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章 娶大還是娶小
    偌大別墅的一個大房間內,一個看似一米六五左右,有著及背秀發,看起來柔若無骨,簡直宛若天人,這個女生大概十七歲左右,顏值真的沒話說…

    單看一眼,便可讓無數人癡迷,沉淪…

    如果拿她的色相和北小翼,孟語幽比較的話…

    如果說北小翼是只小貓的話,那這個女孩子就像一只小白兔...

    可以說更高!

    “這個混蛋…”

    她此刻咬牙切齒的說道,耳中似乎依舊回蕩著那電話掛斷時的聲音…

    ……

    與此同時,墨玨掛完電話后,和蘇留螢還待在酒店里,什么也干不了…

    一個小時后…

    兩個小時后…

    三個小時后…

    “喂!我受不了了!”蘇留螢從小養尊處優,哪里受過這種待遇,坐在一個地方三個小時,而且什么也不能干…

    “讓我走啊!聽見沒?!”

    她顯然忘記剛才的教訓了,現在又對著墨玨大喊大叫的…

    墨玨也是沒和她多廢話…

    直接一手抓上她的脖子…

    “告訴我你哪來的資本在這廢話?”

    不過墨玨沒有用力,蘇留螢還是能說話的…

    蘇留螢低著頭,不敢兇了,小聲嘀咕道,“你怎么那么喜歡掐人脖子啊…”

    雖然聲音很小,但墨玨聽力還是很敏銳的。

    “掐住咽喉是讓人閉嘴的最好方式。”

    他淡淡的說了一句話,但也因為這一句話,蘇留螢給他下了一個定義...

    冷血變態色情狂!

    又過了幾個小時,黃昏已經來臨了...

    “叮鈴鈴...”

    蘇留螢的手機鈴聲又響了...

    她剛想接電話,卻被墨玨一把搶過...

    從窗戶丟下去了...

    這可是六樓啊...

    幾秒后,聽見一個手機碎裂的聲音...

    “你!....”

    蘇留螢那表情叫一個委屈...

    “我的手機啊....”

    墨玨瞥了她一眼,“電話太煩了。”

    撂下這么一句話,墨玨就沒說話了...

    其實蘇留螢很想回一句,覺得煩你就關機啊!摔了干嘛?!

    但她還是忍住了,萬一墨玨瘋起來,把她丟下去...

    然后她就不敢想了...

    “喂,我餓了...”

    蘇留螢又嘀咕道...

    “我也餓,但沒辦法。”墨玨從中午就沒吃飯了好么,就你餓?我不餓?

    “那怎么辦?”

    “......”

    然后墨玨就沒回答了...

    蘇留螢也沒再問了...

    兩個人就這么餓著。

    幾分鐘后,又是一個電話響了,不過這次不是蘇留螢的,是墨玨的。

    上面顯示的是“騷冤”

    墨玨猶豫了幾秒后,選擇了接通...

    “喂?玨兒,帶走你的人是誰啊?”

    “蘇家的人。”

    “哦...那你應該是沒事了...”陳少冤顯然知道墨家和蘇家是定了娃娃親的,對方應該不敢做的太過。

    “不,我有事。”

    “怎么了?你現在人在哪?”

    “酒店。”

    “我去,這么小的孩子都下手...玨兒,我看錯你了...”

    “別bb,給我打一萬,還有,幫我向老師請一個星期的假,我可能要在這待一個星期。”

    “....玨兒,你墮落啊...”

    “少廢話,十分鐘。”

    “知道了...等會。”

    十分鐘后,墨玨的賬上已經收到了陳少冤打來的一萬元錢,雖然很少,但也夠他生活一個星期了...

    “先說好,我不負責你這一個星期的生活費。”,墨玨轉過頭,向蘇留螢說道...

    蘇留螢瞬間懵逼了,“什么一個星期?”

    “我說,我們要在這個酒店待一個星期。”墨玨補充道。

    “為什么??”

    “我看看能不能在一個星期內封住你的嘴。”

    “......”

    進行了十多分鐘的對話,大致的內容就是,

    蘇留螢想要回家,墨玨不讓,因為只要蘇留螢還在自己受傷,蘇家就不敢怎么樣。

    至于事情為什么會發展成這樣...

    兩個人都不知道...

    就這么干坐著吧...

    另一邊,

    小白兔氣的直跺腳...

    她叫來那些保鏢,“留螢找那個姓墨的到底什么事?!怎么被綁了?!”,小白兔似乎不知道自己和墨玨定了娃娃親...

    “說啊!”她見這些保鏢一個個低著頭,喊道。

    “不...不知道...”

    “......”

    小白兔也沒多問,氣的直跺腳!

    早就聽說墨家那個兒子,是個猥瑣變態渣男,居然連自己才剛上初三的妹妹都綁...

    還帶去酒吧了...這...

    怎么向爸媽解釋啊...

    還是先別告訴他們了,等找到妹妹后,就當沒發生這件事情...

    到時候和墨家井水不犯河水...

    對,就這樣...

    小白兔心里已經計劃好了一切,不過這正是墨玨想要的...

    這件事最好不要鬧太大,不然到時候蘇家和墨家都不好收場。

    “這件事千萬別報告我爸,懂了嗎?不然你們下個月就別干了!”小白兔威脅幾個保鏢說道。

    幾個保鏢也知道該怎么做,紛紛點頭...

    “還不快去找?!我妹妹說她被帶酒吧去了。上海的每個酒吧都給我去找!”

    蘇家可以說是一個大勢力,翻一個上海的酒吧,這點小事,還是可以辦到的。

    ......

    陳少冤把錢打完后,向北小翼說了墨玨請假一個星期的事情,北小翼也答應了,也沒有多問,大概是因為一些私事吧...

    七點左右,北小翼因為學校有事,就趕去學校了,家里就剩了四個人。

    北小翼走后,四人聊天自然順暢多了。

    “哥,怎么樣?玨兒人呢?”陳想想也是挺擔心墨玨的。

    “不會出事情了吧...”厲天笙,眼神也是一樣,畢竟十多年的兄弟。

    “放心吧,對方是蘇家的人。”

    “啊??那玨兒不是慘了?蘇家勢力很大啊...”

    “慘個頭,玨兒和蘇家一個小姐定了娃娃親,我覺得是抓回去結婚的...現在玨兒他人都在酒店。”

    陳少冤這一句話說出來的時候,驚呆了眾人啊...

    “我tm還以為玨兒是一個要單身一輩子的男人...”

    “玨兒居然有未婚妻...這個就很可怕了...”

    “他以后不會把我扇他一巴掌的事情告訴他老婆吧...”

    “......”

    總之,四人的顧慮也消除了,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

    一點也不管墨玨了...

    “姐夫,我錯了...我真的要餓死了...”蘇留螢也算是服軟了,直接一個姐夫叫了起來,墨玨以后是要當她姐姐丈夫的男人,看看他吃不吃這套吧...

    “呵呵,這娃娃親是我爸和你爸定的,你就這么確定我娶的是你姐姐?”墨玨也算是心軟了一點,居然和蘇留螢開起了玩笑...

    “怎么說?”蘇留螢也是一臉的不明白,墨銳城和她爸蘇世越定的娃娃親,不就是他和自己姐姐么?難道還有別人?

    “娃娃親上規定了我娶大還是娶小么?”墨玨嘴角揚起一絲弧度,一個壞壞的笑...

    蘇留螢小臉唰的一片緋紅...

    心道,這貨性格還真是奇怪,前一秒掐自己喉嚨,下一秒又說要娶自己...

    可怕,太可怕...

    墨玨這其實是一種降低蘇留螢警惕的方式,不然平時他是不可能和別人這樣開玩笑的。

    蘇留螢紅著臉,沒敢再說話...

    房間里安靜的可怕,墨玨居然聽得見蘇留螢的心跳聲...

    “砰..砰..砰..砰..砰..砰..”

    這節奏也太快了點吧...

    蘇留螢拼命壓抑著自己,但心跳卻越來越快,這讓她非常尷尬...

    她一直再想墨玨剛才那個壞笑...好帥...

    畢竟,青春期少女...

    墨玨眼前也是一黑,想不到這降低警惕的方法這么有效...

    這下不是降低警惕的問題了吧...

    感覺自己多了一個小迷妹...

    “咳咳,我去買點吃的,你在這等我...”

    蘇留螢輕輕點了點頭...

    墨玨出門后,也是輕輕呼了一口氣...

    終于走了,不然自己真的羞死了,她心中一直告訴自己...

    她丟了我手機...

    她丟了我手機......

    她丟了我手機!!!

    在這樣的心里暗示下,蘇留螢的小臉算是恢復了正常人的顏色...

    不過她還是怕了墨玨了,事情的起源還得追溯于兩個月前...

    自己因為上學忘了帶書,回家拿的時候,經過了客廳,恰好聽見了爸媽談話...

    “哎,時間過得真快...十七年過去了,再過幾年,女兒怕是要嫁了...”說話的是一個年紀三十五上下的美婦,蘇留螢的母親,白莎莎。

    “當初和墨家定下這娃娃親,也沒想那么多...”說話的是蘇留螢的父親,蘇世越。

    “也不知道墨家那孩子的品行如何...”

    “墨銳城的孩子,品行絕對不差...”

    “嗯...”

    “......”

    蘇留螢聽見這一段對話的時候,沒敢出聲,她到今天才知道,爸爸和墨家定了娃娃親...

    于是,她悄悄的離開了...

    事后,她派人調查了一下墨家,墨銳城...

    這才找到了墨銳城的兒子,墨玨...

    但因為學業繁忙,今天才找到時間,來找墨玨...

    本來她是想說退婚的事情的...

    她和姐姐的關系從小到大一直非常好,絕對不能看著姐姐嫁給一個不喜歡的人...

    也不能說她事多,大概就是電視劇里的姐妹情深吧...

    不過,這退婚,她始終沒有說出口...

    大概是第一次遇見墨玨的時候,感覺長的還行吧...所以自己在考慮要不要說...

    也因為自己沒有及時說,事情,就變成這樣了...

    現在蘇留螢就是對墨玨外表的肯定,內心的否認了...

    姐姐怎么可以嫁給這個人格分裂的家伙...還是個變態...

    不過這也不能全怪墨玨,這人有時候做起事情來是很極端的,尤其是和自己有關的事情,如果讓他處理陳少冤他們的事情的話,那自己絕對會人家,合理處理,就像上次比賽,連被換人的心情他都考慮了...

    其實蘇留螢和墨玨的性格還有幾分相像...

    蘇留螢本來打算心平氣和的和墨玨談話,沒想到直接給強逼過來了...

    但她沒想到,墨玨比她還狠啊...

    直接把她打包帶走,關酒店里了...

    當然,心里這些話,蘇留螢想想就醒了,自然不敢在墨玨面前抱怨...

    十分鐘左右,墨玨帶著晚餐回來了...

    兩桶泡面,兩根火腿腸...

    他把其中一份遞給了蘇留螢...

    “這怎么吃啊...”蘇留螢拆開火腿腸,咬了起來,但,泡面她不會吃??...

    “......”墨玨也是懵了,好歹也有個15歲了吧,泡面都不會吃??這大小姐是有多養尊處優,是有多高貴??

    “用開水泡。”墨玨也只能給她解釋道,不過因為只有四個字,可能她自己理解能力有問題...

    五分鐘后,她的面算是泡好了...

    她試著嘗了一口,“怎么沒味道,干的啊...”

    墨玨疑惑的看了看她的面...

    “你調料包都不放的么...”

    “......”

    于是,墨玨也只能幫她放好調料包...

    這個小插曲倒是讓墨玨想起了不久前,厲天笙下樓買泡面,結果買了五桶沒有調料包的...

    今天他卻遇見有人不放調料包的...

    想到這,墨玨“噗”的笑了出來...

    但在蘇留螢眼中,這是嘲笑...

    墨玨在嘲笑她連這點小事都干不好,她低著頭...

    氣氛有些抑郁...

    六個小時后,蘇留螢和墨玨都還沒睡...

    “你怎么不睡啊!”蘇留螢眼睛都紅了,現在都凌晨兩點了,自己是真的困得不行...

    “我在等你睡。”

    “為什么?我睡了你想干嘛?!”

    “你能不能不要想那么多?我怕我睡著后,你給我來那么一刀。”

    “我懶得理你!大不了都別睡了。”

    “你可以試試啊。”

    比耐力,墨玨會輸嗎??開玩笑,他平時也是跟著陳少冤和厲天笙他們通宵過的,要是連這點毅力都沒有,他憑什么說他玩lol,憑什么說他是王者??

    十分鐘后,墨玨卒...

    直接側過頭躺下去了...

    “你不要以為你裝睡能騙過我啊...”蘇留螢也不信墨玨毅力那么差,對著他說道。

    但墨玨沒有回答她...

    “裝的還挺像那么回事的。”

    墨玨還是沒理她...

    蘇留螢便下了自己的床,換了一個角度看墨玨,發現...

    他已經合上眼睛了...

    這倒是個跑的好機會!

    蘇留螢顯然不像墨玨說的那么不堪,會在他睡著的時候給他一刀,但跑還是必須得跑的...

    這么好的機會。

    她踮著腳尖,輕輕的走到門前...

    “拜拜咯...”

    走的時候還不忘嘲諷一句...

    然而,當她試著開門的時候,才意識到,門被鎖了...

    我靠...

    蘇留螢心中暗罵道,變態,王八蛋,猥瑣男,混蛋!

    不過智商她還是有的,房卡應該在他身上...

    蘇留螢再次踮著步子到墨玨身邊,開始翻箱倒柜著...

    床頭柜,床底下都找了...

    不會藏衣服里去了吧...

    蘇留螢也沒有多想,直接爬上了墨玨的床,把墨玨翻了一個身子,坐在他背上...

    枕頭底下翻了一下,被子也直接掀地上去了...

    然后,把墨玨外套給脫了...

    卻始終不見鑰匙...

    “你在干嘛?!”

    蘇留螢身下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自己剛才那么折騰可能把墨玨給弄醒了...

    現在尷尬的事情發生了...

    她和墨玨這是一個尷尬的體位...

    墨玨的外套被丟在一旁,剩一件短袖...

    而蘇留螢坐在他背上...

    墨玨被壓的死死的...

    “我...我...”蘇留螢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了...

    完了,他會不會把我當變態??

    蘇留螢此刻心里也是一片混亂...

    “你還不給我下來?!”墨玨見蘇留螢毫無反應,自己也被壓得很緊,再次警告道。

    “你...你聽...聽我解釋啊...”蘇留螢開始有些結巴了,自己圖謀不軌,被當場抓個正著,肯定是尷尬了...

    “解釋你個頭,你不下來是吧,別怪我了!”

    “不是...我...”

    墨玨直接翻了個身,一只手掐著蘇留螢的喉嚨,一只手抓住她的腳踝...

    現在動不了的,是蘇留螢...

    又掐我脖子?...

    蘇留螢心里是絕望了,墨玨力氣太大...

    而且自己的一個部位還被他緊緊抓住...

    實在感覺不舒服...

    “啊~”

    也許是因為墨玨弄疼她了,她嬌呼一聲,不過這么一叫...

    她臉全紅了,墨玨也用一股怪異的目光看著她...

    這算現實版的午夜驚魂么?

    “現在!回到你床上去!睡覺!”墨玨語氣不容抗拒,幾乎就是命令道...

    然后墨玨松開了蘇留螢...

    蘇留螢狼狽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然后用被子把整個人都蓋起來了...

    墨玨也不管她了,又睡著了...

    困到不行...

    ......

    三天后...

    陳少冤他們已經在課堂上了,而墨玨和蘇留螢還被待在酒店里...

    漸漸地,他們發現了一些尷尬的事情...

    生活有很多不便...

    洗澡,睡覺,之類的...

    洗澡就不多提了,大家都知道的尷尬,而睡覺,每次都得等對方先睡,自己才睡,而每次,墨玨都是先躺的那個...

    更有甚者,蘇留螢沒手機,而且房間里沒電腦...

    墨玨倒是無所謂,自己還有個手機可以玩,所以不會覺得太無聊...

    蘇留螢就慘了...

    手機被墨玨給摔下窗戶了...

    現在估計被收廢鐵的或者熊孩子給撿走了...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但她沒辦法,沒得抱怨啊...

    就在墨玨玩著玩著手機,一個電話進來了。

    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墨玨把手機屏幕給蘇留螢看了看,“你認識這號碼嗎?”

    蘇留螢湊過頭去看了看,“我姐姐的。”

    墨玨輕哦一聲,然后掛了...

    “你姐挺厲害啊,能查到我的手機號碼...”墨玨話說到一半,就把這個號碼給拉黑了...

    這一切,蘇留螢是看在眼里的...

    這人,太謹慎了吧...

    另一邊,小白兔算是徹底活了...

    不但拒接電話,還把自己的號碼給拉黑了,這是要鬧哪樣?

    自己好不容易才查到他的電話號碼...

    別逼我報警...

    這個念頭一出現,小白兔就打消了...

    報哪門子警?警察敢抓他么...

    那可是墨銳城的兒子...

    好氣啊!

    小白兔算是被墨玨給搞煩了...

    看來只能采取最后一招了...

    等他放人吧...

    其實小白兔倒不擔心墨玨會死扣她妹妹,兩家關系不好弄得太僵,所以,墨玨也做不出什么傻事來...

    在酒店的生活,除了太悶了點,其他還算好...

    除了伙食差了一大截,也大都是墨玨送吃的來,他怕蘇留螢跑了。

    所以也算事事親力親為了...

    在蘇留螢看來,這里的日子和家里差不多,也就...

    沒電視看,沒手機,沒電腦,沒網,沒人陪她聊天...

    感覺墨玨就是個啞巴,不出點什么事情,他是不會主動說話的...

    “你陪我聊天行么...”蘇留螢算是忍耐不了了,開口道。

    “說。”

    “你想不想娶我姐姐啊?”聽見墨玨同意了,蘇留螢心里還是有點小興奮的,說實話,他們之間的話題還挺多的。

    “你姐叫什么?”墨玨沒有馬山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反問道。

    “蘇婠顏。”

    “剛才還有點念想,現在不想了。”墨玨算是回答了蘇留螢第一個問題,答案是不想。

    “為什么?”蘇留螢也是有點好奇,聽了名字就不想,這是什么道理?

    “因為,名字太難聽,太俗氣,太中二。”墨玨一本正經的說道。

    “......”蘇留螢也算是無語了,她倒不感覺蘇婠顏這個名字會俗氣,相反,還挺好聽的...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我的名字呢?...”蘇留螢低著頭,紅著臉,小聲問道。

    “你的?比那個還難聽。”

    “你....”蘇留螢心里那個不服啊,還能不能好好聊天了...

    “對了,你找我什么事?”這也算是墨玨向蘇留螢問的第一件事情了,三天前還沒說清楚,墨玨就覺得她太啰嗦,直接給帶走了...

    而現在倒是有足夠多的時間問...

    “為了...退...”蘇留螢還有個婚字沒說,但她也不打算說了,“沒什么...”

    她現在心里很復雜...

    為什么她不想墨家和蘇家退婚呢...

    墨玨給了她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說道,“你沒事來找我干嘛?要是你那天沒來找我,現在我們也不會在這里。”

    “還不是你把我綁來的?!”墨玨甩鍋給蘇留螢,讓蘇留螢有點氣憤,這鍋,不能背!

    “你自己態度那么強硬,還怪我?”墨玨當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反正概括一下就是忍受不了蘇留螢態度強硬,所以直接采用最原始的方法了...

    “你就不能忍忍嗎?多大人了...”

    “......”墨玨算是被說的詞窮了,想想居然發現了自己的不是...

    這么一說,還是自己和一個小女孩子計較??

    見墨玨第一次吃癟,蘇留螢也是得益的笑了笑,然后...

    墨玨沒再理她...

    無論她說什么,墨玨都沒再理她...

    蘇留螢可能已經看懂了,小家子氣的不是她,反而是這個姓墨的...

    又一天過去了...

    墨玨算是發現了一個可怕的事情...

    自己賬戶里居然還有九千多塊錢...

    感情自己讓騷冤打一萬來根本沒必要...

    這幾天下來,除了房費和飯錢以外,倒是沒有其他任何的開支...

    墨玨已經計劃好了,過幾天帶蘇留螢去買個手機吧...

    畢竟她手機被自己砸了...

    他可以看出,蘇留螢在酒店這幾天,算是越來越乖了,至少沒有之前找墨玨的時候那個脾氣...

    這算不算好事??

    他估摸著,自己把她手機還完之后,大概兩個人就兩清了,以后井水不犯河水...

    而陳少冤這邊,大概還是以前的生活節奏,只是有點不適應罷了。

    畢竟少個人...

    不過這個人卻讓北小翼給替代了...

    每天晚上,差不多都得帶北小翼打幾把游戲...

    不過,每次她都是躺的那個...

    有其他四個實力carry就行了,躺著躺著,北小翼也是對自己的實力感到了質疑啊...

    為什么同樣是白金,差距怎么那么大...

    ......

    為了穩定人質家屬的心情,墨玨破天荒的把剛屏蔽不久的號碼給調出了黑名單,然后發了條短信過去...

    “你妹妹過幾天會回去。”

    對方也很快回信了。

    “你不會送個尸體過來吧。”

    “不會。”

    “我妹妹找你什么事?還有,你為什么綁她?”

    當對方發出這條短信的時候,墨玨聯系人中的黑名單多了一人...

    “又拉黑了?!”

    蘇婠顏氣的直跺腳,不過心里也算是輕松了一點,因為對方答應過幾天把妹妹放回來了...

    不過這種警惕心還是不能放下,畢竟自己和對方接觸太少,也不知道對方是個怎樣的人,不可以輕易相信...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