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26章 咸鴨蛋
    周國號稱天下最繁榮的國度,天街號稱周國最繁華的大街,四舍五入,站在天街就等于站在了世界頂端。

    在天街開一家酒樓,四舍五入就是站在頂端的老板。

    宋家在麗山的產業和梓州酒坊所賺的錢,在青枝‘死’后,大家都替青豆換成了銀票收起來,雖然不是一筆大數目,卻也不少,足夠姐弟倆拿出來入股酒樓。

    董湛、孫二娘與柳依依也依著自身財力入股,這么下來,湊成了一筆不小的資金。

    董湛出面疏通行會與鄰里店鋪等關系,孫二娘負責監督裝潢施工,柳依依負責聯絡安排歌女舞女,至于雇傭后廚與店伙、裝潢設計風格等事,則由眾人共同完成。

    青枝因著仁王在查她,不便出面,大部分時間與孫二娘一同窩在酒樓現場監督施工。

    大家都沒什么經驗,從一開始的酒樓風格這個問題上,就很是走了一些彎路。

    董湛堅持要走金碧輝煌古典宮廷風,但被大家及時勸阻了,四人在京城走訪了一圈,想到酒樓還擔負著查出仁王真相的使命,又想到仁王與蕃國的種種‘合作’,決定還是國際化比較好。

    恰好周國剛舉行完萬國大典,萬國熱度仍在,所以酒樓定下了走國際風,每個包間都是不同國家的裝潢風格,比如狄國的包間吧,周圍涂得帳篷一樣,還放了羊頭骨;南越國包間吧,涂得吊腳樓一樣,還種了許多葉子又大又綠的植物;蕃國包間吧,墻壁上方涂成紅色,還裝飾著梵文六字真經等。

    青枝看著這些包間直嘆息,她其實喜歡的是小清新網紅風格,但是網紅都是小店,好像沒有網紅酒樓這一說?

    接著說到命名,董湛堅持要叫‘閃金大酒樓’,被及時勸阻了,接著他提出要叫‘悅來酒樓’,也被青枝扶額勸阻。

    律子川在旁瞧著好玩,建議他們不如多想幾個名字投票,最后投了一個非常平平無奇的‘萬國酒樓’,不為它最好,就為別的都太難聽!

    還好花大價錢請人寫完做匾掛上后,這四個字看著倒也平平整整、方方正正的。

    接下來討論開業酬賓,畢竟新店得要有點吸引眼球的動作才行嘛。

    柳依依建議找紅牌花魁來唱個五天十天,眾人異口同聲反對:“不行!太貴!”

    董湛想要搞一場馬術比賽,被勸止之后,又要來一場雞尾酒會,也被委婉勸止。

    孫二娘建議打折三天,酒水免費,這個主意非常實用,但是酒樓太大,怕被吃垮,無法采用。

    大家大眼瞪小眼,青枝嘆道道:“咱們既然走的是萬國風,名字也叫這個,酬賓活動還是要做出‘萬國’的辨識度來,讓大家印象深刻才是,我們的長處在于周國暫時好像還沒有和我們同類型的酒樓?!?br />
    董湛先道:“是!青枝說的就是我想說但是說不出來的中心思想!到時候讓店伙們都穿上各國的服飾,去門口載歌載舞!”

    柳依依笑道:“罷了罷了!我們雇那些個店伙,我瞧著都不像會載歌載舞的,不如我去找幾個胡姬來歌舞!跳胡旋舞如何?胡姬們可比花魁們便宜多了!”

    大家點頭稱是,孫二娘也道:“咱們還可以整幾樣狄國風干肉、蕃國奶茶、南越國甜米飯什么的,去有錢人多的地方讓人試吃,人吃了覺得新鮮,沒準愿意親自來,就算不來,人給親戚朋友們說一說咱們的菜肴,沒準親戚朋友愿來!”

    大家越說越激動,恨不得立即行動起來。

    律子川還是老樣子,生意的事情他不如何積極參與,一副不想賺錢的樣子,青枝問他覺得如何?他只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別累著自己就好?!?br />
    幾人口干舌燥討論完,隨意吃完晚飯,律子川問宋青枝要不要去草場逛逛。

    兩個人走了很遠,找到最大的干草堆,坐在上面看落日,最近他們越來越常這樣單獨相處。

    青枝瞧著身邊少年完美的溫柔側顏,一瞬間有一種‘好想不顧一切和他談一場甜甜的戀愛??!’的感覺。

    還好這危險的感覺轉瞬即逝。

    她總在無意識地躲避直面她和律子川的感情,估計是原身被假退婚之后留下的應激反應?

    反正肯定不是我對待愛情缺乏安全感,首要原則是不談戀愛,萬一談戀愛就立即開始等著人家和我分手。

    絕不是。

    微風傳來干草好聞的味道,更要命的是微風吹動律子川的頭發,讓他看起來更妖孽了!

    青枝轉開頭,刻意煞風景道:“夕陽好像一個咸蛋黃,好想吃?!?br />
    律子川得意地笑了笑,從懷中摸出了一個鴨蛋來。

    鴨蛋來……

    蛋來……

    來……

    原來我不是唯一一個想煞風景的。

    捧著蛋,他對她邪魅一笑:“咸鴨蛋,熟的?!?br />
    啊啊啊啊大佬,你頂著盛世美顏就不要說這種咸蛋之類的話了好不好?!話說你什么時候偷摸煮的咸鴨蛋?!

    宋青枝顫抖著嘴唇,問道:“你……喜歡隨身帶著咸蛋哦?嗯,挺有意思?!?br />
    律子川仰頭笑起來,非常爽朗開心的樣子,風聲中他的笑聲格外清脆,“我們以前在柯托山看落日,就如今日這般,你也對我說夕陽好像咸鴨蛋,很想吃,我今日早上就想好約你來看夕陽,所以下午煮好了鴨蛋放在身上。我給你剝蛋殼吧?”

    說完開始專注地剝蛋殼。

    青枝沉默著看他剝完蛋殼,他手指修長,膚色白得幾乎和蛋清差不多。

    律子川遞過鴨蛋來,充滿期待地看著她,青枝穿越前,同事家的大狗每次在外面找到什么奇怪的東西叼來給主人時就是這個表情。

    宋青枝接過鴨蛋,說了一句:“你想得真周到!”要是狗的話,可以揉一揉,既然是個美少年,那就算了,她鼓勵地伸手拍了拍他肩膀。

    在律子川的注視下,宋青枝沉默著吃完了一整只咸鴨蛋。

    剛腌不久的那種,蛋清只有淡淡的咸味,蛋黃很香。

    她還是不敢讓他再靠近。

    還好律子川非常配合,并沒有多話,只是默默陪著她。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