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雙擊屏幕即可自動滾動
146 大結局(完結)
    秋靈沒出聲,卻默默地把孩子送到方蕓手里,眼神一眨不眨地看著她。

    方蕓明白秋靈緊張什么。她喜愛地逗著小羽毛,“你放心,我再也不會做那樣的蠢事了。”

    方蕓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妹妹,“現在想起來,為了一個無情無義的男人爭得頭破血流,有什么意思?”

    秋靈淡淡地看著方蕓,“如果那個男人有情有義呢?那爭得頭破血流是不是就有意思了?”

    方蕓一愣,淡淡笑開,“還是你明智,早早地抽身,老了老了還交桃0花運,真羨慕你呀。”

    聽雪樓書房里,只有秦浩然和蔣文軒兩人。

    蔣文軒手里拿著一個小小的透明的袋子,里面是幾根發絲,這是柳一一乘他抱孩子的功夫在他身上弄到的。

    蔣文軒噗嗤一笑,“古靈精怪的,就知道這次瞞不過她了。”他雖然是扁人的口氣,臉上卻是自豪的笑容。

    蔣文軒抬頭看著秦浩然,“柳叔叔有沒有跟你提一一生母的事情?”

    秦浩然點頭,“說過,但不多,我知道她的后母其實就是她的生母。”

    蔣文軒饒有興趣地看著秦浩然,“聽你這口氣,你是不打算告訴她這件事了?”

    秦浩然點頭,“一輩子。”

    “為什么?”蔣文軒溫柔的眼神突然犀利。

    秦浩然看了一眼蔣文軒,方說,“七年前在波士頓發生的事情不知你是否知道?”

    “知道。”

    “綁架者,殺手,都是她繼母雇的,去年我已經查實了,但不忍心告訴她。”秦浩然眼中閃爍精芒,“……你,好像并不意外。”

    蔣文軒神色一黯,“一個親手弄瞎女兒的眼睛的母親,還有什么做不出來的?都說母親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但這世上總有例外。”

    蔣文軒下意識地摸出了煙盒,忽然想起身在何處,便想收回去。

    “沒關系,你抽吧。”

    蔣文軒點燃了煙,裊裊的青煙模糊了他的面容,思緒仿佛陷入了痛苦的回憶。

    半晌,他聲音沙啞地說,“一一的生母也是我的生母。”

    話落很久,蔣文軒都沒聽到秦浩然的動靜,不由抬眸,苦澀地勾唇,“你好像也不意外。”

    秦浩然也淡淡勾唇,他看一眼桌上的發絲,“你給一一輸了血,我早就給你倆做了DNA鑒定。”

    蔣文軒點點頭,“我倒忘了你的出身。”

    秦浩然笑,“過獎了。”

    蔣文軒:“我母親和柳叔叔是青梅竹馬,感情一直很好,直到她遇見了我父親。”

    “我父親的婚姻是政治聯姻,沒有感情,但我父親卻從沒想過要背叛他的發妻。我姐的媽媽生她時,大出血,摘了子宮,而蔣家卻幾代單傳。”

    “我姐的媽媽很愛我爸,但她知道我爸不愛她,她擔心沒了子宮我爸會和她離婚,便瞞下了那件事。”

    “我爺爺不知怎么知道了我母親的存在,后來的結果便是,我姐的媽媽和我爺爺背著我爸給我母親人工授0精。事情很順利,一次便成功了。我姐的媽媽開始裝懷孕。”

    “五個月后確定是男孩,我爺爺和我姐的媽媽都高興壞了。”

    “但是,計劃總會有出紕漏的時候,我母親要挾我爺爺和我姐的媽媽,不讓她進門便做掉孩子,那可是一個成了形的男孩呀,我爺爺和我姐的媽媽怎么也不同意,我爸知道了更是大發雷霆。我母親一氣之下便帶著五個月的身孕消失了。”

    蔣文軒說到這兒,臉上全是無地自容,“憑你的出身,后來的事情你猜也猜得到。”

    秦浩然看著蔣文軒,“我岳父是個愛情第一的男人,他接受了懷著五個月身孕的你的母親,你其實是我岳父養大的。我只是奇怪,你看我岳父的眼神似乎有點……不友善。”

    蔣文軒垂眸,“我恨他為了一個沒心沒肺的女人一再地傷害自己的女兒。”

    “到最后,那個女人要他死他也不反抗,他把所有的財產都給了那個女人,他把自己的女兒置于何地?”

    秦浩然打量著蔣文軒,眼神極具穿透力,“如果我沒猜錯,一一應該去找過你救我岳父,被你拒絕了。那時候你在外省也算位高權重,想救我岳父其實不難,而你選擇了袖手旁觀。”

    蔣文軒點頭,“真不愧是多年的國際刑警,觀察力就是不同尋常。”

    秦浩然:“我只是太了解一一的個性了。那天在產房,她看見你,先是難以置信,然后眼底滑過一絲恨意。”

    “你救了她,她是個感恩的人,絕對不該有那樣的情緒,除非你們有過很深的過節。”

    蔣文軒看著秦浩然,欣慰無比。

    ……她總算是苦盡甘來。

    蔣文軒拿起那個透明的小袋子,眼神看著秦浩然。

    秦浩然立即說:“我不會讓你知道真相。”頓了片刻,他強調,“一輩子。”

    蔣文軒點點頭,臉上露出感激。

    “你會不會認為我太絕情?”片刻之后,他又問。

    蔣文軒抬眸,視線看向窗外的風景,以掩飾眼中的淚意,“我多想把她抱在懷里,親切地叫她一聲妹妹呀。”

    他一下子變得有些無助,有些頹廢,“可是,我若認了她,有一群人跟著受傷,而受傷害最深的還會是她。”

    秦浩然走過去,站在蔣文軒身旁,“無情便是有情,有情卻是無情。有時候,默默地守護,比名正言順地擁有更好。”

    兩人又聊了一些別的事情,自然而然轉到了高校開學的第一天,蘭城市委發起的義務獻血月活動。

    “聽說,你提議建立本市的第一個熊貓血協會?”

    蔣文軒點點頭,“我的初步設想是,協會以自愿加入為原則,但一點加入,除非不適合鮮血,否則就有義務給協會成員無償獻血。”

    秦浩然立即被挑起了興趣,“這是互惠互利的,有了這個協會,擁有稀有血型的人群就多了一份保障,這是好事,我們一一第一個支持你。我知道,你其實是為一一做這件事的。”

    蔣文軒毫不隱晦,“一開始是想為一一做點什么,但后來其實想到的是整個群體,其實我自己也是受益人之一。”

    “哦,說到這里,我還想到了一個問題,你給小羽毛驗過血型嗎?”

    秦浩然點頭,“經歷了一一的事,我快成驚弓之鳥了,哪里還敢疏忽。驗了,小羽毛的血型隨我。”

    熊貓血協會在秦浩然和全市高校的支持下很快建立起來。

    易江北成了秦浩然特種旅的學員。秦浩然說,特種旅類似古代的敢死隊,網開一面便是讓學員送死,所以,他不會給任何人放水。

    開飛機是特種旅的技能之一,第一0次從飛機上下來,易江北腿軟得都站不起來了,被秦浩然踹了好幾腳,并罰他繞操場跑20圈。

    中秋節師傅和陳希結婚了。秦浩然很給面子,全程幫忙。

    大概是喝醉了,那天晚上,他們自孩子出生之后第一0次親熱,秦浩然的熱情讓柳一一承受不了。

    但是,柳一一還是保持著最后一絲理智和清醒,伸手要去拿那個。

    “不要。”秦浩然抓住妻子的腳踝,不顧一切地撞進去,“就喜歡這樣和你貼在一切的感覺。”

    柳一一甜蜜地迎上他的狂風暴雨。

    事后,她要吃藥,他不許,“喂奶可以避0孕。”

    柳一一想,喂奶是有一定的避0孕作用,但也不是絕對的。

    不過轉念一想,如果懷上了,那就要好了,反正她還想給他生個兒子。

    他曾經說過,只要一胎,大概因為軍中的事情太忙,給忘了。

    忘了才好呢,就怕他想起來。

    果然,秦浩然一直都沒想起來要避0孕,柳一一悄悄地買來早早0孕試紙,每個月都興沖沖地驗,卻每個月都失望。

    半年過去了,她的肚子還是沒有動靜。

    她這里沒動靜,陳希倒是有動靜了。這天,她陪陳希去孕檢,心血來潮也給自己全面檢查一下。

    “小羽毛才半歲多點,你急什么急呀!”陳希不由斜視了她一眼。

    柳一一心里七上八下,“我聽說很多人產后大出血都要摘掉子宮才能保命……”

    陳希猛地瞪大眼睛,“你懷疑你的子宮已經沒了,而秦浩然一直瞞著你?”

    柳一一一聽腿都在打顫,“要不然他為什么不避0孕,而我又懷不上呢?他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半年多都不記得避0孕?”

    陳希臉色也變了,“你生了小羽毛,來過大姨媽沒?”

    “來過。”柳一一說,“小羽毛還沒滿三個月就來了,而且個個月日子都十分準切。”

    陳希拍著胸口,“被你嚇死了。”然后沖柳一一一瞪眼,“白癡,摘了子宮哪里來的大姨媽?!”

    柳一一也深吸一口氣,這才放松下來。

    一通全身體檢,柳一一身體健康。

    是夜,秦浩然軟軟地趴在妻子身上,體會著那美妙感覺的時候,只聽妻子問,“這次我們會不會懷0孕?”

    秦浩然一愣。

    柳一一紅著臉看著丈夫,“今天陪陳希孕0檢,我也隨便檢查了一下身體,醫生說我身體沒事,可為什么就懷不上呢?”

    秦浩然抱緊了妻子,“對不起,我不想你再受那份罪,你蘇醒的那天,我就在醫院做了絕育手術。”

    柳一一呆了。

    然后抱住丈夫,留下淚來。

    他說過,這輩子只要她吃一次傷身體的避0孕藥,他說過,這輩子不管男孩女孩只要一胎,他說沒有孩子不完美,但孩子永遠是第二位的,她才是第一位的。

    得夫如此,夫復何求。

    【完結】

    謝謝一直陪我走到今天,不離不棄的寶貝們,愛你們!

    
為您推薦
三肖中特期期准四肖八码期期准