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3章 撫琴的少女
    回到旅館房間的伊澤想著之前發生的事。圖奇真的只是為向我報復而來的,亦或是有別的目的,祖安之地。。。真是令人不安呢。

    天剛蒙蒙亮,伊澤已經出發在路上了。“出來也有好久了,我的科技拳套一直沒有帶在身上,始終不是個辦法,看來要趕緊辦完事情回去一趟了。”伊澤望著剛剛泛魚肚白的天空,看著手里的地圖,“墨瑟城,應該是艾歐尼亞南岸最大的城鎮了。”

    烈日如炎,灼灼的陽光從天空上傾灑下路,令的正片大地都是處于一片蒸騰之中。伊澤依舊在朝著艾歐尼亞的南岸行走著。

    在前面一片投射著被柳樹枝葉切割而開的明亮光斑的空地上,有幾百人席地而坐,都不約而同的仰著頭。在這數百道身影前方,有著一座石臺。石臺上,同樣有一道身影安靜的盤坐著。

    伊澤望著石臺上的少女和擺在她面前的那把琴。突兀之間,琴聲響起,這是怎么樣的一種琴聲呢。天籟之音?動人心弦?不,并沒有文字能形容這種琴聲猶如在人內心里撩撥,舉手之間就掌控了聽眾的情緒。伊澤的跟所有人一樣沉浸在這美妙的琴聲里。

    一曲奏罷,伊澤長舒一口氣,這曲子,是有振奮人心的力量吧。仿佛過了很久,又仿佛就在剛剛,伊澤才回過神來。石臺上彈琴的少女已經背起琴囊,而周圍的聽眾也四散而去。

    “真的是,tmd第一次聽到這么好聽的音樂,比黑默丁格殺豬般的哼唱好多了。”望著背著琴囊的少女走遠,伊澤也追了上去。因為他想知道,少女的名字,琴的名字和曲子的名字。就在伊澤追出去的同時,卻沒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一片天空悄悄的出現了一道裂縫,仿若一道人影從中擠了出來。

    伊澤背著行囊,一溜小跑追上了前面背著琴囊的少女。“喂你好。啊,這樣是有點突兀,我叫伊澤瑞爾,是一名探險家。你可以告訴我你剛才談的曲子的名字嗎?”伊澤撓著頭說到。可是那名背著琴囊的少女不僅沒有回答他,好像連看都沒有看到他,仿佛周邊發生的事都跟自己沒有關系。伊澤望著前面扔自顧自走著的少女,苦笑到“真是個冷漠的女孩子啊。”

    當伊澤決定再度追上去的時候,身后一道聲音響起,“你就是,伊澤瑞爾?”

    聲音中帶著幾分戲謔,幾分不屑。伊澤緩緩轉過身,看著眼前的遮住陽光的一片虛無。“伊澤瑞爾,來自科技之都皮爾特沃夫周游大陸的探險家。”那片虛無中陸續傳出聲音,略帶嘶啞,卻讓人分辨不出是男聲女聲。

    伊澤斜背著行囊,不動聲色的看著眼前的那片虛無。“呵呵呵。伊澤瑞爾,不必驚訝,我是專程來找你的。”“虛空生物”伊澤突然開口道。“呵呵呵呵,不愧是探險家,看來可以直接切入正題了,不過這并不是個談話的好地方。”那被伊澤成為虛空生物的一片虛無突然爆發出了一個黑洞,把毫無防備的伊澤卷了進去。

    仿佛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伊澤出現在了一片漆黑的空間中。“這是哪里,明明剛剛還是在晴天烈日下。”伊澤緊了緊身上的背囊暗暗想到。

    “探險家,你知道我們虛空生物的存在,卻想問你知道我們虛空生物的所在嗎?”在這一片漆黑的空間了,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讓人聽不出源頭所在。伊澤盯著這片漆黑到仿佛沒有盡頭的空間,緩緩道“虛空生物的傳說,是從失落的大陸艾卡西歐傳出的。那里,應該的你們的巢穴吧。”“呵呵呵,對,也不對。只不過是剛巧有人在那里碰到過吾之虛空一族。”虛空中聲音傳來。“探險家,其實,整個瓦羅蘭大陸,才是吾之虛空一族的歸宿!”伊澤感到自己心跳猛然加速了起來。

    “那么不知道,你是因為什么事來找我。”漆黑的空間里,伊澤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也不知虛空中隱藏著什么。“因為,吾之虛空一族降臨到瓦羅蘭大陸的日子就要到了,我們需要一個熟悉瓦羅蘭大陸的引路者。而,我們選中了你,伊澤瑞爾。”虛空中的聲音,令伊澤一陣陣不安。

    “怎么樣,探險家,加入我們把。”虛空中的聲音有著難以掩飾的喜悅,仿佛看到了未來虛空一族降臨瓦羅蘭大陸的光明前景。

    “如果我拒絕呢?”伊澤靜靜的立在虛空中,聲音聽不出是喜是悲。

    “探險家,你所處的這片區域,是我們虛空一族才能制造的絕對空間。你難道沒有發現,在這里,你的一切感知力都起不到作用了嗎。如果你拒絕,那么,虛空會吞噬你的身體,永遠占據你的人格,你,也將成為我們虛空的一員。你以為,我是來找你商量的嗎?我,是來下命令的。”虛空中傳來一陣陣狂笑。伊澤依舊處在那片什么都看不清的虛空。

    伊澤眉頭一皺,“我的人格嗎,想要的話,就來拿吧!”

    戰斗一觸即發。

    從頭到尾,伊澤都不知道自己的敵人長什么樣子,身處何地,更別談攻擊到他。伊澤有種感覺,自己或許是在敵人身體里面。也就是,這片虛空領域,就是那虛空生物的實體。

    虛空中傳來巨大的轟鳴聲,“要么向虛空鞠躬,要么被虛空吞噬。”這一剎那,伊澤只感到全身汗毛一下子豎了起來。

    “危險!”

    伊澤憑著本能極速朝旁邊閃避開來,只聽見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這可真是麻煩了,那種虛空生物的攻擊,是魔法還是武藝。我根本感知不到。得先想辦法脫離這該死的黑洞。”伊澤半蹲著身子,警惕的想著。

    “探險家,不要挑戰命運的意愿。成為虛空的一員吧,這會讓你的人生更加有趣味的。”虛空中,那沙啞的聲音仿佛帶著一絲得意。

    伊澤眼中掠過一絲疑惑,仿佛想到了什么。突然,空間震動起來,伊澤的腳下冒出了一個又一個黑色的突起,仿佛可以一瞬間把人刺穿。伊澤緊了緊身上的背囊,整個人以最快的速度飄逸的朝前方竄行,在這沒有邊界的虛空領域內。

    “呵呵呵呵呵,探險家。如果沒有我的意愿,是任何人都出不去也進不來的。”虛空中的聲音再次想起。

    伊澤停下了腳步,對著無邊的虛空說到:“從之前把我吸入這片領域里,到現在。其實,我們還是在原地吧。我想來想去,你并不能在那么短的時間里就把我帶入令一個地方。你的虛空結界,只是一個籠吧。”

    “呵呵呵呵。不愧是虛空看中的人,你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了,探險家。沒錯,這里只有時間是流逝的。我以為你會一直狂奔著尋找出口,然后把自己困死在這沒有邊界的黑暗里。可是,你察覺了又能怎么樣,你以為你能走得出來”虛空中的語氣帶著譏笑,仿若一切盡在掌控。

    “沒什么,既然還是在艾歐尼亞,我就放心了。我做為一名探險家,自己的旅行,我可只想按照自己的意愿。”伊澤微微笑到。

    “那么,你準備好成為虛空的一員了嗎?”虛空生物厲聲說到。

    “轟卡”,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

    “虛空來襲!”虛空生物一陣厲笑。

    “轟!”這是伊澤倒下的聲音。

    躺在地下的伊澤半邊身子發麻,好像不屬于自己了。用剩下的一只手摸了摸背囊,苦笑道:“沒躲開嗎?完了,我這么年輕,還不想這么早領盒飯啊。。。”虛空生物陰測測的笑道:“那么,歡迎你,探險家。”

    突然,琴聲起。

    最先聽到琴聲的是虛空生物。伊澤并沒有聽到,可是他感覺到了光。

    “這是什么力量,精神攻擊?只有無形的力量,才可以破開我的領域。而且,這琴聲,是治愈的力量!”虛空中出來一陣陣歇斯底里的叫聲。

    伊澤半瞇著眼,“好溫暖的光啊。哎,英年早逝,大概說的就是我吧。”

    這時虛空已經恢復了本來的樣子,那一團什么也看不清的黑洞。虛空生物盯著眼前這不知名的少女,心里有幾分忌憚,沒有貿然出手。

    伊澤也靜靜的躺在石臺下面。想努力的睜開眼睛。

    琴聲一浪高過一浪。突然一個聲音在伊澤心里響起,:“探險家,我用意念傳達給你。”伊澤一陣心驚,“這是,那個彈琴的少女,她在救我?”

    虛空生物驚疑不定的看著少女手上的那把古琴。“那把琴,大有來頭。”

    琴聲一浪高過一浪,周圍的空氣也波動起來。虛空生物體表冒出黑色的護罩。突然,虛空生物的身體霧化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把你倆一起吞噬吧。”

    探險家,戰斗吧。堅毅之詠嘆調。”伊澤感到自己麻木的半個身子漸漸有了直覺。“這是靈魂交流嗎?”伊澤站起身來。背對著少女,緩緩說道:“雖然不知道你為什么救我,總之,還是謝謝了。”

    虛空生物冷哼一聲:“你以為,你能逃脫得了命運?探險家。”

    突然伊澤身邊非常突兀的出現了七八道黑色光刃,伊澤腳跟立即一轉,整個人如同離弦之箭朝側方極速躍起。而那光刃反映極快,以更快的速度迎上了伊澤。在半空中,對著伊澤,那流動著的黑色光刃極速次刺來,目標赫然是伊澤的心臟部位。

    “死去吧!”

    “迅捷之奏鳴曲。”琴聲一直沒有停歇。半空中伊澤的移動速度陡然提升,躲過了那幾道黑色光刃。

    此時黑洞中傳來虛空生物的聲音,“看來,要先解決這小娘們了。”虛空生物那霧化的身體像一張巨口般吞向彈琴少女。

    伊澤一陣心驚,在空中急速調轉位置閃身擋在少女前面。

    “噗嗤,噗嗤。”兩道悶聲響起。

    伊澤艱難的低下頭,看著胸口兩道可怖的傷口,鮮血不斷滴落在地面。

    “哈哈哈哈,探險家。英雄救美?英雄救美?你們,都要死。“虛空生物猙獰的聲音傳來。

    伊澤撲通跪倒在血泊中,歪著腦袋艱難的向后擺著手,“走!走!”聲音微不可聞。

    “下面,該你了,少女。虛空的意愿,從來沒有人可以阻止。”彈琴少女周圍包裹著一層濃濃的黑霧。

    彈琴少女手指上下翻飛,額頭隱隱滲出汗珠。琴聲一浪高過一浪,可黑霧侵襲的速度卻沒有絲毫減慢。

    伊澤無助的向后伸著手,他不愿看到這個自己還不認識的少女為自己死去。張大的口中卻發不出一點聲音。

    “哈哈哈哈。”虛空生物獰笑著。

    被黑霧包裹的兩人漸漸被吞噬,眼看就要消失在天地間。

    “星界祝福!”

    一道耀眼的白芒沖散了將要歸于虛無的黑霧。露出了伊澤的身影。

    虛空生物看著沐浴在一道白光中,漸漸結成一個光繭中的伊澤,嘴里發出一陣陣野獸般大怒吼:“是誰!”

    回答他的只有一句莊嚴的喊聲:“星界祝福!”

    被驅散了的黑霧露出了抱著古琴的少女。

    虛空生物看著半空中,手里拿著一只法杖緩緩下落的身影,驚疑不定道:“半神?”

    “吾名眾星之子。為治愈所有傷病之人,保護所有無助之士而來。爾等虛空一族,何時又敢出現在瓦羅蘭大陸了?”名為眾星之子的身影。

    虛空生物盯著那道身影,問道:“你是這一代的眾星之子?““回答我的問題,虛空一族。”眾星之子冷冷的說到。

    “瓦羅蘭大陸,只是借給你們人類暫居的。我們虛空一族,會有君臨天下的一天。”虛空生物獰笑著。

    “外域之人,賊心不死。”眾星之子淡然的盯著虛空生物,緩緩的說到。

    “眾星之子,連你都出現了。有你的保護我的使命難以完成了。不過你告訴這個小子,總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的,或許是在無盡的虛空,或許是在極惡的深淵。哈哈哈哈。”眾星之子望著漸漸消弭與空中的黑洞,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只是臨走時的話語,還飄蕩在眾人的耳際。

    幾天后,伊澤漸漸醒來。

    “我還活著,要不是看著身上的傷口,真覺得是做了一個好長的夢。對了,她沒事吧?”伊澤低下頭看著身上隱隱還能看見的傷口。

    “探險家,你醒了。”說話的是眾星之子。

    “你是,最后救我的人?那個彈琴的少女,她沒事吧?”伊澤急切的問道,卻不想扯到了傷口。疼的一陣齜牙咧嘴。

    “你可以稱呼我為眾星之子。戰斗結束后她就離去了。臨走時讓我轉告你,她叫做裟娜。她在石臺上彈的曲子叫做英勇之贊美詩。”眾星之子仿佛永遠在想著自己的事,深邃的眸子看不不有一點人類的表情。

    “英勇之贊美詩,真好的名字”伊澤陷入了回憶,第一次聽到的琴音還縈繞在耳畔。

    “對了,還沒問你為什么要救我。”伊澤一臉感激的說到。

    ”因為我擁有來自眾星無窮魔力的治愈,只要邪惡勢力仍然威脅瓦羅蘭大陸,我就不允許自己享有片刻的安逸。”眾星之子望著天空真誠的說著。

    伊澤沒有打擾她。再隨后修養了幾天,伊澤心中斟酌了許久,終于對眾星之子說到:“感謝你這幾天來的照顧。不過我該繼續踏上旅途了。”

    眾星之子背對著伊澤點點頭:“探險家,我并沒有什么能指引你的。只不過希望你能遵從內心的意愿,不要被外物所侵擾了靈魂。”

    伊澤咧嘴笑道:“那當然,我可是最偉大的探險家!”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