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366章 準圣
    接引道人笑道,“道兄殺力無雙,貧道豈敢相抗?”

    “該死!”血刃準圣氣得要咬碎牙齒,卻無可奈何。他看向那四艘神艦,心中只能嘆息,“被接引纏住,我也救不了你們了!”

    神艦之中的仙界統帥見到血刃準圣被死死纏住,頓時絕望了。眼見劍光落下,他只能無奈苦笑,竟然翻車了,真倒霉!

    劍光迅速落下,只見光芒驟然大亮,四方瞬間亮如白晝。

    仙界統帥皺眉閉眼,下一刻光芒斂去他再睜開眼睛卻是一愣,“我沒死?”

    抬頭一看,在四艘神艦之上出現了一道身影,白衣白袍,白發白須,慈眉善目,手持一面金色銅鏡。

    仙界統帥愣了一愣,下一刻驚呼出聲,“妖界的日輪準圣!”

    “不好!”接引道人一貫從容的臉色微變,他腳下金蓮顯現,一步踏出就要向著日輪妖圣走去。

    “別想過去!”血刃準圣一聲大喝,無數的血色雷霆如龍如蛇,撲向了接引道人。

    接引道人當即一舉手中金色蓮臺,一朵金色蓮花在身旁綻放擋住了無數的血色雷霆。

    然而,血刃準圣長刀高舉,一聲獰笑后猛地劈下。極高的天穹之上驟然化作一片血色,悄無聲息間一道光柱般粗壯的血色雷霆轟然劈下。

    金色蓮花一顫,頓時片片碎裂。

    接引道人只能連連點向手中蓮臺,身旁蓮花不斷綻放,勉力將血色雷霆抵擋在外。

    “我幫不了你了,只能靠你自己了!”他的傳音直接在暗夜的耳畔響起,“快跑吧,多拖延一點時間,援軍會來的。”

    ……

    此時的反天大營之中,刑天從王座上猛地站起,他的目光冰冷。

    “妖界竟然和仙界聯手反將了我一軍!”他的臉上滿是怒氣,一揮手撕開了一道空間裂縫,他當即就要穿過空間裂縫追尋暗夜的蹤跡。

    然而大營上空突然一聲轟鳴。

    他一抬頭,目光透過重重障礙看到了那無數落在大營上空的炮火。

    在妖都上空,妖帝腳踏虛空,冰冷的目光透過大陣與刑天接觸。只是短暫的對視,刑天就明白了。妖帝這是來束縛自己的,若是自己走了,他就會直接出手滅殺反天大營中的人。

    他臉色一沉,偉岸的身軀沖上天際,與妖帝對視,與此同時他的聲音在一個黑影的耳旁傳響。

    “準提,去救暗夜!”

    “是。”黑影消失,悄然無聲。

    ……

    “快跑啊!”接引大吼,即便是他此時也無法再保持冷靜了。

    一旁的血刃準圣卻是笑了,獵物沒有逃跑反而安安靜靜地站著等著獵殺,這種情況當然是最好不過了。

    日輪妖圣卻是微微皺眉,他感覺到了不對。暗夜在他出現之后竟然還不逃,如果說是無知者無畏的話,那為什么在接引道人提醒之后還不逃走?

    一揮手,古銅色長劍在手中顯現,日輪妖圣劍指暗夜,“你不知道我是誰嗎?”

    “知道,雖然沒聽說過,但現在也明白了。”暗夜一抬手,指間出現了一枚劍刃,“妖界的準圣強者。”

    日輪妖圣眼睛瞇起,被人小視的感覺讓他惱火。銅劍一揮,他向暗夜一劍劈下,古銅色長劍頓時閃耀如日輪,灼熱如太陽。這一劍斬下,光耀天地,熱熔時空,雖然間隔近萬丈,但只是一瞬便落在了暗夜頭上!

    “搞定了!”血刃準圣微笑。

    接引道人卻是無奈地嘆了口氣,暗夜自己找死他也沒辦法!只能讓他去了!他的聲音跨越千萬里,在另一道正在趕來的黑影耳旁響起,“不用來了,準提,他已經死了。”

    準提道人腳下一頓,皺眉,“那你呢?”

    “他們還攔不住我。”接引道人手中金色蓮臺泛起了耀眼的金色光芒,無數的細小文字在蓮臺上方若隱若現。雖然打不過兩個同階對手,但憑他的秘術要走還是很輕松的。

    鏗!

    古銅色長劍光芒一黯,日輪妖圣連退兩步。

    接引道人愣住了,血刃準圣愣住了就連日輪妖圣都愣住了!他們呆呆地看著暗夜,滿是不敢置信。

    原本夾在兩指之間的劍刃在暗夜的身旁靈活地飛舞如穿花蝴蝶,剛才正是這枚劍刃一閃地斬在古銅色長劍之上,將身為準圣的日輪妖圣擊退了!

    “這是先天至寶!”日輪妖圣神色一振,能讓一個準圣門檻擊退他這樣的老牌準圣的,只有先天至寶!

    此話一出,在場的三大準圣都不由看向了那枚靈動飛舞的劍刃。雖說他們手中都有先天至寶,但這種逆天的寶物沒有人會嫌多的!

    “區區一個大羅竟然都有先天至寶!”血刃準圣的臉上露出了嫉恨,即便是他那也是成為準圣之后才僥幸得到了這柄先天至寶血刃的!

    就連接引都不由挑了挑眉,他手中的十二品蓮臺雖然是品階不錯的先天至寶,但只是偏向輔助類的,而暗夜手中的這柄劍刃卻明顯是專攻殺伐的攻擊型至寶。

    日輪妖圣瞥了一眼血刃準圣,兩人不過目光稍稍接觸便已經達成了一致。奪下至寶,兩人平分。

    接引臉色微變,當即傳音,“暗夜,你快跑!就算有先天至寶你也不是他的對手!”

    然而,暗夜卻是淡定地站在原地,沒有絲毫動彈。

    接引道人無奈嘆息,“這就是天才的傲氣嗎?”想了想當年的自己,他苦笑一聲。所有的天才不都是一樣的嗎?在光環之下,手執神兵便感覺天下無敵。

    “不過即便是自大了一點,這樣的天才也必須救下來!”接引道人當即傳音給準提道人,就算不為救人也要搶回至寶!

    日輪妖圣很是興奮,一個站著不動的獵物當然最好不過了,尤其是這個獵物還能爆神器。

    古銅色長劍一橫,他的雙目陡然燃起金色光焰:無論如何,這次他都要拿出點真本事了!長劍向空中一拋,他雙手捏訣,隨后向暗夜一指點出,“日輪顯現!”

    古銅色長劍陡然亮起金色光芒,如太陽顯現,甚至在太陽中央還有一頭金色的三足金烏引頸長鳴。

    “日輪,墜!”一聲沉喝,空中的古銅色長劍猛地斬下,如太陽沉墜。這一刻,時間仿佛靜止,空間被破碎融化,古銅色長劍攜著可怕的威能斬下。

    “完了!”接引道人嘆了口氣,日輪妖圣催動先天至寶的全力一擊,光憑借那件殘破的至寶他絕對接不下來的。

    暗夜神色凝重,一抬手,身旁懸浮的劍刃化作一頭猙獰的漆黑神龍撲向了墜下的太陽。

    神龍焚化崩潰,殘刃彈射拋飛,暗夜倒飛千丈噴出一口鮮血;但在三位準圣驚訝的目光中,太陽崩潰了。

    日輪妖圣的神色凝重了,而血刃準圣則是一步踏出沖向了暗夜,“你這么個大羅怎么可能是準圣!”

    他手中的血刃瘋狂劈出,無數的血色雷霆漫天濺射。

    轟咔!

    血色雷霆瞬間轟在暗夜身上。

    暗夜一揮手,殘刃點出,直接斬在血刃之上。

    轟!

    驚人的沖擊波驟然擴散,將所有血色雷霆統統碾滅。

    “不可能!”血刃準圣一聲怒吼,血刃瘋狂劈出,血色雷霆如狂風暴雨呼嘯轟鳴。

    “吼!”暗夜一聲怒吼,血脈爆發,極道催動,破碎的劍刃如狂風般轟出。

    雙方一瞬間交手千百次,漫天的血色雷霆在狂風般的劍光中破碎,雙方碰撞的沖擊破碎空間,摧毀山河,就連身為準圣的日輪妖圣和接引道人都不得不抬手略作防御。

    一聲驚人的轟鳴炸響,血刃準圣與暗夜的身影猛地分開。

    血刃準圣落在重新浮上天際的仙界神艦之上,死死地盯著暗夜。

    另一邊,暗夜落在了接引道人的身旁,他盯著血刃準圣,神色漠然,似乎那幾道貫穿性的慘烈傷勢不是在他的身上一樣。

    “沒想到啊沒想到!”看了一眼血刃準圣,日輪妖圣只能嘆息,雖然血刃準圣沒有受傷,但力量消耗卻是不小,而暗夜雖然受了傷,卻只是一些無傷根本的小傷而已。

    “閣下竟然已經擁有了準圣戰力,真是驚人的天賦啊!”日輪妖圣看了一眼血刃準圣,搖頭傳音。

    血刃準圣狠狠地瞪了暗夜一眼,臉上滿是不甘,但還是轉頭。他一揮手,仙界神艦全都掉轉船頭向著遠處駛去。

    “道友,日后再見了。”深深地看了一眼暗夜,日輪妖圣轉頭與血刃準圣一同離去。兩尊準圣虎視眈眈,他們若不一同護送,這支仙界艦隊恐怕走不了多遠就會被暗夜他們滅殺。

    看著日輪妖圣和血刃準圣離去后,接引道人向暗夜豎掌一禮,“道友真不愧是六界第一天才,貧道自愧不如啊!”

    眸中黑暗消退,血氣收斂,之前被壓制住的痛苦一下涌了上來。暗夜眉頭緊皺臉色痛苦,連忙吞下幾枚丹藥。

    “是貧道疏忽了。”接引道人見此,當即一點手中蓮臺,一道溫暖的金光將暗夜籠罩。

    “咦?”暗夜一愣,身上那幾道慘烈的傷口竟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

    血刃準圣的先天至寶血刃可是他從先天血河之中得到的先天至寶,殺力雖不在最強之列卻蘊含驚人的侵蝕力量。暗夜受的那幾道傷雖然不傷及根本,但其中蘊含的侵蝕力量卻在不斷腐蝕他的身軀。不僅痛苦還難以驅逐。

    可此時,接引道人的蓮臺只是光芒一閃,不僅將侵蝕力量驅逐了還在治愈暗夜的傷勢!

    “道友神通果真驚人。”這是他發自真心的感慨,不愧是未來的西方二圣、能成就真圣的人物,神通的確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接引道人卻是豎掌一禮,“道友謬贊了,與道友的驚世天賦相比,貧道這不過是上不得臺面的雕蟲小技罷了!”

    “哦,正好,貧道的師弟來了。”

    暗夜心中一動,接引佛祖的師弟,那不就是準提佛母嗎?他當即轉頭看去。

    只見遠處一名身穿簡樸道袍、手持一根青碧樹枝的道人徐徐地邁步而來。雖然剛剛才從天邊出現,但只是幾步,他便已經來到了暗夜兩人面前。

    “好快的速度!”暗夜心中一驚,這想必就是后世佛門神足通的源頭了吧!

    “師兄!”準提道人來到之后向著接引道人豎掌一禮,隨后向著暗夜同樣一禮,“見過暗夜道友。”

    “見過準提道友。”暗夜抱拳回禮。

    準提道人向他一笑,“道友藏得真深,先前戰神大人還擔心地讓貧道前來幫手,現在看來是用不著了。”

    “在下不過先前略有突破,實力比起道友這等強者還差得遠。若不是接引道友相助,說不定在下方才就已經死在了日輪妖圣和血刃準圣的手下了!”暗夜搖頭嘆息。

    他現在雖然也是準圣實力,但比起那些老牌準圣還差了許多。與血刃準圣一番交手雖然未傷及根本,但兩人尚只交手了片刻而已,若是生死大戰,他必是倒地的那個。

    “道友你不過初成大羅,能做到這個程度已經很強了。”準提和接引道人都是搖頭苦笑。想當年他們哪個不被稱為天才?可即便是他們,在大羅的時候也只是大羅巔峰實力,最強不過近乎準圣,哪有這樣能與準圣一較高下的?

    準提道人一笑,“暗夜道友,戰神大人傳令讓我等回去了。”

    “既是大人傳令那就回去吧!”暗夜看了一眼日輪妖圣和血刃準圣離去的方向,點了點頭。

    ……

    仙魔戰場之中,雖然大的會戰沒有發生,但小范圍的戰斗卻是從未平息。

    在一處平原上空,魔界軍團正在和一支鬼界軍團交戰。雖然是各界聯軍,但如今仙界大軍分裂,妖界正在緩緩回撤,戰場上的主力自然就變成了鬼界與人界兩界的軍團。

    魔界戰士雖然數量較少,但戰斗之時頗為瘋狂,這樣一來雙方的局面倒是勢均力敵。

    “魔軍就是夠狠,竟然還有自爆的!”暗夜的身影在戰場中悄然浮現,看到一個自爆的魔軍將領,他不由感慨。

    魔界生存環境惡劣,出來的魔軍性格瘋狂,什么事都干得出來。

    看了一眼這個戰場,他皺眉沉思,“稍稍動一下手應該沒什么問題吧?反正這里離魔界還遠。”

    一伸手,紫君古劍一閃而過,魔軍的統帥頭顱瞬間拋飛。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