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4章 我不要!(2000月票的加更)
    神行電腦培訓學校,教室宿舍樓前。

    一輛銀灰色捷達駛來,停在樹蔭下。

    車內,袁水清正在解安全帶,準備下車,而孫全則伸手擰了下車鑰匙,將發動機熄火,袁水清訝然扭頭,“你馬上就要回去,熄火干嘛?”

    她下意識往車門那邊斜了斜身子,拉遠與孫全的距離,她懷疑他想干壞事。

    孫全笑了下,打開扶手箱,從里面拿出一份牛皮紙袋遞給她,“這個你拿著,我估計你有些問題會問我,所以先熄火,熄火了說話方便!”

    “什么呀?”

    袁水清狐疑地看向遞到她面前的牛皮紙袋,遲疑著接到手里。

    “給你的股份啊!你不是入股了嘛!這是正式的股份文件,你看看!”

    孫全笑吟吟地說著,抬了抬下巴,示意她打開看看。

    “股份文件?還弄了文件?要不要這么正式呀?”

    袁水清好笑地打開紙袋,從里面抽出正式的股份文件,“你給我多少股份了?”她隨口問,問完才低頭去看文件。

    “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孫全笑而不語,順手幫她打開車內燈,方便她看文件。

    片刻后,袁水清眉頭蹙起,抿了抿嘴,神色不豫地將文件塞回紙袋,扔回給他,“40%?我不要!你給的太多了!我就投了十萬塊錢,你給我這么多?你開玩笑呢?”

    說著,她伸手去就開車門,要下車。

    “哎?等等!”

    孫全眼捷手快,一把抓住她手臂,袁水清蹙眉回頭,“你放手!你再這樣我生氣了!”

    孫全眉頭緊皺,看著她,張了張嘴,又低頭看向自己懷里那份股份文件,忽然失笑,無奈地看著她,說:“水清!你腦子進水了吧?我見過嫌股份少的,還是頭一回見嫌股份多的,我多給你一些,你不高興嗎?呵,你喜歡少的?”

    袁水清想了想,重新關上車門,轉過臉來,正色對他說:“孫全!99黃燜雞是你一手創立的,那是你的心血,我這次給你十萬塊錢入股,是因為你上次跟我說接下來幾年,錢可能會貶值的很快,我是聽你的建議,想著做點投資,給錢保值的,現在你給我這么多股份算什么?我袁水清故意用十萬塊錢來占你的便宜?你給我這么多股份,你讓我怎么想?以后這事要是被你爸媽曉得了,他們會怎么看我?我以后還怎么跟他們相處?嗯?你想過沒有?”

    這大概是孫全跟她交往以來,她第一次發脾氣。

    孫全從未在她臉上見過這么嚴肅的表情,更沒聽過她語氣這么重。

    一時間,孫全這個孬種竟然被她訓得有點手足無措、張口結舌。

    “我、我……”

    “我”了好幾聲,他才蹦出一句:“我就是想讓你開心一下而已。”

    袁水清白他一眼,嘆了口氣,語氣總算稍微放緩,“孫全,我不缺錢,真的!你不用拿你店里的股份來取悅我,你對我怎么樣,我有心的!我的心能感覺到。”

    頓了頓,她又說:“我有輕微的潔癖,在感情上也是,我不希望我們之間的感情中,摻雜別的東西,我希望我們之間的感情是純潔的,你明白嗎?”

    聽著她說這些,孫全慢慢鎮靜下來,神色也慢慢變得認真起來,瞇眼與她對視著,慢慢……他點了點頭,伸手過去覆在她左手手背上,輕聲說:“懂了!水清,我真的懂了!我以后會注意的。”

    低頭看了看懷里的文件袋,他苦笑一下,又抬頭問她,“那你覺得給你多少股份合適?”

    袁水清想了想,“30%吧!你也別給我弄什么股份文件了,我不想拿!孫全,如果我們之間還需要這樣的文件來確保彼此的利益,你不覺得悲哀嗎?

    我信你,才把錢轉給你,也是因為我信你,我們才會在一起,如果有一天我們真的……真的分了手,這些股份你給不給我,你覺得我還會在意嗎?”

    說到這里,她淡淡笑了下,看著孫全的眼睛說:“相比十萬塊錢的投資,我選擇和你在一起……才是最大的投資吧?我、我把自己投給了你,如果我自己都輸了,那十萬塊錢還算什么呢?”

    孫全:“……”

    這一刻,孫全忽然什么也說不出來,袁水清這番話,像一發糖衣炮彈,分毫不差地射中他的心房,這個夯貨做不到把糖衣吃掉,把炮彈還回去。

    這一記糖衣炮彈,他挨得心甘情愿,他覺得自己中大獎了,他忽然又一次覺得自己配不上她。

    好一會兒,他才勉強開口,嗓子有點干澀,“水清……我保證不會讓你輸的!我保證!”

    袁水清微微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他臉頰,輕聲道:“那就看你的良心了,我既然選擇了你,那就算有一天你要我輸,我也只能認。”

    “不會的!不會的!”

    孫全連連搖頭,忍不住伸頭過去要親她,卻被袁水清抬手抵住他的額頭,只見她忍著笑,忍得肩頭微微發抖,輕聲說:“你晚上吃了大蒜,還沒刷牙。”

    孫全:“……”

    那一刻,他忽然很懷疑剛才那些感動他的話,真的是她說的嗎?自己剛才是不是產生了幻聽?

    一直到袁水清下車、上樓,身影消失不見,孫全依然沒有啟動車子走人,他降下了車窗玻璃,點了支煙,瞇眼回憶著她剛剛跟他說的那些話。

    他又一次覺得袁水清是特別的,他重生前交過的女朋友也不算少了,但沒有任何一個是和袁水清一樣的。

    以前他戀愛的次數多了以后,總結出一個經驗:不能把女人的智商看得太高,把她們當十幾歲的小孩子看,才比較容易對付,因為他交過的那幾個女朋友,無論是腦回路還是性格,真的和他十幾歲的時候好像。

    跟她們說復雜的東西,她們不僅聽不懂,還不耐煩聽。

    跟她們講道理,他也從來沒講通過。

    但袁水清不一樣,真的不一樣,無論是智商、性格還是三觀,都令他驚訝。

    智商在他之上,他能理解,畢竟她是學霸嘛!科技大畢業的,自己這個學渣在她面前,智商被碾壓,他也就認了。

    但性格和三觀……

    反正他無論怎么想,都是越想越喜歡。

    唯一的遺憾就是:他明明掙的也不少,可為什么每次想在這方面對她表示一下的時候,總是失敗呢?

    是我還是太窮了嗎?

    孫全吐了口悶氣,終于發動車子走人。

    ……

    樓上,603。

    袁水清進門的時候,張蕊正在用電腦打游戲,游戲的音效很刺激,但她的表情卻顯得很無聊。

    所以當袁水清開門進門的時候,她立即丟下游戲,歡快地小跑過來,一把抱住袁水清,蹦蹦跳跳地喊:“清清、清清!你可算回來了,你今天怎么到現在才回來呀?可把我無聊死了,你去見那個人,至于待到現在才回來嗎?那家伙在床上有那么厲害嗎?啊?”

    袁水清無奈將她推開,“胡說什么呢?我是去給他打掃房間的。”

    “不信不信!我一萬個不信!我才不信你們有那么純潔!”

    嘴里嚷嚷著,張蕊又把袁水清抱住,像女兒抱住媽媽。

    袁水清神情越發無奈,順口就說了一句不知什么時候從孫全那里聽來的話,“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張蕊愕然抬頭,“我靠!清清,你什么時候會說這種不要臉的話了?這話是你說的嗎?”

    袁水清再次推開她,往衛生間走去,邊走邊說:“你要是太無聊的話,就去找工作吧!你的實習還沒結束呢,畢業證不想要了?你不是早就說要找工作嗎?”

    “找工作?”

    張蕊撇撇嘴,回到電腦那里,一邊繼續打游戲,一邊說:“要不你跟某人說一聲,讓我去他店里上班吧!反正你現在也是那個店的股東,安排我進去上班應該沒問題吧?”

    袁水清聞言回頭看她一眼,笑道:“你說晚了,孫全他那里剛招了他兩個同學過去,一個幫他做菜,一個幫他籌備下一個新店,所以,你還是自己出去找吧!現在已經是4月份了,你再拖下去,沒有實習單位的實習證明,你到時候真拿不到畢業證的!”

    說完,她走進衛生間,準備洗漱。

    而張蕊聽完卻皺眉扭頭望向她這邊,手上的游戲又不打了。

    “他那邊最近在招人?”

    正在衛生間里擠牙膏的袁水清嗯了聲,“但已經招好了。”

    張蕊快步小跑到衛生間門口,手扶著門框,眼睛亮亮地說:“清清,你剛才說他這次招的兩個人是他自己的同學?”

    “嗯,對呀!”袁水清隨口答著。

    張蕊追問:“就是那個M大學畢業的?”

    袁水清:“嗯。”

    張蕊嘿嘿一笑,“清清,那你更應該跟他說,讓我過去上班了!M大學算什么呀?跟我們科技大比有得比嗎?嘻嘻,你說對不對?我張蕊再怎么說,也是科技大的高材生,學歷方面碾壓他那些同學吧?你跟他說,讓我過去幫他籌備分店,效率保證比他那個什么同學強!”

    袁水清無語回頭,“可你是烹飪專業的嗎?”

    張蕊:“嘁!不是烹飪專業的怎么了?我雖然學的是計算機,但我家里是做生意的呀!我從小耳濡墨染的,做生意我也會的好吧?”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