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34:何去
    那騎士臨死之前一下大叫,聲動四方,遠近皆聞。本來坐在大廳里的申虎禪、水龍吟、溫柔柔、方展眉等人聽聞聲音,都趕過來查看究竟。

    水龍吟一見那騎士面容,登時一怔,脫口叫道:“這不是東堡的六大戰將之一,‘摔碑手’盧千乘?他怎么會在這里?”

    程立沉聲問道:“是不是八大世家之中,‘撼天堡’黃家那個東堡?”

    水龍吟點頭道:“不錯。武林之中,也沒有第二個東堡了。我和老黃是酒中摯友,所以經常去東堡作客的,絕對不會認錯。不知道他身上有沒有帶著什么書信?我來找找看?!?br />
    這么動手一找,立刻便找出來一封血書。乃是從衣服上撕下來的一大塊下擺,然后蘸了鮮血,然后在上面寫的幾句話。

    水龍吟一目十行,把血書上的內容看了個明明白白。他面色劇變,脫口道:“‘駱駝老爺’鮮于仇率領左武衛三千叛軍,前往攻打東堡。還有四大天魔當中的‘魔神’以及魔仙,帶同麾下‘四大惡神’和‘索命四仙童’,一起前往助戰。

    事出倉促,東堡措手不及。堡中六大戰將的‘過山刀’尤急、‘錢塘蛟’方敬堂、‘追魂弩’姚三江、‘神行步’麻六甲、還有‘雷電錘’利開山等分別戰死。就連副堡主‘戰無不敗’齊無極,也為了掩護老黃撤退而重傷垂死。盧千乘于是拼死突圍,回來白玉京求援?這……怎么竟會發生這種事?”

    血書放在地下,眾人聚在一起圍觀,卻見血書之上的內容,確實就是這個意思。申虎禪皺眉沉吟道:“這封血書,真是東堡堡主黃太星所寫的?會不會有詐?”

    水龍吟搖頭道:“應該不會。老黃的字跡,我早看得熟了。這封血書確實是他親筆,絕對沒錯。但這件事……我總覺得里里外外都透著蹊蹺。東堡和四大天魔向來沒有仇怨,為什么四大天魔的魔神和魔仙兩人,竟會聯合鮮于仇,找上東堡呢?另外,鮮于仇又為什么會跑去攻打東堡?這舉動對于他們來說,究竟有什么利益?我真是怎么想都不明白?!?br />
    方小侯爺目光閃爍,緩緩道:“據我所知。四大天魔之中的魔神,本名鮮于洋。和鮮于仇其實是同父異母的兄弟。而且,四大天魔雖然惡名昭彰。但他們并不是極道宗的宗主。極道宗真正的宗主,其實名為‘魔君’。 魔君的真正身份,很可能就是九幽神君?!?br />
    黃小石吃了一驚。道:“這么說,九幽神君也在叛軍之中?那絕滅王,還有天子,會不會也在其中?”

    水龍吟一拍大腿:“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么就說得通了。東堡地勢險要,更兼多年經營,可謂易守難攻。若無江湖中的高手參與攻打,別說三千叛軍,那么出動三萬大軍,甚至十三萬大軍,也只能長期圍困。但若攻占了東堡,則堡中物資豐富,足夠供應叛軍一段時間的消耗?!?br />
    方小侯爺連連點頭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叛軍臨時起事,糧草必定不多。白玉京四周的州縣,都有大量軍隊駐扎。想必叛軍也不敢貿然去攻打。那么選擇東堡下手,也是十分理想的選擇?!?br />
    “但是……為什么一定是東堡呢?”

    申虎禪沉聲道:“如果是為了糧草,那么相同條件之下,何不選擇南寨和西鎮呢?它們的地理環境比不上東堡,進行攻打的話,應該更容易得手才對?!?br />
    水龍吟搖頭道:“不可能是南寨。因為如果向南寨動手,那么接下來,叛軍只能向南方逃遁。那就深入中原腹地了。區區數千叛軍,入了中原腹地,又能揪得起什么風浪?到時候四面八方的大軍一合攏,哪怕絕滅王再怎么神功蓋世,頂多也只能自保罷了?!?br />
    黃小石沉吟道:“這么說,其實絕滅王也有可能向西鎮下手啰?”

    方小侯爺蹙眉道:“從白玉京向西走,沿途一馬平川,幾乎沒有任何險要可以利用。假如白玉京這邊發動大軍追趕的話,不出一天一夜時間,就能趕上。對于絕滅王來說,未免太危險了?!?br />
    溫柔柔在旁邊問道:“那么北邊怎么樣?北城和東堡,兩邊我都去過。如果說地理環境,好像都差不多吧?”

    水龍吟笑道:“北城坐落于天成山脈上,恰好卡住進出山脈的山口。論地勢來說,只會比東堡更險要。而且走出天成山脈之后,就是草原,屬于乞顏人的地盤。

    絕滅王當年曾經率兵北伐,把乞顏人殺得血流成河??诚碌哪X袋堆成京觀,足有三、四丈高。所以乞顏人和絕滅王之間,可謂有著血海深仇。絕滅王不可能自己跑到仇敵的老窩里去送死的?!?br />
    程立一直在旁邊靜聽眾人的分析。這時候見眾人已經把事情分析得差不多了。他這才開口道:“這樣看來,絕滅王應該就和天子一起,隱藏在攻打東堡的叛軍之中了?”

    眾人各自對望一眼,分別緩緩點頭。水龍吟道:“確實有這個可能。而且機會很大?!?br />
    程立沉聲道:“那么說,東堡是一定要去救援的了?!?br />
    方小侯爺道:“這個肯定。程兄,我們現在趕緊入宮去見太后,請太后頒發諭旨,讓兵部發下用兵虎符,然后咱們率領大軍,火速趕往東堡?!?br />
    程立還未答話,忽然外面街道之上,又再傳來陣陣急驟馬蹄聲。聽那聲音,赫然又是沖著扁擔幫總堂來的。程立登時不再說話,只是靜靜等待來者現身。

    片刻之間,馬蹄聲在總堂大門外停下。緊接著,便有人如箭般沖入總堂,大聲叫道:“程立,三師哥,你們在不在?出大事了,出大事啦!”

    這聲音不是別人,正是四大檔頭里排行最末的“銷魂”秋夜雨。聽聞他呼叫,程立和水龍吟各自一怔,同時匆匆邁步走出客廳,大聲道:“水兄(四師弟),我們在這里?!?br />
    話聲才落,秋夜雨已然趕到面前。他面上神情極嚴肅,凝聲道:“程立,三師兄,你們在這里,那就太好了。趕快和我一起回去太傅府。出大事啦!”

    程立鎮定地舉手虛按,道:“不用著急,究竟是什么大事?”

    秋夜雨吐了口氣,苦笑道:“今天晚上,白玉京周邊十七處軍營,有八處同時發生兵變。是絕滅王和顏崇的舊部亂黨,在從中作祟。另外,又有魔門高手闖進太傅府,想要對世叔下手。幸虧大師哥在場,把這些魔門高手當場擊殺了。

    但緊接著,便又有人自稱是西鎮的使者。據說魔門四大天魔的‘天魔女’以及‘魔頭’,率領右武衛的三千叛軍,正在瘋狂攻打西鎮。鎮主藍遠山仍舊苦苦支撐中。但要是再沒有援軍的話,西鎮也肯定撐不住多久啦?!?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