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第1022章 不相信你
    小蝶不想和銀狐結盟,但其實她也很清楚,只要她跟青陽結婚,那就意味著這兩家將會走到一起,不會有第二種可能性,不管她是否想要將這場婚姻當做一場私人游戲,都逃不開這個牢籠。

    可是,不結盟又能如何呢?

    所以說到底,小蝶并不是因為狄飛驚的私人感情而同意了他的委托請求,而是出于自身考慮不得不做出結盟的選擇,而狄飛驚的委托不過就是為這場結盟有了一個更加名正言順的借口罷了。

    重新看向眼前的狄飛驚,小蝶的心中倒是很清楚這會狄飛驚為何突然又不想做這趟委托了,他為何突然又反悔了,這倒是不怪他,畢竟在他這個年紀的人,又有幾個不去追求完美,不去追求那種連前人都不曾有過的超級大成功呢?

    可是,這場婚事已經注定了,如果不是老鄧三兄弟的推三阻四和撇不開面子問題,怕是今天她小蝶早就已經跟圣光救贖有一腿了。

    當然了,如今“便宜”了狄飛驚,也算是一場機緣造化了。

    “為何不不結呢?”

    小蝶仍舊是出奇的鎮定,她的反問頓時就讓狄飛驚愣住了,一時間竟然找不到該如何去反駁對方,在狄飛驚想來,這已經算是明擺在眼前的事情了,青陽壓根就沒有做好接受小蝶的準備,也還沒有搞清楚他究竟是否真的想要在豪俠中收獲他已經苦戀了六年來的愛情結晶,甚至于,那根本就不是愛情結晶,只是青陽身為一個浪子的一種個人成就上更高更大的追求罷了。

    畢竟哪個士兵沒有一個將軍夢呢?

    “飛飛,這事你已經做的很好了,姐謝謝你,后面的事情你就別管了,我相信夢孤城也是這個意思!”

    小蝶的話讓狄飛驚再度一愣,此時提到夢孤城,頓時就讓狄飛驚那理不順的心緒再度的失落了一些,回想起黑金事件,回想起夢孤城當初讓他罷手不管的回答,狄飛驚對這一切都充滿了失望,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即使是在凌霄城中,他最終成為了騙子們心目中的傻子,成為了段譽心目中的**叔叔加好好先生,但這一切過程結局都是狄飛驚的自我選擇,他喜歡做委托,自然也就認同了他想要的那個結果。

    但如今,這兩個結局都是他不想要的,黑金事件為何不能查下去呢,難道就因為這種事早就已經是眾人心照不宣的黑幕了嗎,就因為一查到底會徹底動了這塊大蛋糕,會讓一夢孤城公會從上到下都憤慨不已,所以就不能查了嗎?

    狄飛驚也不是小白,所以他很清楚,黑金事件這種事在任何一款網游,甚至于任何一個金團其實都是存在的,這是普遍現象,并不是什么貪贓枉法或者是制度優良的問題。

    就像是貪污一樣,這個世界上誰人不貪,每個人都貪,每個人都想不勞而獲,而每個人都希望自己能夠在正常工作所收獲的酬勞之余,獲得一筆可觀的但是卻經不起推敲和查證的外來之財,說的好聽一點,那叫補貼,或者是生意人口中的供貨商和經銷商之間的差價,但實際上跟貪污有區別嗎,不還是多吃多占了國家和納稅人的錢嗎?

    但是狄飛驚就是想要一查到底,他不管這件事對自己有沒有好處,也不管最終的結局究竟是皆大歡喜還是遭受萬人唾罵,當然了狄飛驚渴望得到他人的認同,他不想成為被唾罵之人,可是流言蜚語不是狄飛驚能夠管得了的,他只能做好他的委托。

    “姐,你是不是受了什么脅迫,如果你不愿意嫁了就跟我說,我一定會把這事給擺平的,你要相信我,我有這個能力!”

    狄飛驚的話說的聲聲殷切,句句誠懇,他覺得自己有能力管這件事,也有義務管這件事,因為這件事的結局不完美,這個完美不管是對自己而言,對委托本身而言,對小蝶而言都是如此。

    可是這一刻小蝶卻是笑了起來,她用柔和的雙眼看著眼前變得有些氣急敗壞的狄飛驚,聽著他那幾乎有些胡言亂語的措辭,心中倒是一點都不以為意,她知道這件事如果自己最后不答應那也只能作罷,而且如果她真的不想嫁給青陽,那就算沒有狄飛驚的幫忙,那青陽也只能兩手空空而回。

    又或者,小蝶又何妨再次為了成全狄飛驚而接受他的“委托”呢?

    “飛飛,你別管了,其實你有沒有想過,這個結果對我來說是最好的,如果我嫁給的人是圣光救贖,是夢孤城,又或者是銀狐,結局又能如何呢?”

    小蝶的話讓狄飛驚一下子就愣住了,臉上之前那氣急敗壞的神態也徹底僵硬住了,他思前想后也得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他只是覺得青陽不值得小蝶去嫁,哪怕這中間沒有愛的成分,但嫁過去也是對小蝶的一種不公平。

    可是狄飛驚卻并沒有想過,如果小蝶不嫁給青陽,嫁給其他人又如何,畢竟除了夢孤城,他對其他人都不了解,也無從去評論那些大佬們的為人如何,不過很快狄飛驚就明白了過來。

    小蝶,畢竟只是一個女人。

    她和青陽在一起,尚還能保持自我,還能夠站在主動的一方,但如果要是其他人,小蝶又該如何自處呢,這場有名無實的婚姻對于青陽而言或許還算是一種約束,但對于其他人,那些響徹網游內外的大佬們來說,能夠約束的只會是小蝶自己。

    畢竟,她只是一個女人。

    懷著一顆不知道對錯的心態,狄飛驚第二度離開了紅袖添香公會,離開之前,小蝶的臉上終于是流露出了笑容,這樁婚事或者說是這樁委托的結果小蝶從來都沒有怪罪狄飛驚的意思,哪怕是最終選擇了青陽這個“下三等”的選擇,她也并不介意。

    狄飛驚來到公會門口,很快就看到了大門口劍拔弩張的白玉京和楚留香兩人,這讓他暫時收起了紛亂的思緒,將心思放在了眼前。

    “你們這是干什么!”

    狄飛驚趕緊跑過去,攔在兩人當中,在他看來,楚留香想跟白玉京過不去,那純屬找不自在,當然了,如果是按照原著來看的,白玉京估計打不過楚留香。

    白玉京看到狄飛驚出現,回頭沖著他一笑,隨后說道。

    “沒事,飛飛你且站在一旁,我有一筆賬要跟香帥算一算!”

    聽的白玉京要找楚留香算賬,狄飛驚更是不能置之不理了,不過反觀楚留香的神態,倒是和白玉京同樣的鎮定,這倒是讓狄飛驚好生奇怪。

    “飛飛兄弟,你是做委托的,今天這件事,如果以你做委托的眼光來當一次裁判的話,你會如何抉擇?”

    此時一旁的鐵子突然插口道,他的話頓時就讓狄飛驚愣住了,也是與此同時,楚留香的眼神一寒,一股冰冷的感覺瞬間涌上心頭,當他看向狄飛驚的時候,立刻就注意到了狄飛驚臉上所夾雜的那股子猶豫。

    黑金事件和青陽的委托,兩件結局不完美的委托此時仍舊壓在狄飛驚的心頭,盡管他最終做好的從來不是委托,而是希望得到公平,但是狄飛驚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所以他對自己所做的那些事仍舊是當做委托來看待的。

    鐵子的話讓狄飛驚的心中一動,此時的他就猶如寒窗苦讀的九年的學子一遭高考被打回原形,他太需要一場完美的勝利來激勵自己了,也太需要在這種時候獲得他人的贊美,哪怕是同情的贊美,也是他迫切需求的。

    “飛飛,你接受這樁委托嗎?”

    這會白玉京也發話了,他的語氣也很平靜、很自然,不過當“委托”二字從白玉京的口中說出的同時,狄飛驚卻聽的很不舒服,因為這會他也意識到了,楚留香似乎真的有什么事瞞著自己,或者說他真的有什么事做的不對,但是白玉京似乎想要用這件事來要挾他,或者說想要借此來讓狄飛驚試圖看清楚留香的真面目,讓他們兩之間的友情出現裂痕。

    白玉京這樣做是不是也太卑鄙了?

    就算楚留香真的有做的不對的地方,狄飛驚也不愿意因此就像段譽那樣跟香帥恩斷義絕,凡事都有因果,不能因為種下了惡果就一味的否定當事人的初衷。

    “飛飛,你不相信我?”

    面對楚留香和鐵子的一搭一唱,楚留香不得已必須要開口為自己澄清了,鐵子或許可以不用去顧慮,但是白玉京的話要是還想著清者自清這一套,那估計他會被人噴死。

    狄飛驚聽到楚留香的話后眼睛似乎變得明亮了一些,但他臉上的猶豫卻仍舊未能消失,雖然他不愿意去相信楚留香真的有什么事情是背著他做的,而且還傷害到了朋友間的感情,而狄飛驚也不愿意去知道這個結果,但他還是猶豫了,而他的猶豫出現在楚留香的眼中,立刻就成為了一種“罪”。

    “原來如此,枉我把你當做好朋友,原來從頭到尾你都只在意你自己,在意你的委托,你從未在意過身邊的人,也難怪段譽要跟你割袍斷義了。”

    楚留香的話字字敲打在狄飛驚的心頭,幾乎讓他的心滴出血來,狄飛驚想要出言分辨,卻聽到一旁的鐵子鄙夷的一笑,說道。

    “呵呵,不愧是好心機,是個男人就有話說話,何必像個女人罵街一樣拐彎抹角,想要用人情問題來扯開話題嗎?”

    鐵子的話讓狄飛驚也是有些不解的看著楚留香,楚留香眼下的這副嘴臉的確像極了他在凌霄城中遇到的那些騙子,簡直可以說是神形并茂了。

    楚留香心知今天這事已經無法善罷甘休了,白玉京和鐵子兩人這一搭一唱擺明了是想要借用這件事來將他徹底的從狄飛驚的身邊給清理出去,他楚留香盡管也可以不用去搭理這兩個人,但泥人也有三分火,何況是人呢,更何況是在這個虛擬的世界中呢?

    “哼,我自問自己問心無愧!”

    楚留香不再搭理眼前的這兩個人,也不去看向狄飛驚,他此時的表情又似乎變得有些像那位“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文天祥了,但是這樣的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卻更加讓狄飛驚覺得他是個騙子了。

    “怎么,我的委托飛飛你不愿意接受?”

    白玉京繼續進逼,咄咄逼人的氣勢已經暴露無遺,如今的他又哪里像是那自在逍遙、不問世事問江湖的劍仙呢,完全就是得理不饒人的土霸王。

    “我接受!”

    狄飛驚平靜的聲音響起,他的話讓鐵子臉上流露出了滿意的神態,同樣也讓楚留香的臉上流露出了憤恨的表情。

    事情的結果很快就查明了,畢竟到了這會楚留香也無意再去隱瞞什么了,他自認自己沒有做錯什么,就算是評論整件事的是非曲直那也并不是能說是自己做錯了,他相信只要稍微懂得一點人情道理的人都會認同他并且諒解他的。

    事情其實很簡單,之前楚留香在被白玉京阻止進入紅袖添香公會之后,楚留香調頭就走,但是在離開之后他并沒有閑逛,而是去找了一個人,那就是天煞流云,對于楚留香這樣的有心人,同樣現實中才是真正做過調查委托的人來說,他自然知道該如何把事情的方方面面做到完美。

    楚留香去找流云為的不是別的,就是去把狄飛驚和小蝶的事情告訴他,他相信這件事流云肯定知道,但絕對不會知道最后的結果,甚至于這個結果會一直隱瞞下去,直到青陽和小蝶大婚那天才會揭曉。

    消息對于流云來說很重要,而重要程度和意義還遠遠不止對于流云一人而言,而就在楚留香把消息放出去之后,圣光救贖也在第一時間收到了消息,并且立刻就給白玉京發來了消息,問明了他事情的原委,不過流云顯然也是忽略了白玉京在圣光救贖心目中的重要性,又或者他并沒有忽視這一點,而是壓根就很清楚,只不過是想要在圣光救贖和白玉京之間埋下一個小小的隱患而已。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