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大鑫篇 十九章 相助
    和親的隊伍從庫爾城東城門一路行至大鑫王宮孔雀宮,市民夾道相迎,親眼目睹著近年來王城中的大事。

    本說這三王子早已立了府邸,婚禮該在王府舉行,可他迎娶的是大澤的公主,賀喜的各國使臣皆是皇親貴胄,為了大澤與大鑫兩國的顏面,需在孔雀宮來一場聲勢浩大的婚禮。

    大鑫三王子凌承志早早候與東城門,等馬車在他面前停下,他走上前,對著宜萱的馬車行了一禮,用平淡的語氣開口說道:“札兒赤兀惕.阿日斯蘭,見過公主,這一路風塵仆仆,甚是辛苦,父王已備好接風酒宴,本王這就迎公主進宮?!?br />
    宜萱聽到聲響,努力掩藏好自己落寞的情緒,隔著車簾,沉穩的聲音響起:“有勞三王子?!?br />
    二人各揣心思,互相試探,片刻,凌承志嘴角上揚,邪魅一笑。

    站在一行宮人中的姬千凝遠遠看到這一幕,心中委實難過,眼中漸漸濕潤。隱約可見,這日的他和那日承歡殿上的面容一致,想必這就是他的真容。與跟她相識相見的那張臉比,雖是兩張完全不同的面容,可都是那么的溫文爾雅,陌上人如玉,翩翩然,如蓬萊山修道的仙人,尤其那雙眸子依舊深不可測……

    終于見到自己朝思暮想之人,姬千凝多想沖上去相見,可理智告訴她不可魯莽行事,否則,這一路努力的一切終將付之東流。

    她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努力擠出一個笑容。

    倒是一旁的易水寒,看的一頭霧水。

    “子衿兄,你這是?”

    “風迷了眼睛?!?br />
    易水寒半信半疑,他是識趣之人,便也不再多問。突然想起某事,猶豫半天,試探般地問道:“真要進宮?”

    “是?!?br />
    “要事?”

    “嗯?!?br />
    易水寒心中猜測到幾分,他的種種行為,他都看在眼里,細細想來,從他在鳳鳴山想方設法進入和親的隊伍中,還有一路上的奇怪行為,再有今日堅持入宮,他心中已經有些明白。

    不過,有些事不必知道的清清楚楚,旁人若想告知與你,早早便會開口。若不想讓其知曉,問再多都是徒勞。何必給彼此找不痛快?

    “我便要早早找個機會溜出,你這一去,萬事小心,咱們有緣再在城中相見?!?br />
    “易兄,這一路,多謝你的照拂,咱們有緣再見?!奔蛐牡赘屑に?。

    易水寒擺擺手:“小事,小事,不足掛齒。哦,對了,時至今日,我都未還你金墜子的錢,這事?”說著,一臉愁容,撓了撓自己的頭。

    姬千凝只覺得他的行為好笑:“無妨,區區小錢,易兄不必放在心上?!?br />
    “怎么能夠,等我有了錢,若下次再見,我一定如數歸還,一定?!?br />
    姬千凝笑著點了點頭。

    車隊繼續前行,進了城,不一會,易水寒趁混亂之際跑了出去,除了姬千凝,沒有一個人發現他的行蹤。

    凌承志親自迎接宜萱至孔雀宮,用過膳后,安排她休息在宮內鳳棲殿。待眾人離去,宜萱癱坐在榻上,愁上眉頭。

    “公主,可否讓小人留在你的身旁?”突如其來的聲音喚回了沉思中的宜萱。

    “你是何人?”宜萱眼睛掃向眼前之人,只見一著宮裝的男子,不經意間看向男子的胸部,心中已有幾分了然。

    “宮人?!币溯嫜矍爸苏羌?。

    “是嗎?”宜萱嘴角上揚,“為何扮成男子模樣?”簡簡單單一句話,卻像是質問眼前之人到底有何目的。

    “為了見一個人?!奔靼滓溯婀魇锹斆魅?,便不加隱瞞,對于宜萱看出自己的身份,她并沒有過分驚訝。

    “噢,大澤的清遠郡主千方百計扮作宮人混入大鑫,只是為了見一個人,不覺得可笑?嗯?”宜萱突然從榻上起身,撫了撫寬松的衣袖,依舊笑著說到。

    姬千凝用充滿疑惑和不解的眼神望向宜萱:“公主如何知曉我是……?”

    宜萱微微一笑:“自打你受封,本宮便知你,前些日子參加宮宴,本宮遠遠瞧見你一眼,故有幸在穹旻宮見過。只是不知這孔雀宮里何人有如此大魅力,竟讓你這位郡主千里迢迢尋到此地?”

    “一個故人?!?br />
    “故人?哦,可是所愛之人?能讓這世間女子此般沖動,多半是愛情?!?br />
    姬千凝略一沉思:“是?!?br />
    “哦?!币溯嫱蝗煌虼巴?,沉思后輕聲笑了出來,“大澤的郡主竟喜歡上西隅人,難道你不明白西隅曾是我們的敵人?”

    “最起碼現在不是?!?br />
    “這樣做有何意義?”

    “為了尋求一個答案,不想讓自己心留遺憾?!?br />
    “哈哈……”

    “公主是覺得我可笑?”姬千凝微微皺眉。

    “不,我喜歡你,敢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一切。你放心,就留在在本宮身邊,等你找到那個他?!?br />
    “其實不用找,近在咫尺?!奔剜?。

    小小的聲音卻被宜萱聽了個真切,近在咫尺?她突然明白了些什么,但并沒有繼續追問,只是輕輕說道:“本宮會幫你?!?br />
    “公主,我……對不起……”姬千凝聽到這,心中突然有些愧疚,自己喜歡的男子是公主即將要嫁之人,她想告訴公主一切,卻不知從何開口,突然感覺自己好生自私,為了自己的私心,竟要做出這般……

    本來轉過身的宜萱突然伸出手制止姬千凝再說下去,她明白她的意思:“無需多言,本宮說過幫你,定會做到,不過這婚禮還得依舊舉行?!?br />
    她,多么聰慧的一個女子,清遠此時的種種舉動,不正說明苦苦追尋的就是自己即將要嫁的三王子,她不知道她們曾經有怎樣的故事,她也不知道三王子是否值得托付終身,但她莫名想幫她。是啊,既然守護不了自己的愛情,那就去幫別人勇敢追求。

    “清遠明白?!币溯娴穆曇舨淮?,但字字印在千凝心中,她向她投以感激的目光,有時候無需多言,便能惺惺相惜。

    第二日黃昏,孔雀宮洋溢著一片喜慶,三王子和宜萱的婚禮在此時舉行,永樂殿中,大鑫王正襟危坐,夫人凌氏伴其右。三王子頭戴狐皮帽,身穿淺紅色對襟高領內衫,外套用南周上等絲綢縫制貂皮鑲邊的長袍,上印有圓壽,妙蓮及其他花卉的圖案,腳踩皮底絨幫長靴。斜插腰刀,佩掛嵌龍銀刀。備顯英姿雄發的陽剛之美,這便是大鑫傳統的婚服。

    座下文武百官以及各國前來賀喜的王侯使者,竊竊私語。

    “你瞧,那便是三王子吧,實乃有幸啊,今日得見三王子真容?!?br />
    “誰說不是,這三王子向來不已真面目示人,要不是今日大婚,我等哪有機會瞧見?!?br />
    “這三王子果真生的妙啊,這九州之內,怕也是能數上名的美男子?!?br />
    “對,對……”

    聽到旁座兩人交談的話語,一著紫衣的男子突然端起酒杯,高聲道:“臣代表南周奉吾王之命,向大王和三王子道喜?!蹦凶油蝗簧熘彪p手合十,抬起放于胸前,彎腰作揖道。

    大鑫王向他點了點頭:“替我向南周王問好?!比踝佣似鹁票?,也向紫衣男子回禮。

    “諾?!?br />
    聽聞,一紅衣男子端起酒杯,笑著說道:“賀三王子新婚之喜?!?br />
    “懷宋二皇子趙奕,別來無恙??!”凌承志說完,端起酒杯回敬趙奕,而后一飲而盡。

    “懷宋,哈哈,你父王身體近來可好?”一向高高在上的大鑫王突然開口問道。

    趙奕突然朝著大鑫王行禮:“謝大王關心,父王身體健朗?!?br />
    “嗯?!贝篥瓮跣χc了點頭,目光向前,只見一黑子男子面容冷峻,獨自飲著酒,旁邊座上是個十歲左右孩童,同樣一身黑衣,兩人眉眼竟有幾分相似。大鑫王突然伸出手指向黑衣男子的位置,問道:“這位是?”

    尋聲望去,凌承志突然皺起眉頭,心中不快,暗自想著:“剛才竟未發覺,不曾想赤炎會派玄啟前來,不只是單純的來賀喜吧?”思及此,他立即收起疑容,臉上恢復常態,向前幾步,伸出手向大鑫王介紹道:“父王,這是赤炎六皇子玄啟?!?br />
    “我和王兄是來向三王子道喜的?!蓖蝗灰恢赡鄣耐曧懫?,只見玄啟旁邊的小孩嘴里的雞腿還未咽下,嘴角溢滿了油,這便是玄啟十歲的胞弟玄稚。

    “阿奴,不得無禮?!毙⒑浅庵?,玄稚聽聞,撇撇嘴,低下了頭,玄啟突然站起身行禮:“舍弟年幼,不知禮數,還望大王勿加怪罪?!?br />
    多日前,玄啟沒有找到出走的姬千凝,便回到大澤荊都,突然接到炎皇的書信,讓他代表赤炎去大鑫賀喜,更有密報說姬千凝已去了大鑫,略一思索,他便起身趕向洛城,與赤炎過來的數名玄甲軍弟兄會合,卻不想,自己這個最小的弟弟也跟了過來。

    “哦,原來這便是赤炎王室最小的十二皇子玄稚,聽聞你父王寶貴得很??!”大鑫王突然大笑了起來,座下也跟著笑了起來。

    玄稚看了一眼玄啟,突然站起來說道:“稚兒從小聰穎,比其他王兄乖巧懂事,父王自然寵愛我?!闭f完頭仰起來,盛氣凌人,惹得座下哄堂大笑。

    玄啟嘴角也揚了起來,帶著笑意看向這個一向可愛的弟弟,眼里滿是寵愛。

    “宜萱公主到?!蓖蝗缙鋪淼穆曇粝肫?,眾人的視線突然轉到了大殿之外。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