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九百七十二章 雨過天晴
    楊林見唐嘯閣一直惡毒的看著自己,于是攤手說道:“老家伙,你這么看著我做什么?真正要殺你的乃是七海盟的人,和我可沒有多少關系啊,你恨錯人了?!?br />
    聽到這話,唐嘯閣更加氣憤了,他咬牙切齒的道:“小子,你給我等著,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br />
    楊林一臉的淡然,不以為意的道:“隨便你,反正說這種話的人很多,不過我一直都活的好好,即便你真的變成鬼,也是奈何不了我?!?br />
    楊林的話句句帶刺,直接堵得唐嘯閣啞口無言,雖然氣憤,可是卻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不屑的笑了笑,楊林轉移視線,望向石麟,然后道:“石掌門,你們是怎么回事???如此千載難逢的機會,正是擊殺唐嘯閣的時刻,你們為何遲遲不動手呢?!?br />
    聞聽此言,石麟心里暗罵不已,他就不相信楊林看不清具體的情況,唐嘯閣雖然重傷,但是最后一搏的余力還是有的,此時他臨死反撲,誰上去誰就有危險,如此情況下,石麟等人自然不敢貿貿然行動了。

    不過楊林乃是個大狠人,石麟不敢將楊林的話當做耳邊風,于是開口解釋道:“楊公子,唐嘯閣現在分明是準備拉幾個人去給他墊背,此時出手,太危險了,我們還是等一等,見機行事吧?!?br />
    無語的搖了搖頭,楊林沒好氣的道:“你們真是死腦筋啊,就不會想別的辦法嗎,都帶著暗器沒有,若是有就遠程攻擊他,這樣一來便完全不用冒險了?!?br />
    楊林的這個主意讓石麟等人眼睛一亮,立即興奮起來。

    不過唐嘯閣可就不一樣了,他臉色大變,原本就蒼白的臉色又白了三分,對于楊林的怨氣更加的重了。

    石麟等人可不管唐嘯閣有什么想法,他們不懷好意的笑了出來,紛紛取出暗器,然后朝唐嘯閣招呼過去。

    下一刻,諸多暗器接連不斷的飛射向唐嘯閣,直攻得唐嘯閣狼狽躲避,情況危險無比,不多時,唐嘯閣便中招了,小腹、手臂、大腿等位置都中了暗器,令他身上的傷勢更加的嚴重了。

    此時此刻,唐嘯閣身體的生命力正在一點點的流逝,他雖然還能動,不過行動起來卻越來越吃力,隨著時間的流逝,行動也變得緩慢起來,終于堅持了一盞茶的功夫后,唐嘯閣悲呼一聲,蒼老的身軀軟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這一幕不但讓石麟等人大喜過望,即便是楊林也是露出了微笑,然后道:“石掌門,現在不用怕了吧,誰上去給唐嘯閣最后一擊,那么頭功就屬于誰的,立功的機會就在眼前,你們可莫要錯過才好啊?!?br />
    其實不用楊林說,已經有人忍耐不住出手了,一名四旬年紀的男子一步步接近唐嘯閣,臉上都是猙獰之色,最后毫不猶豫的揮舞利劍,狠狠的朝唐嘯閣的身上刺去。

    眼見唐嘯閣就要被擊殺,但是就在這時候,原本看起來毫無反抗之力的唐嘯閣卻動了,只見老家伙低吼一聲,而后五指張開,一道兇厲的光芒從其中飛射而出,快若閃電的擊穿面前的男子,將這名立功心切的魔道高手給擊殺。

    此情此景,令不遠處的石麟幾人心驚不已,他們后怕不已,幸虧自己沒有上去,如若不然,現在死的很可能是他們。

    就連楊林也是刮目相看,唐嘯閣不愧是老一輩的魔道巨梟,果真不是那么好殺的,現在要是只有一個敵人的話,直接就被唐嘯閣翻盤,來了個反敗為勝,可惜在場的敵人遠遠不只一個,雖然又被唐嘯閣殺了一人,結果卻是沒有任何的改變,唐嘯閣依舊要死。

    有了這個變故,徹底嚇住了石麟他們,當下石麟等人再也不敢上去了,都在不遠處繼續發射暗器,準備就這樣射死唐嘯閣。

    如此一來,唐嘯閣再無一絲機會,他已經油盡燈枯,動也動不了,只能躺在地上任由別人攻擊,漸漸的,唐嘯閣身上的暗器越來越多,當中了第三十五枚暗器后,唐嘯閣兩腿一伸,徹底斷氣身亡。

    發現這一點的楊林開口說道:好了,你們可以停手了,唐嘯閣已經斷氣了。

    聽到這話,石麟等人才住手,接著舉目打量起唐嘯閣,再三確定他真的斷氣以后,石麟幾個幸存者都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緊縫的精神慢慢放松下來。

    石麟吐出一口濁氣,然后對楊林苦笑道:“楊公子,這唐嘯閣不愧是魔道有名的魔頭,真的非常不好殺,要不是有你協助,憑我們根本殺不了他?!?br />
    楊林頷首道:“唐嘯閣能夠縱橫江湖十幾年,自然不會是浪得虛名之輩,要不然你們盟主也不會千方百計的拉我出來幫手了,只是這次的事情看來并沒有那么簡單啊?!?br />
    這話讓石麟不由心中一虛,干笑道:“怎么會呢,楊公子,你太多心了,意外的情況總會有的,對此,我家盟主也是無可奈何,希望你見諒一些才好啊?!?br />
    楊林直勾勾的盯著石麟,把石麟看得渾身不自在,然后才說道:“石掌門,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石麟馬上否認,搖頭說道:“我什么也不知道,楊公子你莫要瞎猜?!?br />
    楊林嗤笑道:“你如此著急的模樣,分明就是心虛的表現,看來這一次的事件,還真的不是那么簡單?!?br />
    石麟無語了,他什么都沒說,可是楊林還是猜出一些蛛絲馬跡了,還真是一個難纏的小狐貍,令人防不勝防。

    楊林冷哼一聲,目光從石麟身上移開,望向苗沖天的身上,此時的苗沖天也已經把白眉老者給重創了,戰況幾乎是一邊倒,白眉老者非常吃力的抵擋看著,明眼人都知道,他撐不了多久了。

    果不其然,只是半盞茶的時間,白眉老者便一個躲避不及,被苗沖天抓住機會,一掌轟得吐血倒地,沒等白眉老者爬起來,苗沖天立即乘勝追擊,陰狠的擒拿手使出,咔嚓咔嚓幾下,廢去了對方四肢,至此,白眉老者再無反抗的能力了。

    見一切塵埃落定,楊林這次舉步走了過去,開口說道:“苗盟主,恭喜你了,看來你還是得償所愿了?!?br />
    楊林這話多少有點諷刺,苗沖天自然聽得出來,不過他也不以為意,這一次畢竟是他做的不地道,將楊林騙出來當打手,雖然楊林出工不出力,但是終究是把唐嘯閣這號難纏的敵人給攔住了,要不然苗沖天他們不會那么順利。

    苗沖天對楊林微微一笑,語氣鎮定的道:“這次還要多謝楊公子出手相助,有了你幫忙,一切才好那么順利,否則結果難料?!?br />
    楊林現在看苗沖天非常不順眼,并不打算跟他廢話,指了指重傷的白眉老者道:“你為何不殺他,難道他還有什么用處不成?”

    對于這個問題,苗沖天卻并沒有回答,他打了個哈哈,掩飾道:“這是我們的內部問題,不能外傳,請楊公子見諒?!?br />
    楊林對這些也沒有多大興趣,既然苗沖天不愿意多說,他也沒再問,干脆靠邊站,閉目養神,來個眼不見為凈。

    苗沖天見楊林沒有追問到底,心里也是松了口氣,接著吩咐道:“把尸體處理一下,之后我們馬上離開?!?br />
    幸存的魔道武者齊聲答應,他們快速動手,用最快的速度處理好尸體,而后毫不耽擱,跟著苗沖天和楊林離開此處。

    當離開黑山后,苗沖天并沒有打算回去黑山城,而是直接朝外圍區域走。

    這一點楊林也沒有反對,對于黑山這個地方,楊林也不想多待,能快一點離開這里,乃是一件好事。

    等遠離了黑山,楊林便對苗沖天道:“苗盟主,我答應你的事情已經辦到了,我們就在這里分別吧?!?br />
    目的達成,苗沖天也不想和楊林繼續打交道,因此并沒有挽留,十分干脆的答應道:好,豐州還有很多事物需要楊公子你回去處理,苗某就不再挽留了,祝你一路順風。

    楊林抱拳示意了一下,接著施展輕功,身形嗖的一聲不見了蹤跡。

    “好高妙的輕功!”

    石麟不由贊嘆一聲,接著對苗沖天說道:“盟主,看來楊林已經看穿了我們的用意,想必他對我們很有意見?!?br />
    苗沖天淡淡道:“他有意見又如何?這一次我可是給足了好處,并沒有讓他白白幫忙,既然收了好處,自然就要辦事,況且唐嘯閣的死,對于楊林也是大有好處,而這也是他沒有當場翻臉的其中一個原因?!?br />
    石麟微微點頭,然后問道:“盟主,那我們接下來如何行事?要返回總壇嗎?”

    苗沖天想了想,接著頷首道:“早點回去也好,這一次我們擊殺了老牌勢力這么多高手,對方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定然會報復我們,我們早點回去也好做足準備?!?br />
    對于這個決定,石麟等人也是十分贊同,紛紛點頭答應下來。

    不說苗沖天他們如何返回七海盟總壇,就說另一邊的楊林在和苗沖天他們分開后,便準備回去豐州,楊林一路快馬加鞭,一直飛奔著,就這樣過去了三天的時間。

    不過楊林的運氣不好,半道上遇上大雨,由于身處荒郊野外,連一個躲雨的地方都沒有,楊林只能變成落湯雞,沐浴在傾盆大雨之中。

    此刻還是大半天,不過周圍的景色卻灰蒙蒙一片,好像臨近傍晚一般,天色十分的怪異,入目所見全是重重雨幕,就連遠一點的場景都迷迷糊糊。

    若是普通人遇到這種情況,定然會驚慌,不過楊林嘛,當然沒有驚慌的情緒,楊林除了有些郁悶之外,便選擇面對現實,連忙降低馬速,免得馬匹一個打滑,摔斷了馬腿,那樣一來可就大事不妙了。

    還別說,就這樣在大雨中騎馬前行,竟然別有一番滋味,楊林本來郁悶的心情漸漸消失了,興致慢慢高漲,還有了吟詩作對的興致。

    當然,楊林并不是當詩人的料,這種情況下剽竊也沒有必要,想要裝逼也沒有觀眾,裝逼給空氣看這種事情,楊林是不做的,于是他乖乖閉嘴,將心中的詩意收起來,默默無言的繼續啟程。

    大雨一直下,足足下了三個多時辰,才好不容易消停,不過天上依舊烏云密布,一看這架勢,便知道不久之后,會有另一場大雨降臨。

    楊林打了個激靈,雖然以他目前的功力,即便是淋上三天三夜的雨也不會有事情,可是沒事是另一回事,好不好受又是另外一回事,度過剛開始的新鮮感之后,楊林當落湯雞也是當夠了,潮濕的雨水冰冷無比,讓楊林很是難受。

    楊林也不急著趕路了,他開始尋找落腳點,希望找到個避雨的地方棲身。

    荒郊野外的,附近方圓百里都廖無人煙,村落和城鎮這種地方,楊林是不敢想了,他只希望能夠尋找到一個山洞、破廟等所在就心滿意足了。

    這一找便是一個時辰,終于在楊林一番努力的尋找之后,讓他有了收獲。

    一處土坡上,楊林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遠方,五百米外竟然有一家客棧,屋頂處還飄著炊煙,看情況還有人???

    驚訝過后,楊林便皺起了眉頭,稍微正常一點的人,都不會選擇在這里安家落戶,荒山野嶺的,各自吃人的野獸不在少數,一般普通老百姓在這里安家,根本就活不長久,很快就會成為野獸的盤中餐。

    楊林百分百肯定,前方的那家客棧絕對有問題,黑店的幾率很高。

    可即便如此,楊林還是走了過去,天上電閃雷鳴,烏云又黑了幾分,眼看大雨又要降臨,這種時候,繼續留在外面可不行,楊林藝高人膽大,他自信即便真的是黑店,也能將他們一窩端。

    帶著這種自信,楊林緩緩來到客棧外,而楊林的到來,很快就引起里面之人的主意,片刻后,有人走了出來。

    那是一名五十歲左右的老漢,這人身形單薄,面容枯黃,看起來不茍言笑,令人很難生出好感。

    對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楊林幾眼,然后擠出一絲笑容,干巴巴的問道:“這位公子,請問您是住店呢,還是吃飯?!?br />
    楊林順眼微瞇,雙方雖然相隔五六米,可是楊林鼻子很靈,他從老漢的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楊林沒有點破這一點,開口說道:“我要住店,不知你們可有空房???”

    老漢點頭道:“有的,公子請進?!?br />
    楊林舉步跟了上去,隨著老漢走進客棧之內。

    一走進去,便見到四名魁梧壯碩的漢子站在大門邊,他們看見楊林這位英俊瀟灑的公子哥,每個人都露出了激動之色,看向楊林的目光帶著貪婪,其中一人更是下意識的吞著口水。

    帶路的老漢見到這一幕,明顯有些不滿意,當下喝罵道:都傻站著做什么?有客人來了,趕緊去廚房準備吃食,好好招待貴客。

    聽到這話,四名漢子才戀戀不舍的轉身離開,不過他們一步三回頭,兇惡的視線不停的望向楊林。

    這一幕讓楊林無語了,這幫人很不專業,這是一點也不掩飾自己是黑店的事實嗎,或許看他楊某人外貌白凈,很好欺負,所以覺得不用花心思演戲。

    楊林心里暗暗吐糟,臉色也變得有點古怪。

    老漢見狀,當下嘿嘿笑道:“讓貴客見笑了,都是粗人,沒有見過什么世面,請您莫要怪罪?!?br />
    楊林似笑非笑的道:“不會,我很大度的,不會那么容易生氣?!?br />
    老漢道:“這就好,您的房間在二樓,請跟我來?!?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