑塔里面的一只大鼴鼠將這顆蛋當作獎勵,送給了我。這顆蛋十分堅硬,我用它試著砸了汽車方向盤、石頭,還有一些其他堅硬的東西,我的方向盤被它砸出一條裂縫,但它沒有破裂。”

    先盡可能地說出自己的信息,讓對方覺得雙方現在是在共享情報。

    唐陌又繼續說:“……送給我火雞蛋的大鼴鼠說過,我們人類是無法孵化火雞蛋的。我本來以為只有我一個人得到這顆蛋,可以直接使用,沒想到你也擁有。但我這邊沒說明使用這顆蛋需要另外一個人,還可以雙方通話,你那邊有提示嗎?”

    低沉的男聲回答得很果斷:“沒有。”

    唐陌:“……”

    有你這么聊天的么!

    這人怎么完全沒被套出話?!

    正常人在與別人進行氣氛友好的交流時,不該也主動說出自己擁有的情報嗎?

    唐陌沉默半晌,又開始繼續套話:“你是怎么聯系到我的。目前是我先聽到你的聲音,然后我才回答。”

    這個已經不算是情報了,如果這都不肯說,唐陌對套話不再做任何希望。

    “這顆蛋上浮現出了幾行字,我試著研究了一下這顆蛋。當我用手指在這顆蛋上敲擊到第三下,突然它就閃爍起很刺眼的金光。”這個男人終于愿意透露點信息了,“我現在說話的時候,這顆蛋一直在發出很淡的金色光芒。”

    唐陌突然想起自己剛才敲到第三下的時候,這顆蛋似乎也要閃光,結果還沒亮起來,這個男人的聲音便傳了過來,光芒也消失了。

    唐陌:“那你知道怎么關閉通話嗎?”

    “我試試。”

    兩人都試了很久,突然,聲音中斷了。再過十秒,男聲響起:“我剛才用雙手把這顆蛋握住,通話終止了。”

    敲三下可以開始通話,雙手握住蛋通話就終止?

    唐陌:“那你先終止,我來試試。”

    “好。”

    由唐陌試了一遍,他也可以隨時開啟通話,并隨時終止。經過兩人的多次試驗,無論是哪一方,只要敲自己的蛋三下,就可以開啟通話;任何一方握住蛋,就可以結束通話。

    進行實驗的時候,雙方無比默契,誰都沒說一句廢話,盡可能地分享信息。

    當這顆蛋被他們研究得差不多時,唐陌心里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覺。另一顆火雞蛋的主人和他配合得十分好,他們的合作仿佛訓練多遍一樣,十分契合。這讓唐陌不由對對方產生了一絲惺惺相惜的好感,可惜,如果這個人稍微好套話一點,他會對對方更有好感。

    這個人從始至終就沒說出一個關鍵情報,很明顯是在藏著什么。唐陌知道對方在藏著什么,他也知道,對方發現了自己在套話。

    現在兩人能說的事情已經全部說完,如果誰都不愿意透露自己的真實情報,那再說下去也沒意義。比如唐陌不可能說出自己的火雞蛋損壞了,這樣他便處于下風;對方也不肯說出有用的情報,時刻防范著唐陌這個不知底細的陌生人。

    男人的聲音一直平穩,有點好聽:“你還有事情要說嗎?”

    唐陌:“……還有最后一個問題。”

    “什么?”

    “你為什么一開口說的第一句話,不是你好,不是喂,而是……陌陌?”

    空氣里一片安靜,唐陌隱約覺得哪里不對,但又想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問題。直到火雞蛋里傳來一道低沉的笑聲,這男人的聲音里第一次夾雜了笑意:“原來你連這顆蛋叫什么都不知道嗎?”

    唐陌:“……”

    有些話放在心里就行,給點面子別說出來啊!

    唐陌早知道這男人在故意防備自己,他也知道對方清楚,自己有信息缺失。但現在光明正大地說出來……說是心里有點不是滋味,感覺落了下風,又覺得兩人始終冷漠、互相防備的關系,因為這次挑明,好像稍微親近了一點。

    至少不是敵人。

    “這顆蛋叫做‘陌陌’,所以我看到它發光后,下意識地就喊了一句‘陌陌’。”

    唐陌淡淡道:“我叫陌,你如何稱呼?”

    “……”男人瞬間沉默,這才意識到剛才自己喊了多少遍如此親昵的稱呼。良久,他道:“我姓傅。”

    唐陌道:“那沒事就這樣了?”

    “嗯,再見。”

    “再見。”

    通話一結束,唐陌將火雞蛋放回口袋,手指噠噠地在方向盤上敲擊著。

    第一,這顆蛋叫陌陌。

    應該和他的名字沒有關系,只是湊巧叫這個而已。

    第二,北京的這個傅先生非常聰明,也很有防備心。想從對方口里套出信息的可能性非常小,甚至很有可能,這是他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通話。他們的通話沒任何好處,雙方也都察覺了,火雞蛋的另一端是個不好下手的人。既然如此,沒必要就不用再聯系。

    這個稀有道具火雞蛋在唐陌的手里,如同燙手山芋。他很想使用,卻根本不知道火雞蛋的作用,也不知道這顆蛋有沒有損壞到無法使用的程度。

    至于從那個男人的口中套話……

    唐陌已經不抱希望。除非出現意外,對方不得不和他共享信息,否則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松口。

    換位思考,唐陌也不會和一個陌生人分享稀有道具的情報。擁有這種道具,已經恨不得藏著掖著、不被任何人發現,以起到出奇制勝的效果。再主動告知信息,唐陌還不至于這么傻白甜。

    唐陌嘆了口氣,繼續開車尋找市北中學。

    等車子開到上海市區,街道上車輛陡增,亂七八糟地撞成一團。這時候再選擇開車是不明智的選擇,唐陌直接棄車步行。他走路的時候一直沿著道路邊緣走,一旦有路障,便用路障掩藏身形。

    繁華富麗的上海在地球上線的第四天成了一個荒廢的都市。

    天色漸暗,街道兩旁的許多商家還亮著燈。唐陌路過一家KFC,臨窗的桌子上擺著沒吃完的薯條和番茄醬,但是薯條已經蔫了,空蕩蕩的快餐店里沒有一人。

    越靠近市中心,唐陌越小心謹慎。

    在這里,人越來越多。他走過一個拐角,就看見一個穿著運動服的年輕女人正在一家全家便利店里,拿著各種零食、方便面填飽肚子。看到唐陌她也毫不驚訝,只是警惕地多看了兩眼,又轉過頭搜刮便利店里的食物和水。

    唐陌背著重重的大包,里面放了手電筒、食物和水。

    一路上他看見不少人在搜刮食物、水,也看到好幾個成群結隊的小團體,警惕地盯著每一個路過者。很多人的身上沾著斑駁的血跡,還有一些人受了傷,缺胳膊斷腿地躺在路邊哀嚎。

    過多的人口使這個城市在經歷黑塔事件后,還有不少活著的人。

    唐陌粗略估計了一下,上海市中心,每平方公里大約有四個人。現在是晚餐時間,這些人大多在進食。唐陌的身體素質改善后,對食物的需求大大減少。他已經一天一夜沒吃過東西了,可他一點也不餓。

    市北中學在上海是名校,但唐陌并不認識。他沒有去問那兩個在路邊吃飯的人,而是徑直地走進一個荒廢的報刊亭,翻找了許久,找到一張詳細的上海地圖。

    “靜安區……市北理……這里。”

    唐陌背著包,再次往前走。

    忽然,沒有一絲征兆,一道清脆歡快的聲音響起。

    “叮咚!美國3區正式玩家理查德·威爾斯成功開啟黑塔一層,三分鐘后,全美國玩家開始攻塔!”

    唐陌停下動作,那兩個正在吃飯的人也抬頭看向遠處的黑塔。唐陌轉過頭,看了一眼掛在報刊亭墻上的時鐘。

    19:18分

    “游戲時間是每天的6點至18點,華夏的游戲時間已經結束。美國……時差13個小時,游戲時間按當地時間算?還會全球通報嗎……”

    唐陌繼續往前走。

    這個游戲通告不像偷渡客傅聞奪開啟黑塔那次播報了三遍,只播報一遍就停止。

    因為這次開啟攻塔游戲的不是華夏玩家,是美國玩家,唐陌走在路上,還聽到有個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的中年男人一邊粗重地大口呼吸,一邊瘋狂地笑著,幸災樂禍道:“死吧,都去死吧……死……死……”

    走到深夜十一點,唐陌終于走到了靜安區。街上的車輛亂撞成了一團,他不斷地翻越這些車,導致行走速度下降。中途還不小心走錯了一次方向,等到他走到靜安區時,寂靜的深夜里,一道響亮的童聲響起——

    “叮咚!美國2區正式玩家瑪麗·范德薩成功通關黑塔一層!”

    唐陌驚訝地挑起一眉。不是由那個開啟攻塔游戲的玩家通關?

    “叮咚!2017年11月19日,全球共有兩位玩家通關黑塔一層。剩余四億一千六百二十三萬玩家,請努力攻塔!”

    唐陌的腳步刷的停住,他抬起頭,不敢置信地看向那座懸浮在半空中、黑黝黝的影子。

    他清楚地記得,昨天早上,一共有四億九千多萬玩家登入游戲,現在……少了八千萬?!是因為華夏和美國的兩次攻塔游戲,還是說有其他方式造成玩家死亡?

    這么快就又死了八千萬人?!

    唐陌臉色鐵青,埋頭繼續往前走。街上的路燈不斷閃爍,唐陌從背包里拿出手電筒,照亮了地圖。他不發一言,繞了三個路口,走了四條街。不過多久,唐陌看到路邊矗立著一塊“前方學校注意避讓”的交通告示牌,已經到了學校附近。

    “咔嚓——”

    唐陌一腳踩在了玻璃碎片上。他低頭一看,許多細小的玻璃碎片落在地面上。他再抬頭,他頭頂上的這個路燈不知為何被打碎了,玻璃落了一地。

    這只是第一盞碎了的路燈。

    唐陌看向眼前這條通往學校大門的路。

    這條路上,只有兩盞路燈閃爍著幽暗的光芒。地上布滿了路燈的玻璃碎渣,深秋的夜風呼嘯吹過,將道路兩邊的行道樹吹得嘩啦啦作響。黑漆漆的樹蔭仿若無聲的鬼影,唐陌面無表情地從這兩邊的黑色鬼影中走過,一腳一腳地踩在玻璃碎渣上。

    寒冷的晚風吹起了他的風衣下擺,他目光平靜,仿佛什么都沒察覺。

    突然,唐陌抬起腳,快速地往左側閃了兩步。在他剛剛走過的位置,一根手指粗細的大釘子不知為何突兀出現。如果剛才他踩上去,腳掌絕對會被刺穿。

    唐陌抬起頭,警惕地盯著四周。

    他已經走到了學校范圍,只差100米,就到了學校大門。

    現在是凌晨一點,冰冷的晚風嗖嗖地刮著,周圍空無一人。唐陌繼續向前走,這個神奇出現的釘子,又出現了兩次,有一次甚至明目張膽地懸浮在唐陌的面前,只要他沒注意地快走一步,這突然出現的釘子就能戳中他的眼睛,幸好他反應極快,一個閃身躲過。

    這些詭異的情況是從他靠近學校才發生的,現在他距離學校大門只剩下十幾米的距離,要再走回路口,則有八十多米。

    唐陌猶豫了一瞬,還是決定進學校一探究竟。

    一道急促的聲音響起:“你不要過來!”

    這聲音稚嫩響亮,還帶著一絲沒完全變聲結束的干澀。

    唐陌立即反應過來:“你是這個學校的學生?”

    “你別過來,你……你是誰!”

    “我沒有惡意,我來找一個學生。她是我朋友的女兒。”

    浮在唐陌眼前的大釘子掉在了地上,似乎不再阻擋他的步伐。唐陌再往前走,沒有了阻礙,他一直走到學校的門口。隔著鐵柵門往里看,沒看到一個人影,剛剛說話的小男生也不見蹤影。

    唐陌皺了眉頭,高聲問:“你在哪兒?”

    那男生膽怯怯地說:“你……你真不是壞人?”

    “我不是。你遇到什么困難了,需要幫忙嗎?我這里有一些水和食物。”

    “我……我就在門旁邊的門衛室里,你把水和食物放在門口,不要進來……”

    唐陌從背包里拿出了一瓶水和一袋壓縮餅干,走向門衛室的大門。他不快不慢地走著,走到一半,停住腳步。

    那小男生又說:“你……你怎么不過來!”

    唐陌笑了笑,繼續往前走。四圍寂靜一片,小男生不再說話,唐陌也不說話,只是安安靜靜地走。當他走到門衛室大門前的臺階時,突然,他猛地加快步伐,側身繞過了門衛室的大門,從一旁直接飛身撞破窗戶,撞入這個小小的門衛室。

    窗戶的碎片飛濺到剛才唐陌即將踩上去的臺階上,臺階在一瞬間崩塌,轟出了一個七八米深的大洞,洞底是許許多多鋒利的尖刀,刀口向上。

    “老師,他發現了!老師,救我!!!”

    普通的玻璃碎片現在根本傷不到唐陌的皮膚,甚至他的反應速度和跑步速度也超越了大多數的人類。那個有點肥胖的小男生見到唐陌就驚恐地大喊,轉身就跑,唐陌卻比他還快,一把抓住了小胖子的胳膊,將他拽到身前,直接反扣住了他的雙臂。

    “你別動!你是誰,你到底想干什么!”一個焦急的男聲響起。

    唐陌抬頭一看,是一個穿著白襯衫的年輕男人,他似乎剛剛睡醒,頭發亂糟糟的,急得雙眼通紅,跑進了門衛室。

    唐陌反問:“你們剛才為什么要騙我過來……想殺我?”

    年輕男人急道:“你先把他放下來,別傷害他。你要什么,我們都給你,都滿足你!”

    唐陌察覺到了不對,他正準備開口問清楚情況,只聽一道聲音響起:“唐陌?!你終于來了!誒誒誒,別,趕緊放手。李老師,他不是壞人,他就是唐陌,我之前和你說的朋友。就是他想來市北理找人,我和他中途走散了,才先來學校看看能不能碰上他。”

    唐陌看向來人。

    “黎文?”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