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六十九章 你準備進棺材了么
    天魔鬼神經的厲害,出乎眾人的意料之外。

    陸乾一拳八十萬的力量,凌厲兇猛,居然也被牽引開去,身如傀儡,不受控制。

    這么下去,會輸得很難看!

    “九蟬不滅金身勁,不過如此!”

    長街之上,黑光縈繞的韓仲扭了扭脖子,冷冷吐出一句話。

    “這只是第一招而已?!?br />
    一百五十丈,陸乾拔腳,從石坑中走出,神色依舊鎮定自若,沒有半點驚慌。

    說話之間,氣血劇烈運轉。

    嘩啦啦,嘩啦啦。

    潮浪洶涌的聲音在他體內響起,奔騰不息。

    三息張嘴,陸乾張口吐出一絲黑血,微微點頭贊道:“天魔鬼神經,的確有幾分厲害之處!居然能在我體內種下一絲詭異暗罡!不愧是鬼羅國第一宗門的鎮派神功!”

    見此一幕,韓仲瞳孔一縮:“你居然能逼出我留在你體內的天魔罡氣?”

    這顯然出乎他的意料。

    “呵呵,我原以為你躲在觀星樓里不出來,是在孵龜蛋呢。原來,你是在尋找破解九蟬不滅金身勁的辦法?!?br />
    陸乾雙眸微瞇,透出絲絲寒光:“只不過,你這辦法有點不靠譜??!”

    “哼!不靠譜?你能在我手上走過三百回合再說吧!”

    韓仲冷哼一聲。

    下一刻,韓仲一跺地面,強大力量直接震裂堅硬石板,身形猶然黑電一般爆射出去。

    音爆炸鳴,掌風撲面,數十道掌影,攜著毀山摧城的力道,猛烈攻向陸乾周身。

    只有一個字,快!

    剎那之間,陸乾周身掌影翻飛,仿佛被一團黑色炫光包圍著,每一掌,都擁有六十萬斤的力量!打出接連不斷的音爆之聲!

    他是想借助快速迅疾的攻擊,將天魔之氣打入陸乾體內,最后一擊獲勝!

    “來得好!”

    面對這狂風驟雨般的兇悍攻擊,陸乾不驚反喜,渾身金光閃爍,在原地打出一招招的星河破罡拳,驚濤掌,進行反擊。

    砰砰!砰砰砰砰!

    黑光金光交織閃爍,每一次雄渾罡氣的轟撞,都會爆炸出驚人的恐怖沖擊波,沖擊四射,在石板長街之上撞擊出一個個巨大的深坑。

    碎石四射!颶風四卷!

    當當當……

    隨著戰斗的熾熱,二人罡氣洶涌狂噴,拳意交疊,開始移動起來,越來越兇猛,越來越瘋狂。

    洪鐘大鳴不絕于耳,恐怖的聲音,傳徹十幾里,仿佛天神在擂鼓!

    二人交手所到之處,大地碎裂成齏粉!

    整條十里長街,被他們二人狠狠犁了一遍。

    也幸虧這條長街寬百丈有余,不然左右兩邊的樓閣酒肆,早就震碎倒塌。

    但隨著場中兩道光芒爆閃,拳掌翻飛,震蕩波一波一波沖擊出來,樓閣酒肆的墻壁上也出現了觸目驚心的裂痕。

    仿佛隨時會轟然倒塌。

    十息之后,整條十里長街徹底碎了!銀色石粉隨風沖天而起,遮天蔽日,仿佛塵暴降臨!

    此刻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緊盯著場中的石粉塵暴,心急得撓撓癢。

    “好恐怖的威力!這簡直是兩個罡氣境巔峰在廝殺!”

    “誰占上風?”

    “勢均力敵!”

    “韓仲施展出鬼神宗的數種地階上品武功,也打不破陸乾的不滅金身!”

    “陸乾現在只能防守!他的攻擊照樣被牽引開去!”

    隨著場中飛天境高手的講解,無數人的一顆心提了起來。

    當!

    突然,一聲劇烈的洪鐘大鳴,長街中央,金光黑光猛地膨脹擴大,擊撞在一起,對轟出劇烈的光芒閃爍。

    那一瞬間,仿佛有一輪金色昊日,黑色昊日轟撞。

    一朵石粉蘑菇云被震了出來,冉冉升起,隨后颶風席卷而來,就石粉蘑菇云,還有長街上的石粉吹散掉。

    一個十二米深,寬八十余丈,長八里的巨大深坑也顯露出來。

    可見二人剛才廝殺之激烈!

    陸乾,韓仲二人站在坑中左右,隔著百丈遙遙相對。

    詭異的是,二人身上依舊完好,誰也沒有衣衫破爛,仿佛在那恐怖的近身廝殺中誰都沒有受傷。

    “你不把你體內的淤血吐出來么?”

    這時,韓仲冷笑一聲,神色略帶蔑視。

    “不用?!?br />
    陸乾微微一笑,渾身血氣搬運,毛孔處絲絲黑血逼出,然后在高達上百度的體溫下蒸發,虛無。

    “你的罡氣恐怕沒多少了吧?!?br />
    陸乾血氣一收,輕描淡寫問道:“你破不了我的金身,遲早會被我耗盡罡氣……”

    “呵呵,你猜錯了,我幼年服用過異果,罡氣恢復速度驚人,縱使不是無窮無盡,那也差不了多少?!?br />
    韓仲陰寒臉龐上浮現一絲冰冷殺意:“剛才的廝殺,我只是用了七成力量!但已經打探到你的九蟬不滅金身勁極限在哪!這一次出手,我將不會留手!”

    此話一出,整條十里長街的武者俱是一驚,掀起一片騷動狂潮。

    “怎么可能呢?騙人!”

    “七成力量就已經打個平手,若是全力爆發,陸乾豈不是輸定了?”

    “這一定是心理戰術!是那個韓仲在吹牛!”

    ……

    就在眾多百姓驚呼之時,韓仲體內,爆發出一股更加駭人的雄渾血氣。

    是七十竅的血氣!

    那宛如墨黑的罡氣,濃稠如水,流淌縈繞在韓仲周身三尺,給人以強大無比的震懾力。

    這一刻,大玄百姓都驚呆了,臉色變得很是難看。

    嘶!

    連同那些高手,心頭都是翻江倒海的震撼,倒抽冷氣的聲音此起彼伏。

    二十歲,七十竅!

    這……簡直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

    “他居然如此強大?隱藏了這么多實力?”十七皇子的雅間中,洪狀元臉色一白,不敢置信。

    “這下陸乾慘了!”屋頂上,沐靈水柳眉擰緊。

    “七十竅么?估計整個玉京,都沒有幾個同齡人能夠戰勝他了?!币惶幗锹?,騎著小毛驢的郭娥喃喃吐道。

    聽到她的聲音,啃著胡蘿卜的小毛驢眸中閃過一絲十分人性化的輕蔑不屑。

    “嘿嘿嘿!那個陸乾還不死?這次大玄恐怕真的丟盡臉面咯!”

    一處包廂之中,玩蛇的黑衣怪人幸災樂禍道。

    觀星樓上,鬼羅國的人開始歡呼慶祝起來。

    “哈哈哈!韓師兄神勇無雙,所向無敵!”

    “罡氣境第一人!”

    “那個大玄的天才,趕緊叩頭認輸吧。我韓師兄寬宏大量,說不定大人大量,放你一馬呢?!?br />
    “不然的話,你恐怕要躺著你帶來的那個棺材回去了!”

    這嘲笑的聲音無比刺耳,傳遍長街。

    所有大玄百姓卻是敢怒不敢言。

    閣樓頂層,蘇秋雨眉頭直皺:“陛下,這次恐怕陸乾要輸了?!?br />
    趙玄機神色倒也平靜,只是淡淡道:“陸乾輸了也沒事。他實力提升太快,經過這次挫折,后邊能一飛沖天。朕很看好他。只不過,得快點查出鬼羅宗,還有鬼羅煙那個神秘勢力,究竟弄了什么神丹妙藥出來,居然讓韓仲這么一個資質比朕差的人,在二十歲突破到七十竅?!?br />
    “微臣領旨?!?br />
    蘇秋雨微微拱手,轉身望向長街石坑中的陸乾,見陸乾依舊淡定自若,不禁點頭贊道:“陸乾此子,面臨強敵,仍面不改色,鎮定自若,確實是一枚寶玉?!?br />
    隨著聲音傳開,大玄百姓也暗暗點頭,為陸乾的氣度驚嘆,贊賞。

    拍掌之聲忽然響起,隨著各種鼓勵的聲音疊成一片。

    “你準備好迎接死亡了么?”

    就在這時,韓仲一聲冷喝,將所有聲音壓下去。

    陸乾微微一笑,淡然點頭。

    渾身也閃起金色光芒。

    “死吧!”

    韓仲腳下一震,整個人轟然爆射出去,如同一團飛馳的黑色流星,閃電般轟向一百五十丈外的陸乾。

    仿佛要將陸乾整個人吞噬掉!

    無數人的心在這一瞬間提到了嗓子眼。

    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陸乾渾身金光浮起,如同流水般洶涌到拳頭之上,渾身沒有一點罡氣防御!

    就這么一拳,仿若一團純凈金色的光芒,轟然射出。

    趙玄機雙瞳驟然爆亮:“這……星河破罡拳第六層!射日!”

    最后,宛如彗星相撞一般,金色拳頭,還有韓仲的黑色身影狠狠轟撞在一起。

    “嘭!”

    天地之間,一聲巨大轟鳴,響徹天地之間。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