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2章 上了海盜船
    海盜少主看著伊澤跳上桅桿,饒有興趣的拿起望遠鏡看著伊澤的身影,“呦呵呵呵,那個人在干什么,要想正面硬捍我的寵物?不自量力。”

    “是啊是啊,只怕一個照面就會被撕成碎片的。”海盜少主的手下們也附和道。

    而商船上,尼蘭一臉震驚的看著跳在桅桿上高高的伊澤,就要沖上去救下他,拉古船長伸手攔住了尼蘭,看著桅桿上高高的伊澤一臉鎮定的面對著卷來的巨浪,“讓他試試吧。”

    “可是。。可是那是近海恐懼啊!”尼蘭一臉焦急。

    “我知道那是近海恐懼。但是,那個小子,可是我們艾歐尼亞南武學院的!”拉古船長的語氣堅定,不容置疑。

    站在桅桿上的伊澤并不知道眾人的想法,帶著護目鏡的眼睛努力的在巨浪中找尋著近海恐懼的身影,可時而只能看見一條長長的尾巴,或是忽然閃現在水面上的半截身軀。

    “唔,還是沒有看清是什么玩意,鯨魚嗎?也不像。算了,就叫你大頭魚吧。”伊澤敲了敲腦袋喃喃自語道。

    撲面而來的水汽已經打濕了伊澤的頭發,而伊澤是右手也是一陣光芒閃動。“絕對不能讓你接近商船。

    ”

    “來了!”白練般的巨浪中一道黑色的影子終于暴露在空氣中,那是一個張著的巨盆大口,攜著滔天的巨浪撞向商船。

    “找到了!”伊澤終于看到了近海恐懼的要害,巨口上面盯著的一雙燈籠般大的眼睛。伊澤用力的一踏桅桿,努力的接近近海恐懼,迎著巨口飛去。

    “秘術射擊!”

    伊澤在半空中抬去右手,對著燈籠大的眼睛發出一道能量波。

    “嗤。”伊澤的攻擊準確的擊中了那怪物的眼睛。“嘭。”就好像是裝滿水的氣球爆開一樣,近海恐懼的一只眼睛炸裂開來,爆出漫天血花。而不遠處的海盜船上,海盜少主“騰”的站起來,“竟然能傷得了我的寵物。”

    近海恐懼發出一陣哀鳴,微微顫了顫,但是身體還是張著巨口向商船咬來。伊澤甚至已經感覺到了近海恐懼巨口里帶著的腥風。伊澤轉頭憋了一眼商船,因為海盜船在前面堵著,所以不能急速靠岸,在這近海恐懼掀起的風浪下,就像一也無助的小舟。近了,伊澤已經看到了巨口里那數不清,雜亂無章又密密麻麻的牙齒。

    “給我停下!”伊澤左手按在右手腕上,一陣熾烈的光芒閃過。

    “精準彈幕,改!”自從在南武學院用過這招,伊澤覺得準備時間太長了,所以研究出了精準彈幕的改良版。減少了前綴的時間,相應的威力也小了許多,但應付它,足夠了。

    就在近海恐懼已經咬下伊澤的剎那,一道巨型的黃色弧形能量光波緊貼著近海恐懼擊去。無聲無息,從近海恐懼的身體里穿了過去。而近海恐懼的身形也止住了,半空中的伊澤左手還按住右手腕上,時間好像突然定格了一樣。

    “呃。。。呃。”海盜船上海盜少主的手下們大張著嘴看著這一幕。

    “嘭!”

    也許過了一秒,也許沒有一秒。近海恐懼突然發出驚天的吼叫,張著巨口直直的倒了下去,在海面上不斷的翻騰,發出痛苦的嚎叫。

    商船上拉古船長和尼蘭呆呆的看著半空中的伊澤,好像被噎住了,說不出一句話。誰也想不出伊澤用了什么樣的力量將巨大的近海恐懼一擊擊退。

    海盜船上,海盜少主沉著臉一臉陰郁,指了指商船的方向。“開過去!”

    而半空中的伊澤一個閃身跳回到了桅桿上,低頭看著水面上痛苦的不斷翻騰的近海恐懼,那是一只渾身黃褐色的巨型不知名魚類,鱗片上還有尖銳的突起,拖著一條長長的尾巴。猙獰的面容,扁平的鼻子上方是已經被伊澤打殘了一只的眼睛。

    “吼!”近海恐懼好像發現了讓自己受傷的始作俑者,一個小小的人類。開始朝著桅桿上的伊澤怒吼出聲,同時長長的尾巴用力的拍打著水面,激起一道道水箭射向桅桿上的伊澤。

    “哼,”桅桿上的伊澤一聲輕笑,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了近海恐懼的臉上。伊澤半蹲著身子,伸出的右手上光芒閃動,正對著近海恐懼殘留的那一只眼睛,“你,不服?”

    近海恐懼看著站在自己鼻子上帶著微笑,一臉人畜無害的伊澤,在它眼里卻比惡魔還可怕。“嗷,嗷”怒吼聲也變成了悲鳴聲。

    “哦,你可以聽懂我說話。”伊澤看著身前那只碩大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的右手,好似還有淚水流出,于是緩緩收回了右手。

    “那么,你叫什么名字?”伊澤蹲在魚頭上。

    “嗷嗷。”

    “哦哦,大頭啊。”伊澤裝模作樣的點點頭,“以后你就叫大頭魚了。還有,以后不準興風作浪,不準再吃來往的船只,不準再出來嚇人。”

    說著伊澤摸了摸腦袋,“恩。。。總之就先這幾條吧。不管你有沒有聽懂。如果以后再讓我聽到你為禍一方的消息,哼哼。。。”說著右手上閃出一道白光。

    “嗷嗷嗷。”大頭魚一陣悲鳴。

    伊澤滿意的點點頭,站起身準備回商船。這時候,突然傳來了一陣鼓掌聲,“啪啪啪。”

    伊澤轉過身看去,只見海盜船上一個年齡跟自己相仿的,明顯是領頭人模樣的一腳踏在船身上,偏著身子看著自己,一邊還在不停的拍手。

    “你就是,那個派自己手下來送死,不把人命當命的那個海盜頭頭?”伊澤盯著海盜少主問道。

    “呦呵呵呵。”海盜少主偏著頭看著伊澤,“首先,那是我的手下,你沒資格說話。其次,洗劫殺人那是普通海盜做的事。而我,作為海盜首領當然要有與眾不同的表現,看著一船人在它嘴下無助的掙扎,和臉上絕望的表情,那是一件多么刺激的事。話說,我的寵物沒事吧。”

    “噢,從剛才起,大頭魚已經是我的寵物了。”伊澤用腳尖點了點腳下的大頭魚,看著海盜少主“這么喪盡天良的事你能輕描淡寫的說出來,不是瘋子就是變態吧?”

    “瘋子?謝謝你的夸獎。”海盜少主哈哈一笑,“看你能收拾掉近海恐懼,還有點本事,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

    “呵,加入你們?”伊澤嗤之以鼻,“沒興趣。”

    “那這樣呢?”海盜少主手一揮,船上的羅嘍們立刻將武器都對準了商船,拉古船長和尼蘭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武器和數倍于自己的海盜們對持著。

    “我知道你有些實力。想留下你,不容易。但是,他們。。。“說著海盜少主拔出腰間的左輪手槍指了指商船上的拉古船長一行人,“你有多大把握,又可以救下幾人?”

    伊澤皺著眉頭想著:我有多大把握可以一招制敵擒住那個海盜頭頭,沒有把握!而我動的同時,海盜們也會動手,拉古船長會首當其沖的受到攻擊。對面海盜人數太多了,我根本不能同時救下幾人。。。

    “怎么樣,想好了嗎?”海盜少主微微笑著看著伊澤,“你獨自逃生,讓這一船人為你陪葬?”說著海盜少主擺擺手示意嘍啰們準備攻擊,又說到;“其實你也不必要加入我們,只要你能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可以放他們走。”

    “什么事?”伊澤抬頭。

    “還沒想好。”海盜少主露出狡黠的笑容。“不過,你有得選嗎?”

    “伊澤,不要答應他。”尼蘭握著手中的魚叉焦急的喊道,“大不了我們跟他拼了。”

    “刷刷刷。”幾道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尼蘭。

    伊澤抬起手臂阻止了尼蘭的話語,“尼蘭,麻煩你去船艙把我背囊拿給我。”說著一縱身跳到海盜船上,對著拉古船長等人喊道:“諸位,比爾吉沃特港,再見吧。”

    “哈哈哈,好!”海盜少主示意嘍啰們放下手中的武器。“起航!”隨后海盜船拖著大頭魚調轉船身也不再理會商船就離去了。

    拉古船長和尼蘭看著海盜船載著伊澤越走越遠,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禱:伊澤,一定要平安無事啊。我們在比爾吉沃特港等你!

    海盜船上。

    海盜少主坐在椅子上,哈哈大笑的看著伊澤,“我叫普朗克。這位兄弟怎么稱呼?”

    伊澤周邊圍著一頓海盜嘍啰,興致勃勃的看著伊澤,能打敗近海恐懼,那就是不弱于少主的強者啊。

    伊澤有點無奈的看著周圍莫名其妙興奮的海盜們,嘆了口氣:“伊澤瑞爾。”

    “哦。看伊澤兄的身手,不像是籍籍無名的人啊,怎么會流落到商船上呢。”普拉克繼續打量著伊澤。

    伊澤被盯得有點不耐煩了,咬牙切齒的對著海盜們喊道:“沒見過人嗎!再看就把你們都丟到海里喂大頭。”說完清了清嗓子,“哎,關于這個為什么會流落到商船上,那就說來話長了。我從小孤苦無依,只能浪跡天涯,四海為依。一路顛簸,乞討為生,不知身在何處#@&¥*%¥”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海盜們聽得心里直抹淚,想不到這么厲害的人卻有這么悲催的人生,看向伊澤的目光不知不覺間多了一絲同情。

    “哈哈哈,說起來,伊澤兄你也是有故事的人,我要收你做好朋友,以后就把這里當家吧。”普朗克豪爽的拉著伊澤說到。

    “呃,廢話少說。你到底有什么事要我幫忙。”伊澤心里已經打定主意了,不管這幫海盜們要自己幫忙干什么,都會找理由推脫,然后再找機會跑路。

    “其實我拉你上船的主要目的是。。。”還沒等普朗克說完,旁邊他的手下突然湊上前與普朗克耳語起來。伊澤豎起耳朵隱約聽到“大海盜文森特”,“這次的戰利品”幾個字眼。隨后就看見普朗克低低的咒罵了幾聲,而后一個小頭目模樣的海盜領著一隊人馬出去了。

    伊澤看著臉色有點差的普朗克,拍了拍他肩膀:“你接著說,呃。。。剛才說到拉我上船的主要目的是?”

    “對付一個人。”普朗克神秘兮兮的說道。

    “對付一個人?”伊澤看了看船長滿滿當當的海盜,“你有這么多小弟,還需要我幫你對付一個人?”

    普朗克擺擺手,“那個人,是我父親。人稱’海盜船長魅影文森特’。”

    “誰?”

    “我父親。”

    “瘋子。”或許之前讓自己的手下送死伊澤只覺得這個人不可理喻。現在竟然要對付自己的父親,伊澤看著普朗克,這個人真的是喪心病狂。

    普朗克看著伊澤的神色變化,臉上浮現出痛苦的笑容,“你知道嗎,我是一個童年有陰影的人。在小時候,我雖然是大海盜的兒子,卻也如蛇鼠一般卑賤。連每天夜里的睡覺,我都睜著眼睛,害怕不知何時從天而降的災難。年幼的我每天都在疲于奔命,躲避著無處不在的殺手,仇家。年幼的我并不知道明天會死在哪個陰暗的下水道里。而這一切,都是拜他所賜!而我的這些手下,和這艘海盜船,都是我用一次次的生命換回來的,”說完普朗克眼里還有濃濃的陰影,可見童年的經歷已經在他心里烙印下不可磨滅的記憶。

    伊澤默默的聽著,卻在想:我從小沒有見過我的父母,雖然他們不知道為什么遺棄了我。但我知道,他們一定是很愛我的人。恩。。。他們都是怎樣的人呢?

    過了許久,普朗克盯著還在發呆的伊澤,“喂,你有沒有在聽我講話。”

    “有啊,我對你的經歷表示同情。”伊澤一幅痛心疾首的樣子。

    “那你打算幫我對付我父親了?”普朗克一臉期翼的看著伊澤,“并且,我把我的過往都告訴了你,就是希望你能一心的幫我。”

    伊澤望了一眼期待的看著自己的普朗克,“這個嗎,這個得從長計議。”

    “恩,你先聽我來說。”普朗克翻著眼睛在謀劃著什么,“你先在我身邊冒充一個小海盜,然后打幾次勝仗,劫幾艘大的商船,慢慢積累自己的名氣。然后等你出名之后,再公開向我父親宣戰,我暗地里會幫助你。然后等到攻占下我父親的船之后,你再轉手給我。這個計劃嗎,實施起來大約要用兩年的時間,你覺的怎么樣。”

    “額額,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力反駁。”伊澤嘴上說著,心里卻罵著:嗎的,還打幾次勝仗,劫幾艘船,還兩年?老子連兩天都不愿意多呆。

    交談間,普朗克的海賊船已經駛進了藍焰島的海岸。

    “哈哈哈,煩心的事先不說了,先帶你看看我們的大本營。”說著普朗克起身拉著伊澤跳下船,向岸上走去。藍焰島的海岸不同于艾歐尼亞,沒有那么秀麗的風景,海岸線上沒有金黃的沙灘和郁郁蔥蔥的植物,只有嶙峋的怪石和海浪撞在礁石上,發出的“嘩嘩”聲。顯得有點荒涼,這大概與附近海盜的頻繁出沒不無關系。

    伊澤跟著普朗克不斷向前走去,穿過了海岸線和一片矮矮的灌木叢,直到腳下的路越來越不平坦。

    “哈哈哈,我們到了。”普朗克終于停了下來。

    伊澤抬頭仔細打量著眼前一座半矮的小山,疑惑的看了一眼普朗克,“這是一座大型死火山?”

    “哈哈哈,夠隱秘吧,當初選址的時候,我就看重了這里得天獨厚的地勢”說著普朗克一馬當先的向山腳走去。

    伊澤看著像是建在一片廢墟之中海盜的大本營,雜草灌木叢生,殘坦斷壁擋道。轉過一塊大石,視線豁然開朗起來,只見一大片不算太平坦的空地上坐落著大大小小的許多建筑,還有門口的那一塊醒目的用鮮紅色刻在木頭上的:普朗克海上要塞。伊澤心里暗暗想到:能找到這么大的一座死火山,山腳崎嶇的路以掩人耳目,而相對平整的山上則可以建造防御工事等,卻是是個出乎意料的地方。

    “少主,您回來了。”

    “少主回來了。”

    普朗克脫下手中的帽子隨時丟給一旁的手下。伊澤看得出,這些海盜們看向普朗克的眼神里帶驚畏,是的,不是敬畏,是驚畏。就像弱小的生物見到自己強大的天敵一樣,生命已經不在自己的手里,而是看普朗克的喜好,什么時候獻出自己卑微的生命。伊澤也終于理解了普朗克之前所說的要在比爾吉沃特城長大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海盜是毫無同情心可言的。而看向伊澤的目光,就是那種不友善兇狠的目光,冷冷的眼光盯著伊澤,從頭到腳。有幾個以為伊澤是俘虜的海盜已經右手搭在了腰間的刀上,不懷好意的走來。就像自然界的生物鏈一樣,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就像普朗克對待自己的手下,他的手下對待除普朗克之外其他人的生命,都是漠視的。但顯然,伊澤并不是蝦米。

    伊澤看著周圍露著兇狠和麻木目光的海盜們,還有那幾個朝自己走來的海盜盯著自己按耐不住的就要拔出刀,好像已經找好了下刀的位置。伊澤又看了一眼普朗克,仍在前面自顧自的走著。很顯然,普朗克是知道這一切的,但他并沒有阻止。伊澤心里已經有了計算:之前普朗克說的要我留在海盜團幫他,海盜們的規則,就是以力服人。現在看來是要給我個讓他的手下們信服的機會。雖然我并不會留在這里。但是,我實在是很想教訓一下這幫沒有人性的海盜。

    伊澤就靜靜的站在原地,東張西望的裝作在看風景一幅無所事事的樣子。而海盜們舉著刀,也沒有一聲言語就照著伊澤砍了下去,在他們以為的經歷中,殺個人是不需要說話和過多的動作,就一刀,稀松平常。

    “嘭!”

    不是刀子切進肉的沉悶聲。伊澤還是靜靜的站在原地,幾個海盜已經飛出去倒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伊澤并沒有留手,那幾個海盜幾年內怕是不能劇烈活動了。

    “哎呀!你們要干什么?”普朗克就像剛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一樣急忙的轉過身,“這是我的請來的朋友。”看著倒在地上的幾個海盜,惡狠狠的一揮手,嘴角卻浮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把他們幾個,丟到海里去喂我的寵物。”同時轉過頭滿臉堆笑的看著伊澤:“伊澤兄,手下們不懂規矩。不要放在心上。”

    伊澤平靜的看著一臉笑意普朗克和那幾個被抬走的海盜,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心里卻有著一陣陣惡寒:我作為一名探險家,去看的都是險峻的地勢的和惡劣的環境,而最高的山,卻是在人的心里。伊澤默默的嘆了口氣,一刻也不想在這里多呆,轉頭對著普朗克說道:“我不會在藍焰島停留太長時間。所以你說的幫你那些。。。”伊澤頓了頓,“都是沒有辦法的。”

    普朗克仿佛早預料到伊澤會這么說,表情并沒有太大的變化,“我知道。不要以為人人都是傻子,你在船上說的那些什么從小孤苦無依,四海為家浪跡天涯什么的誰都會信。當然,我所說的我的童年,那都是真真切切的痛楚。”

    伊澤笑了笑,“從小孤苦無依的真的。”

    普朗克沒有理會伊澤,“你像是負擔著什么重要的事情在急匆匆的趕路,還有那從不離身的包裹。可以告訴我,里面裝的是什么嗎?”

    “沒什么,不是什么金銀財寶,只是日常的生活用品和一本筆記罷了。”怕普朗克不相信,伊澤又補充了一句,“但那都是對我非常重要的東西。”

    “哦。”普朗克淡淡的哦了一聲,也聽不出是相信,還是不相信,“那能告訴我,你的真實身份了嗎?”

    “真實身份?”伊澤淡淡的笑著,“沒什么身份,伊澤,就是我的名字。”

    “是嗎?看來我們能做朋友。”普朗克說著向正中間的一個屋子走去,“我知道,你要走這里沒人能攔得住你。但是,我用一船人的性命換了你一個答應。等今晚我想好,明天會告訴你。”然后指了指旁邊的一間屋子,“今晚,你住在那把。”

    “好。”伊澤緊了緊包裹,向屋子走去。

    待伊澤走進屋子后,普朗克看著那間屋子,目光陰沉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伊澤回到屋子后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心里已經有了決定。而后從背囊中掏出筆記寫著:已到達藍焰島,預計探索到達比爾吉沃特港還有三天的時間。伊澤瑞爾于格蘭歷12年8月16日下午,藍焰島普朗克的海上要塞記。

    時間慢慢就到了傍晚,除了一次送飯的海盜來過伊澤的屋子,再沒有人來打擾他。值得一提的是,那名來送飯的海盜看向伊澤的目光不在是之前的惡狠狠,而是向面對著普朗克一樣帶著些敬畏。

    從傍晚到入夜,海盜們在空地上一直呼天喊地的開著聚會,仿佛只有夜晚,他們才是主角。空地上聚著幾個高高的火堆,把周圍照的通明,海盜們在舉著酒高談闊論,什么“今天我搶了一艘厲害的商船”,或是“比爾吉沃特哪個酒館的小妞比較漂亮。”出奇的沒有人來邀請伊澤這位客人,人群中也沒有普朗克的身影。

    聽著窗外喧囂的吵鬧,伊澤也知道這些海盜也是一群有血有肉的人。沒有人來打擾他正好,伊澤享受著片刻的寧靜,拿出臨行時迪魯院長給他的藍焰島地圖仔細的研究著。

    “哦,藍焰島的區域要比艾歐尼亞小了不少。”

    “深海下面的海流不斷涌動,原來的海底被擠壓凸出地表,形成了海面的一個岬角,就是如今的比爾吉沃特天然港口。唔,這倒是比較罕見的地理景觀。”伊澤感嘆著在地圖上圈圈點點。身為一名探險家,具備豐沃的地理知識是必不可少的。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窗外的海盜們的吵鬧也慢慢趨于平靜。伊澤揉了揉酸澀的眼睛起身推開門。空地上已經沒有了醉倒的海盜們,只有沒燃盡的柴火閃著紅光冒出縷縷白煙。夜空點點的繁星照在閃爍,已經漸漸偏西的月亮照在山上顯得格外空闊。伊澤轉頭看了看普朗克的房間:房門緊閉,屋里沒有亮光。

    伊澤轉身回到屋里,拿出紙筆在桌上“刷刷”的寫著。寫完隨手扔在桌上,整理了一下包裹,背上轉身向外走去。到了剛進來時的門口,伊澤抬頭看了看“普朗克海上要塞”大字,沒有絲毫留戀,轉身向山下走去。

    就這么伴著月色伊澤走到了山腳下,對于沒有出現一絲阻攔的情況伊澤也不以為意,正所謂“藝高人膽大”,他并不知道普朗克在想這么,也不想知道。在他留在桌上的那張紙上,已經說明白了一切。

    而在山上的空地,普朗克的身影緩緩從一處屋角轉出來走到空地上,好像很久之前就已經站在那里看到了伊澤所做的一切。一片烏云遮蔽了明亮的月光,夜下的普朗克看不清表情。他朝伊澤下山的方向看了一會,轉身走進了伊澤的屋子,看到了伊澤留下的那張字條。

    :普朗克,你應該看得出來,我并沒打算留下來的。欠你的那一個條件,就用我的寵物大頭魚來抵消吧,先前他是你的寵物,后來被我收服了,現在還給你。還有,以后別對你的手下太差,以后你要對付你父親還要靠他們。還有,做朋友嗎,還是算了,我不太喜歡你們的做事風格。偌大的瓦洛蘭大陸,我們總會再見面的。探險家,伊澤瑞爾。

    普朗克握著手里的紙條,眼神帶著一絲狠辣,嘴角卻微微上揚,“探險家嗎,從來沒有人可以欠我東西不換。不用在瓦洛蘭大陸,在比爾吉沃特,我們就會見面的。”

    而此時的伊澤,已經沿著地圖上的海岸線從北往南向比爾吉沃特港趕去。

    天也漸漸的明快了,早上漲潮,洶涌的潮水,后浪推前浪,一排排白花花的潮水簇擁著沖過來。撞在撞在岸邊的礁石上,濺起一片片浪花。伊澤看著滾滾的潮水,一掃之前的陰翳,深呼一口氣,對著涌起的波浪大喊道:比爾吉沃特,我來了。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