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24章 你有氪星基因,還怕三國人物?
    “今日紹等見傲宇大顯神威,誅殺妖魔華雄,卻未能看的清楚,不知傲宇所用者是何法器,可否拿出來與眾一觀?”袁紹要求道。

    要看我的手槍?這啥意思?黃杰暗想著,是要設計殺死我,怕我的兵器厲害?所以想要先拿去?

    “此是仙家法器,不可入凡人之手!”黃杰隨口推托道,然而這么說并沒有什么卵用。

    整個大帳之中人人一副十分好奇的樣子,到底黃杰殺死華雄的過程太神秘,太奇特,在吸引了一批戰士的祟拜之后,同時也讓所有人都想見識一下。

    袁紹提這個要求時,不光是已經準備好了一批親信戰士隨時準備翻臉出手,同時也是順勢而為,黃杰想拒絕都難。

    現在連曹操,劉備,張飛等人都瞪著眼瞅著黃杰,顯然人人好奇,黃杰顯然必須拿出來,但剛剛說過了“不可入凡人之手”的謊了,怎么圓呢。

    簡單,黃杰隨口道:“非是杰不肯,只是此器則吸人精血,損人陽壽,入人手一刻,則損千刻之壽,此是善意。”

    就是說拿你手上多長時間,你的壽命就會降低一千倍的時間,好吧,這個謊反正是無法對證的,就是給誰一天一夜,那也只折壽一千天,不到三年,誰又能證明自己沒折壽呢?

    但這個樣子大家是不怕的,就算相信黃杰的話是真的,拿在手里那么一小回,折壽也不多,不看看“法器”是什么樣的,不親手摸摸,真的很不甘心。

    眾人依然在要求,黃杰掏出手槍,隨手扔給袁紹,袁紹拿在手里翻來覆去的研究一陣子沒見結果,又遞給了袁術。

    這就是黃杰這把槍的好處了,普通手槍其實是件比較簡單的武器,操作復雜度甚至還不如這世界的弩箭,拿手上研究研究很容易會開槍的。

    但克拉克給黃杰專門找來的這把特制的手槍,卻是帶指紋鎖的,只要不是黃杰握著這槍,那就一發子彈都射不出去。

    一群人傳了一陣,連曹操都拿著研究了下,并沒有弄出個所以然來,最后孫堅遞還給黃杰,同時問道:“此物似無用處,傲宇何以仗之除妖?”

    好吧,又到了另一種裝逼的時刻了,黃杰拿起手槍,射向一壇還沒開封的酒,一槍打的那壇酒砰的裂碎,酒水淌了一地。

    這一次和戰華雄的時候可不太一樣,不是在寬闊的戰場,更沒人打鼓,眾人都離的很近,甚至都沒人作任何吵鬧,人人都在靜靜看著,靜的鴉雀無聲,真的是掉根針都聽的見。

    高檔手槍的槍聲雖不很響,到底是音量也不太小,自是聽的清清楚楚,當然也看的見黃杰手指扣動扳機的動作。

    其實在看到手槍外形的時候,是很容易猜到使用方法就是手指穿過護圈壓在扳機上面就有某種效果的,但黃杰這槍就是用不了。

    “此乃仙家之器,需以仙氣催發,方可開火,在凡人之手自然無用。”黃杰又在裝逼了,他當然只不過又是在說鬼話,但這鬼話天衣無縫,誰能反駁。

    明明只有在他手里才有用,別人拿著就是無用,這也不是假的,袁紹問道:“若是再遠些,可以一試嗎?”

    遠些?那也可以啊,黃杰和眾人走出大帳,大營之中倒是有很寬闊的空地,那是練兵閱兵用的。

    空地上一片燈火通明,幾個草人離了十丈之遠,這是通常練弓箭的距離,黃杰倒真有些緊張了,他可還從沒瞄準射擊過那么遠的目標呢。

    為了顯示他“法器”的威力,還有人給草人套上了兩層盔甲,這倒無妨,這些普通盔甲,擊中必穿,可問題還是他必須要“射中”,而且還得萬無一失。

    畢竟有一槍脫靶,自己這個神仙可就有點掉價了,這由不得黃杰不緊張,雖然他明白人越放松越容易成功,越緊張越玩不好,但人并不是機器,沒那么容易控制自己的心理的。

    “你緊張個毛啊?”系統很是嘲諷的道:“區區三十三米多固定靶,這點水平你要是都沒有,你還不如直接上吊去呢,當個屁的宿主啊!”

    靠!系統這話說的倒容易,可黃杰一個大男孩,不久前還在上高三,若沒被系統選中,現在還在高中的人,他憑什么那么會打槍?

    在地球上時除了玩過玩具槍他沒摸過任何真槍,直到在大都會拿到第一把槍,之后雖經實戰卻沒任何練習。

    說起來現在黃杰都有點后悔自己子彈和手榴彈帶回來的太少了,其實他一個人能背至少四五倍的彈藥,當時想當然的覺得只能帶藏在衣服下沒人能發現的量,現在卻覺得根本沒必要。

    不過就算子彈多黃杰也未必會練,畢竟用一發少一發,可問題是槍法是子彈喂出來的,他從沒練過,自然沒水平,說起來打死華雄還算是一次實彈訓練呢。

    “別緊張,這個距離下,又不是叫你隨手射擊,是有準備的瞄準下保證不脫靶,這個水平放在你來的那個世界的軍警中間也只是一般,比高手差的遠呢!”

    系統又鼓勵道,黃杰苦笑,對,那是一般,可那個一般是專業訓練出來的一般,我有過多少訓練?

    “你是練的少,但別忘了,你有反氪星基因!你有氪石!”系統無奈道:“所以相信自己,你也不是一般人!”

    是嗎?好的,只好相信系統了,這時袁紹催促道:“傲宇何故沉思?”

    好吧,又被發現走神了,周圍多的是聰明人,大概已經發現自己這個特點了,黃杰點點頭道:“那就讓諸君見識下法器之威。”

    隨即舉槍,仔細的瞄準了一個草人,一槍下去,是打偏了點,沒打到草人中心,但還是中了,在盔甲上打了個洞,那就好,只要不脫靶,就沒人能說什么。

    就在這個時候,黃杰驟然有種難言的感覺,好像自己的某些微妙的東西,就在這一槍之間就已變的和以前不一樣了。

    到底是有氪星基因,雖然不能像卡拉那樣秒變強者,也終究和凡人不同,第二槍黃杰就開始游刃有余了,第三槍,黃杰用的甚至是以前沒練過的單臂懸吊式持槍法,畢竟說不誰自己什么時候又得單手持槍。

    隨即吩咐把草人拿遠一點,二十丈,然后三十丈,這是整整一百米了,但依然應手而中,雙手,單手都輕輕松松,全無問題。

    這讓所有觀眾都產生了種奇怪的感覺,好像黃杰不是在表演,竟是在練習似的?然而誰也沒證據,而且誰見過進步這么快的練習?

    表演完了依然回到大帳,宴會還沒結束呢,這可真漫長啊,然后竟又有人開口,還想再看看法器,黃杰思來想去,還是不能不給人看看,反正他們用不了。

    可是謀殺我的陰謀呢?黃杰心中還是擔憂,莫非對方放棄了?這時袁紹手下大將顏良喝的醉醺醺的一副耍酒瘋的樣子上前,又來給黃杰敬酒了。

    “傲,傲,傲宇,傲神仙,某家顏,顏……良來,敬你。”顏良大著舌頭,滿嘴酒氣,晃晃悠悠的上來道。

    這時系統突然提示道:“宿主請注意,這人血液中酒精含量接近于零,他根本沒喝酒,只是拿酒嗽了口而已。”

    裝醉!這是?黃杰已經看到顏良滿臉猙獰的雙臂環抱向自己,這動作黃杰認得,電視上看過的,自由式摔跤手攻擊敵人的一種絕招。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