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40章 希曼海流的禮物
    “你這么看著我干嘛?”回到桌子上的伊澤看著死盯著自己的尋寶小隊三號,可以感覺到面具下面直勾勾的眼神。

    “你都對我的厄運小姐做了什么!”

    “額,沒做什么。就是單純的聊聊天,談談心。”伊澤一臉壞笑的打了個哈哈。

    “真的只是單純的聊聊天,談談心?”三號一臉狐疑的看著伊澤。

    “當然。只不過期間她對我表明了心意,說喜歡而已。”伊澤嘿嘿笑著說道。

    “啊,我的厄運小姐。我要殺了他,你們都不要攔著我!”

    時間就在三號追逐著伊澤里一點一點的過去了。伊澤一行人沒有像比爾吉沃特的原著居民一樣習慣了在一年一度的希曼海流來臨時在酒館里度過這三天,多少感覺有些無聊。尋寶小隊三號和四號臭味相投的盯著酒館里來來往往的女郎一番品頭論足,菲茲好像從昨天晚上來到厄運的酒館后就沒停下嘴里的動作,杰斯端著一杯酒小口的抿著,在聽著酒館里帶著比爾吉沃特風格的粗俗的小調,伊澤掏出筆記在嘈雜的酒館里不知道寫著些什么。真是難道的清閑時光。不過,在藍焰島北部的普朗克海上要塞,就有人沒那么悠閑了。

    “這么說,你們已經見過這次的目標,我父親和伊澤了?”說話的是普朗克。

    還似普朗克和他們第一次見面,有道人形始終坐在看不清的陰影了。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冥淵號船長,魅影文森特竟然是一個邋遢的老頭子。”說話的一直是那道凹凸有致的女性。

    “哦,你這么說真的讓我有點不高興了,那畢竟是我父親。”普朗克低著頭把玩著手里的左輪槍,忽的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不過我卻完全贊同,行將就木的老人還占著那么一艘霸主般的冥淵號,是不是特別可惜,你們覺得呢?”

    椅子上的女性緩緩搖了搖頭,輕笑一聲,沒有表示贊同,也沒有表示不贊同,反問道普朗克:“你這樣的人,不能做朋友,會讓人不安心。也不能做敵人,那是非常可怕的。好在我們是合作伙伴,你覺得呢?”

    “這句話,也送給你們。”普朗克撇了一眼第二次見面始終坐在角落里一言不發的那道身影。

    椅子上的女性正了正身子,看著普朗克說道;“那么,我們來談點正經事吧。你打算什么時候動手。”

    “希曼海流過后。”

    “理由。”

    “理由。。。”普朗克臉上帶著一絲耐人尋味的笑容,“理由很無聊。你們殺光了我在船上的手下,而我在比爾吉沃特港的手下們,這幾天應該會爛醉在酒館里,怕是連他們的主子也不認識了。不過不能怪他們,這是我們這里的傳統。”

    “確實是個無聊的理由。”

    “況且。。。”普朗克頓了頓接著說道:“其實我對那名探險家還是有些好感的,我也需要找到合適的人手。相信你們也不希望我平白無故的樹立了一個敵人。”

    “死人怎么會成為你的敵人?”椅子上的女性嗤笑一聲。

    “是嗎,但愿如此。”普朗克說著把左輪槍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拍,看著角落里那道始終一言不發的身影,“希望你們也不要忘了對我的約定。”

    “當然。”

    ——————————————————————————————再回到位于青港的厄運小姐酒館。

    尋寶小隊三號四號一直樂此不疲的評論著從酒館走過的每個女性,二號則在一旁嗤之以鼻。伊澤已經收起了筆記跟杰斯品嘗著厄運小姐特釀的朗姆酒。菲茲還是沒有停下嘴里的動作。

    “對了。”伊澤突然想到了什么,“你打算什么時候,”指了指圍成一團的尋寶小隊三人,“跟他們說明?”

    “等離開的時候吧。”杰斯淡淡的回了一句,“其實我心里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離開尋寶小隊。”說著指了指你一言我一語的尋寶小隊三人,“我真怕沒有我他們三個還不能在大陸上行走。”

    伊澤好杰斯交換目光一幅我懂得樣子。

    “你總不能一直帶著他們。”伊澤啜了一口酒,接著說道:“并且,我打算讓你回到皮爾特沃夫把那條再生墜飾交給凱瑟琳。”

    “哦。”杰斯輕咦一聲,“你不打算自己交給她?要知道在女孩子的心中,親手送的和別人轉交可是兩種不同的概念。”

    伊澤點了點,“我知道。不過我還不確定自己會什么時候回去。而且見到再生墜飾就一定跟凱瑟琳有關聯的那種強烈的感覺一直困擾著我,所以你先帶回去交給她吧。”況且我還有一件中婭戒指呢,這句是伊澤在心里說的。

    “不要再提了。”杰斯灌了一口酒,極力保持著自己的情緒。從拍賣館到現在他一直覺著那就是伊澤胡謅的理由。

    還不等伊澤說什么,酒館的門被大力的撞開,伴隨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和一道呼喊。

    “出現了,在藍焰島的東部海域,是一座小山般的土丘!”撞開門的那人隨手接過旁人遞過的一杯酒氣喘吁吁的喊道。

    酒館瞬間就沸騰起來。

    “小山般的土丘?”

    “那看來這次有探索的價值了。”

    還有一道道嗤笑聲。

    “好東西什么時候輪到你了,等你混成副手再說吧。”

    “喂,你。。。”

    酒館里紛雜不一的爭論混成一首交響曲。

    “他們說的是,希曼海流從海底卷上來的東西?”伊澤放下酒杯豎著耳朵聽著眾人的評論。

    “應該是這樣。”杰斯淡淡的說道。聽過老海盜講的話后杰斯對希曼海流帶來的東西不像伊澤一樣有過重的好奇心。

    伊澤依舊豎著耳朵,一臉的興高采烈:“他們剛剛說有探索的價值!”

    “一座小土丘有什么好探索的。”杰斯還是淡淡的說著。

    “那是海底的唉,海底的。”

    “哦。”杰斯實在是不想打擊伊澤。

    伊澤:“嘿嘿,好期待。”

    杰斯:“哦。”

    伊澤:“你能不哦嗎?讓人聽著不舒服。”

    杰斯:“哦。”

    伊澤:“袞。。。”

    今年比爾吉沃特港希曼海流帶來的禮物是一座小山般的土丘,在希曼海流還沒有結束前誰也不知道那是一座充滿著海底珍寶的地方,還是如老海盜多年前遭遇的遍布毒蛇猛獸之地。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我們的伊澤對此充滿了興趣。發現今年希曼海流帶來的禮物的消息在全城內回蕩,有人像杰斯一樣,只是淡淡的聽著周圍人的評論,沒有什么舉措,見怪不怪,那一定是失望過的人。不過大部分人都如伊澤一樣摩拳擦掌的期待著,聰明的已經趁自己的身體還沒被酒精麻醉,先一步走出酒館跑向自己所在的船只,詢問船長下一步的指示。

    一艘半大,只能乘坐幾十人的獨桅帆船上,這是一個名叫胡子幫的海盜們聚集船。

    “船長,這次希曼海流帶來的禮物,是。。。”一名包著頭巾,聲音沙啞的青年男子看著坐在船艙上首的船長說道。

    “我知道你的意思。”那名船長擺擺手打斷了他,接著說道:“好東西都從來都是屬于豺狼,不是屬于狗。先不說那座土丘里有沒有海洋珍寶。就算我們捷足先登一步,也不可能爭的過那些實力強勁的大幫派。”說話的這位船長滿臉都是青色的紋身,從頭部到脖根,說話間就好像牙齒上也刻滿了紋身。

    “我們。。。是狗嗎?”聲音沙啞的青年男子喃喃自語,好像在問自己。他也知道自己船上的伙伴們雖然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亡命徒,卻抵不過大幫派里人數的差距和船只上的精良。可以看得出,這個小幫派生活在比爾吉沃特各大幫派夾縫里的艱難。

    船長聽出了青年男子聲音里的失望,微微一笑,語氣充滿了緩和,“不要灰心。雖然我們胡子幫現在是一個小幫派,不過不是還有你嗎,等過兩年,說不定你就會擁有幾艘大的三桅船。就像,就像跟你一般大的厄運小姐一樣。”船長帶著暖暖的話語和盈盈的笑意,對眼前的他的這位青年船員,他已然就像兒子一樣看待帶著。

    包著頭巾的青年男子點了點頭,那個厄運小姐,他是見過幾次面的,不過他是一個小幫派的手下,而她,是比爾吉沃特排名第二大的船只“應召女郎”的首領。而且,對于船長,他也是充滿了信心。他不傻,憑他的本領,本不必屈居于此,完全可以在更大的幫派里得到更好的發展。但在比爾吉沃特這個人吃人的地方,他的船長是唯一一個什么都會跟手下們分享的好首領,這也是他留在這里的原因。

    “并且,我們還有別的事情。”船長站起身走到青年船員旁邊,“等明天希曼海流過后,去屠宰碼頭找到一艘帶著艾歐尼亞旗幟商船,我們有活干了。”

    “是。”

    比爾吉沃特的法律很簡單,或者說已經簡單到只有一句話。只要你有實力,只要你有錢,那么你就能夠擁有一切。在比爾吉沃特上的一切,都可以明碼標價。食物,武器,甚至是人命,只要你出的錢夠多,那么自然會有人接下這筆買賣。

    船長看著青年船員走出船艙,接到這筆買賣的疑慮卻沒有告訴他:這單活是臭名昭著的海盜少主普朗克找來的,按理說普朗克自己有人數眾多的手下應該不會找到自己這么小的幫派。但是只是綁架商船上的幾個人這種小事,想來想去自己也沒有不接受的理由,況且還有一筆可觀的傭金,夠自己的船員們揮霍些時日了。

    ————————————————————————————————厄運小姐的酒館中。

    伊澤從聽到消息后就一直不安分的在酒館里上躥下跳,恨不得希曼海流馬上退去。

    “你能不能安靜點。”杰斯惡狠狠的說道。

    “啊,要去探索這種海底土丘需要用到什么工具呢?不知道在這里能不能買到?對此我可是一無所知,怎么辦?”伊澤絲毫沒有理會杰斯,完全沉浸在自己對未知好奇的興奮中。

    杰斯:“。。。”

    尋寶小隊二號:“他不會瘋了吧?”

    杰斯:“有可能。”

    二號:“。。。”

    希曼海流來臨第二天的夜幕,已經徐徐拉開了。

    酒館還似之前的火爆,不過里面的人群談論的不再是哪位的豐臀腰肢,而是關于這次希曼海流帶來的土丘。

    “我覺得,那里面一定會有寶物,你要知道,那可是小山般大的。”一名蓬頭垢面的酒客拍著桌子嚷道。

    “也不一定,說不定會有什么奇怪的海獸在里面做窩。”另一名醉鬼噴著滿嘴酒氣表示了反對。

    “不過不管怎么樣,這次比前幾年只卷上來幾艘破船要好。那些大幫派的海盜們又得忙活一陣了。”這位看客說的比較中肯。

    “哦,海盜們也會組織去探索?”

    酒鬼們紛紛看著人群中突然擠進來的一個頂著一頭黃毛的腦袋,一聽就知道是外來人,正是伊澤。不過卻與紛紛感慨著對他表示了肯定,小年輕也能像我們這些老酒鬼一樣堅守在酒館里。

    “小哥,在比爾吉沃特,包括任何東西,沒有什么是海盜不能去的。”一名老酒鬼出于對伊澤的好感才好心的廢話了兩句。

    “這么說,我可以跟著海盜們一起去了,剛剛我還在苦惱去哪弄條船。”伊澤一臉的喜笑顏開。

    “哈哈哈哈。”

    酒館里為這位黃毛小哥的無知爆發出一陣猛烈的笑聲。

    “小哥,雖然你是外來人,可也不能不知道海盜的殘忍吧。給你一句忠告,出于對你生命的安全,別再想著去探索那座土丘,就當是旅行來看看,看完該回那回那。”聽得出老酒鬼口氣里的嚴厲。

    “額。。。謝謝。”伊澤知道老酒鬼這番話是為他好,不過他心里已經盤算好了,就去找厄運小姐借條船。對于海盜,他是沒什么好怕的,畢竟普朗克和厄運小姐他已經領教過了,難不成還會碰到海盜之王魅影文森特?其實,他也已經見過了。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現在是希曼海流來臨的第二天的深夜。

    “哦,你要借條船。”說話的是厄運小姐船上的大副。

    原來是伊澤在做探索前的準備,沒有找到厄運小姐,不得已才求助于大副。

    “那么,你需要可以乘坐幾人的船只?”大副看著伊澤問道。

    “五人,五人就可以。”原本杰斯是不想去的,但他還是尋寶小隊的一員。這種探險怎么可能少了他們,至于菲茲,什么船不船的又有什么關系。。。

    從希曼海流卷來一座海底小山般大的土丘這個消息刮過比爾吉沃特港后,一切就沒有那么平靜了。像海盜之王魅影文森特的艦隊當然不屑于在這種小魚小蝦上爭奪,但別的幫派,一邊做著充足的準備,一邊覬覦著對手有哪些動作。各方人馬都卯足了勁在明天希曼海流退卻時搶先登陸。

    在酒館里厄運小姐特地給伊澤一行人備下的房間里。

    尋寶小隊三人睡著一張床上,二號把腳伸到了三號的脖子上,四號正抱著三號伸到臉邊的臭腳一陣親吻,肯定是在做春夢。不過在此三人一無所知,正愉快的打著鼾。

    菲茲好像很少有睡眠的時候,也很少有不吃東西的時候。

    杰斯手臂支楞著腦袋撐在桌子上,看著一臉興奮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的伊澤心想:這家伙自己不睡覺,也吵的我不能休息。

    “你能不能安靜一會。”杰斯打了個哈欠。

    “怎么還不天亮,怎么還不天亮。。。”伊澤繼續在房間里踱著步子。

    “哎。”杰斯嘆了一口氣,看來今天晚上注定不能好好休息了。看了看熟睡中的尋寶小隊三人,向菲茲打了個招呼,拉著伊澤走出門外在酒館里隨便找了張桌子坐下。

    “以前探險也沒見你這么興奮過。”杰斯招呼下伙計要了兩杯朗姆酒。

    “是嗎?”伊澤心不在焉的應了一句,注意力絲毫不在杰斯這邊,正豎著耳朵偷聽旁邊桌上的談話。

    看到伊澤這樣,杰斯也不再理會他,自顧自的喝著酒。

    過了一會,伊澤突然轉過頭來神秘兮兮的看著杰斯:“說不定,這次可以找到你需要的新型能源哦。”

    杰斯愣了一下,如果這句話是從別人口中說出,他一定會刨根問底。但是,這句話是從嬉皮笑臉的伊澤口中說出,杰斯連話都不想說。

    “新型能源哦。”伊澤又重復了一遍。

    “你知道什么是新型能源嗎?”杰斯反問了一句。

    “知道的不是太多。不過,有句話不是說海洋里孕育著無窮的可能嗎?”伊澤撓著頭說到。

    “我。。。”杰斯感受到了來自這個世界深深的惡意,看都不看伊澤一眼,轉了個身背對著伊澤。

    “不就是不知道嗎,不知道你可以告訴我啊。”討了個沒趣的伊澤看著不理會自己的杰斯,也氣鼓鼓的轉過身子。

    希曼海流來臨第二天后半夜的酒館里,沒有了之前的喧囂和叫嚷。全酒館的人都聚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語談論著關于海底土丘的事情,伊澤也不甘寂寞的加入了討論。

    時間就在杯中的酒,眾人的一言一語中,悄悄的溜過去。

    海港的天空剛剛泛起一絲魚肚白,街道上就有了紛雜的腳步聲,一陣接著一陣。也吵醒了酒館里爛醉的人群,有明白的知道這是大幫派們要搶先趕到港口,等著希曼海流退卻的那一剎那。

    一夜沒睡的伊澤精神看起來還是那么好,反而在聽到街道外的腳步聲時更是顯出一臉容光煥發的表情。

    “喂。。。”伊澤拖著長長的嗓音使勁拍著趴在桌子的熟睡的杰斯。

    “好了,好了,別拍了。”杰斯揉著通紅的雙眼打了個哈欠,“我根本就沒睡著,外面的腳步聲我也聽到了。”說著指了指房間,“去把他們喊起來吧。”雖然自始至終杰斯都不太愿意去,但是已經答應了伊澤,人不能那么矯情。

    天空又亮了幾分,濕濕的海風刮在臉上瞬間就讓人清醒了。伊澤一行人隨著一大隊一大隊的海盜趕往港口。當然只有六個人的伊澤小隊也引起了大幫派海盜們的注意。

    “看那邊那一群人,也是往港口方向去的。”一名包著頭巾的海盜指著伊澤他們。

    “估計是去看熱鬧的。小幫派里的人也不傻,這種事哪有他們的份。”同隊的另一個海盜看了一眼伊澤一行人說道。

    “就是就是,難不成他們去當炮灰?”

    “哈哈哈哈。”

    在度過屠夫之橋后,海邊灰白色的天空下可以看得到一簇一簇的人影。而希曼海流帶來的震感也幾乎微不可聞。

    伊澤一行人也來到了港口,找尋著昨天大副告知的停船地點。終于在一艘獨桅帆船旁找到了自己的船,一艘帶著四個劃槳的小木船。

    那艘獨桅帆船也是屬于一個不大不小的幫派,船邊也聚集著一眾海盜,看著伊澤翻騰了好久找出的小木船,一陣陣大笑聲蔓延在碼頭上。

    “你們,也是要去往藍焰島東部的那座土丘?”一幅首領模樣的海盜大模大樣的走過來。

    “不行嗎?”伊澤頭都沒抬一下。

    “可以啊,當然可以。不過,希望你們不要在出海的時候成為海獸們的食物。就算勉強劃到了藍焰島東部,你以為那時候里面還會剩下什么?嗤哈哈哈。”那名海盜譏笑了一番后揚長而去。

    “也是啊,這艘用劃的小木船怎么會快過他們。”伊澤說著看了看港口上幾百米里鋪天蓋地的人群。大幫派的海盜們都站在緊挨著船的最前列,方便第一時間登船。而像剛剛奚落伊澤的中下幫派,都自覺的停留在后面。再后面,估計只是看熱鬧的人群了。像伊澤這樣只有幾個人的小隊,又想搶占前列第一時間出海的,估計別無分號了。

    人群都在等待著希曼海流退卻,有經驗的海盜不時的把一個個塊狀的物品投到海面上,等那個塊狀物品什么時候浮起來,而不是被攪成碎末,那就是希曼海流已經退卻了。

    伊澤環顧著看了一下港口,沒有發現普朗克的船,也沒有看見厄運小姐粉紅色的“應召女郎”,心想他倆可能是不參加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著,太陽已經慢慢的爬了上來。大幫派的海盜首領們都彼此聚集在一起,有說有笑的談論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不過心里卻都在盤算著如果真的發現珍寶,該怎么撂倒自己的對手。終于,一道被拋入水中的塊狀物浮在了海面,同時出現在了所有人眼里。

    “上船!”剛剛還聚在一起的首領們立刻鳥作獸散,紛紛指揮著船員們抓緊開船。

    “嘭嘭。”

    伊澤和尋寶小隊四人(在這里杰斯還是尋寶小隊一號)也紛紛跳下小木船,而菲茲直接跳入海里。伊澤站在船頭指揮著拿著木漿的四人,儼然一處船長的架子:“開船!不是,開劃!”

    臨行時旁邊獨桅帆船上的那名海盜首領還不忘丟過來一句:“小心不要被那些大幫派的船只們擠成碎末哦。哈哈哈哈。”

    “聒噪!”伊澤皺了下眉,他現在已經是船長了,當然不能容許別人在這么說。

    “菲茲。”伊澤對著海平面喊了一聲。

    “噗嗤。”海平面露出了菲茲的腦袋,伊澤指了指那艘獨桅帆船,“給我捅幾個窟窿。”接著就看到水面上劃出一絲波紋,菲茲挺著魚叉從海面下沖去。。。

    水面上一艘艘的船只鋪天蓋地的向藍焰島東部海域撲去,猶如蝗蟲過境一般的壯觀。當然,夾雜在大幫派船只中的伊澤一行人的小木船也同樣顯眼。

    人群紛紛指著伊澤的小木船,“那個,手劃槳的小木船是什么啊!”

    “可能是想寶物想瘋了的,要不就是在酒館呆了幾天還沒醒酒的。”一人指著在大船行駛中掀起的水花都能刮翻的小木船。

    在人們紛紛譏笑的同時,也有幾個人眼尖的認出了伊澤,“那個踩在船頭的黃毛不就是在拍賣館扔一萬金幣的傻蛋嗎?”

    “對,是他是他。”

    “從那時我就覺得這人腦子就問題,現在看來果然是這樣。。。”

    這些話伊澤都是聽不到的,聽到他也不會去理會。因為他的心思,全放在藍焰島東部海域的那座海底土丘上了。

    “喂,劃快點!”當然,小木船是一定不會快過大幫派們的那些大船,外加上有人看見是伊澤那個拍賣館傻蛋后還故意的指揮著船只往小木船邊上行進,一幅要碾壓過去的架勢。

    “哈哈哈。你們也是要去東部海域?”一艘船上一名帶著三角帽的海盜坐在翹著腿說道。

    “這不是廢話嗎。”伊澤憋了一眼。

    “哈哈哈,我看你們是去搞笑的吧?”那名海盜接著說道,引起了甲板上水手們的一陣哄堂大笑。“既然如此,你們慢慢劃。我們先走一步了。”濺起的浪花差點打翻小木船。

    伊澤看著叫苦不迭的尋寶小隊,暗暗想著:這么劃過去,不知道要猴年馬月了,得想個辦法。

    “噗嗤。”

    水面上露出眨巴著大眼睛的菲茲,揮舞著手中的三叉戟,看來是完成了伊澤交代給它的任務。

    伊澤一行所在的小木船已經脫離了第一批船隊孤零零的漂在海面上,大幫派們的船只爭先恐后的航行出好遠,遠的只能看到高高掛在桅桿上的海盜旗,而中小幫派的船只也不甘示弱的從碼頭出發了,追上伊澤他們只是時間問題。這樣下去,別說珍寶了,怕是只能跟在人家屁股后面吃土。

    “有什么辦法嗎,一號?”伊澤看了眼杰斯。這里杰斯還沒有跟尋寶小隊公開身份,所以伊澤也不會傻的直呼其名。

    杰斯搖了搖頭,一籌莫展。如果這是一艘裝有設備先進的船只,他一定有改裝的辦法,可這只是一艘小木船,真正的小木船。

    “菲茲。”伊澤接著喊了句,指了指正在賣力劃槳卻依然像慢的像漂在海面上的小木船,“有什么辦法能快一點。”

    “嗯唔。。。”菲茲作思考狀,“要不你們都跳進水里,我帶你們過去吧。”邊說著邊揮舞著手里的三叉戟。

    “你一次可以帶幾個?”

    “一個!”

    “那還是算了吧,我再想想別的辦法。”

    “有了!”菲茲突然嚷道,像是想到了什么在浪花興奮的翻了個跟頭,“忘了我在這里還有一個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伊澤疑惑的問道,話音未落,就看到菲茲靈巧的鉆入水面像枚魚雷一樣射向更深的海底。

    終于,第二批起航的中下幫派們的船只也追上了伊澤的小木船。

    “嘻哈哈哈哈,這位探險家朋友,你既然有一萬金幣,為什么不買一艘快點的船呢。”一名臉上畫成小丑狀的海盜嗤笑著提出建議。

    “怎么我發現你們比爾吉沃特的人這么愛管閑事?老子就是要劃著去,順便看看風景。”伊澤惡狠狠的朝著那名小丑比了下中指,嘴里還在嘟囔著:“再廢話,老子讓菲茲把你們的船底全捅上窟窿,你嗎蛋!”

    “哈哈哈。”說歸說,別人的船只還是在大笑中一溜煙的飛速行駛。

    海岸上還沒散去的人群紛紛指著孤零零落在最后的小木船一陣大笑,還有船上筋疲力盡的尋寶小隊四人。

    “嗡~”一陣像大馬力汽車發動的轟鳴聲從深深的海底傳來,震的海面一陣波動。轉眼間,在海天一線的海平面,一道銀白色的身影高高躍出水面,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好看的弧線,伴隨著點點晶瑩的水花。

    “嘩~”岸上的人群暴出一陣嘈雜的喊聲,“那是,龍鯊!”

    伊澤也看到了那頭龍鯊,以及它高高背鰭上的。。。

    “菲茲!”

    龍鯊馱著菲茲破開一道波浪眨眼間就接近了小木船。

    “嘿咻。”菲茲一躍跳到小木船上,指了指水里的龍鯊,得意的揮舞著手里的三叉戟一幅“我很能干”的樣子。

    “哈哈哈哈!”伊澤對菲茲表示了贊許。尋寶小隊四人也送了一口氣,不用在賣力的劃船了。

    在見識過龍鯊速度伊澤嘴角露出一絲邪惡的微笑,“之前跟我比速度的海盜船們,嘿嘿嘿嘿。。。”

    而后菲茲跟龍鯊一陣誰也看不懂的交流后,龍鯊靜靜的浮在水面等杰斯拿繩索把小木船固定在自己的背鰭上。

    一切就緒。伊澤興奮的踩在船頭,朝水里的龍鯊豎了豎大拇指,也不管它能不能看懂。

    “那么,聽我號令!”

    “目標,藍焰島東部海域海底土丘。全體船員,各就各位。”

    “是!”尋寶小隊四人有模有樣的敬了個禮。

    “全速前進!”

    “嗡~”又是一道轟鳴聲,水面被劃出一道褶皺,小木船被龍鯊帶著像枚炮彈一樣彈射出去。

    “唔。”聽著耳邊呼呼的風聲,伊澤牢牢的抓著船身抹了把臉上的水花。“原來它能看懂我的手勢啊。。。”

    ——————————————————————————“咯呵呵。”臉上化成小丑狀的海盜首領正坐在甲板上哼著小曲,突然聽到身后傳來一陣浪花聲,瞇著眼睛瞅了一眼,立馬嚇的從座椅上跌落下來。

    “大副!大副!快左滿舵,左滿舵!”

    “啊?”大副看了一眼驚慌失措的船長不明白他的意思,“左邊是基迪海盜團的船啊。”

    “袞開!”小丑團長連滾帶爬的一腳踹飛了大副,慌亂的把船打向左邊。而海盜口里左邊的基迪海盜船上的船員罵罵咧咧的看著不明所以的小丑海盜船撞過來。

    “咻~”

    一道仿佛切開海面的波浪從剛剛小丑海盜船所在的位置穿過。如果剛剛那艘船還在原地,絲毫不用懷疑,馬上就會被切成兩半。

    “那。。。那是龍鯊?”躲過一劫的船員們滿臉驚愕,也明白了船長的英明決定,不過,他們卻得應付另一個麻煩了。。。

    而已經被基迪海盜船包圍的小丑船長,滿面惱怒的想著撞船后看到的最后一個影像:一個一頭黃毛的站在一艘小木船上朝自己做著鬼臉。

    “哈哈哈,好快,好快啊!”

    龍鯊牽引著小木船已經超過了所以中小幫派的船只,前面已經隱隱能看到大幫派船只上高高的桅桿了。

    越接近的同時,大幫派們的船員也注意到了那條白色匹練般的波浪。

    “那是,龍鯊?”

    “不只是龍鯊。”一艘船上的中年男子努了努嘴,“后面還有一艘小木船,是那個探險家。”

    大幫派里多少有幾個人是有腦子的,在想到龍鯊的同時,也想到了菲茲。

    “看來這個探險家跟菲茲大人是有關聯的,不然怎么可能驅使龍鯊。”說著朝甲板上的大副擺了擺手:“讓路。”

    “哈哈哈。”伊澤看著前面大幫派們的船只紛紛讓開一條通道,得意的大笑道。在龍鯊穿過一艘艘船時還不忘揮著手一臉小人得志的樣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小木船太快,先走一步,再聯系,哈哈哈哈。。。”

    甲板上站著的中年男子看著船邊穿過去的伊澤得意的嘴臉,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呵呵。就讓你先去探探深淺吧,你可要知道,早起的蟲兒會被鳥吃。”

    快繞了半個藍焰島了吧,拖著小木船的龍鯊絲毫沒有力竭的樣子,相反速度越來越快。而菲茲更不用說了,還時不時的去追逐著嬉鬧的魚群。

    終于,在伊澤和尋寶小隊一行人的衣服快被浪花打濕的時候,終于看到了一座小山般的土丘。按照掌握的信息來看,那應該就是希曼海流的禮物了!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