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733章 唐隱出事了?(三)
    “娘,你現在剛生下妹妹,冷靜!”

    扶辰看到風如傾那火冒三丈的模樣,趕忙出聲安撫:“還有,我聽書上說,剛出生的孩子是不能抱出來,體質弱……”

    風如傾這才回過神來,她低眸看著被她抱在懷中的小家伙:“應該沒事……她體質比一般的孩子要強。”

    應該……吧?

    南弦的目光落在了池尤的身旁,他淡然出塵,一襲白衣,依舊飄然如仙:“傾兒,她折騰了你如此之久,還是我來抱著……”

    哇!

    南弦的手剛靠近池尤,小家伙就一巴掌甩了過去,小小的手甩在了南弦的臉上,另一只手扯著風如傾的衣袖,哭的小臉通紅。

    風如傾:“……國師,她好像……不喜歡你,你對她做了什么?”

    估計這一件事,永遠都只有南弦一人知道。

    一個本出生就能擁有強悍實力的小家伙,硬生生的被他折斷了翅膀。

    這種刻骨銘心的痛恨,豈是一個父女關系就能解除的?

    即便此刻的小家伙什么都不知道,但她下意識的就拒絕南弦的靠近。

    不知為何,風如傾更是從小家伙的眼中看到了那抹警惕……

    “九九!”

    大黑的身體在虛空中逐漸縮小,最后化為了一個少年的模樣。

    這少年長得很美,腰段纖細,若是放棄青樓,必定是個傾國傾城的絕世妖姬。

    他長得更是細皮嫩肉的,肌膚可用吹彈可破來形容。

    風如傾聽到這聲音之后,抬頭看了眼大黑,目光中帶著茫然:“你是大黑?你何時回來的?”

    她沒有見過大黑少年的模樣,可這聲音她并不會認錯。

    只是大黑為何會找到她?

    少年身子微僵,敢情他剛才如此龐大的一只,九九居然沒有發現她?

    “你回來的剛好,”風如傾眼眸看向南家的那群人,冷笑道,“這些人動手殺了我靈獸的,一個不留!手上未曾沾染靈獸之血的,則留下為奴。”

    這些人既然如此幫襯著南坊,必然也不是什么好人,即便現在這群人如此可憐,她還是不想放過他們。

    在他們的手上,不知沾染了多少無辜靈獸的血,這是她永遠無法原諒的!

    更重要的是,南坊……傷害了素衣……

    “風姑娘,那我呢?”容奇小心翼翼的看著風如傾,問道。

    “暫且留下,看你表面。”

    當然,她也不是趕盡殺絕之人,如若這老東西……真的與南坊為敵,那她留下也無妨。

    “那我的靈魂令牌在南坊的手中……”容奇頓了頓,抬頭看著風如傾,問道。

    風如傾沉吟了片刻,轉頭望向扶辰:“有辦法嗎?”

    “被小鍋變成奴隸,他們就不用受別人要挾……”

    奴隸……

    這兩個字讓容奇的臉色微白,驚懼的抬頭望著風如傾。

    好在風如傾并未想要讓容奇當這個奴隸,她頓了頓,又問道:“除此之外呢……”

    “大黑可以。”

    大黑是天地靈氣凝化之物,這種事與它而言并不困難。

    “好。”

    風如傾深呼吸了一口氣:“大黑,小鍋,動手吧!”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