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二百零四章 求情
    李秉憲無論如何都沒想到,自己遭遇這么重大的打擊,起因,居然是因為一頓飯。

    韓星投資,三星的華夏合作伙伴,再加上今天發生事情,要是李秉憲還反應不過來,那他就真的是豬了。

    《首爾中央日報》雖然看似在韓國媒體界地位超然,可事實上,當初的創建,可是受到三星創始人李秉哲的支持的。

    也就是說,三星對于這家報紙的影響力,是非常大的。

    如果真的整個韓國大部分媒體都封殺自己的話,事情可能真的會鬧大的。

    所以,他給傻帽的金英敏打了個電話,目的就是詢問那個神秘的華夏人,到底是什么來路。

    而從金英敏口中得到的答案,讓李秉憲亡魂大冒!

    “李代表,如果我是你,現在就會去華克山莊向趙會長下跪道歉,如果他心情好的話,或許你還能夠活下去,不然的話,恐怕你想要隱退,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金英敏的話,如同晨鐘暮鼓,在李秉憲的腦海當中回蕩。

    他意識到,這一次,自己真的是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物。

    “代表,到底是怎么了?”

    幾個心腹面面相覷,誰也不明白,李秉憲這是怎么了。

    “沒事。”

    李秉憲勉強站起身,對其他人擺擺手:“這件事,我已經想清楚了。”

    “啊?”

    眾人有些奇怪,目瞪口呆,完全不明白,李秉憲究竟在說什么。

    “原來,是我招惹了不應該招惹的人。”

    自嘲的笑了笑,李秉憲搖搖頭,對眾人擺擺手:“你們先出去吧。”

    事到如今,他大概也明白應該如何解決這件事了。

    時間過去的很快,轉眼間到了早上,李秉憲坐在自己的車里,而車子,停在了華克山莊的門口。

    “安圣基老師,謝謝您。”

    李秉憲對坐在自己身邊的安圣基說道,昨天夜里,他連夜請自己圈內的諸多關系幫忙,最終求到了安圣基的頭上。

    盡管安圣基對于這件事真的很討厭,但韓國這個地方,有時候人情是難以推脫的。

    更重要的是,安圣基也覺得,趙浮生這么做的用意,或許并不是為了徹底毀掉李秉憲。

    都說老而不死是為賊,安圣基這種老狐貍,怎么可能看不出來趙浮生殺雞儆猴的意圖呢。

    “你不用謝我,我只是受人所托而已。”

    安圣基不咸不淡的看了李秉憲一眼,平靜的說道:“我會幫你向趙會長傳話的,至于他會不會見你,那我就不知道了。”

    李秉憲連連點頭:“沒關系,沒關系,您只要幫我傳話就可以。”

    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有什么資格去討價還價了,只有求得那位趙會長的原諒,自己才有一線生機。

    …………………………

    …………………………

    趙浮生自然不知道那么多的,他只是隨便吩咐一聲而已,至于下面的人怎么做,那是下面人的意思。

    對趙浮生而言,身為上位者,如果整天在乎下位者的生死,那未免也太辛苦了。

    “安圣基先生來了。”

    趙浮生正在房間里逗弄范貝貝,吳思捷對趙浮生說道。

    “請他進來吧。”

    趙浮生抬頭,笑了笑,開口道:“看樣子,他應該是李秉憲請來的說客啊。”

    “不一定。”

    吳思捷搖搖頭,并不覺得趙浮生的話是正確的。

    “噢?”

    趙浮生一愣神,有些詫異:“怎么回事?”

    吳思捷答道:“安圣基老師并沒有帶著他,似乎是一個人來的,而且看他的意思,好像也沒提起李秉憲的想法。”

    趙浮生笑了起來:“你想多了,應該是李秉憲自己不敢上來而已。”

    這是實話,對于李秉憲而言,自己應該就是老虎一樣的存在,他當然不敢直接面對自己。

    “請安圣基先生上來吧。”

    趙浮生笑著對吳思捷點頭道。

    吳思捷點頭,轉身出去,很快就把安圣基帶到了趙浮生面前。

    “安圣基先生,好久不見。”

    “您好,趙會長。”

    安圣基對趙浮生躬身道。

    兩個人的對話是用英語的,倒是不存在什么障礙的問題。

    “坐吧。”

    趙浮生指了指沙發,請安圣基坐下。

    “安圣基先生看著越來越年輕了。”趙浮生笑了起來:“我看了您去年的電影,真的很不錯。”

    安圣基這家伙,號稱韓國的梁影帝,演技是真的厲害。

    都說韓國有三大影帝,可在趙浮生看來,這三大影帝和安圣基相比,其實都差了一點。

    “謝謝您的夸獎。”

    安圣基笑著說道:“一直不知道您在韓國,否則我早就來拜訪您了。”

    “我是帶著家人來旅游的,也就沒有驚動太多人。”趙浮生笑著道。

    這是實話,本來如果沒有李秉憲這回事,趙浮生肯定是不會驚動任何人的。

    悄悄地來,悄悄地離開,這就是趙浮生的想法。

    結果,沒想到,李秉憲那個白癡居然敢招惹自己,簡直就是找死!

    不過趙浮生倒是有些意外,李秉憲居然能夠請動安圣基,看樣子這家伙在韓國還是有些影響力和關系網的,不然也不可能讓安圣基上門給自己做說客。

    “不知道安圣基老師今天來見我,有什么事情嗎?”趙浮生看向安圣基,緩緩問道。

    安圣基苦笑了起來:“趙會長,您這就是明知故問了。華夏有句話,叫做真人面前不說假話,我想,我就不必繞圈子了。”

    說著,他收斂起笑容,對趙浮生道:“我想知道,李秉憲,是怎么得罪趙會長了?”

    頓了頓,安圣基連忙解釋道:“當然,我不是在責怪您,只是想知道,這件事,還有沒有轉圜的余地。”

    他又不是傻子,趙浮生和李秉憲孰輕孰重,安圣基太清楚不過,為了一個眼看著日薄西山,就算從風波當中脫身也肯定徹底涼涼的李秉憲,卻得罪趙浮生這樣的大人物,安圣基當然知道沒有必要。

    所以,他只是詢問,而不是真的打算做什么中間人。

    他也知道,自己在趙浮生這里,沒有那么大面子。

    或許整個韓國,有這個面子的人,也屈指可數。

    “呵呵,都是小事。”

    趙浮生笑了起來,搖搖頭,對安圣基道:“李秉憲先生可能有些高估自己的地位了。”

    安圣基默然不語,事情的始末,他已經從李秉憲那邊知道了,雖然也對李秉憲的行為頗為不恥,但他也知道,這件事,其實真的可大可小。

    關鍵在于,趙浮生愿不愿意放李秉憲一馬。

    “他在門外,想要見您一面,不知道,趙會長愿不愿意見他?”安圣基對趙浮生問了一句。

    隨即補充道:“趙會長放心,我只是替他傳話,具體的選擇權,您來決定。”

    “見一面么?”

    趙浮生坐在那里,笑了笑,淡淡地點頭:“既然安圣基老師開口了,那就見見吧。”

    安圣基大喜,不管怎么說,趙浮生這么做,給足了自己的面子,傳出去,他安圣基在華夏富豪面前保全了李秉憲的顏面,任何人都得感謝他。

    “那好,我就先告辭了。”

    安圣基對趙浮生道。

    自己傳話的任務已經完成,李秉憲干的那些事情,其實一直都讓安圣基不喜歡,只是這次是來自他前輩的請托,沒有辦法,不得不出面。

    現在任務完成,他自然是要告辭離開的。

    趙浮生點點頭,讓吳思捷把安圣基送下樓。

    順便,把那位李秉憲李大影帝喊上來。

    李秉憲在樓下,整個人都緊張的不得了,一臉的擔心。

    他不是笨蛋,事到如今,如果自己不能請求那位趙會長的原諒,那迎接自己的,必定是雷霆一般的打擊。

    甚至于,哪怕和趙會長有關的人收手了,那些看著自己發展到現在,一直隱藏在暗中的敵人,也不會放過自己的。

    畢竟,韓國娛樂圈這個地方,因為市場太小的緣故,哪怕是同一家公司的演員,有時候都存在著競爭的關系。

    更不要說BH娛樂這兩年的發展太順利了,順利到李秉憲自己也承認,自己有些得意忘形。

    而現在,他已經徹底清醒過來!

    “安圣基老師,怎么樣?”

    看到安圣基出現,李秉憲連忙快步走到安圣基面前,躬身問道。

    “趙會長同意見你了。”

    安圣基看了一眼李秉憲,淡淡地說道:“好自為之吧。”

    說完,他徑直就離開了,壓根沒有和李秉憲繼續說話的意思。

    而李秉憲抬起頭,卻看見了似笑非笑望著自己的吳思捷。

    是他!

    李秉憲霍然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如果自己沒記錯,昨晚上這個人一直站在店門口的。

    看樣子,這應該是那位趙會長的心腹。

    “您好。”

    李秉憲躬身對吳思捷問候著。

    吳思捷點點頭:“跟我來吧。”

    說著,轉身朝著電梯走去,李秉憲連忙跟上,他知道,今后自己能不能繼續在影壇生存下去,就要看這一次的會面是否順利了。

    只是不知道,那位神秘的趙會長,會不會給自己一個活下去的機會。

    PS:今天新書《我真不是暴發戶》上推薦,請大家多多支持一下,未來今天最少四更!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