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七十八章 招人嫉妒的天才
    身為修煉了幾十年的長輩,被一個九歲的稚齒小兒禁言,裴三叔又羞又憤,無顏見人,只想躲起來逃避尷尬。

    但是藤蔓牢籠困住他的雙手雙腳,他無法捂臉,無法逃離祠堂。

    情緒激烈起伏之下,裴三叔沒有留意族長說的話:“如昔侄女禁言三弟,三弟憤而反擊并不過分。三弟,你向瑩姑保證,你不會攻擊如昔侄女。”

    族長的提議沒有得到裴三叔的回應。

    “三弟?”族長感到輕微不滿。

    被關在藤蔓牢籠里的裴三叔聽到聲音,茫然地看著他。

    原來我幫你是一廂情愿?你連我的話都沒聽。族長失去說服瑩姑放開裴三叔的念頭,淡淡地說:“對質。我要回家睡覺,別耽擱我時間。”

    對質需要雙方的參與,裴瀚說過他的證詞,輪到裴如昔說了。裴如昔將裴瀚的證詞一字不差地重復了一遍,為自己的行為解釋:

    “林氏宗族在學堂上課的人很多,欺負我們的是一小部分。裴瀚不報復欺負我們的那部分人,反而把不欺負我們的人打了,這稱不上報復林氏宗族,這是欺凌弱小。

    “依照裴氏宗法,欺凌弱小的人應該受到懲罰。所以,我教訓了裴瀚、裴印、裴通、裴一奎四個人。裴冬來被我教訓,原因是撒謊,宗法認為撒謊的人也要受到懲罰。”

    她表現得強勢,裴印和裴通沒膽量站出來與她對質,裴瀚也怕了她。可裴瀚有一點小聰明,知道族長會偏袒他,說:“林氏宗族總是欺負我們,我欺負林氏宗族的人沒有不對!”

    裴如昔看向他,道:“你阿爹偷襲我未遂,我可不可以報復你?”

    裴瀚害怕她動手,連忙說:“不可以!”

    裴如昔道:“冤有頭,債有主。誰欺負我們,我們打誰,不應傷及無辜。”

    怎么辦?她說的有道理,我要怎么反駁她?……裴瀚心里發愁。

    他沒想到反駁的話,裴金盛想到了,裴四叔也想到了。

    裴金盛回憶起裴向榮今年元月初一給予自己的、筑基修士的威壓,又想到裴如昔有禁言裴三叔的本事,不愿得罪裴如昔父女。

    裴四叔來到族長身邊,說:“族長,裴如昔不怕林氏宗族,不如派她去將我們失去的靈田搶回來?”

    “對!靈田!”裴瀚恍然,附和裴四叔道,“族長,林氏宗族奪走我們的靈田,裴如昔那么有本事那么狂,肯定能把我們的靈田統統拿回來!”

    族長比他們更想拿回被奪走的靈田,只是裴瀚和裴四叔想用拿回靈田一事刁難裴如昔,族長考慮的是派裴如昔奪回靈田是否可行。

    他覺得不可行,“如昔侄女才煉氣十層,能禁言三弟純屬僥幸。她沒有能力拿回靈田。”

    裴如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拿回靈田,說道:“族長,我們現在討論的,是裴瀚三人誣蔑我欺負他們,不是靈田。裴瀚三人和裴一奎欺凌弱小有人證物證,請您調查清楚,不要聽信他們冤枉我。”

    族長跑遠的思緒被她拉回來,看了看她,道:“裴瀚三人欺凌弱小,這是錯的,可是你沒有資格教訓他們。”

    裴如昔直視族長,說:“宗法上寫著,倘若族人有抹黑裴氏宗族的舉止或言辭,要及時阻止。裴瀚四人欺負別人,有損裴氏宗族的名聲,我身為裴氏女兒,哪里沒有資格阻止他們與林氏宗族結仇?”

    族長:“我認為你沒有資格,你便沒有資格。”

    裴如昔沉默了兩個呼吸,說:“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瑩姑問她。

    “無論我是否犯錯,族長都想懲罰我。”裴如昔的聲音響在寬闊的大廳里。

    她猜中了族長的心思,族長矢口否認道:“休要胡說八道!”

    事實是:裴如昔越長大,修為越高,族長越不喜歡她。

    因為她太優秀,讓他感覺到威脅。

    再來,裴如昔不是安分的人,她很不聽話。

    宗族削減她的資源,她領著眾多孩子來祠堂鬧事;宗族要她養十畝魚塘,她不愿意,又跑來祠堂鬧事。

    要是大家都跟裴如昔學習,稍有不順就來祠堂鬧事,宗族還怎么安排大家做事?

    裴金倫認為裴如昔影響了裴氏宗族的安定穩定,必須打壓她,滅掉她的氣焰,磨平她的尖銳棱角,大家才會認識到鬧事是要不得的,才會老老實實、勤勤懇懇地為宗族的發展壯大貢獻力量。

    這般隱秘的心思,裴金倫沒有跟任何人說過,裴如昔指出他蓄意懲罰她,他想也不想便呵斥她:“你犯錯,懲罰你是為了你好,防止你下次再犯!”

    裴如昔平靜地看著他,眼睛清明極了,仿佛能洞悉他所有的陰暗想法。

    實際上,她感知到他急于遮掩事實的情緒,他的確像她說的那樣,蓄意找借口懲罰她。

    她還感知到他深藏的嫉妒之情。

    說出去嗎?

    裴如昔猶豫了短短的一瞬間,選擇沉默。

    裴金倫是筑基修士,如果他動怒,額飾應該攔得住他。然而,她不能肯定他會不會對護著她的瑩姑下手。

    瑩姑關心她,她不舍得把瑩姑牽連進裴金倫嫉妒她的漩渦。

    “如昔侄女。”裴金倫像是看出裴如昔的避讓,也后退了一步,慈祥地說,“你聰明懂事,修煉勤奮認真,伯父視你如親生女兒,不想懲罰你。但你要記住,下次再見到裴瀚或別人欺凌弱小,宗族會懲罰他們,不必你動手。”

    他的話翻譯過來,意思很簡單:自己人欺負別人,要裝作看不見。

    裴如昔不喜歡這樣,因修為不如裴金倫高,順著他的話說:“我會的。”如果宗族不懲罰故意欺負弱小的族人,她會動手的。

    “你明白便好。”裴金倫以為她服了軟,語氣更溫和,“侄女啊,你的斗法能力在同齡人里頭稱得上不錯了,若是見到別人欺負我們族人,直接打回去便是,不必手下留情。”

    裴如昔稱是。

    裴金倫和顏悅色,又跟她講了幾句,方站起來宣布事情已了結,大家可以回去睡覺了。

    瑩姑撤掉困住裴三叔的藤蔓牢籠,和裴如昔回魚塘。

    路上,她傳音裴如昔:“族長講的那些話,你盡管左耳進右耳出,不必記在心里。如昔,你生來聰明,資質出眾,是優秀的天才,盡管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人做事。那些限制普通人的條條框框不適合你。”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