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章 兩個車隊撞了
    “哥哥,我們換一個賬號玩吧...”陳想想看了看陳少冤,等他發話。

    “好啊,你想玩什么分段的??”

    “白金到鉆石吧...”

    “好,哥哥這就去借號,玨,你來不來??”陳少冤望了望墨玨。

    “我隨意。”

    “那我去借三個賬號...”陳少冤埋頭看手機,正在借白金到鉆石分段的賬號。

    五五開直播間,

    五五開騷氣的笑了笑,說道,“可以,看來是時候開一波白金鉆石車了!你說呢,騷豬。”

    “叫上明凱吧,看他昨天心情挺不好,今天帶他來白金組開心一波。”語音一旁的pdd說道。

    “可以,怪蛇,這個車,無敵,就問skt在哪里??”五五開猥瑣的笑了笑,不虧是國服的電競三丑,white,五五開,盧本偉...

    另一邊,身材比較強壯的pdd在qq上發消息給明凱,“凱子,來不來開車,白金鉆石組。”

    “好吧,剛好今天沒什么訓練內容,哪個區??”

    “黑色玫瑰,速度,五分鐘后馬達啟動。”

    “ok!”

    “……”

    “ok,借到了”陳少冤拿了張紙條將賬號密碼抄了下來,“黑色玫瑰的。”

    “恩,我上線了。”墨玨登錄了賬號,id,情話講給左耳聽。

    “我也上了。”陳想想和陳少冤一同說道,陳想想的id,檬是檸檬的檬。,陳少冤的id,差白襯衫。

    “額,略毒....”墨玨吐槽道,

    “我倒是挺喜歡的...”

    “恩,還行。”

    沒有多說,墨玨先加了好友后,開了個排位房間,直接開了。

    “凱子,進語音。”pdd說道。

    “好。”

    這邊進入語音后,配好符文,也開始了游戲,排位,三輪車。

    進入到選英雄的界面,雙方開始ban選,藍色方ban掉了瑞茲,蓋倫,寒冰。

    直播間的彈幕就刷起來了...

    “6666,三丑高級嘲諷。”

    “三個新手英雄,可以的,這波很強。”

    “坐看吊打對面。”

    五五開猥瑣的笑了笑,”我這波嘲諷給幾分??”

    pdd也跟著一起笑,“這波我給103分,多一分鼓勵,多一分父愛。”

    廠長倒是沒有太在乎這些,畢竟他現在是職業玩家,不能像他們這些退役的主播一樣,無拘無束的言論...

    “哥哥,對面這....算是嘲諷嗎??”陳想想有些委屈的說道...

    “恩,看我們嘲諷回去...”陳少冤笑了笑。

    “我來。”墨玨剛好處在1l,他已經想好了一個回敬對面的辦法了。

    然后順手ban掉了暗黑元首,暗夜獵手,暗裔劍魔...

    五五開有些不解,“對面這是什么??”

    “嫖某人也有些看不懂啊...”

    但直播間里那么多人,總有一些是看懂了的。

    “6666,老哥這是更高級的嘲諷,球女,vn,劍魔這三個英雄剛好是ban選前三個,對面是懶得翻頁了..”

    “樓上正解”

    “我曹,原來人外有人,賤外有賤。”

    但墨玨三人這邊的隊友不理解了。

    天殘老人qaq:我曹,有病??對面1l傻你還跟著傻??

    呵呵噠:我靠,對面好像是丑開的車隊,我在看直播...

    天殘老人qaq:可以,跟著1lsb完美送分..

    .............

    “對面還是個主播么??”陳少冤嘴角揚起一絲弧度,“難怪敢在排位賽那么ban英雄,原來是有底啊...”

    “沒區別,一樣吊打。”墨玨緊盯著屏幕。

    “隨便玩玩就行了...”

    然而丑開心態似乎也不錯,“哦呦我的血媽嗨,對面這個有點意思啊,騷豬,凱子,我們還是輕虐吧,認識一下對面的人才朋友。”

    “ok,先選英雄吧,盡量輕虐...”

    “別大意,這年頭奇葩的多半是高手。”廠長發話了,畢竟經歷過昨天的事情,他可不敢小看任何一個奇葩的玩家了,說難聽點么,就是被打怕了...

    雙方陣容迅速確定下來了,

    藍色方,五五開的車隊,上單pdd的石頭人,中單丑開的劫,打野廠長的蜘蛛,下路是路人,ad女警和輔助布隆。

    紫色方,陳少冤的車隊,上單墨玨的銳雯,中單陳想想的卡牌,打野陳少冤的挖掘機,下路是天殘老人的vn以及呵呵噠的風女。

    “上路小心一點,石頭打銳雯不是很好打。”廠長提醒道。

    “那也得兩個人水平一樣吧,我這波混分巨獸也是可以carry的。”pdd自信說道。

    “對面中單炸了,劫打卡牌??唉,我是要秀啊,騷豬,這把看誰殺的多。”五五開對于這場比賽似乎也是極為自信的。

    進入對線狀態,上路銳雯離第一波兵的三個近戰兵很遠,

    “都不敢上來補兵了,這銳雯怕我了!”pdd自吹了一句,下一秒,銳雯直接閃現收掉三個近戰兵。

    “我曹,6666”pdd夸贊道。

    “怎么了??”五五開問道,他剛才一直看著中路兵線,沒有注意到上路的情況,突然“蹦”的一聲,對面卡牌交閃現了...莫名其妙...,“這tm是什么??”五五開帶著驚恐無比的表情...

    后一秒,又看見挖掘機從河道里閃現出來,但閃完就走了,沒有絲毫逗留...

    “可以,對面這個....”五五開完全看不懂啊...

    這不是白金鉆石分段嗎??對面這是什么東西??

    直播間內瞬間炸了起來,

    “神tm秘之閃現,我一分沒看懂!”

    “怎么感覺這一面那么熟悉呢??...”

    “樓上 1”

    “我想起來了,昨天edg組排遇上個戰隊,選個奇葩陣容,一有閃現就tm按,后來還贏了,這不會是他們的小號吧??”

    “還有這樣的事??昨天老子上班,沒看直播..”

    “.........”

    明凱眉頭鎖成一條線,如果真的是他們,那就難打了...

    “凱子,怎么回事??”

    “沒什么,對面可能是高手,小心點!”明凱警惕說道。

    “不會吧,隨便玩吧,幾個白金鉆石而已…”pdd說道,“看我打爆這個銳雯!”

    第二波兵來了,銳雯上去切了幾刀,一個近戰兵倒下了…

    銳雯搶二!

    點燃直接掛在石頭人身上…

    “臥槽,這個大兄弟想干嘛?兇我?!”pdd一副對面鐵定殺不了自己的語氣…

    銳雯走近,a-q-a-w-a-q-a-q-a,一氣呵成…

    “臥槽,這么快?!”pdd的臉色有些難看了,這一套下來,他的石頭人直接殘血了…

    銳雯又走a了幾刀,只差最后一下,但墨玨按下了s鍵,本來要切下去的一刀瞬間收了回來…

    見有機會,pdd直接按下閃現…

    “嘿,這sb,不知道我…”pdd話音未完,屏幕就黑了下來…

    “firstblood!”

    系統提示音響起,他被挖掘機從塔后面一炮轟死了…

    “臥槽,還叫打野,這個銳雯不太君子啊!”pdd顯然忘記剛才如何被追著打了…

    “這個人頭讓的怎么樣?”墨玨彈了彈眉毛,笑著看陳少冤。

    “意義在哪?”陳少冤反問。

    “讓他交了個閃現。”

    “有沒有都一樣。”陳少冤淡淡回答道,在他眼中,對面有沒有閃現都一樣,照樣虐…

    緊接著,中路傳來捷報,劫被卡牌單殺了…

    “臥槽,這個卡牌極限黃牌把我反殺了?!”五五開語氣十分不甘,眼看要單殺卡牌的,但對面切了一張黃牌眩暈,點燃q直接帶走他了…

    天殘老人qaq(暗夜獵手):666,原來是大神。

    天殘老人qaq(暗夜獵手):尼瑪求躺…

    見識了三人實力,vn語氣直接變了…

    直播間內,

    “感覺丑開要翻車啊!”

    “對面上單這技能甩的…”

    “我怎么感覺銳雯最后一下按了s??”

    “樓上+1”

    “……”

    然而pdd不要臉的說了一句,“剛才讓了一個人頭,現在認真play哈…”

    “騷豬,你和我想到一塊去了,我也讓了一個人頭…”丑開緊接說道。

    “額…”廠長頗為無語,明明是被秀了,還要強行解釋…不虧是主播界兩大**…

    百度網吧包間內,

    陳想想笑了笑,“哈哈,我厲害吧…”

    “嗯,很厲害…”陳少冤恭維道。

    這個時候,門外走來兩個人,額,是眼神和厲天笙…

    感覺他們內心一定收到了非常大的重創…

    “md,我們挨罵你們在這打游戲??”厲天笙瞬間感覺不平衡…

    “笙兒,我感覺此刻我們是很有默契的,因為我也感到不平衡,尼瑪為什么,昨天這事不是勞資帶頭的…為什么我要背鍋…”顏**哭無淚,我到底做錯什么了??就因為想想是妹子我就要給她背鍋么……

    “別bb了,這把打完一起玩,白金鉆石局,挺有意思的,對面還有主播。”墨玨說道。

    “有意思么,你們三個王者去白金鉆石局??”眼神目光中帶有一絲鄙視,“待會帶上我哈…”

    “可以,待會讓老子強大的,帥氣的ez來帶你們”厲天笙心情似乎好了點…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