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一三二七章 忠心耿耿
    呂中天靜靜的看著郭旭,沉聲道:“皇上這話叫老臣無可回答,老臣只想說,楊俊之前,我大周難道便無忠臣良將?楊俊之后,難道我大周便將亡國不成?皇上未免將楊俊看的太重了些。”

    郭旭搓著手眉頭緊皺道:“可是外祖父,我大周現如今的情形如此,誰可鎮住三軍?恐只有楊俊一人啊。而且遼人這么做……定是包藏禍心之舉,難道外祖父沒有察覺么?”

    呂中天靜靜道:“老臣豈會沒有察覺,但即便他們居心叵測,即便這是一個坑,我們恐怕也只能跳下去了。難道皇上認為,楊俊的性命比我大周的江山社稷還要重要么?”

    郭旭頹然坐倒在椅子上,雙手絞在一起,指甲都在自己的手背上掐出道道血痕來。

    “可是……若依從遼人的要求殺了楊樞密的話,朕擔心……天下要亂啊。楊俊在軍中根深蒂固,若是其部下被激而反,豈非中了遼人的奸計?況且,朕如何向天下人交代?這北伐之策是朕擬定的啊,楊樞密和外祖父都是不同意的啊。我的錯讓楊俊受罰,他甘心么?他肯么?”郭旭喃喃道。

    “皇上,你不覺得正因為你有這樣的擔心,此次咱們正好要利用這個機會殺了楊俊么?”呂中天輕聲說道。

    郭旭驚愕的看著呂中天,呂中天面無表情,沉聲道:“皇上不要這么看著老臣,皇上登基之前,我們便談及過此事。皇上當時心里不也是想的是要將楊俊鏟除么?只不過后來皇上變了心意罷了,皇上和楊俊走的很近,對老臣起了戒心,老臣豈會不知?”

    郭旭咽著吐沫,張口欲言,呂中天卻擺手制止了郭旭的話,輕嘆道:“皇上啊,你是不知老臣的心啊,老臣對皇上赤膽忠心,全力維護,這一點天日可鑒。皇上想一想,從一開始,老臣是不是便站在你這一邊?一步步走到今日,看著皇上登基為帝,乃是老臣長久以來的愿望。老臣曾說過,皇上登基之后,老臣便可退隱歸老,以免被人說成是老臣專權,控制皇上。若非是皇上太過心急,即位的手段太過倉促,以至于皇位尚未穩固的話,老臣早就告老了。老臣不能在這時候告老的原因便是因為老臣不能撒手不管,將皇上扶上馬之后,老臣還希望能送皇上一程。皇上之所以疏遠老臣,或許是認為老臣沒能兌現諾言,認為老臣干涉太多之故吧。”

    郭旭忙擺手道:“不是這樣的,外祖父,朕絕非是這么想的。”

    呂中天微笑道:“皇上是不是這么想的,老臣也不想追根問底。老臣只是盡我所能扶持皇上。若是皇上地位穩固,天下四海清平,老臣早就去享清福了,還留在朝中礙眼作甚?所以,皇上納楊俊之女為妃,承諾冊其為皇后,老臣都沒有阻攔。老臣反而為皇上高興,因為皇上起碼懂的了平衡之術,皇上越來越像皇上了啊。”

    郭旭張了張口,什么話也沒說出來。原來自己所做的一切,自己的心思都在外祖父的揣摩之中,外祖父心里跟明鏡一般。

    “可是皇上,你沒覺得你拉錯了人了么?楊俊此人,私心甚重,且左右搖擺不定,非忠心對人之人。國事仰賴于他,勢必會有偏頗。老臣明言,對楊俊,老臣是不信任的。老臣當然可以隱退,但老臣不能見楊俊當權。皇上適才也說了,楊俊任用私人,大周軍中安插了他眾多親信,皇上也擔心他的部下會造反鬧事。那么試想,如果楊俊當權,他手握重兵和朝政大權,然則皇上是什么?豈非成了他手中的傀儡么?正因為如此,老臣不能走,老臣不能眼睜睜看著楊俊專權,不能讓皇上淪為其手中的傀儡。若是老臣不管不顧,便是老臣的不忠。所以,老臣即便受到皇上嫌惡,也要留在朝堂之上,便是為了替皇上看著他。老臣自問還有些威望,起碼老臣在朝中,他還不敢放肆。”

    郭旭聽到這里,看著眼前白發蒼蒼的外祖父,心中忽然一陣感動。是啊,自己能有今日,正是呂中天的全力提攜和扶持,正是有他在身后撐腰,自己才敢做出膽大妄為之事。因為自己知道,外祖父會替自己解決麻煩。那瘋狂的一天的最后,是外祖父去跟楊俊達成了協議,說服了楊俊。否則自己還能有今日么?自己后來反而對外祖父生出了猜忌之心,拉攏楊俊對抗外祖父,這實在是太過分了,太不知好歹了。外祖父心里怕是極為委屈的,可是他忍著委屈,依舊對自己不離不棄,依舊為自己著想。他對自己實在是太好了。

    “皇上,老臣說這些,不是想要對皇上解釋什么。更非希望皇上對老臣表達感激之心。因為,臣子為皇上著想,為我大周江山社稷著想乃是天經地義之事,這是老臣的責任。眼下朝廷處在極度危局之中,老臣自然不能坐視不理。正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眼前之危機也未必全然是禍。皇上適才自己也說了,擔心楊俊的部下會生亂,這恰恰說明楊俊坐大,皇上也對他有所忌憚。遼人要殺楊俊,或許包藏了禍心,有他們的企圖,但若除了楊俊即可除去朝廷的禍端,也可解決眼前和遼人的危機,達成和議之事,難道不是一石二鳥之策么?”呂中天堪堪而道。

    “可是……”郭旭皺眉道。

    呂中天再一次打斷了郭旭的話,沉聲道:“老臣知道皇上的擔心,但老臣認為這種擔心并無必要。楊俊確實在軍中親信不少,比如邊鎮的諸多將領,西北的袁振乾也是其嫡系親信。但只要理由得當,處置得當,他們便不會有異議。他們是楊俊的親信,但他們更是大周的臣子。”

    郭旭皺眉道:“可是如何處置才算得當呢?朕不能將戰敗之責歸于他身上吧。”

    呂中天沉聲道:“為何不能?皇上要想清楚,眼下大周上下都在等待朝廷對這場敗仗的解釋。三十萬精銳之兵,舉全國之力北征,結果卻落得慘敗下場,楊俊身為領軍主帥,難道不該負責?皇上莫非要將戰敗之責攬到自己身上不成?莫非也要下道罪己詔不成?他楊俊回京多日,一直在府中養病。既未上奏請罪,也沒有對戰敗之事做出解釋,在老臣看來,他根本沒有想著為皇上著想,根本沒有考慮皇上的難處。老臣認為,皇上決定和女真聯盟滅遼的舉措并沒有錯,只是楊俊盛名之下名不副實,辜負了皇上的重托,三十萬精銳兵馬連析津府都沒攻下便大敗而歸,難道他不該承擔罪過?他難道不該給皇上一個解釋。就憑他這種不肯擔責的態度,皇上便不該寬恕他。”

    聽呂中天這么一說,郭旭心中也確實有些惱火。楊俊兵敗之后吐了血,一直到霸州才清醒了過來。回京之后,郭旭體諒他的病情,允許他在府中養病。一晃半個月過去了,郭旭始終沒有得到楊俊的只言片語的解釋。楊俊既沒有請罪也沒有自責之意,郭旭反而自己責怪自己做出了錯誤的決斷。看起來也許楊俊心里也是這么想的吧,他也許還在怪自己呢。否則他為何都不來見自己一面?后宮楊氏倒是回去探望了一次,但她說楊俊的病情還很重,不能下床移動,這也許是楊俊躲避責任的借口也未可知。楊俊是自私之人,他定是不肯承擔這么大的責任了。他不肯擔責,這責任難道要自己去擔么?楊俊如果真的這么想,便是對自己大大的不忠了。

    “皇上該去見一見楊俊,他不是纏綿病榻嗎?皇上便親自去探望他。皇上務必要楊俊明白,此戰之責他必須要擔責。只要他主動擔責,后面的事情便好辦了。他自己承認戰敗之責,朝廷處置他他也沒話說。那便不是因為遼人要殺他,而是我大周朝廷自己追究戰敗之人的責任。他自己主動承擔了責任,朝廷處置了他,軍中將領也無話可說。事后再提拔袁振乾為樞密副使,讓白奇接任樞密使之職,安撫一些軍中將領,事情便會慢慢的平息下來。若是有人要鬧事,便毫不留情的拿辦便是。只要穩住袁振乾和邊鎮領軍的一批將領,便亂不起來。之后慢慢的剪除其羽翼,整肅兵馬,清理他的親信便是。這對我大周而言,正是有極為有利之事,正好利用此次契機解決了,何樂而不為?”呂中天淡淡的說道。

    郭旭終于明白了呂中天的用意,他品味著呂中天的話,心中不禁佩服之極。外祖父果然老謀深算,他要自己去和楊俊聊一聊,最好讓楊俊能主動擔責,那么之后便可利用這一點殺了楊俊。這一手翻臉無情,狠辣之極。事后連楊俊的親信部下都沒有理由生亂,既解決了楊俊坐大的危險,又完美的解決眼前的危機,實在是太高明了。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