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515章 一萬年太久,我們只爭朝夕(第一更)
    第1515章

    “陛下,臣知道,若要能夠守住目前的勝果,對于我大宋而言,已是極為艱難,所以,臣所需要的不多,就是那只目前正在訓練的那幾只火器精銳。”

    “你是說火槍騎兵和迫擊炮兵?”那邊的曹詩下意識地叫出了聲來,火器精銳,除了御前炮兵之外,就只有那火槍騎兵和迫擊炮兵了。

    然后,曹詩下意識地朝著王厚望過去,而王厚也同樣把目光落在了曹詩的身上,這對哥倆,都對對方保持著警惕。

    “兩千火槍騎兵,一千迫擊炮兵和三千火槍手。臣只要這么多,若是不能為陛下拿下河套之地,平定西夏,臣……”

    王洋的賭咒之詞尚未出口,天子趙趙煦趕緊抬起了手臂打斷了王洋之言。“你且待朕思量思量如何?”

    “王巫山,你這,你這么著急干嘛……”剛剛離開了御書房,這邊曹詩就湊了過來絮絮叨叨地道。

    “現說了,就那么幾千人馬去了,難道還真的能成功不成?那蕭慎與那耶律余睹終究是不一樣的,耶律余睹好歹也是北遼皇族,麾下部眾甚多。

    而那蕭慎卻只是個巧言令舌的北遼文官,他所能夠提供的幫助并不多,想要拿下河套,最終還是要靠我大宋自己。”

    “這我當然知道,但是諸位難道你們看不出來,現如今這個這個時機絕對是百年難遇,若是等我大宋全盤掌控住了那遼東一帶。想來也暫時無力進取北遼腹地,而北遼失了大片疆土,那個時候相信北遼更能比現在明白齒亡唇寒的道理。”

    “若是到了那個時候,北遼屯重兵牽制我大宋,又大肆援助西夏,西夏則可借機崛起,到時候,我大宋,仍舊還是處于兩面受敵的態勢。”

    聽到了王洋這番言語,一干大佬都若有所思,不再多言。

    “這倒也是,如今北遼耶律洪基剛剛過世,新皇登基,正值政局不寧之時,若是待那北遼緩過了這口氣來,想要再謀河套,怕是難矣……”章楶這位久在邊陲的宿將也不由得不發出這樣的感慨道。

    曹詩砸了砸嘴之后,半天才憋出這么一句話來。“那么少的兵馬過去,這也太為不智了。”

    “呵呵,那是你們仍舊太過小看了純火器部隊的戰斗力。再說了,王某到了西北之地后,自然還要借助西北諸軍之力,有了他們的相助,王某相信,拿下河套地區的難度,不會太大。”

    王洋敢于這么說,那是在于他來自未來,很明白火器部隊真正的強悍與犀利,也很清楚,蕭慎在得見那耶律余睹這位北遼皇族都轉身投宋之后,他若是再不離開,哪怕是這個時候,他替北遼守住了河東道,他的未來,仍舊會是一片黑暗。

    誰讓他居然敢收留那謀弒昭懷太子的主謀之一張孝杰,要知道這貨哪怕是假死了,剛剛登基的耶律延禧仍舊下令掘棺鞭尸,足見那遼皇對于張孝杰的恨意有多么深刻。

    若是知道張孝杰不但沒死,反而投效了蕭慎,哪怕是蕭慎替耶律延禧守住了河套地區又如何?

    “陛下您這是怎么了?莫非方才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發生不成。”皇后孟氏看到了眉頭緊鎖的天子,不禁有些擔憂地問道。

    “梓童說什么呢,哪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只是,王巫山想要乘著這個機會去西北,替我大宋拿下河套,截斷那西夏與北遼之間的聯系。”

    這數年來,對于天下大勢也是頗為了解的皇后孟氏不禁有些錯愕地道。“這可是好事啊,陛下您為何還如此愁眉不展。”

    “的確是好事情,可是現如今,我大宋實在是沒有能力在穩固那新據的遼東之地的同時,再分心西北之地。”

    “但是王巫山卻極力游說于朕和諸位大臣,著實讓朕頭疼,若是不讓他去,朕心有不甘,可若是讓他去吧,朕又擔心顧此失彼,反而不美。”

    “王巫山向來自信,但是此事,事關我大宋之社稷,牽一發而動全身。稍有不慎,這些年來的經營豈不是……”

    天子很無奈,而王洋提了一回之后,見天子仍舊遲遲未下決斷,王大官人的心里邊也很是焦急,哪怕是現如今天氣嚴寒,已然漸近寒冬。

    但是,事情還是必須得早早定斷,自己才好籌謀劃策,畢竟這個機會實在是太難得了,女直人現如今暫時不能成為大宋的心腹之患,西夏也已經被打成了殘廢正在休生養息的緊要關頭。

    而那北遼在位四十余載的老皇帝新喪,新皇登基就大肆清理朝堂,正值北遼朝野人心不齊之機,不趕緊趁著這個時機將西夏給滅了,難道還要等西夏的國主李乾順成長起來,等到西夏國的實力恢復不成?

    哪怕是大宋現如今對于火器的研制保密工作做得十分的到位,但那也僅僅只是相對于過去而言。

    若是這玩意也被北遼又或者西夏所掌握,唔……那大宋一統天下的時間,真不知道又要拖延多久。

    王大官人可不想讓自己這一輩子的大好年華都僅僅只放在這片土地之上,身為優秀的穿越者,他更希望自己的未來旅程是星辰大海。

    是華夏大地之外的遠方,讓大宋,或者讓華夏民族能夠在這個時代,就成為這個世界的主宰者。

    有句話怎么說的來著,一萬年太久,我們只爭朝夕。其實王洋還有很想要在短時間內解決掉那西夏的重發理由,既然天子拿不定主意,王洋思來想去,終于決定拿出屬于自己的殺手锏。

    大宋缺什么,缺錢,為什么缺錢,因為缺銅。大宋周邊諸國不少都沒有自己本國的貨幣,完全就是用大宋的制錢,而大宋的銅錢的制作采取的是鑄錢。

    鑄錢的成本實在不低,不過自打那軍器監的水力鍛壓機械出現之后,從那時起,大宋的銅錢就不再是采取鑄造,而是采用鍛壓制作。

    極大的減少了成本,不過,大宋的銅錢的數量,仍舊無法滿足需求,并且銅這玩意,對于大宋軍事而言,也絕對是必須品。

    特別是現如今為了轉輪步槍研制出來的子彈,中間為圓柱形的銅管,前方是那橢圓形的子彈,而后方為了保證燧發效果,所以后部仍舊有一小截是紙制,以便于撕開擊發火藥。

    這樣的子彈出現,使得火槍在開火之后,槍膛內的雜物變得更少,更便于清理。而且更換子彈的速度也獲得了提升。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