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9章 幫我打場比賽
    跑了一路,四人算是累炸了,就tm是感覺劍圣開著大招繞峽谷跑了三十圈,一切還得歸功于厲天笙登錄賬號時那無情的回車鍵...

    “大哥,你要不要這么裝?”眼神算是看透他了,腦子有問題,不對,壓根沒腦子。

    “誰讓這小毛孩那么鐵?!”厲天笙反倒先抱怨起剛才的白金少年了,“也不知道誰家的愣頭娃!”

    “自己就是個傻子還先說別人!...”陳想想白了他一眼,嗔道。

    “先回去吧,反正我不敢去那了。”墨玨也感覺自己被厲天笙秀了一臉啊!鼠標還沒摸熱就跑出來了...

    “咳咳,我的鍋行了吧...”厲天笙擺出個三的手勢,說,“一人一包辣條,闊氣不??就當我給你們的補償了。”

    “不要。”陳想想和墨玨齊聲道,真把他們當小學生了?!

    厲天笙又豎起了食指,對著眼神,猥瑣笑道,“他們不要就算了,眼神~你一個人一包嘛...多賺啊~”

    “滾你丫的,我就這么好糊弄?”眼神一副不屑的目光,他會被收買嗎?當然!

    “三包歸我!”眼神也不嫌自己獅子大開口,三包辣條怎么了?沒吃你四包tm是看在我們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

    “你...好吧...”

    .......

    在上完早上所有課之后,陳少冤被北小翼單獨拖到了辦公室里...

    “少冤同學啊,能和老師解釋一下玩什么逃課嗎?”北小翼坐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那雙黑絲大腿一上一下的搖晃著...

    陳少冤畢竟是個男同學啊...呆滯了幾秒...

    “老師問你話呢!”北小翼這次稍稍提高了音量,稍稍...

    “咳咳,老師,我哪里逃了?”

    “證據確鑿!你也別再解釋了!”北小翼直接一棒子打死了陳少冤,完全不給解釋的機會...

    陳少冤心里那叫一個苦啊!你不讓我解釋那tmd叫我來干嘛?!還有,我tm哪里逃課了?你睜眼說瞎話啊!!

    “這樣吧,老師給你一個機會來彌補自己的錯誤...”北小翼美眸掃過陳少冤。

    不好的預感...

    “英雄聯盟玩過吧?”

    “沒有。”

    “啊?!那你平時玩什么?”

    “開心消消樂。”

    “呵呵...”北小翼當然不是傻子,她拿著學生檔案,翻到了陳少冤那一頁,用鉛筆在曠課那一欄上畫了個鉤...

    “玩過沒?”

    你大爺的...

    “開玩笑的...玩過...玩過...”陳少冤瞬間兒子變孫子,沒了底氣,卑鄙啊...tm威脅我...

    “什么段位?”

    陳少冤想了想,說“黃...金...”

    “這么遲疑干嘛?!到底什么段位?!”北小翼暗道,鬼才信你的鬼話,都高二了,黃金?!呵呵...

    “王者!..”

    “呵呵,再敢耍我信不信我做了你...”北小翼目光一冷...

    “白金...”

    “嗯...”北小翼這一次顯然相信了,“還行吧...”

    她猶豫了幾秒,又接著說道,“這個周六,你在班上找四個人在lol的段位在黃金以上的,幫我打場比賽。”

    “為什么??”陳少冤不解,多大人了還當自己青春無極限學小學生線下約比賽...

    “因為校務辦那個老太婆我看不順眼。”當北小翼念到這個老太婆的時候,語氣加重了幾分,顯然不是很友好...

    “額...”多大點事,還約比賽...

    看不順眼就不要看嘛...

    “你私下干這事,別讓太多人知道...”北小翼叮囑道,她可不想有太多人知道她和別人線下約比賽的事,有損她為人師表的形象啊...

    “我能不去嗎?...”陳少冤是tm真的不想去,周末我好好在家排,哪有時間陪你鬧騰?

    “可以。”北小翼很爽快的答應了,起初陳少冤還有點小興奮...

    但她又跟了一個條件,“在我們班找其他五個黃金以上的也行。”

    ......

    陳少冤可是初步打聽過了,在他們班上,除了他們五個王者以外,還真沒幾個黃金以上的,大多都是白銀,青銅,不過這個安然的段位值得深思,她會玩lol但沒在陳少冤面前展示過,所以,陳少冤也不知道她的具體段位,不過應該在黃金以上...

    “不用找了...據我所知在我們班沒有幾個上了黃金的...”陳少冤無奈道,恨鐵不成鋼啊,為什么他們班的lol那么水??

    當然,算上他們的話,整個上海都沒有那個高中班級有他們班的水平。

    “那怎么班?據說對方手下有三個黃金,兩個白金啊...”北小翼還真沒想到他們班的lol這么差,要知道,下課的時候,他們班聊lol聊的是最兇的,管都管不住,現在看來,全是一群青銅操作王者嘴??

    “還是我上吧...其他四個人我來找,應該還有的一打...不過...”陳少冤特地延長了語氣,他已經想到了一個坑讓北小翼跳進去了...

    “不過什么?”

    “明天周四周五兩天得放假讓我們訓練。”陳少冤也不嫌丟人,訓練??

    五個王者打幾個黃金白金還要訓練兩天?

    這tm就像一個六神裝十八級的英雄和一個白劍三紅剛剛出門的英雄對線,需要等cd嗎?

    上去一刀的事情...

    “這...”北小翼有點猶豫,畢竟是兩天假期啊...

    但她又想了想,覺得,不能輸給那個老太婆啊!

    “好吧...”

    “不過我得和對面說我們這邊也是三個黃金,兩個白金,要說我們班連幾個黃金以上的都找不出來,我面子可丟大了...”北小翼倒是有點后悔和那個老太婆比了...

    上鉤了!陳少冤心中暗喜,這兩天怕是要去嗨了,人選么,當然就是墨玨他們。

    哎,你們這樣賣我,我還給你們爭取上網的時間,回頭可得好好謝謝我...

    和北小翼又閑扯了幾句,陳少冤也是直接走了...

    他得趕緊把這個好消息帶給墨玨他們啊...

    第二天,五人早早就來到了百度網吧,汐夜也愣了,“你們今天不上課?”

    “老師送的假期...”

    “哪個老師那么好?”

    “班主任...”

    “哦。”汐夜也沒多問,她并不知道他們班班主任是誰,她當初只把他們安排在了一個班,具體是哪個,她可沒閑功夫了解。

    教室內,

    “老師,玩什么今天有五個人沒來,是不是逃課了?”

    “不是,請假了...病假,兩天。”

    “五個人都是?”

    “你難道不知道疾病是會傳染的嗎?你看他們五個人平時都形影不離的,一個人得了病,當然就五個人一起趴下嘍。”北小翼這波鬼扯也是夠瞎的,但這個班的學生居然他媽都信了??

    “........”

    百度網吧包間內,

    “誰有白金的賬號啊??...”陳想想突然意識到這個問題...

    他們總不可能拿五個王者號去打吧...

    “額,這個,本來是有的,但前幾個星期不是讓我們打上鉆了嗎...”眼神提醒道,好像是有這么回事,那號是黑色玫瑰的,但不是他們自己的號,是陳少冤借的,早就已經還回去了,那號主還開心了好幾天了,卡在白金一萬年,終于上了次鉆!

    “好吧...”

    這下就尷尬了,五個人都沒有賬號,那么問題來了,后天的比賽怎么辦呢?

    “我送你們五個吧,不過是空號,你們得自己打段位,更名卡也配了”汐夜坐在后邊的椅子上說道,她剛好沒事,就過來看看墨玨他們玩。

    “可以,謝謝老板!”厲天笙猥瑣笑道。

    “一邊去...”汐夜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拿出手機,把那五個賬號密碼都分別發給了五個人。

    成功收入五個空號...

    現在就是最震撼人心的時刻,該id!

    這個id就是有研究的了,經過五個人長達十分鐘的討論,他們決定依舊用組隊id。

    而且他們想了一個特別牛逼的組隊id。

    簡直清純而不做作,性感而不騷氣...

    墨玨id:網丨從

    陳想想id:吧丨來

    陳少冤id:五丨沒

    嚴勝東id:連丨贏

    厲天笙id:坐丨過

    很皮,很不羈,很浪蕩!

    英雄買完后,開始了第一場排位,反正差不多全勝定到黃金五就行了...

    四個小時候......

    五個賬號都上了黃金段位,但都是守門員,不過,夠了,大概明天下午就能到白金...

    這一下午就打完定級賽,效率算是很快了,平均一把游戲二十分鐘左右,有的甚至沒到二十分鐘就給對面推了,太tm血腥了簡直...

    汐夜看的也有點味道,不得不說,看著他們打低分段還是挺有意思的...

    不是單純的喜歡看屠殺,而是因為他們不認真玩而打出的逗比操作,簡直比青銅還要青銅...

    連汐夜都能逗樂,別提多逗了...

    陳少冤一把酒桶e碰巧撞在對面亞索風上,本來是很正常的,但酒桶那被吹起來的姿勢還是比較搞笑的...

    還有一把眼神搶了厲天笙的紅,厲天笙直接開始人頭,最后打了個0\/15\/0,還被對面ad鍵盤俠給噴了,當然,厲天笙怎么會任由自己被對面b,那個打字的手速,估計比他玩游戲的時候都更快...

    ......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此時五個人的段位平均都在黃金2,但玩了一天,還是很累的,所以沒有選擇繼續上,直接下線了,明天再打吧...

    晚上,因為五個人都還沒吃飯,就讓厲天笙去樓下超市買了五桶泡面上來吃,平時都是墨玨在家做飯,不得不說,墨玨做的飯還挺好吃,如果今天沒有那么晚回家,估計還是他去廚房給其他四個人做飯。

    然而很夢幻的事情卻在今晚發生了...

    厲天笙進了門,手上提著五桶泡面和五杯奶茶,顯然去過了奶茶店。

    “快給我...快給我...餓死了...”陳想想現在是真的餓,除了上午那一餐,中午就沒吃,現在整個人都不好了,得趕緊補充補充...

    厲天笙將泡面和奶茶依次遞給了五個人...

    水已經在燒了,他們拆開泡面...

    “呵呵...”陳想想面無表情,看著厲天笙...

    陳少冤等三人也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厲天笙。

    “干嘛?”厲天笙莫名其妙啊,不能因為我長得帥就這樣盯著我看吧,人是有羞恥心的!

    “調料包呢?”陳想想白了厲天笙一眼,然后把自己那桶泡面放到了厲天笙面前...

    呀!還真沒調料包...

    厲天笙又不相信的看了看墨玨他們三個和自己的,也都沒有調料包,得,今天出鬼了?!

    “這面,哪里買的?”陳想想望了厲天笙一眼。

    “樓下啊。”

    “樓下哪?”

    “就那路邊大爺的攤啊。”

    “呵呵...為什么要去那里買呢?”

    “近啊。”

    陳想想真的是有一種想要錘他的沖動,你丫買個泡面都去路邊攤,你也是夠了...

    “咕...咕...”

    陳想想的肚子顯然不開心了...

    餓啊...

    “讓你中午不吃...”陳少冤一手捂臉,無語道,然后起身在冰箱里拿了塊面包出來,遞給了她...

    “謝謝哥!”陳想想直接一把搶過,開始狼吞虎咽,完全不顧淑女形象啊...

    至于厲天笙么...

    “兄弟,你這兩天坑我們幾次了?”眼神面無表情,看著厲天笙,開口道。

    “額...這個,人生難免有挫折,我們要勇于面對挫折,挫折與人生相伴。人生的道路不會是一帆風順的,人們正是在不斷的認識挫折和戰勝挫折的過程中成長起來的。”厲天笙一句話下來,眼神徹底懵了。

    “你政治還被挺熟的...”墨玨看了他一眼說道。

    “那當然,政治在手,天下我有!”厲天笙還在這嘚瑟...

    “你tm少來,這次不給我五包辣條,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原諒你的!”眼神一副我很生氣的樣子,威脅厲天笙...

    “不...四包...”

    “十包!”

    “別...七包...”

    “成交!”

    我曹,厲天笙才緩過來,我tm是被刷了??!

    接下來,厲天笙就和眼神展開了永無止境,生生世世,暗無天日的爭吵....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