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零五章 跪地求饒
    李秉憲是個聰明人,所以一進門,他就跪在了趙浮生的面前。

    “趙會長,之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請您原諒!”

    恭恭敬敬的對趙浮生道歉,李秉憲相當光棍,這種時候自己要是還抱著那可笑的所謂驕傲的話,就真的是白癡了。

    韓國是個金錢至上的國度,韓國人崇尚的是贏家通吃的原則。

    什么是贏家通吃?

    勝者為王!

    成王敗寇!

    這就是現實。

    李秉憲不如趙浮生強大,得罪了趙浮生,那他就要承受被趙浮生反擊的苦果。

    強者,殺人放火都有道理,而弱者,哪怕貧窮善良都是一種罪惡。

    為什么很多人都渴望成為強者,那是因為仰望的感覺永遠都不如俯瞰來的舒服。

    “李秉憲先生,你很聰明。”

    趙浮生看著跪在面前的李秉憲,眼神冰冷,說出的話,雖然是贊揚,可卻一點善意都沒有。

    或許他心底是存在著善意的,但絕對不會給予李秉憲這種人。

    原因很簡單,因為這種人,是不值得同情的。

    說句難聽的,如果自己不是帶著陳振等人,會有什么樣的事情發生?

    幾個女練習生,落在一群黑幫的手里,會發生什么?

    甚至于,他李秉憲,如果不是被自己攔住了,會做出什么來?

    很多事情,是不能仔細去思考的,因為如果你仔細考慮,會發現那里面隱藏的真相,讓人恐懼,讓人惡心。

    就好像華夏娛樂圈的很多事情一樣,不是沒人知道,只是知道的人,都不愿意去深究而已。

    “趙會長,我真的錯了!”

    李秉憲再次求饒:“請您無論如何,給我一個機會!”

    趙浮生笑了起來,雖然鄙視韓國人這種動不動就下跪的習慣,但是他還真的很佩服這幫人,骨氣這個東西,似乎在這個民族身上,并不多見。

    當然,并不是說他們沒有民族英雄,只不過,似乎自從二戰之后,這個民族的脊梁,就已經徹底被打斷了。

    就好像現在,如果換做是自己,趙浮生覺得,自己肯定做不到李秉憲這么徹頭徹尾的認輸。

    但轉念一想,其實也能夠理解,因為李秉憲大概很清楚,如果自己愿意的話,整個BH上上下下,趙浮生都可以保證讓他們餓死在首爾。

    李秉憲當然清楚!

    有時候,人生活在底層,其實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因為你爬的越高,對于這個世界的真相了解的就越多。

    李秉憲就是如此。

    作為新人演員的時候,他覺得這個圈子其實還是很美好的。可隨著自己成為影帝,成為一家娛樂公司的老板,他才漸漸明白,原來這個世界,從來就不是公平的。

    尤其是在韓國這樣的地方。

    以韓星投資的關系網,以他們和三星的關系,如果盯著幾十個人,讓他們不管干什么事業都賠錢,都找不到工作,其實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韓國這個地方,只要你有錢,殺人都不用償命,更何況整治自己這種本來就有污點的藝人。

    “呵呵,機會啊。”

    趙浮生笑了起來,看著李秉憲,淡淡地說道:“給我一個理由,為什么我要放過你?”

    頓了頓,他笑道:“你別忘了,因為你的緣故,我離開韓國之前的最后一個晚上,過的很不愉快。”

    對于大人物來說,一句你讓我不開心了,就足以成為他們懲戒別人的理由。

    李秉憲心中滿是苦澀,這就和他當初懲罰那些讓自己不開心的后輩演員和練習生是一個道理。

    因為趙浮生比他強大,所以無論趙浮生做什么,都是有道理的,哪怕人家羞辱他,哪怕人家隨便一句話就把他幾年的心血全都化為泡影,他也只能夠老老實實的來到人家的面前下跪求饒。

    很簡單,因為如果他不下跪求饒,那接下來,他會有什么樣的下場,就不得而知了。

    “趙會長,我知道自己犯下了大錯,也不敢奢求您能放過我,我只求您給我一個補償的機會,我會竭盡所能,為您服務的。”

    李秉憲深吸了一口氣,拿出自己最大的誠意來。

    這是他思考了一晚上之后得到的答案,對于趙浮生這樣的人來說,自己什么都不是,連給人家當狗的資格都沒有。

    但既然如此,那不如干脆就把一切都交出來,任由對方發落。

    這樣的話,說不定對方會看在自己坦誠的份上,給自己一條活路。

    “呵呵,有點意思。”趙浮生笑了起來,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李秉憲:“起來吧。”

    李秉憲大喜!

    既然對方肯讓自己站起來,那說明,自己的話,打動了他。

    “謝謝會長。”

    李秉憲道謝之后,站了起來,老老實實的站在那里。

    “坐吧。”

    趙浮生指了指自己面前的沙發:“喝口水再說。”

    李秉憲小心翼翼的在趙浮生前面的沙發上坐下,但屁股卻是半挨著沙發,一副恭敬的樣子。

    趙浮生呵呵一笑,正準備說話,范貝貝卻轉了出來:“哥哥!”

    “貝貝醒啦。”

    趙浮生的臉上露出一抹微笑,然后看向吳思捷:“帶貝貝去洗漱,然后下樓吃早飯吧。”

    “好的,董事長。”

    吳思捷自然知道趙浮生看樣子是有事情要跟李秉憲談,連忙走過來帶走了范貝貝。

    范貝貝也知道趙浮生有事兒,點點頭便跟著吳思捷離開了。

    “我妻子的妹妹,今年十一歲,是被我從小養大的孩子。”趙浮生看著小丫頭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之內,然后看向李秉憲:“她在讀小學,這個暑假,我帶著她出來旅游。之前傻帽公司的那個練習生,是我們的翻譯和導游,貝貝很喜歡她,所以在臨行之前,我請她和她的朋友吃飯。”

    說到這里,趙浮生冷冷的看著李秉憲:“可是,我妹妹第一次鄭重其事交往的朋友,告別宴卻被你給破壞了,你覺得,我應該怎么懲罰你?”

    李秉憲都快要哭出來了!

    他這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觸碰了這位大佬的神經,鬧了半天,自己壞了人家的心情?

    “會長,我真的不知道,昨天是因為喝了酒……”李秉憲情急之下,連忙對趙浮生解釋了起來。

    他其實很清楚,如果僅僅是得罪了趙浮生,或許這位能夠看在自己有利用價值的份上原諒自己,但得罪了他的家人……

    李秉憲真的后悔,早知道,自己昨天說什么也不會喝酒,打死都不會去傻帽公司附近吃烤肉的,這首爾這么大,去哪里不好。

    看到他的樣子,趙浮生搖搖頭,擺擺手道:“事情已經過去了,你也受到了懲罰,這件事,到此為止。”

    “謝謝,謝謝您!”

    李秉憲激動不已,站起身連連對著趙浮生鞠躬。

    他知道,既然趙浮生已經這么說了,那最起碼,自己不會有性命之憂和牢獄之災了。

    接下來,就是要如何讓這位滿意,如何展現自己的價值了。

    “你先不用謝我。”

    趙浮生平靜的對李秉憲道:“先說說看,你能給我什么樣的回報?”

    “BH娛樂可以成為您旗下的子公司,我本人可以成為公司的管理者。”李秉憲十分光棍的對趙浮生道:“您也知道,我雖然現在名聲徹底毀了,但是在圈子里,還是有些關系的。”

    說著話,他認真的說道:“我相信,您既然愿意見我,就肯定愿意給我一個機會!”

    “呵呵……”

    趙浮生笑了起來。

    不得不說,這家伙,還真是有幾分本事,怪不得能夠以一個藝人的身份,創立一家影視公司并且發展起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個聰明人。

    這一點,從他在得知自己的身份之后,就果斷請求安圣基過來做說客,只為了跟自己見一面。而見面之后,又毫不猶豫的跪在自己面前,就可以清楚的感覺到。

    最起碼,這種壯士斷腕的氣勢和心智,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趙浮生不得不承認,自己之前,的確是有些小看了李秉憲。

    因為原本在他的心里,只是把這人當做一個可以隨時被自己踩死的螻蟻而已。

    “回去吧,我會讓人聯系你的。”

    沉默了片刻之后,趙浮生抬起頭,對李秉憲慢慢地說道:“雖然你的籌碼對我來說不算什么,但你的誠意打動了我,希望你能記住我的話。”

    “請您放心。”李秉憲連忙躬身答應著,他又不是傻子,既然趙浮生這么說了,那肯定是愿意把自己收編了。

    “不過。”趙浮生深深地看了李秉憲一眼,淡淡地說道:“我知道你喜歡玩女人,但我希望你能明白,你以后代表的,是我。以前的事情就算了,以后的事情,不管你做什么,都給我把首尾弄干凈,要是被我知道你做了什么破壞韓星投資名譽的事情,相信我,你一定會后悔自己為什么活在這個世界上!”

    李秉憲這個人的習慣,趙浮生之前就聽說過,據說連喬妹都因為他的某些怪癖和他分手,這時候提起,自然是為了警告他。

    而聽到趙浮生的話的一瞬間,李大影帝的臉色瞬間蒼白起來,連忙點頭:“您放心,我知道該怎么做了。”

    這一刻,他終于意識到,從今天開始,或許自己要和從前的美好性福生活,徹底告別了。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