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1章 賭氣的北小翼
    最后,陳少冤不得已出了餐館,找北小翼去了。

    “那么,解釋一下吧,墨玨。”汐夜一只手托著下巴,望向墨玨...

    “汐姐,你們認識啊?”唐毅疑惑道,貌似他們并沒有自我介紹...

    “你說呢?”汐夜看了一眼唐毅,反問道,還帶著一副看待智障兒童的表情,我要是不認識我能叫出名字么?

    “讓笙兒解釋去吧,我先回家了。”墨玨三步并作兩步,直接離開了...

    “我們也先走了...”陳想想和眼神也不便久留,看來,厲天笙又要背鍋了。

    眼神離開時似乎沒有察覺到,孟語幽一直都看著他...

    “我...”厲天笙也想要離開,他是靠墻做的,而且在他們四個走后,李盛,曾崇越跑到了他這一側坐,只把他堵在了最里面那個位置。

    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果李盛和曾崇越不讓開,他就算有翅膀也飛不出去。

    厲天笙心中暗罵道,這tm什么破餐廳,誰tm設計的桌子!...

    “現在,方便了?”汐夜盯著厲天笙...

    “額......”

    厲天笙沒辦法,把事情的起因經過結果都和汐夜講了一遍,還特別強調,是北小翼先請他們打比賽,汐夜再問的。

    “那按你這么說,是我的錯咯?”汐夜一副不耐煩的表情看著厲天笙。

    “對...”厲天笙說完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趕緊改口,“不是不是...是我們的錯,我們的錯...”

    “唉...這次就算了,我提前也沒通知你們,而且北小翼也是你們班主任,記住,別再有下次。”北小翼這句話說出來,厲天笙心里這塊石頭算是落下了,這表明,北小翼原諒他們了......

    nice啊!皆大歡喜啊!

    厲天笙臉上表情不由得輕松了許多,北小翼也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了,臨走前,孟語幽還問了一下剛才那個有點小胖的男生的名字。

    厲天笙也算是好心,告訴了她,眼神...

    孟語幽一臉懵了,你忽悠我呢?眼神是人名?

    但也沒有多說什么,因為汐夜他們快走遠了,看來只能下次再問了...

    望著他們離去的背陰,厲天笙暗道,汐姐,你到底是哪個隊的領隊啊...

    此刻,龍川高中旁邊的一個小公園內,北小翼正坐在湖邊,把身旁的小石頭丟進了湖里,反反復復,重復這這個動作...

    不得不說,此刻的北小翼,沒有一點在學校的那種威嚴,感覺就像一個和陳想想一樣的小女生。

    這樣說其實也沒錯,北小翼畢竟只有十九歲,在高中教師里,這個年紀算是非常年輕的里,甚至可以說是高中剛剛畢業的學生....

    北小翼一邊想著剛才的事情,一邊丟著石頭。

    自己好心請他們吃飯,還都站在汐夜那邊...

    想想就來氣!

    突然,一個男生坐在了她的身旁,正是陳少冤無疑,他找了好久才找到這里來,他沒有說話...

    北小翼先看了一下他的臉,發現是陳少冤,把臉瞥到一旁,一句話沒說,似乎還在生氣...

    “老師,你這是...”陳少冤見北小翼不說話,只能率先開口,想不到一開口直接一個老師喊了起來...

    這使得北小翼心中怒火更甚幾分,雖然她平時總是以老師自稱,但她還是感覺,如果別人叫她老師,把她給叫老了。

    北小翼又往湖里丟了一塊石頭,顯然力道比剛才重了幾分,濺起的水花都快打到陳少冤這里了。

    “老師,你到底為什么生氣啊...”

    顯然,陳少冤除了自己的妹妹,對于其他女性真的是腦子缺根弦...

    這一個老師叫的北小翼真的是想扇他,但還是忍住了,自己還是有素質的...

    “老師,你為什么不說話啊...”

    “老師,我們做錯了什么嗎?”

    “老師?”

    “......”

    北小翼實在忍不了了,站起身,踹了他一腳,雖然不重,但陳少冤也懵了...

    “你沒有錯!老娘經期不穩!”北小翼從沒有用老娘來稱呼自己,但這次,顯然她很生氣...

    “那吃紅糖和生姜啊...”

    “你!...”北小翼此刻是咬牙切齒啊,說也說不過陳少冤,“走,去網吧!”

    等等,這是什么轉折?

    陳少冤顯然無法理解,但還是跟著北小翼去了...

    他們肯定不回去百度網吧,因為那里是汐夜的地盤,就北小翼和汐夜這關系,嘖嘖...

    如果他們過去,可能會吵起來甚至打起來吧...

    北小翼走了十分鐘,陳少冤跟了十分鐘,最后到了夢幻網吧門口。

    北小翼先走了進去,陳少冤在猶豫,此刻他的內心是拒絕的,去網吧沒錯,但被一個老師牽去網吧,這就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了。

    算了,不管了,反正是老師帶的...

    于是,陳少冤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夢幻網吧雖然沒有汐夜的百度網吧那么寬敞,但也是比較大氣的。

    北小翼直接選擇開了一個通宵的臨時,剛要走進網區,就聽見陳少冤說話,“我的呢?...”

    北小翼白了他一眼,沒有說話,拿出錢包丟了張二十塊錢給吧臺老板,示意她給陳少冤開一張臨時...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

    陳少冤話沒說完,北小翼直接找了個位置坐下...

    吧臺的老板一臉鄙夷的看著陳少冤,男生帶女生出來上網還要女方付錢?現在的年輕人吶...

    這句話要是被陳少冤聽見,他一定會回一句,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好不好,我才是被帶來上網的那個,而且我也沒向她要錢吧!...

    陳少冤為剛才的傻逼行為感到不恥啊...北小翼心中一定是無比的鄙視自己的...

    他拿著這張臨時身份證,坐到了北小翼旁邊,打開了電腦。

    見北小翼上英雄聯盟,陳少冤也跟著上了...

    反正無論北小翼干嘛,他跟著就行了。

    陳少冤看了一眼北小翼的賬號,是一區的,id:思北別

    尷尬的瞬間又出現了,陳少冤沒有一區的賬號啊...

    要說沒有,那是假的,要說有,卻是不能登錄的,就是他too野冤的賬號...

    他看了看北小翼,問道,“你還有一區的賬號么,我貌似沒有...”

    北小翼看了他一眼,那表情就像是在說,飯我請了,網費我也請了,我的賬號你也不放過?!

    但她還是拿出手機,在記事本上找了兩行數字,上面那行是賬號,下面那行是密碼...

    陳少冤迅速登錄了賬號,一區登錄,id:翻不開的日記

    “這id,有毒啊...”陳少冤很小聲的說了一句,但還是被北小翼聽見了,她沒多說上面,瞥了他一眼。

    北小翼鼠標放到添加好友那一欄,輸入了陳少冤的id...

    一個好友申請在陳少冤屏幕上顯現出來,但他手殘...

    拒絕...

    北小翼有些怒意的看了一眼陳少冤,大哥,你到底想干嘛?!

    陳少冤意識到自己剛才干了什么傻事,趕忙說道,“咳咳...手殘,在加一次...”

    不過北小翼沒有理他,陳少冤也只能發個好友申請過去...

    拒絕...

    “這...”陳少冤也沒有多說什么,只當是扯平了...

    又加了一次,終于是接受了......

    陳少冤也是不知道今天北小翼到底搞什么鬼,脾氣特別不好...

    不得不說,這人變得還真快,吃飯前和吃飯后就感覺不是一個人了,雖然并沒有吃飯...

    說到底,還是怪自己當初答應她打比賽啊...

    如果他沒有幫北小翼打比賽,就不會有飯局,就不會有現在兩個人在網吧尷尬的狀況了。

    陳少冤也不知道接下來該干什么,于是點開一場排位,拉北小翼進來。

    北小翼也同意了,陳少冤一看北小翼段位,白金三,而自己現在這個賬號是黃金二...

    陳少冤又看了一眼北小翼,但她什么也沒說...

    姐姐,你到底想干嘛?陳少冤心里那叫一個急啊...

    如果是陳想想生氣,他還知道應對的方法,但這是自己的老師啊...

    是人民教師啊...

    這什么搞法??...

    陳少冤也不好再多想,直接點開排位了...

    與此同時,墨玨等人在沙發上好好的躺著,賊tm舒服...

    “騷冤和北老師不會在酒店吧...”眼神突然開口道。

    “想不到我嫂子年紀比我哥還大...”陳想想也緊接道,“怕是以后少不了欺凌啊...”

    “沒準只是單純的開個房呢?打打牌之類的...”厲天笙也插話道。

    但很快就遭到眾人的鄙視,“為了打牌去開房,除非你告訴我你開房是去聊天...否則我是不會相信的...”

    “可以的啊...”然后厲天笙看了一眼陳想想...

    殊不知,這一看,就出事情了...

    陳想想臉上刷的一片緋紅...

    對著厲天笙又打又踹...

    “不要臉!”

    “你聽我解釋...”

    “無恥!”

    “事情不是...”

    “流氓!”

    “這中間...”

    “下作!”

    “那個...”

    “犯賤!”

    “我...”

    “變態!”

    “......”

    罵了差不多五分鐘,陳想想也累了,回房睡覺去了...

    厲天笙也很懵逼...

    “我說錯什么了嗎?”

    “不,你沒說錯什么,你只是看了不該看的人...”眼神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

    十分鐘后,三人都睡覺了,也不等陳少冤,他們依然覺得,他現在快活著呢...

    他們怎么知道,此刻陳少冤的艱辛...

    北小翼玩了一個中單狐貍,陳少冤則是打野挖掘機...

    這個時間點,陳少冤正在幫狐貍拿藍,但狐貍還在中路收線,不過陳少冤覺得,她很快就會過來了,畢竟的先吃完這波線...

    但北小翼吃完線后原地按b,完全沒理他...

    陳少冤就以為北小翼沒看見,狂點信號...

    “來拿藍...”最后口頭交流。

    北小翼看了他一眼,然后狐貍出現在了我方泉水...

    “execute!”

    挖掘機,被一個殘血藍buff給收了...

    陳少冤面無表情的盯著屏幕,md,老子生平第一次被野怪錘死!

    北小翼“噗嗤”的笑出聲了,但只是一瞬間...

    很快又恢復剛才的冷淡...

    陳少冤又看了她一眼,姐姐,你到底要鬧哪樣?好好打不行嗎?

    不過陳少冤想了想...

    這貌似,不是他的號吧...

    陳少冤嘴角揚起一絲弧度,被收入北小翼的眼中,暗道:這貨想干嘛?...

    復活后,陳少冤操縱著挖掘機,向中路狂奔,對面中單是一個亞索,打狐貍就和錘兒子一樣...

    陳少冤接著gank的名義,靠近了中路,亞索似乎也沒意識到,陳少冤藏在地下,開著e懟了上去,直接將亞索頂飛!

    狐貍也是動了,面對人頭的誘惑,就不信她會無動于衷...

    然后亞索被兩個人追到了自家塔下,狐貍也感覺沒機會了,就回身走...

    但陳少冤卻頂著塔去殺亞索...

    五秒后,挖掘機被亞索反殺...

    陳少冤也沒有說什么,認真的盯著屏幕打游戲...

    認真才有鬼,剛才這波他在演呢...

    北小翼也警惕的看了一眼陳少冤,心道,這貨故意的還是失誤?

    但很快想想,覺得他應該是失誤吧...

    畢竟這是白金局。

    但他今天打了兩場白金局不都贏了?

    鬼知道汐夜那個隊伍是不是真白金...

    于是,北小翼選擇了相信陳少冤,因為如果陳少冤這么水的話,那汐夜的隊伍不就更水了?

    這么一想,北小翼覺得合情合理啊!

    誰知道汐夜能不能湊出兩個白金三個黃金。

    北小翼心中所想如果落到了汐夜的耳中,估計會被逗的笑地上...

    老娘湊不出兩個白金,三個黃金?北小翼,你是在開玩笑嗎?五個王者姐姐我都有,白金?呵呵...

    但后面的幾波,陳少冤死的都有點多,打的也很菜...

    連續送了對面亞索好幾個人頭,整的現在北小翼的狐貍特別難受...

    “你是不是代練上的黃金?”北小翼終于開口對陳少冤說話了...

    陳少冤張大嘴巴,一臉驚訝的看著北小翼,姐姐,你想象力太豐富了吧...

    代練上黃金?你怎么不說我代練上青銅??

    我好歹也是一個王者啊...你說我代練上黃金,這能忍?

    你難道看不出來我在演嗎?

    饒是一般人估計都能看出來,但北小翼堅信只要陳少冤越水,汐夜的隊伍越水,汐夜的隊伍越水,汐夜就越水,汐夜越水,她就越開心!

    ......

    “這都被你發現了...”陳少冤尷尬的說了句,也不好多說北小翼什么,畢竟她終于和自己說話了,這氣應該算是消了一點吧...

    “難怪...”北小翼喃喃道,繼續玩自己的。

    二十分鐘時,隊友點了投降,北小翼也按了同意,但上單德瑪很剛強啊,秒按拒絕。

    現在的情況是三票同意,一票否決,還有一票是陳少冤的...

    他也秒按了個拒絕...

    “你干嘛?”北小翼有點驚訝的看了看他,“沒得打了啊...”

    “還有的打的...”陳少冤留下這么一句。

    北小翼呆了,也不多問,繼續玩自己的游戲。

    但ad***心態可能已經炸了...

    三千連殺(圣槍游俠):我曹,還打什么?這打野幾乎就是送。

    翻不開的日記(虛空遁地獸):閉嘴,躺好。

    三千連殺(圣槍游俠):我躺尼瑪!%……%%

    然后***就一直在泉水打字bb,俗稱,泉水指揮官...

    陳少冤也不管他,按了屏蔽!

    對面20分鐘也是直接開打龍了...

    挖掘機走到打龍野區的后方,插了一個眼,顯然對面不信紫色方的傻逼打野可以搶掉這個龍,連管都懶得管他了...

    只顧著自己打龍...

    大龍生命值迅速下降著,就在快到達陳少冤懲戒能殺死的生命值時,陳少冤按了e技能,不是單純e穿墻,是橫著的e,一個巨長的隧道被打通了...

    懲戒!

    隨后是大龍的一聲慘叫,紫色方拿下大龍!而陳少冤的挖掘機沖龍坑的下方到達龍坑的上方...

    橫穿了過去,與藍色方的五人隔著一堵巨大的墻...

    五人懵在原地...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