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57章 結束
    離開土丘的伊澤回到了厄運小姐的船上。

    “普朗克又回去比爾吉沃特港了?!边@是杰斯見到伊澤的第一句話。

    “恩?!币翝傻膽艘痪?,好像他早就知道了一樣。

    “看來在你決定把比爾吉沃特彎刀歸還給他時,就好像已經知道了他這么做?!苯芩箍粗届o的伊澤,說到。

    “這里的混亂,只能由這里自己的人解決。你不行,我也不行?!币翝傻幕貞芩?,“而且,比爾吉沃特也需要一個新的王,這些都不是任何一個人可以決定的?!?br />
    “你就那么自信普朗克可以平息這場混亂?”杰斯問。

    伊澤聽到杰斯的話語后淡淡的搖了搖頭,“我自信的不是普朗克,而是他一定要成為海盜之王的決心?!?br />
    比爾吉沃特港,屠宰碼頭。

    整條街上都是吼叫、腳步聲、硝煙和飛濺的木屑,并且還有源源不斷地海盜擠進這個不算寬敞的街道。只因為街道上站著的一個人,衣衫已經能容襤褸來形容了,并且還有著斑斑點點的血跡,不過他的眸子里卻有著昂揚的戰意。

    “普朗克,你竟然還沒死?!币粋€首領模樣的海盜站在隊伍的最前列,“不知道該說你是好運呢,還是厄運。你竟然還敢回到比爾吉沃特,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了你的命?”

    “我知道,你不也是其中的一個嗎?”那個衣衫襤褸的人正是從“應召女郎”上回到比爾吉沃特的普朗克。

    “知道你還敢回來?這里好像已經沒有屬于你的東西了吧?包括你和船和手下?!蹦莻€海盜首領陰測測的說著,“對了,同時還有你父親的榮耀?!?br />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回來,不過當我醒過來后,這是我腦海里的第一個念頭!”普朗克看著與自己對峙的一隊隊海盜,眼里充滿了殺人的渴望。

    “嘭!”

    槍聲隆隆如雷,誰開的已經不重要了。

    普拉克不知道自己殺了多少個,又打倒了多少個。不過當他恢復冷靜時,街道上已經沒有站立著的人了。當然,他身上也掛了不少彩。不過這并不影響他繼續的前進。

    屠宰碼頭,屠夫之橋,青港,這些雜兵對于普朗克而言不過是練手的靶子。他走向了最后的目標,鼠鎮。

    鼠鎮的街道上,尸體還是一層一層的堆疊著,相比之前明顯多了不少,而且街道上能看到的人,基本上都是躺著的了。

    普朗克面無表情的看著周圍的修羅場,他也曾是造成這片慘劇的一分子。不過顯然他的目標好像不是在這里,仍然一大步一大步的往前走著。

    遠在水流渾濁的碼頭之外,成排的帆船靜臥在海灣里,船上的燈籠隨著波浪輕緩地搖動。其中一只掛著黑帆的戰艦,碩大無朋,仿佛海獸隆起的脊背。他知道那是誰的座駕——在比爾吉沃特,沒有人不知道。

    是的,這就是普朗克最后的目標,也可以說他從孩童時期懂事后的目標,“冥淵號”。不過當他殘忍的殺害他父親之后,再回到這里看到“冥淵號”,原先充滿昂揚斗志的眸子明顯多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也許他后悔了自己的所作所為,也許沒后悔。

    混亂之中的比爾吉沃特,當然沒人會忘記這艘藍焰島最強艦船,所以鼠鎮火拼的幫派中,一大部分是為了搶占這艘船。而現在,很顯然,“冥淵”號上有了新的主人,那是鼠鎮的勝利者。

    主甲班的桅桿上有幾個拎著手弩的人影,應該是巡邏哨。但他們正敞著嗓門聊天,動靜大得跟罵街一樣,絲毫沒有注意正朝著船緩緩走來的一個人影。他們或許在談論著自己幫派成為比爾吉沃特第一幫派后該怎樣揮霍自己的人生,不過,他們好像并沒有這個機會。

    “砰!”

    并不需要多余的話語,這艘“冥淵”號除了他以為別人并不能擁有。

    桅桿上的小嘍啰應聲落地。不過這一槍,也打響了戰斗的號角。

    現在占據“冥淵”號的是比爾吉沃特的一個實力強勁的老幫派:鐵鉤幫。他們的首領是一個帶著幾分書生氣的中年人,與普朗克是老相識了。

    看著靜靜站在甲班上的普朗克,那名首領并沒有太大的驚異,依舊斯斯文文的樣子。

    “你不會還傻得以為,這艘船現在還屬于你把?!辫F鉤幫的人越來越多,一瞬間全都涌動了甲板上,就像糞坑周圍的蒼蠅一樣。

    “以前不屬于我,現在也不屬于你,以后會屬于我?!逼绽士遂o靜的立在甲板上。

    “是嗎?”首領微微一笑,眸子里卻有著陰冷的光芒,“海盜之王這個稱呼,我還是覺得比較適合我啊?!?br />
    “海盜之王嗎?”普朗克垂了一下頭,下一刻卻如下山的猛虎一般動了,“這個稱呼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隨便說的!”

    “上!”

    于此同時的鐵鉤幫首領也一揮手,嘍啰們就像潮水一樣涌向普朗克。這場發生在“冥淵”號上的戰斗!

    普朗克雖然在和嘍啰們纏斗,但目光一直緊緊的盯著斯文的海盜首領,只有他自己知道,剛剛海盜首領的那句“海盜之王”引起了他心里多大的怒火。

    幾個手里握著鎖鏈和彎刀的家伙揮舞著,發出陣陣的破空聲。下一刻,胸膛就被大號的子彈撞進了他們的胸口。普朗克頭也不回的沖破一道道槍與刀的光影,他的目標就是那個斯文的海盜首領,伴隨著身后傳來內臟落地時濕不拉幾的聲響。

    子彈和弓箭打得木屑四濺,也在普朗克身上留下了不同程度的傷口,他就像像瘋狗一樣吞噬著眼前的一切,一個家伙的下巴沒了,另一個倒栽進海里,還有一個變成了一灘血紅色的肉餅。

    鐵鉤幫畢竟是大幫派,又來了一批人,而且帶了更厲害的家伙。

    “普朗克,你能殺我這么多人,已經不墮你的名頭了?!彼刮牡暮1I首領冷笑著,看著已經鮮血的普朗克,雖然大部分是屬于那些小嘍啰的,不過普朗克的情況也不容樂觀了。先前被老教官造成的傷口一直在隱隱作痛,雖然老教官已經留手了。新傷加舊痕,他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

    “不過,你可能看不到我當上海盜之王的那一刻了?!庇质且魂囮帨y測的冷笑,又提到了海盜之王!

    “咳?!?br />
    普朗克悶哼一聲,一拳打斷迎面而來的海盜的鼻梁,不過那個海盜手里的彎鉤也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傷痕。

    “我說過,海盜之王這個名號不是什么人都能說的!”

    普朗克的眸子充血紅的嚇人,再加上還“汨汨”留著鮮血的身軀,整個就是一血人。不過他沒有倒下,右手緩緩的摸向腰間。

    “比爾吉沃特彎刀竟然在你這里,真是讓我意外啊?!焙1I首領臉上露出狂喜的神色,“真是天助我也,省的我再費心的找了?!Y’和比爾吉沃特彎刀現在都在我手上了,我就是新的海盜之王!哈哈哈哈!”

    “刷!”

    就像洛灰曾經在甬道湖泊揮舞著的一樣,普朗克手里的比爾吉沃特彎刀紅光大盛,就像一團爆開的太陽。

    “轟!”“轟!”“轟!”“轟!”

    摧枯拉朽一般,覆蓋整個甲班的紅芒以無堅不摧之勢橫掃剩下的鐵鉤旁嘍啰。

    “嘭!”

    普朗克終于倒下了,倒在了“冥淵”號的甲板上。

    “不論是烈火還是深海,都取不走我的命!”

    藍焰島海域,應召女郎。

    “伊澤?!崩爬洗L看著這個剛見時的黃毛小子臉上又多了幾分堅毅和凝重,不過眉心深處還有著樂觀的影子。

    “拉古老船長?!币翝梢部粗系膸兹?,“還有尼蘭,大家,保重!”

    原來拉古老船長一行人已經不打算再回去混亂的比爾吉沃特取回自己的商船和貨物了,并且也不知道還有沒有。打算就在這海域,借用“應召女郎”上一艘小帆船直接返回艾歐尼亞。并且菲茲也派龍鯊護航,所以沒有什么大問題。

    “等回到艾歐尼亞,替我去南武學院問好啊?!币翝煽粗蠐]手的眾人,也微笑的揮著手。

    “恩?!蹦崽m重重的點了點頭,“等你再來艾歐尼亞,一定不要忘了來找我們?!辈贿^等拉古老船長一行人回到艾歐尼亞后,南武學院里已經沒有了艾瑞莉婭的影子。

    “保重。。。保重!”帆船越行越遠,再廣闊蔚藍的海面上緩緩行駛著,還有龍鯊不時高高躍出的背鰭。。。

    “那么,我們也該踏上行程了?!苯芩箍戳丝礋o垠的海面,視線轉向伊澤。

    “。。?!币翝蓻]有說話,視線一直盯著海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是在等普朗克的消息?!苯芩挂琅f看著伊澤,淡淡的說道。

    伊澤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

    海面上,平靜如許。

    距伊澤回到船上,普朗克前往比爾吉沃特已經過去了一下午的時間。天已經黑了,月亮還沒有出來。此時的大海,氣勢磅礴,翻滾的浪花像千軍萬馬一樣沖向海岸,伊澤和杰斯靜靜的站在甲班上,耳邊回響著大海的呼嘯聲,就像戰場上勇士們的吶喊。

    杰斯轉頭看了一眼目不斜視盯著海面的伊澤,關切的詢問道:“你在想什么”

    伊澤沒有理會杰斯,依舊盯著波濤洶涌的海面。

    “已經一下午了。如果普朗克成功了,那他現在就是比爾吉沃特新的海盜之王?!苯芩沟钦f著,“如果他失敗了。。?!鳖D了頓,“那現在應該已經死了?!?br />
    “嘩嘩?!?br />
    滾滾的浪潮緩緩退卻了,這是大海的氣魄和靈魂。它接納了時間許多的風風雨雨,它蕩滌著一切侵蝕的塵埃污垢,始終用一面平靜對著每天都有千變萬化的天空。

    “而這兩種情況,都是你不愿見到的?!苯芩箍粗鴼w于平靜的海面,接上了之前的話語。

    伊澤就像沒有聽到一樣,什么也沒說。

    “卡啦?!?br />
    船艙門被拉開了,厄運小姐換上了一身簡單的便裝走到甲班上。

    “你們打算什么時候啟程?”厄運小姐看著甲板上的兩人說道。

    “問他?!苯芩怪噶酥敢翝?。

    厄運小姐看了眼伊澤,見他好像沒有聽見一樣依舊盯著海面,也不再說話,挽了挽長發和兩人一同站在甲板上,不過她視線看去的方向,是比爾吉沃特,這個她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一天之內,曾經的巔峰海盜之王死了,群龍無首的比爾吉沃特陷入了有史以來最大的混亂。不過這也不奇怪,比爾吉沃特一直就是罪惡者的天堂。

    “厄運?!币恢睕]有說話的伊澤突然開口了。

    “怎么?”

    “如果普朗克真的成了新的海盜之王。。?!?br />
    沒等伊澤說完,厄運小姐就打斷了他,“如果他真的成了新的海盜之王,比爾吉沃特確實是會結束現在的混亂,不過他會用恐懼重新支配著這片海域?!?br />
    “這么說我的選擇是錯誤的了。。?!币翝呻m然在說著話,不過視線始終沒有離開海面。

    “不是?!倍蜻\小姐的神情一瞬間好像變的悲傷起來,“其實我心里也明白,能終結這場混亂的,只有普朗克,我做不到。而你們,始終是外來人,能夠替比爾吉沃特做的這個地步,我已經很滿足了?!?br />
    月亮已經升起,皎潔的月光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來到比爾吉沃特的人,大部分都是來尋求庇護的罪犯,他們追求的并不是統治力或者是權力這些虛話,他們所追求的只有自由自在,為所欲為。所以,普朗克能成為新的海盜之王,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br />
    厄運小姐靜靜的說著,杰斯和伊澤也靜靜的聽著。不過他倆都明白厄運小姐現在的感受,以前她和普朗克兩人是比爾吉沃特年青一代的代表,兩人也總是針鋒相對。而現在,普朗克或許已經成為了新的海盜之王,那么她在比爾吉沃特,也就沒有了生存的余地。

    “厄運。。?!币翝捎终f話了。

    “恩?!?br />
    “你還記得我們曾經在酒館里說的那些話嗎?”伊澤無奈的一笑,“現在好多已經變成了事實?!?br />
    “我記得?!倍蜻\小姐想著自己跟伊澤在酒館里的交談,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那是她第一次拋下偽裝真誠的對待一個人。

    兩人說完后,甲板上又陷入了沉默,都在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過,黑沉沉的夜,仿佛無邊的濃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際。

    “我也記得?!闭f話的伊澤。

    “什么?”厄運小姐轉頭看向突然打破沉默的伊澤。

    “沒什么,今天真是個糟糕的天氣啊?!币翝蛇呎f著邊伸了個懶腰,好像在甲板上站了太長時間身體都僵硬了。

    “對了?!币翝捎窒裣肫鹗裁戳艘粯愚D頭看向杰斯,“明天早上,我們就啟程離開這里吧?!?br />
    “怎么?你。。?!苯芩共幻靼姿麨槭裁赐蝗痪吞崃顺鰜?。雖然他們原本是打算從土丘回來之后就馬上離開這里的,期間也說了好多次。但現在發生了這么多事,杰斯并不覺得現在是離開的好時候。

    “沒什么,耽誤了這么長時間了。時間一天緊過一天,我可是要趕在凱瑟琳畢業慶典之前回去啊?!币翝苫顒又眢w,不緊不慢的說著。

    “你竟然沒忘了?!毕氲搅俗约旱募亦l,杰斯臉上露出一抹微笑,接著說道,“也對,你要是敢忘了的話估計會死的很慘,哈哈哈?!?br />
    “@#¥%¥#”伊澤。

    厄運小姐靜靜的站在一旁看著打鬧的兩人,臉上帶著微微的笑意,在突然經歷了這么多事后還能保持住這么樂觀的心態。最重要的是,這兩個人還是她的朋友!

    “啊,天已經這么晚了!”伊澤看著濃稠的黑夜,像是才發現一樣發出一聲驚呼?!八?,睡了,為了明天新的旅程養精蓄銳?!闭f完一溜煙的跑回了船艙。

    杰斯看了看跑回去的伊澤,又看了眼依舊站在甲班上的厄運小姐沒有想要睡覺的意思,輕嘆了一口氣,走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想太多了,你早休息?!闭f完也轉身向船艙走去,他知道厄運小姐心里在想什么:普朗克成了新的海盜之王,是他們都不愿看見卻無可奈何的一件事,混亂是一定要終結的。而她,卻不知道還能不能回到比爾吉沃特,而且回到比爾吉沃特后,成為普朗克的手下是不是她唯一的出路。而這一切,他跟伊澤是不可能介入的,因為這是比爾吉沃特的內部爭斗,再說他和伊澤兩人也不能永遠的留著比爾吉沃特幫助她。。。

    夜,越來越很深了,濃墨一樣的天上,連一彎月牙、一絲星光都不曾出現。偶爾有一顆流星帶著涼意從夜空中劃過。甲板上的厄運小姐看了看比爾吉沃特的方向,又看了看自己船上僅存的手下,明天等待著自己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應召女郎船艙里。

    伊澤半躺在船艙的地上,上面鋪著一層類似于茅草的布墊。他沒有睡著,準確的說應該連眼睛都沒有閉上,緊皺的眉頭像是在做著什么艱難的決定。

    “啪嘰?!?br />
    時間已經到了后半夜,海面上刮起風來已經有了絲絲涼意。一道身影從海里跳出來躍上甲板,竟然是菲茲。原來天性活潑好動的菲茲在從伊澤去往土丘后,也下海尋找食物去了??此哪夷业亩瞧撌鞘斋@不少。

    “嘿呀?!狈破澲来蠹叶妓?,躡手躡腳的往船艙走去。

    “菲茲!”

    甲板上竟然有人喊它的名字,菲茲被嚇得一哆嗦,往黑暗處看去。

    “伊澤,你怎么還沒睡嗎?”菲茲松了口氣。

    “啪嘰?!?br />
    伊澤看著菲茲順手丟過來的還活蹦亂跳的海魚,微笑著搖了搖頭,“告訴你多少次了,我不喜歡生吃?!?br />
    “哦哦?!狈破潩M不在乎的應了一句,“我以為你餓了?!?br />
    伊澤走過來,替菲茲揩了揩臉上的水跡,認真的看著它說道,“菲茲,你喜不喜歡這里?”

    “喜歡啊?!狈破澮幌伦佑辛司?,“這里的海水里全是一些以前我沒見過的好吃的魚,我跟你說,那天我發現了一只竟然會發光的。。?!?br />
    伊澤一臉笑意,瞇著眼睛靜靜的聽菲茲說著。

    “。。。而且這里的人也會主動送給我好吃的魚?!狈破澖K于說完了,眨巴著大眼睛看著伊澤,不知道他為什么要問自己這些。

    “那你留下吧?!币翝墒冀K一臉的笑意。

    “留下?”菲茲嘟囔著,不明白伊澤的意思。

    “恩,留下吧?!币翝捎种貜土艘痪?,“我明天早上,就要走了?!?br />
    “伊澤。。?!狈破澦查g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語氣里有馬上就要哭出來的音調,“你不打算帶我去探險了?”

    “不是這樣的?!币翝啥紫聛砼闹破澋募绨?,“實際上離開這里之后,我不打算繼續探險了。我要回家了。我的家鄉那里沒有海水,也沒有你愛吃的鮮魚?!?br />
    “我不聽。。?!狈破潛淅庵X袋,堵住耳朵。

    “。。?!?br />
    在費了很大的力氣之后,伊澤終于安撫了菲茲的情緒。

    “而且,我希望你留著這里幫助你的厄運姐姐,和她一起守護著這片海域。說不定,我過個幾天又回來了?!?br />
    菲茲拼命的點著頭,它壓根不明白伊澤說的幫助厄運小姐和守護這片海域是什么,它只把伊澤后邊的話牢牢的記在了心里。

    天空已經泛起了魚肚白,菲茲拉著伊澤說了好多好多的話,直到累的它靠在伊澤身上沉沉的睡去。

    “這么騙一個小孩子,好嗎?”說話的是杰斯,從桅桿后面轉出來。

    “有嗎?”伊澤一點也不驚異,好像知道杰斯一直躲在那里。

    “說什么以后不探險了,還有過幾天會再回來?!苯芩篃o奈的搖了搖頭,接著說道,“我就知道依你的性格不會不管不顧的,所以你把菲茲留下了,讓它幫助厄運小姐來制衡普朗克?!?br />
    伊澤沒有贊同,也沒有反對。

    “其實菲茲有太多的理由留著這里?!苯芩古牧伺囊翝傻募绨?,“而且這個決定,不過對你,對菲茲,還是對厄運小姐,都是最好的?!?br />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想帶著菲茲?!币翝删o閉了一下眼睛,從艾歐尼亞到藍焰島,他還是一個人。。。百镀一下“英雄聯盟之至高榮譽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