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475 最后一個任務10
    離開梁錦溪的營帳后, 樂正玖找了一處僻靜的地方,設下重重禁制,然后喚出001的控制面板,將最后一個回程道具轉入自己的云空間, 然后按下了銷毀鍵。梁錦溪自以為獲得了回程道具和移民身份就可以徹底與他撕破臉, 于是暴露了真面目, 卻不知樂正玖從來不是一個不給自己留后路的人。他還有一個系統,這一點除了林淡, 就連001都不知道。

    他全程未說一個字,所以梁錦溪無法聽見他在干些什么。還是那句話, 她笑得太早了。

    代表毀滅的進度條飛快運行到100%, 001的源代碼被樂正玖保存下來,發送回了主系統,而他通過001購買的所有道具,只要是未曾使用或正在使用的,都會作廢。

    樂正玖的表情看上去比任何時候都要冷酷,就仿佛他只是順手扔了一個垃圾, 而非追逐了數百個輪回的伴侶。想起伴侶兩個字, 他又忍不住諷刺地笑了笑,他以為梁錦溪沒有任何記憶, 所以每一世他都極盡所能地保護她,為她掃平一切障礙, 甚至為她狠狠傷了林淡的心,卻原來她只是將他當成一個工具。

    這一世, 她生在魔族,而他費勁千辛萬苦將她帶出那個危機四伏的地方,給了她一切。他以為她不愿意與自己神識相融只是害羞而已,畢竟這一世她只有十六歲,還是個小姑娘。

    呵,小姑娘……想起梁錦溪那雙充斥著貪婪和欲望的眼睛,樂正玖的表情越加森冷。卸載掉了001,他迅速綁定了000,然后將云空間內的回程道具移回了000的包裹。

    “bss,好久不見?!?00的聲音很清朗,還帶著一點喜悅,它的智能程度僅次于操控時空運轉的主系統。

    “你混得好像有點慘,積分竟然只有一億,幸好還有一個回程道具,否則這次你栽定了。這可是一個5s難度的世界,時空管理局已經停止向任何玩家派送這個世界的任務,它離毀滅還剩下十天,請看倒計時?!?00調出一個鮮紅的計時牌,上面的時間正在一分一秒流逝。

    樂正玖卻并不在乎所謂的任務和自己的生死,直接道:“我希望你能安全地把她送回去?!?br />
    “送誰?”000語氣疑惑:“包裹里只有一個回程道具,如果你想讓我送走別人,你就得獨自留下。這可不是你的行事風格?!?br />
    “等你見了她就知道了。我能不能回去無所謂,只要她活著就可以?!睒氛溜w快給密友發送了一封郵件,言辭懇切地請求對方為林淡準備好可容納她靈魂的身體,如此,到了那邊,她就能馬上復活。這位密友也是他原先為林淡安排好的推薦人。

    若是早知道林淡會做出那樣慘烈的選擇,他一定不會舍得傷害她哪怕一點點。但是一切都已經發生,他無法彌補她什么,唯一能為她做的就是讓她好好活著。

    安排好林淡的退路,樂正玖撤掉結界,在營地里四處尋找那道最熟悉的身影。

    與此同時,林淡正站在斷崖邊,面容平靜地看著這個逐步走向毀滅的世界??罩械哪夂挽`氣正急速向黑洞涌去,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將之填滿,天道的獻祭毫無疑問是失敗的。

    郁郁蔥蔥的森林成片枯萎,一望無際的草原退化成荒漠,生靈在絕望的哀鳴中死去,散落的骸骨眨眼成灰,焚風席卷著斷崖下的曠野,掀起遮天蔽日的漫漫黃沙。

    林淡的法袍被風吹得獵獵作響,漆黑深邃的眼睛掃過曠野望向天空,仿佛想要追憶曾經的美好,卻只看見那個不斷擴大的黑洞。她的呼吸有片刻停滯,然后強烈地意識到——自己必須做點什么。

    但是,該怎樣去做呢?難道把天道補上?然而天道不是人,不是用補天丸和大造丸就能挽救的,它是這個世界的主宰,它都塌陷了,人類又能如何?人類之于它不過是螻蟻而已。

    不,不是螻蟻。林淡搖搖頭,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正所謂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而人遁其一。人類的命數連天道都不能完全操控,又怎么會是螻蟻?人類該是天道的生機才對,所謂人遁其一,這唯一的希望或許就在人類身上。

    根骨損傷了可以用大造丸的功效激發細胞的再生能力,使之重塑,若是天道損傷了,又該怎么辦?事實證明魔氣和靈氣肯定是不行的,身隕只能用身補,道損也只能用道補,然而有什么材料可以補全天道?道道道,天道,人道,妖道,魔道……

    電光火石之間,林淡似乎抓住了什么,卻被樂正玖的呼喚打斷了:“林淡,我給你發送了綁定請求,你通過一下。我準備帶你離開這里?!?br />
    系統可以任意綁定靈魂強度不高的人,但是面對林淡這種靈魂強度與樂正玖相當的高級玩家,卻只能先發送請求,再征得他們的同意。

    林淡果然感覺到一個信息進入了自己的識海,只要接納了它,她就可以與樂正玖的系統進行綁定,繼而獲得生的機會。但是她的全部心神都被先前那個想法奪走了,于是立刻把這個信息壓了下去。

    “你回去吧,我要留下?!彼聪驍嘌孪碌臅缫?,目中只有堅定和安然。

    樂正玖緊緊握住她的胳膊,咬牙道:“你必須離開!”他無法忍受她再一次消失在自己眼前。

    林淡搖搖頭,默然不語。

    恰在此時,梁錦溪披頭散發地跑過來,語氣癲狂:“樂正玖,你做了什么?為什么回程道具消失了?你把它還給我,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想永生永世被禁錮在這些小世界了!你可憐可憐我吧?我向林淡道歉,我不該針對她,我退出還不行嗎?我只是想活出自己而已,這樣的小心愿你也不能滿足嗎?看在我陪伴了你數萬年的份上,你把道具還給我好不好!”她跪倒在地,哭地涕泗橫流。

    任誰費心籌謀了數萬年,輪回了幾百世,卻在最后一刻功虧于潰都會發瘋。若是早知道與樂正玖撕破臉會換來他如此無情地報復,她一定會小心翼翼地藏好那些齷齪的心思。她至如今還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只是離開了一小會兒,然后她的希望就被毀滅了!

    梁錦溪的話信息量非常大,卻也無法撼動林淡的心神。她退開幾步,離這兩個人遠了一些。

    樂正玖卻看也不看跪在自己腳邊的梁錦溪,只是凝視著林淡,再一次懇求:“接受我的綁定,我帶你走!”

    “不了,”林淡的心忽然之間變得更為闊朗,她指著斷崖下的曠野,徐徐道:“樂正玖,你知道愛情也有好壞之分嗎?壞的愛情令我放棄了一整個世界,只圍著你打轉;好的愛情卻讓我走出去,審視這個世界,擁抱這個世界。當我來到一個更遼闊、更自由的地方,哪怕它即將毀滅,我也覺得安然。你走吧,我不會再回頭了?!?br />
    樂正玖的雙手劇烈顫抖起來,嗓音充滿了苦澀與壓抑:“林淡,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之于你來說竟會變成最糟糕的選擇。我錯了,我錯地離譜?!?br />
    林淡卻不想再聽他的懺悔,而是跨前一步,呢喃道:“我明白該如何拯救這個世界了。人道取之于天道,所以天道壞了可以用人道去補。是這樣的嗎?”她抬頭望向天空,腦海中翻騰著無數念頭。

    在這一刻,天道有所感應,竟把從萬千生靈、天地海河、山川平原中抽取的靈氣全部灌輸到林淡一個人身上。一個巨大而又璀璨的光柱從天而降,把林淡籠罩,又把樂正玖和梁錦溪排斥出去。

    林淡的法袍在焚風中翻飛,發帶被靈壓割斷,令她滿頭青絲如瀑布一般披散。她佇立在瑩白的光柱中,與四周的黑暗與破敗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她是天地間唯一的亮色。

    這樣的變故驚動了所有人,當眾修士趕到斷崖時,林淡的修為已從元嬰期飛漲至大成期,又堪堪停留在大成期巔峰,離飛升只差一線。

    “所有人的修為都在跌,為何唯獨她增長得如此快,且還沒有劫雷出現?”

    “她竟已成了當世唯一的大成期修士了嗎?”

    “天地間的靈氣都被她吸收了,為何?!”

    當眾人還在迷茫時,一名玄寂宗弟子忽然說道:“林淡,你是不是修煉了魔功?天地間的靈氣都被你一個人吸收了,你這是想舉世之力渡劫飛升,逃出這個大陸吧?難怪你的本命靈器那般邪乎,你才是最大的魔頭!大家快一起上,殺了她!”

    有人躊躇不定,也有人蠢蠢欲動,還有人已經提起刀劍準備攻擊。被光柱推開老遠的梁錦溪捂著傷重的胸口,隱在人群里暗笑。她一下戰場就開始散播林淡是魔修的傳言,終于在這個時候起了效果。對了,當初林淡練出無毒丹的消息也是她放出去的,她總不會讓她好過!

    然而,站在光柱中的林淡只是輕飄飄地看了那玄寂宗弟子一眼,對方就炸成了一灘碎肉,神魂也被剿滅。這一招震懾住了所有人,也令他們從狂熱中驚醒。這光柱帶著天道之威,絕不可能是贈予魔修的。

    林淡閉上眼睛,徐徐道:“我之所以修為驟升,不過是因為我知道該如何救世了而已。天道有所感應,降下靈氣助我。請諸位閉眼,我帶你們領略一番末世的情景?!?br />
    她伸出手,將光柱攢成一團光球,又捏碎成光粉,灑在眾人頭頂。于是在冥想中,他們看見了山河碎裂,湖海干涸,大地崩裂,天空陷落,生靈消亡,萬物被焚成灰燼,然后這個世界猛然被黑洞吞噬,又炸裂成了碎片,潰散于宇宙間。沒有人能在這場浩劫中存活,沒有人……

    他們皆看見了自己和最愛之人死亡時的情景,他們或燒成灰,或融為血,或散做塵,不留一絲存在過的痕跡。

    所有人都流下了眼淚,包括樂正玖和梁錦溪。樂正玖看不見自己的死亡,只看見了林淡。到了最后一刻他才明白,原來林淡比自己更重要,她就像空氣,縈繞在身周的時候毫無感覺,一旦失去就沒有辦法獨活。

    梁錦溪誰也不愛,所以她的幻境里只有她一個人。她就像一只爬蟲蜷縮在一條石縫里,慢慢凍死,又被地底噴涌的巖漿燒成灰。這一次,她再也沒能轉世重生,因為這個世界的意志已經死亡,也切斷了連通外界的渠道,她的靈魂被困在此處,永世無法掙脫。她怕得發抖,眼淚洶涌而至。

    “各位,可曾看清楚了?”林淡清越的嗓音喚回了大家的神智。眾人看向她,目光變得無比灼熱。

    林淡又道,“唯一能挽救這個世界的方法就是以人道補全天道?!?br />
    “何謂人道?”玄寂宗宗主急忙追問。

    林淡指了指自己的胸膛,語氣平靜:“人道就是我們的道心,我需要七七四十九顆完美道心與僅存的天道相融,補全五十大道。我會在此地刻畫一個巨大的煉丹符文,以天地為熔爐,將這四十九顆道心與天道煉制成一個整體,如此,這個世界便有救了。諸位,我愿貢獻出我的無極道心,敢問誰能助我?”

    林淡的意思再明白不過,她需要另外四十八個人以生命和道心為祭,去補全天道。愿意幫助她的人就必須付出生命的代價。希望就在眼前,有些人能活著,有些人卻必須死,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選擇。

    樂正玖張了張嘴,想阻止林淡,卻發不出半點聲音。這個世界對林淡而言是一個美好的世界,她眷戀它,愿意為它而死,與之恰恰相反,他卻從未帶給過她幸福和美好的感受。若是當初他能待她好一些,再好一些,她絕不會走上這條不歸路。

    可是這樣的林淡卻令他更加放不開手。既如此,那他陪她一起死又何妨?

    這樣想著,樂正玖便摸向了自己的胸膛,卻猛然意識到,他太過專注于任務,竟直至現在還未曾修煉出一顆完美的混沌道心。也就是說,他根本幫不上林淡,即便他恨不得當場把自己的心挖出來給她!

    在這一瞬間,巨大的痛苦和絕望席卷了樂正玖。

    與之相對的,兩名流著淚的佛修率先站出來,堅定道:“阿彌陀佛,林丹師,貧僧愿意助您。貧僧的道心乃慈悲,請您拿去?!?br />
    “貧僧的道心乃仁愛,請您拿去?!?br />
    當旁人還在猶豫時,林淡已深深下拜,嗓音洪亮:“謝二位佛陀,吾輩雖死,卻永遠與天道同在!”

    天道有感,用轟隆隆的雷聲作為響應,又有渾濁的雨滴落下,仿佛在為幾人的大義悲泣。

    那些本還在掙扎的人再無遲疑,陸陸續續站出來,拱手道:“我的道心乃濟世,請林丹師拿去?!?br />
    “我的道心乃開物,請林丹師拿去?!?br />
    “我的道心乃求真,請林丹師拿去?!?br />
    “我的道心乃逍遙,請林丹師拿去?!?br />
    “……”

    不過片刻,林淡就已經收集了四十八顆道心,卻唯獨差了一顆混沌之心。這個世界由混沌轉化而來,混沌道心是絕對不能缺失的。林淡的目光看向樂正玖,卻見他慘白著一張臉,極為痛苦地搖了搖頭。

    林淡又看向玄寂宗的其他人,卻發現他們雖然修煉的是混沌功法,卻無一人煉出完美道心。已把自己的正見道心貢獻出來的玄寂宗宗主難堪地低下頭。直到此時他才發現,玄寂宗這第一宗門的稱號是有多浪得虛名。

    林淡在玄寂宗門人之間游走,眸光越來越黯淡。被她掃過的人全都低下頭,露出無地自容的表情。

    卻在這時,躲在角落打坐的一名少年猛然睜開眼,焦急地喊道:“林姐姐,我煉成了!我把我的混沌道心給你!”這少年好巧不巧,正是得了林淡混沌劍骨的寧然,而他的父親也已經貢獻出了自己的無欲道心。

    父子倆深深看了彼此一眼,然后抬起頭,把快要涌出眼眶的淚水逼回去。與天地長存,這是他們的榮幸!

    林淡輕笑起來,感嘆道:“竟是你,果然一切皆有定數!”

    就此,四十九顆道心便已集齊。尚且存活的魔人、魔族、妖族和修士都停止了爭斗,站在遠處看著林淡刻畫符文。整個大陸的煉器師和符箓師都在幫助林淡,他們甚至把自己的神魂融入這些符文,只為了增強它的靈性。到后來,原本只需四十九人做出犧牲,卻足足死了數萬人。

    這個巨大的,橫跨了整個邊境的符文,幾乎每一寸都流淌著煉器師和符箓師的血液,于是擁有了無上威力。九天后,林淡用自己的全部修為催動了這個煉心大陣,然后在沖天而起的光柱中掏出了自己的無極道心。站在她周圍的修士也都紛紛掏出自己的道心,朝陣眼拋去。

    七七四十九顆道心與天道融合,散發出璀璨的光芒,又慢慢朝黑洞里填補。慈悲與仁愛為它注入了希望;開物、求真使之由蠻荒步入文明;逍遙、正見讓它永葆生機;殺戮、滅破又令它光影摻半,不失平衡。最終,無極與混沌擴充了它的邊際,撐起了它的浩渺,讓它永存于宇宙。

    黑洞剎那間潰散,被吸走的魔氣與靈氣似江河湖海源源不絕地倒灌人間,枯萎的森林和草原逐漸染綠,瀕死的生靈睜開了渾濁的眼睛,干涸的土地涌出清澈的泉水,昏暗的天際灑下溫暖的光明。這個破敗的世界再一次煥發出勃勃生機。

    但是,站在大陣中的四十九個人卻一一化作光點消散在天地間。

    “林淡!”站在斷崖上的樂正玖發出了哀痛欲絕的呼喊。

    梁錦溪看著自己被靈氣充盈的身體,發出了暢快的笑聲。只要此方天地永存,她還可以修煉飛升,存活千千萬萬年,甚至可以繼續輪回轉世,去尋找下一個機緣。

    樂正玖跪倒在地,干澀的眼睛已流不出半滴眼淚。他轉回頭去看梁錦溪,眸光變得格外森冷。

    與此同時,感知到天地浩劫已經過去,魔人聯合魔族再一次攻打修真界,然而天道卻降下雷霆,將這些邪物盡數誅滅。是南華大陸的修士獻出道心挽救了這一方天地,也注定了從此以后圣魔大陸會越發貧瘠,而南華大陸會越發昌盛。

    領頭的魔人感知到天道對修士的偏愛,當機立斷地放出一個至寶,布下結界,把圣魔大陸與南華大陸隔絕起來,如此就避免了魔人被趕盡殺絕的下場。被魔人拋下的魔族則變成了眾矢之的,被修士無情殺戮。

    心情正暢快的梁錦溪很快就笑不出來了,因為她發現自己的身體長出無數黑色花紋,那是魔族的象征。而現在,魔族伙同魔人屠戮南華大陸的行為徹底惹怒了眾修士。再也無人會憐憫魔族可憐的身世,只會見到他們就舉起屠刀殘殺。這種恨是滅族之恨,更是滅世之恨,永難開解!

    站在梁錦溪周圍的玄寂宗弟子很快就發現了她的異常,尖叫道:“梁師姐是魔族!快殺了她!”

    “好你個梁錦溪,你藏得真夠深??!”

    “我記起來了,林丹師當初曾說梁錦溪是魔族,讓大家小心防備她。那時無人相信林丹師,反倒把她趕走了!”

    “是了是了,林丹師剛正不阿、浩氣長存,又怎么會污蔑她!是她陷害林丹師才對!大家快上,殺了她!”

    原本還對梁錦溪尊敬有加的玄寂宗弟子立刻開始圍攻她,一招一式毫不容情。梁錦溪不明白自己的身體為何會發生異變,瞥見站在高處笑睨自己的樂正玖才意識到,一切都是他在搗鬼。

    樂正玖在腦海中對000說道:“你說她能聽見我和你的談話嗎?”

    “不知道,她的能力很特殊,我檢測不出來?!?br />
    “那就試一試吧。梁錦溪,你大約不知道,一旦我卸載了原先那個系統,我通過它購買的道具都將作廢,當然,使用過的除外。你還記得嗎?你不僅拿走了我的回程道具,還拿走了一件用以壓制魔氣的天階寶物。如今寶物失效,你魔族的身份自然藏不住。我可以讓你當女主,也可以讓你連螻蟻都不如?!?br />
    梁錦溪揮舞天啟劍與眾人纏斗,臉上并無異樣。

    樂正玖對000說道:“把最后一億積分兌換出來,用以購買永世的詛咒?!?br />
    “bss,你只剩下一億積分,若是全部用來購買這個道具,你會被永遠困在這個小世界?!?br />
    “這里有林淡存在過的痕跡,我要留下。她與天道永存,我就活在她的榮光里?!睒氛撂ь^仰望天空,露出一抹再溫柔不過的笑容。

    “好吧,”000很快兌現了道具,一板一眼地介紹道:“永世的詛咒,5s級道具,若施加在某人身上,可令對方的靈魂永生永世被禁錮在一方煉獄,承受噬心蝕骨之痛,直至靈魂之力耗盡才能解脫?!?br />
    打斗中的梁錦溪下盤略顯虛浮。

    樂正玖云淡風輕地笑了笑,然后轉身離去:“施加在梁錦溪身上?!?br />
    “好的宿主?!?00摁下了確定鍵。

    梁錦溪腳步一個踉蹌,竟然沒被擊中也從天空跌落,而她手中的天啟劍為了掙脫她的鉗制,竟自行抹消靈智,成了一柄再平凡不過的劍。萬千劍光襲來,梁錦溪只來得及發出一聲不甘的尖叫就化成了一灘血水,而她的靈魂卻被詛咒束縛,永世不得超脫。

    樂正玖并不關心梁錦溪會遭遇怎樣的危險。他護了她幾百世,給予她許許多多寶貴的東西,又像個猴子一般被她戲耍。如今他醒悟了,把贈予她的全部收回,這樣做并不過分。其實他的手段已經和緩很多,因為林淡,他愿意去做一個更好的人。

    他回到洞府,拿出那條素白的腰帶凝望許久。

    000忽然發出一陣雜音,然后不敢置信地說道:“bss,我有一個不知道好不好的消息要告訴你,你的任務完成了。當你的生命結束后,你會自動回到十一維空間?!?br />
    “完成了?不可能!”這個消息果然沒讓樂正玖高興起來,反而令他深深皺眉。

    “是真的完成了,在林淡消失的剎那,她接受了我的綁定,也就是說,她和你是隊友了。她完成了救世的任務也就是你完成了救世的任務。由于這個世界是5s級世界,你獲得的積分足足有500億。bss,恭喜你!”

    樂正玖呆愣了好一會兒才握緊那條素白的腰帶,落下淚來。這個強悍無匹的男人蒙住自己的眼睛,哭地像個迷途的孩子。如果說他帶給林淡的是最糟糕的體驗,那么林淡贈予他的卻是世間最好的感情,她的名字就像一個烙印,永永遠遠刻在了他的心上——

    后記:

    天道補全后,登天梯也隨之修復,樂正玖百年后順利飛升,又在玄天大陸修煉了數萬年,最終以仙帝之尊坐化。從休眠艙里醒來后,他就像變了一個人,自此封存了十一維空間最強的一個系統,停止了無休止的穿越。

    “樂正,聽說有一個玩家在009八74號空間也發現了一個能竊聽系統與宿主對話的人,你準備采取什么措施?”一名長相俊逸,身材高大的男子走進實驗室。

    一句“抹殺”已涌到喉頭,又被樂正玖咽了下去,“不用管他,是機緣還是劫難,全看他自己怎么操作?!睘榱诵纳系哪莻€人,他放下了怨恨,也化掉了戾氣。

    男子很意外他竟會如此寬容,不禁愣了愣。

    恰在此時,一名研究員急急忙忙跑進來,喘著粗氣說道:“bss,您保存的那具身體有靈魂輸入,波段與您記錄下來的一模一樣,應該是林淡。如果不出意外,她快要醒了?!?br />
    樂正玖猛然起身,撞翻了椅子,然后朝醫療室飛奔而去。

    男子不敢置信地問道:“你沒搞錯嗎?與系統解除了綁定的人從來沒復活過!沒有系統的導航,她的靈魂根本不可能穿越時空亂流來到十一維空間,你知道十一維空間的防御波段有多強嗎?黑洞也會被震碎!”

    “是管理南華大陸、圣魔大陸、玄天大陸的世界意志將林淡送回來的。它同時管理三個5s級空間,是最強悍的世界意志之一,它能做到。林淡救了它,您忘了嗎?”

    “媽的,這個女人真了不起,難怪能被樂正玖看上。有絕強的世界意志在她身后站著,她一來就能被授予貴族席位。真牛逼啊,果然是天道的親女兒!”男子大為感嘆,然后火急火燎地跟上,卻看見好友失魂落魄地站在醫療室門口,遲遲不敢進去。

    “怎么了?”男子上前幾步,往里探看,卻發現才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原本躺在醫療艙里的女人已經消失了,只留下幾個秀氣的滿帶修復液的腳印。

    “呵……”樂正玖盯著這些腳印,非但不覺失望,反而欣喜地笑了,只要林淡回來了就好,他已別無所求。 166閱讀網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