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8章 盟瑟抖
    天上在掉錢?不,還不止是錢,還有糧食,絹……

    是真的,不是幻覺,第二天一早,黃杰檢閱自己的新軍,并且領盟主賞賜的時候,忽然間天空中開了三個黑乎乎的洞,錢糧絹都在嘩嘩的往下掉。

    “系統!這是怎么回事?”

    “沒怎么回事啊?這就是你帶的錢!”

    靠,不說黃杰都快要忘了,自己穿越來這個三國世界之前,身上可是有五十個戈斯的,也就是金幣,可是從穿來這兒開始就刺激的要命,然后就忘了。

    “現在我是計算明白了,為什么你直接穿到了軍營上空,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就是這五十個金幣的鍋了。”系統解釋道。

    啊?開什么玩笑!金幣不就是錢嗎?錢帶多了還會出這種事?黃杰懵逼了。

    “是真的,你上次穿越只帶了一枚銀幣,換算成大額鈔票的美元,體積重量都很小,也就全都裝到了你的口袋里。”

    系統一解釋,黃杰算是有點明白了,是的,這回攜帶的錢是上回的五百倍,偏偏這個三國世界的錢和財富類物質都是體積大,單位財富值小的東西,這世界金銀雖有,卻并不是貨幣。

    更要命是這個三國世界并沒有金融,錢糧是不能折算成某種票據的,好吧,三國的作者很多事照明朝寫,偏偏這方面沒有。

    想想看那沙漠城市價值巨大的五十金幣到了這兒會換算成多少財貨?那就是堆成山的財富。

    因此造成了系統的某種邏輯計算錯誤,要知道從數據上看,他抵達的空間已經被錢財擠滿了,根本就沒他的容身之地。

    結果他的穿越到達地變成了軍營上空,錢也因故障沒冒出來,直到現在才終于從天而降。

    三百萬匹絹,五百萬貫錢,一千萬石糧,都在嘩啦嘩啦的從天空中不停的掉下來,轉眼間校場上堆了三大堆,尤其是那大堆的糧食,真的是一座糧山。

    所有冷眼旁觀的大人物們也好,猶豫著是不是要加入天帝軍的將士也好,個個嗔目結舌,好吧,這個逼裝的比前三次更威風了,要知道點石成金還是有塊石頭呢,這可是憑空變出來的!

    一聲令下,錢糧從天而降!?這可是真正神跡!!一下子整個聯軍大營都沸騰了。

    要說前三次見識到的人都不夠多,這回可是有實實在在的糧山為證,誰還能不信他是神仙!?

    所有之前就已經開始信仰黃杰的戰士毫不猶豫的報名加入,更多的新信徒還在不斷的聚到黃杰的“天帝”大旗之下。

    而且加入的不止是信仰者了,要知道這可是個能憑空變出錢糧的神仙,很多投機者都在紛紛投靠。

    更沒想到的是,投機者中竟然還有個諸候,韓馥,這個日后會被袁紹奪權并逼死的冀州刺史,已經莫名的感受到未來的死亡威脅了,可惜他的“無雙上將潘鳳”已經不在了。

    一個上午的時間,黃杰的大軍迅速澎脹到了十一二萬,整個盟軍的兵馬已有四分之一加入黃杰的麾下,都成了黃杰的“天帝軍”,而且這支軍隊還是有根基的了,冀州啊!

    這兵馬來源復雜了些,劉備又奇精似鬼,以后說不定會……靠,我管那些事干嘛,我只要兵發洛陽,十日之內搶到玉璽走人就完事了,這世界以后怎么樣關我什么事啊!

    “今日還不打破虎牢關,兵發洛陽,更待何時!”當黃杰在諸候之前說出這句話時,各諸候倒是基本上都不太想干的。

    黃杰不可思議的從眾諸候嘴里搶出一支大軍來,幾乎得罪了所有大人物,何況在原著中間,他們本來就是各懷鬼胎,并不想真打的,現在就更不想打了。

    “黃杰黃傲宇!盟主還未說話!你一個天上掉下來的妖人!竟然敢命令眾諸候……”立時有人跳出來反對了,嗯,是袁紹的謀士逢紀。

    “主公乃是天上神仙,統義兵匡扶漢室,汝竟敢口出惡言!”還沒等黃杰說話,劉備立時跳了出來怒喝道:“此人罪大惡極,當斬!”

    事情發展的超出了黃杰的預料,關羽立時帶著若干名黃杰的狂信徒上前捉了逢紀。

    說起來前夜黃杰確實和劉備商討過,許他便宜行事,但這次劉備說的是“斬”字啊,就這么直接殺了袁紹的重要謀士?不會太過份了吧?

    但事情已經這樣了,黃杰就萬萬不能慫,更不能當眾訓斥劉備以顯示這新軍剛建就號令不一。

    黃杰只能靜靜的看著,努力思索著有可能出現的狀況,以及真出了什么事的話自己該怎么應付。

    然而沒出事,什么狀況也沒有,三分鐘后關羽拎著逢紀的一顆血淋淋腦袋獻到帳下,整個過程中間,所有各路諸候,所有文官武將,連個吱一聲的都沒有。

    反倒是殺了逢紀之后,若干拍馬屁的家伙在盛贊黃杰的手下又揪出了一個妖魔,其中還有三個諸候呢。靠!這一切事進展的都完全出乎了黃杰的預料。

    這時袁紹在作什么?很簡單,袁紹嚇的正在一哆嗦一哆嗦的發抖呢,那個樣子一看就讓黃杰想起當年在網上看過的“萌新在瑟瑟發抖”的網絡動態圖片,袁紹現在的樣子簡直是標準注釋,看起來真的是太傳神了。

    萌新在瑟瑟發抖,簡稱“萌瑟抖”,呃,袁紹是盟主,這回是盟主在瑟瑟發抖,可以改叫“盟瑟抖”了。

    我是又當眾裝了一次逼了?這次也可以算的上是無形裝逼?不,不算,無形裝逼好歹也得是黃杰自己在裝啊,這回黃杰從頭到尾就沒說話,沒作事。

    他啥事都沒作,然而逼格天成,自然而然,流暢無比,這只能叫作被動裝逼,而且裝了好大的一個。

    不知不覺間,袁紹這個盟主就只剩名義了,黃杰已經取而代之,成了十八路諸候的統帥,呃,不多不少還是十八路,少了冀州韓馥,多了天帝軍。

    “操愿隨傲宇作戰!”忽然間曹操表態了,再然后孫堅出頭道:“堅愿往。”

    有了這兩個人的支持,加上逢紀那顆血淋淋的人頭,各諸候再沒一個敢說不打的了,雖然心里存的都是打醬油的主意,但至少這個醬油得跟著打啊。

    隨即黃杰統率大軍,騎著絕影,挎著青釭劍,懷里揣著手槍,匕首,就直奔虎牢關下挑戰了。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