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8章 現
    “你們有完沒完?吃好了都給我滾。嘰嘰喳喳跟麻雀似的,煩死了!”懷薇發話了。

    “抱歉,阿薇需要休息,改天再請各位聚一聚。”顧識出來替懷薇打圓場。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長老,立刻起身沖懷薇行禮:“小怪告退。”

    “阿識,去送送他。”懷薇見顧識站那兒一動不動,讓他禮數周全一些、

    “走吧,我送你。”顧識看出了什么,爽快答應了下來,可說了要走的何長老卻磨磨蹭蹭的,明顯還有未了之事,暫時舍不得離開,眼神一個勁兒地往半幽那邊瞟,最后還是顧識催他,而且半幽也沒有回應的意思,這才戀戀不舍地往門外挪。

    “尊神,冥先告退了,過幾日再來拜見。”半冥緊跟著說要離開,上一刻還是恭謹有禮的樣子,后一秒忽然露出春風般和煦的笑容,輕聲說,“想吃什么,傳訊給我就好。”

    “行了,有什么事別都自己扛著,你家又不止你一個人。年紀輕輕的,眉頭都快打結了。實在應付不過來,特別不舒心的話,告訴我一聲,客氣是什么東西。”懷薇看出半冥此番前來心事重重的模樣,表面上還是嘻嘻哈哈的無所謂樣,照樣開他哥的玩笑,偶爾微蹙的眉頭還是沒能逃過她的眼睛,因此有了這一番話,意在明示半冥身后還有半幽,還有她可以依靠。

    “果然還是火眼金睛,好的,老大。我們下次見面詳聊。”半冥失笑,承諾會敞開心扉。

    半幽驚悉自己未曾注意到的事,無法忽略弟弟的難處,于是在半冥即將離去時,給懷薇告了個假:“吾神,恕幽暫且告退,請給幽一刻鐘。”

    短短幾分鐘,房子里就剩懷薇一人,獨自坐著,意猶未盡地享受早餐。

    大約半分鐘后,電梯門打開,一位身穿深藍色唐裝,精神奕奕的老先生緩緩出現了在門外,站定后給懷薇作揖見禮:“人界轄主司羿見過上神。”

    懷薇看不慣司羿戰戰兢兢的模樣,好像她是什么洪水猛獸似的,也不想寒暄浪費時間,干脆發問:“得了,幾千年過去了,人界轄主怎么還是虛頭巴腦的。直說吧,什么事?”

    “哈哈哈,上神真是快人快語!”司羿尷尬一笑,而后打起了官腔,“上神重臨于世,此乃普天同慶之大喜事,小老兒恭賀上神獲得新生,恭祝上神壽與天齊,福澤無疆。”

    “我的東西在你那兒吧,既然帶來了就拿出來,還有什么想說的一并說了。我耐心不是特別好,如果再說些沒用的廢話,走!”懷薇放下了筷子,停止用餐,語氣突然變得冷漠。

    “上神恕罪,小老兒見識淺薄,有得罪上神的地方,還請上神寬恕一二。小老兒此番前來,乃是人間界一致決定將代為保管的神器歸還上神,還請上神接收。”司羿將綁在后背的布袋取下,拿出被層層包裹的禮盒,雙手將其平舉過頭頂,恭敬地將盒子呈上。

    不過瞬間,司羿頓覺壓在手中的重量沒有了,黑盒已然浮于半空中,“怦”的一聲,四分五裂,盒內的東西露了出來嗎,一柄古樸的長刀靜靜地懸著,靜等著它的主人。

    “好久不見了,極道。”懷薇來到看起來相當普通的長刀跟前,手指撫上刀身的瞬間,黯淡無光的長刀發出“嗡嗡”的聲音,急切地顫動起來,似是認出了主人,當懷薇此時用極其低沉的聲音喚出它的名字“極道”時,刀身散發出刺目的光芒,耀眼的紅色。

    “果然是神器,認主。”司羿見此奇景,忍不住感慨,“之前看不出奇特之處,那么久了,一直跟一把普通的刀沒什么兩樣,原來是在沉睡。如今見到上神,才算是徹底醒過來了。”

    “保管護送之恩,多謝,來日定當答謝。”懷薇就事論事,對司羿及其身后的組織表達了感激之情,將極道收起,換了一副稍微溫和的語氣,“司老,今日前來不只為送刀吧?”

    “不敢欺瞞上神,小老兒前來,確有任務在身。”司羿再次作揖,當做告罪,而后終于說出此行的真正目的,“世間和平久矣,上神重臨,勢必影響各界,眾類反應不一而足,還請上神盡力維系平衡,保人間安樂祥和,和平著實得之不易,望上神垂憐,悲憫眾生。”

    懷薇瞬間領會了司羿話中的深意:“懂了,意思是別在人間界鬧事,說白了就是我會帶來爭端,讓我悠著點兒,不要把戰爭帶給和平的人類。我理解得可還準確?”

    “哈哈哈,上神說話真是直接明了。”司羿沒有否認。

    “你的來意我知道了,司老慢走。”懷薇沒有多余的話跟司羿閑聊,于是間接說了再見。

    “小老兒告辭。”司羿傳達到了意思,見懷薇態度淡漠,也不打算久留,作揖后離去。

    就在司羿即將踏入電梯的那一刻,周圍氣場突變,走廊的燈一閃一閃的,亮度不穩。

    “站著!”懷薇忽然發話,而后對戰戰兢兢的司羿說,“慢走不送。”

    半幽顯出身形,眼中怒氣極盛,咬牙切齒地低聲說出四個字:“欺人太甚!”

    “你想怎樣?大開殺戒嗎?然后呢?讓人族和妖族開戰,最后血流成河嗎?累及阿冥和無辜的人嗎?”懷薇一口氣連問了幾個問題,沒打算讓半幽回答,緊接著就開始指責,“你以為這些都是誰造成的。如果不是你在時代廣場上莫名其妙地給我下跪,那些人妖鬼怪怎么會知道我的消息,一個兩個的都來找我的麻煩。我原本活得自由自在,現在這樣,一刻都沒得消停,你覺得我會開心嗎?我能高興得起來嗎?你的出現,帶給我的只有無盡的麻煩。當年要不是因為你,我會失去神體,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一個小小的鬼尊都敢禁錮我,一個弱得不能再弱的人間界主也來警告我。若是神體未損,我何須受這等腌臜氣,這一樁樁一件件都是拜你所賜。半幽,你捫心自問,身為罪魁禍首的你到底有什么資格去責備他人?難道最應該反省的不應該是你嗎?不是嗎?你還跟我身邊干什么?干什么啊?說話,啞巴啦。”

    “幽知罪,甘受一切懲罰。”半幽垂首認錯,沒做任何辯解。

    “多說無益,解開銘誓,從此天涯路遠,一別兩寬,如何?”懷薇再一次試探。

    對于銘誓,半幽的態度十分堅決,毫不猶豫地拒絕:“幽不愿。”

    “你去妖界助半冥平息妖族之事,讓我清凈幾日,如何?”懷薇轉換策略。

    半幽再次給出了否定的答案,順帶說明原因:“冥弟明言可獨自處理,無需相幫。”

    得,合著剛才那些話都白講,懷薇很不雅觀地翻了個白眼,轉身回房。

    “請問吾神,幽該住哪個房間?”半幽在客廳里大聲發問,看來是打定主意要住下了。

    懷薇沒有答復,可半幽不會那么容易放棄:“若不方便,幽可在客廳安歇。”

    “哐”的一聲巨響傳來,緊鄰客廳的一間房的門自動打開,動靜極大。

    “多謝吾神收留。”半幽嚷聲答謝,笑意寫滿雙眼。

    等顧識送完何長老,并與他進行一番長談后回來,半幽已經成功入住懷薇家。

    衣柜里一溜兒整齊的襯衫西裝,洗手間里裝備完整的洗漱用品,玄關處專屬的拖鞋,一看就是長住的架勢,而且是早有預謀,因為這些東西都不是一時半會兒能拿出來的。

    “終于得償所愿了,半先生。”顧識酸不拉唧地說了一句恭喜的話。

    半幽相當淡定地回了一句:“理所應當。”

    之后,一時無話,兩人以眼神交鋒,刀光劍影,槍林彈雨,都不肯服輸。

    “半幽,去妖界。”懷薇忽然出現在客廳,對半幽下令,而后轉身囑咐顧識,“阿識留下。”

    “發生什么事了?為什么要去妖界,還這么著急?”顧識替半幽問出了內心的疑問。

    “阿冥出事了。妖界近來不太平,那些暗藏的勢力蠢蠢欲動,我在阿冥身上施了個安樂咒,就在剛才,咒術失效了。我預料到會發生什么,可沒想到會這么快,希望還來得及。半幽,此行僅有你我二人,暫時保密。”懷薇又不放心地叮囑顧識,“阿識,你先回玉石族,最好跟何長老在一塊兒,切記,別接觸外族人,待在結界里,別四處游蕩,聽清楚了嗎?”

    懷薇的神色不像是在開玩笑,似乎有什么重大事件即將爆發,盡管心里有著擔憂,但自知戰斗力低下的顧識看向懷薇身邊的半幽,默默地遵循她的安排,沒有勉強隨行。

    妖界的入口是一幅全息影像的三山五岳圖,出入的鑰匙則是妖界通行令。入口圖由妖界通行令喚出,通行令劃分成不同的等級,初級的只能單人出入住宅娛樂區,中級的可以帶一個妖族一同出入高檔軍事區,而高級的通行令權益最大,可帶外族人出入妖界任意禁區。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