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十九章:敵手
    傍晚的霧城仿佛是另一個世界,原本就濃霧籠罩的天氣,再加上夜幕降臨,讓街道上有些陰森,不過從街道兩側窗口內透出的昏黃燈光,讓這陰森消散了大半。

    雖只是傍晚七點,街道上卻連一個行人都看不到,這是霧都的傳統,大霧降臨后,沒有緊要的事,六點之后就不再出門。

    蘇曉左手中提著鐵鏟,右手中是方向指針,他對霧城并不熟悉,好在他無需抵達特定地點,今晚負責去和鋼琴家交涉的是巴哈。

    蘇曉要找一處適合他戰斗的地方,之前的地下室就不錯,這次他準備去城西的墓地,戰斗后不用等后勤部門來,當場就能處理掉暗魔的尸體,這也是他帶鏟子的原因。

    幾百米外,厄夢正追蹤蘇曉,她漂在霧中,眼中明顯有些不解,不清楚蘇曉為何帶鏟子。

    一路跟蹤后,霧氣越來越濃,當厄夢出了城區,隱隱看到遠處的大片墓碑后,她理解了蘇曉為何帶鏟子,原來是來挖墳的,獵人遺物就在這些墳墓中!

    其實厄夢誤會了,蘇曉帶鏟子,是用來埋她的,和挖墳一毛錢關系都沒有。

    鬼氣森森的墓地內,此時這里的場景,拍鬼片都會把演員嚇個半死,最初的計劃是,布布汪應該與蘇曉一同行動,從而偵查暗魔是否到了附近。

    布布汪下午來墓地踩點后,它感覺自己無法勝任此事,晚上來這墓地,它不嚇出尿來,那都是它夾得緊,根本就偵查不了。

    氣溫降低至冰點的墓地內,幾顆半死不活的老樹稀稀落落的分部,蘇曉坐在一棵樹下,開始等待,附近的一座新墳讓他有些在意,這是幾小時前埋的。

    幾百米外的濃霧內,厄夢也在等,她疑惑蘇曉為何還不開挖。

    足足等了半小時,厄夢心中開始焦急,她決定不等了,冒險探查周邊墳墓內的情況,今天已有10名三階段·暗魔死在霧城,這都是暗獄的中堅力量,死傷太多,她回暗獄后不好與豪鬼和魂交代。

    絲絲白氣從厄夢全身各處飄出,這才是她的本體,在完成脫離后,厄夢的戰力會下降90%以上,但極難被感測到,她曾試驗過,以現在的狀態,就算是豪鬼,也無法發現她,除非靠近豪鬼3米內。

    厄夢眼前的景象變成黑白兩色,她看向蘇曉所在的方位,能清楚看到一顆直徑十幾米大小的‘圓球’,那是敵人的感知圈,不進入這感知圈就沒問題。

    厄夢開始忙碌起來,她穿行在每一座墳墓間,尋找可能出現的獵人遺物。

    坐在樹下的蘇曉點燃一支煙,他在等,等巴哈那邊完成交涉,神靈獵人遺物到手后,他這邊才會繼續,這樣更穩妥。

    十幾分鐘后,厄夢從一處墳頭內飄出,她感覺自己被耍了,這里的墳墓她找了個遍,除了骨頭外,什么都沒找到。

    厄夢返回自己的寄體內,那雙幽綠的眸子睜開,突然間,她耳上的墜飾亮起微光,這讓她開始側耳傾聽什么。

    越是傾聽,厄夢的臉色就越難看,通過某個人的敘述,她知曉了一件事,就是她的確被耍了,她奪來的那枚遺物,根本不是神靈獵人所遺留,而是一名老獵人的遺物,里面的世界之力相差近百倍,別說為此死10名三階段·暗魔,死1名都不值得。

    憤怒感在厄夢心中涌現,但她心中的怒火很快就消散,因為她現在所做的事,并不是沒價值,她拖住了敵方最強的那個,至少聯絡她那個人是這樣說的,并讓她繼續拖住對方,不惜任何代價。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又是十幾分鐘過后,蘇曉從樹下站起身,根據之前的布置,巴哈要在一小時內接手獵人遺物,可到了現在,那邊都沒傳來消息。

    “你想去哪?!?br />
    身穿白色長袍,戴著兜帽的厄夢從霧中走出,在她背后,一道若隱若現的巨大生物,正發出粗糲的呼吸聲。

    【提示:你的從者布布特尼已獲得‘靈響遺物’,此物品可出售為1280點世界聲望?!?br />
    看到這提示,蘇曉知道自己的計劃沒失敗,巴哈與阿姆組合大概率被拖住了,一直自由行動的布布汪,擔起了重任,借助巴哈與阿姆的掩護,成功獲得獵人遺物。

    厄夢迎面走來,隨著她的前行,她身后的巨大生物顯露真容,這是一名巨型暗魔,它的身高在六米以上,雙手中各握著一把鋸刃大刀,上面是已干涸的血跡與碎肉。

    這兩把鋸刃大刀,是厄夢在多年前得來,原本是某位神靈獵人的武器,這兩把武器很獨特,只要吞噬足夠的暗魔血肉,大小、重量,以及強韌程度都會提升,

    而手持這兩把鋸刃大刀的巨型暗魔,它其實是在幾分鐘前形成的,是以十二名暗魔為代價,構建出的集合體,想構建出集合體最難的一點,就是讓這十二名暗魔都心甘情愿。

    正常情況下,這是做不到的,但厄夢可以,在她看來,這十二名暗魔完全不是蘇曉的對手,上次那十名暗魔,被敵人宛如砍瓜切菜般的砍了,這次多兩名,沒太大區別。

    這讓厄夢下了決心,通過自身的能力,讓十二名暗魔融合在一起,構成存活時間很短的融合體,付出的代價不小,但收益也巨大,就是融合體非常強,至少在短時間的戰斗中是如此,這種事,厄夢已經不是第一次做,上次與豪鬼鬧翻,她就是以這種手段對付豪鬼,雖然沒勝,但也擋住了豪鬼很久。

    實際上,厄夢忽略了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在豪鬼的認知中,就算與厄夢有矛盾,那也是自己人間的矛盾,沒必要下死手。

    霧氣中,巨型暗魔發出低吼,那雙由多個瞳孔匯聚成的眼睛盯著蘇曉。

    “可以了,協助我吧?!?br />
    厄夢的手指點在自己右耳的墜飾上,這似乎是一件超凡物品,能進行遠程精神聯絡。

    咔嚓一聲,一道閃電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劈落,剛好落在蘇曉身上,這閃電快的離譜,而且出現時毫無征兆,這絕不是厄夢的能力。

    蘇曉全身雷電奔涌,他緩緩抬起左臂,低頭看了眼,左臂的金屬護臂上都涌現電火花。

    “吼!”

    巨型暗魔咆哮一聲,大步向蘇曉沖來。

    厄夢看著全身電弧奔涌的蘇曉,這閃電劈的足夠很,讓厄夢都有種在此地就能殺掉蘇曉的感覺。

    巨型暗魔大步沖來,奔跑踩出的轟鳴聲在前方越來越近,蘇曉通過團隊頻道聯絡巴哈與阿姆,依然沒反應,不是因為距離太遠,就是那邊遇到了麻煩。

    一把鋸刃大刀劃破霧氣,夾帶著嗚咽聲向蘇曉劈來,看勢頭,是要將蘇曉一劈兩半。

    當??!

    火星濺起,蘇曉單手持刀擋在上方,一絲紅芒在他瞳孔中心出現。

    ……

    霧城的下水道內,阿姆手持龍心斧,巴哈站在它肩上,此時巴哈身上閃動著電弧,它剛才嘗試穿梭空間,結果被電的險些出現瞬間的昏迷。

    在它們前后兩側的下水道內,正堵著大群全身血肉外露,四爪著地的怪物。

    “不妙啊?!?br />
    巴哈看向下水道遠處的轉角,在那里的黑暗中,正站著一道身影,看不清對方的樣貌,也感知不出對方的氣息,可巴哈有種感覺,這個人,它似乎見過。

    “不妙?這些剝魂犬擋不住你們太久,沒什么不妙?!?br />
    站在黑暗中的人開口,因這聲音有些模糊,僅能判斷出他是男性。

    “別誤會,是我搞砸了一件事,讓我們的計劃失敗了一部分,如果耽擱太久,我們還沒回去,那就很不妙了,別誤會,我說的是你們很不妙?!?br />
    目露紅光的巴哈大笑著,它的雙翼一展,陡然消失。

    ……

    墓地,濃霧飄動。

    一道身影正在墓地內奔行,腳步踉蹌,沿途還留下淺紅色的半透明血跡。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厄夢踉蹌奔跑,她已經無法漂浮起,本體被斬掉了三分之一,讓她很難掌控好平衡感。

    一股破風聲從后方出現,圓球狀的巨大物體從遠處飛來,聽到身后的風聲,厄夢全力前撲。

    咚!

    一顆滿嘴尖牙的巨大頭顱砸落,半鑲在泥土內,而在這頭顱上,有幾道駭人的斬痕,其中一道,都將這頭顱的天靈蓋斬下一大片。

    滿臉血跡的厄夢坐在地上,她剛要退,就被身后的一塊墓碑擋住。

    腳步聲從霧氣內傳出,厄夢第一眼看到的,是霧氣內的兩道紅芒,那似乎是一雙眸子。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