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三百二十章 相見時難別亦難
    “他剛剛來你這了?!”

    “……”

    “問你話呢!!”

    韓糖出去沒追到,愣了片刻,突然想起什么。回頭上樓就到隔壁房間把門敲開,是她助理開的門。剛剛容耀進去的時候她沒在,現在在了。

    秦璇坐在那里看著鉆戒,韓糖皺眉詢問。

    秦璇助理要說話,韓糖看她一眼,她就有點不敢。而且劉曉云過來,將她拽走。門關上。

    韓糖詢問秦璇:“我問你呢。他是不是來你房間了?”

    秦璇看著韓糖,點頭開口:“是。”

    韓糖抿起嘴角:“你是真的……”

    “你知道他和我說什么嗎?”

    秦璇突然打斷,韓糖愣住:“和你說什么?”

    秦璇起身直視她:“他要退圈,轉行。以后不在娛樂圈混了。去開網吧或者超市。”

    韓糖一愣,失笑開口:“你說什么呢?”

    秦璇開口:“他說他都已經一一打招呼了,我這里是最后一個。我問他韓糖同意嗎?他說他不打算和你講,也沒說為什么。”

    韓糖表情凝固:“和誰都說了,就是不和我說?”

    秦璇笑:“我不知道為什么,我以為你們吵架了。甚至分手,但他沒回應。我問他為什么要退圈,他說他不適合,或者累了,或者沒有我們這么不甘心這么執著。”

    看著韓糖:“我覺得他是認真的。”

    韓糖抿起嘴角,看著她手上的戒指。轉身離開。

    秦璇默默坐下,揉著頭發,靠在那里繼續出神。至于出去的韓糖……

    “喂!?湯寶?”

    “我問你。容耀說他要退圈轉行……”

    “你說真的?!退股協議合同他都寫了?!”

    “你在哪呢?!”

    “好我馬上到!!”

    韓糖掛斷手機,示意張強開車送她去杭市。

    張強不多說,一路也默默不語。但是兩人顯然都有心事。

    ——

    “她沒和你說嗎?”

    “沒……但我知道理由了。”

    宋傾城走不開,不過反正也在杭市附近取景,離上嗨不遠。

    湯寶自己過去了。

    晚上在她房間,兩人一起面對面,不說愁容滿面,但的確有點壓抑。而此刻兩人面前各自擺著一份東西。

    湯寶面前是查到的資料。宋傾城面前,是容耀簽署的退股協議合同。而且已經簽字了。

    說明什么?

    說明不是鬧著玩的。

    “哎。”

    湯寶揉著頭:“我還罵過他,不止幾次。”

    看著宋傾城:“是我錯了吧。”

    宋傾城搖頭:“至少當時沒罵錯,或許現在也是。但對他犯得錯,他有討回公道嗎?”

    湯寶沒說話,突然敲門聲響起。

    湯寶助理去開門,一陣凌亂腳步進來。韓糖果然已經到了。

    進門指著兩人:“你們都知道?!他就是不和我說?!為什么你們都知道就我不知道?!為什么不告訴我?!你們有什么瞞著我的?”

    湯寶瞇著眼睛看著韓糖,宋傾城也面容冷淡。

    韓糖看著兩人:“說話啊?!啞巴了?!”

    看著面前的合同,韓糖拿起一看,目光一凝:“他真的簽了?”

    將合同甩開:“他人呢?他搞什么?!你們兩個誰能聯系到他?!”

    宋傾城突然開口:“他沒和你說嗎?”

    宋傾城起身:“那你應該自己檢討一下,為什么他誰都告訴,誰都告別,唯獨不找你這個正經女朋友呢?”

    韓糖驚訝,失笑看著她:“好,大咖捧紅了。和我敢這么說話。”

    宋傾城開口:“不然怕你什么?你背景強大?那你怎么留不住男朋友呢?”

    韓糖臉色撂下,看著宋傾城:“注意你的語氣。”

    宋傾城突然拿起那份資料甩在韓糖身上:“我要是你我就要點臉,不要去找他了。”

    韓糖撿起資料,突然愣住。

    不敢置信看著上面的東西,臉色發白勉強鎮定看著宋傾城:“這是哪弄來的?”

    宋傾城坐下:“我找人查的。”

    韓糖瞇著眼睛:“你查這個干什么?”

    宋傾城笑沒說話,湯寶看著韓糖:“即便他和黎若婼分手第二天你們就在一起,我和他吵了好幾架,我也沒說你一個不是。不敢也好不熟也好。”

    皺眉搖頭:“可我怎么也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韓糖抿起嘴角,輕聲開口:“這也說明不了什么。”

    看著宋傾城:“容耀就信了?!”

    宋傾城輕嘆:“你還是不了解他。哪怕對他多好,和他在一起多久。這種事不需要證據了。是不是你做的心知肚明。”

    韓糖甩開資料:“他人在哪,我自己和他談。和你們說不著……”

    “是他先發現的。”

    宋傾城開口。

    韓糖身子一顫,深呼吸,沒有轉頭。是怕還是什么理由,但站在那里卻不說話。

    宋傾城開口:“是他先發現的。他聽到你保鏢張強和章橙打電話,他想找我弟弟去查,但最終他沒查。甚至我將資料遞過去,他嫌我多管閑事。”

    “你本來就是!!”

    韓糖轉身叫著,指著宋傾城手指發顫:“如果我倆分了,我保證,你們兩個誰都別想混下去。”

    宋傾城輕嘆看著湯寶,湯寶對著韓糖:“一點都不意外,看著背景強大卻平易近人,以為你和什么富二代官二代不一樣。結果不還是這個德行?”

    嗤笑開口:“靠陰謀詭計搶男人啊?以后誰能要你?誰敢要你?”

    “你說什么?!”

    韓糖看著湯寶,宋傾城拍拍湯寶手臂,看著韓糖:“我以為他看到這些會找你吵架,會和你分手。但是他都沒有。我覺得,這反而就是他的真實想法。他不怪任何人,但他累了。他不想在這個圈子繼續下去了。我如果是你我都不知道現在還找他能和他說什么。”

    韓糖低頭,死死咬著嘴唇。

    宋傾城開口:“你可以否認,你可以推給你保鏢身上。都沒關系。但他從來沒想過信任你保鏢,他只是考慮是不是信任你。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冷靜一下。至于之后你找我,找湯寶報復,都無所謂。我敢查就不怕你報復。”

    湯寶冷笑:“你還好意思報復我們?報復我們什么?壞了你的好事?壞了你的宮心計?!呵。”

    直視韓糖:“別的女人,女藝人做這種事我不稀奇。關鍵是號稱不缺資源背景強大的你都來這一套。呸!”

    宋傾城皺眉:“湯寶!!”

    韓糖似乎被那聲呸,終于擊潰內心。失魂落魄的,轉身離開房間。

    張強等在外面,看著韓糖的樣子,趕忙上前:“怎么了?”

    然而韓糖不說話,就這么下樓,上車。

    開走她都不說話坐在后座。

    直到開了一段時間,韓糖突然捂著臉哭泣:“他知道了!!他都知道了!!”

    張強下意識剎車,回頭看著韓糖。

    韓糖哭得泣不成聲,而張強沉默許久,默默轉身開車。

    目光中,也有愧疚,和自責。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